1274 船上风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把金三角比作一片草原,昆西就是这片草原上的狮王,而小佛爷这帮人可能就是一群狼,而且还是一群居无定所的孤狼,虽说不一定能整的过狮王,但是绝对不会打怵,因为狼比狮子更清楚草原上的规则。

我们在筒子楼里不光找到了大把钞票,还找到一皮箱的“药”,跟市面上流通的那种玩意儿不太一样,这箱子药感觉粗糙很多。而且颜色也没那么纯白,我寻思估计是残次品。

当我把那个小皮箱交到小佛爷手里的时候,他眼睛都直了,欣喜若狂的喃呢“发财了!”后来肥波告诉我,皮箱里的药非但不是残次品,而且还是最上等的货,只要稍稍一加工就可以卖出去天价,至于这个天价到底是多少,我不清楚,反正小佛爷对我的态度明显改观了不少,把老六从旁边看的一个劲地翻白眼。

之后我们一把火点燃那间明显变形的竹筒楼,小佛爷让拐子去把车藏好顺便联系过河的船只,我们剩下人则步行朝距离不远的河边走去,没有拿太多东西,人手一把仿92式手枪,我和肥波负责拎装钱的袋子,来到了港口上,这里跟高瓦寨差不多,清盛镇也有个不大点的自建小港口。

一想到上次坐船的经历,我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瞬间又冒了起来。将装钱的面口袋递给旁边的肥波,贱嗖嗖的凑到小佛爷跟前问道:“佛哥,咱们能不能换条路线去缅甸,我晕船晕的特别厉害。”

小佛爷沉思几秒钟,一本正经的说:“晕船呀?你可以选择游过去,或者从高瓦寨回云南,然后再从云南坐飞机过来,咱们在缅甸汇合,怎么样?”

七仙女跳皮筋儿,净扯鸡八得儿,这河一眼望不到边,起码得有几百米宽,与其让我游过去不如直接弄死我来的更实际,从云南坐飞机去缅甸那更是扯淡,我强憋着骂娘的冲动,讪讪的干笑两声,退到肥波的旁边问:“波哥,拐子哥到哪藏车去了?怎么这么老半天。”

我们说话的功夫,天色已经微微见亮。

肥波摇摇头,脸上的肥肉跟着一阵乱颤:“不知道,停车和联系出镜的事情从来只有佛爷和拐子清楚,其他人一概不知。”

一听肥波这话里带话,我瞬间来了精神,笑嘻嘻的问:“哪有什么其他人?不是一一直都是咱们五个嘛。”

“你说的是现在,以前佛爷麾下将近七八十多口子。那会儿我们到缅甸越南去玩,至少得包两艘船,可特么风光了,那边的人看到我们比看到爷爷还尊重。”

“七八十人?人呐?”我愕然的长大嘴巴,打第一次见到小佛爷的时候。他好像就只带着肥波他们几个,从来没见过还有别的成员,难不成小佛爷还有隐藏实力?

肥波叹了口气,面露伤感的出声:“早特么死完了,我们光是被昆西围剿了至少三次。你算算还能剩下几个人,如果不是佛爷后来找上昆西答应吃...”

“你话太多了!”小佛爷转过来脑袋,冷冰冰的扫视了肥波一眼,肥波马上低头不再吱声,小佛爷又看了我一眼道:“不该问的事情别乱打听,找到你的战友马上滚蛋。”

“对不起佛爷,我嘴欠了。”我忙不迭的点头,眼珠子从小佛爷的背影来回打量,看来这家伙的故事很长啊,但是基本上可以确定一点。他极度厌恶昆西,而且也有心上位。

十几分钟后,拐子回来了,凑到小佛爷耳边低语几句,又朝我们笑了笑道:“一个钟头以后,咱们就可以当皇上了。”

拐子和老六立马呼唤雀跃的蹦了起来,我则没有太大的感觉,拐子瘸着腿走到我跟前,丢给我一包烟,温和的说:“怎么啦?看你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没有,只是我以前没当过皇上,不知道你们说的当皇上是啥感觉。”我实话实说的笑了笑,拐子从我胸口上捣了一拳头坏笑:“相信我,你会爱上那种感觉的。”

说话的功夫,一艘七八米宽的木制大船停靠到光头。一个脑袋上戴草帽,穿一身花花绿绿沙滩衫的黑瘦小伙朝我们摆手,小佛爷将烟头弹飞到河里,朝着我们挥挥手道:“走吧,好好的潇洒潇洒。”

出于对坐船的恐惧,我磨磨蹭蹭的走在最后面,上船以后,小佛爷跟那个戴草帽的青年拥抱了一下,看起来很是熟络,黑瘦小伙操着别扭的普通话问:“最近还好吗我的朋友?”

小佛爷眉飞色舞的打招呼:“必须好啊,帮我几个兄弟准备点吃的,另外给我那个弟弟拿点晕船药。”

和我预想的不同,这次我们并没有被关进暗无天日的船底,而是大大咧咧的坐在船舱里面吹着小风吃着腌制的小黄鱼,小佛爷和那个长得跟黑猴似的青年站在外面聊着什么。

我盯盯的瞅着银光闪闪的河边发呆。一会儿想想苏菲她们,一会儿又琢磨琢磨罗权到底咋样了。

“三子,想什么呢?”肥波猛地推了我一下,把我给吓得个哆嗦。

“有点想家。”我干笑着抓起一条小黄鱼塞进嘴里:“你呢波哥,从来不会想家吗?”

经过昨晚上的事情后。肥波跟我的关系变得特别好,虽然达不到无话不谈的地步,但至少我们现在可以算是哥们了。

肥波拍了拍肚子上赘肉摇摇头:“早就忘了家是什么样啦,也没什么可想的,我回去就是死罪,还不如在金三角过的滋味,你们老家一定特别美吧?”

“还行吧,有山有水,有高楼大厦也有各种美艳娇娃,我跟你说波哥。你是没到我们那的夜总会、洗浴中心玩过,等你去玩两次就知道,六号营那些服务员就是垃圾,什么大撇叉小撇叉老汉推车倒挂蜡都是小儿科。”我朝着肥波撇撇嘴。

“哦?”肥波瞬间被我撩的提起了兴趣。

我揉了揉鼻子坏笑:“冰火两重天知道是啥不?沙漠风暴听过没有?比翼双飞鸟你肯定也懵逼。”

“跟我说说呗。”肥波搓着两手一脸的急不可待。

我挑了挑眉毛摇头:“那玩意儿只可意会,没法言传!”

“我日,等有机会了,我一定要让你带着我好好的涨涨见识。”肥波眯缝着小眼儿,狠狠的吞了口唾沫。

我搂住肥波的肩膀点头应和:“必须的!”

“呵呵呵..”老六用看白痴似的眼神,瞟了一眼我和肥波。

“草泥马,笑个鸡八!忍你很久了!你再给我笑一句试试!死变态,基佬!”肥波瞬间就急眼了,“腾”一下站起来,指着老六的脑门就叫骂起来。

“你再说一遍!”老六不甘示弱的也站起身,指了指肥波和我,又指了指自己。继续发出驴叫似的贱笑。

“去尼玛个大西瓜!”肥波猛地一肘子砸在老六的腮帮子上,把老六打了个踉跄,老六也不是吃素的,直接从后腰抄出来一把匕首,准备冲着肥波的肚皮上攮。

“波哥,不至于,都是自己兄弟!”我赶忙上去拉架,一把搂住老六,朝着肥波眨巴眼睛,肥波心领神会的冲过来,攥紧拳头就是两下怼在老六的眼眶,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我使的这点小动作,拐子其实从旁边都看的清清楚楚,不过他并没有点破,扬起脑袋看了两眼,就又趴在小桌子上继续打盹,正在船头说话的小佛爷走过来,声音平淡的问道:“怎么回事?”

“佛爷没啥大事,就是他俩闹着玩闹急眼了,六哥可能有点上头。直接要拿家伙式捅人,波哥不干了!”我撒开距离挣扎的老六,冲着小佛爷添油加醋的解释。

小佛爷看了看二人,一个跨步迈出去,抡圆胳膊照着肥波脸上扇了一巴掌,接着又回过身子一胳膊将我抡倒,然后一记“高弹腿”蹬在老六的脸上,不等老六反应过来,小佛爷一把揪住老六的头发拖到船尾,照着船帮“咣咣”就猛磕了几下。老六的额头顿时就见红了。

“我说过很多次,不许跟自己兄弟亮刀子,你是不是记不住?”小佛爷松开老六,拿脚踩在他的脸上狠狠的磋了两下,然后小佛爷又走回船舱。看了眼我冷哼:“这是第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把你丢尽水里喂鱼。”

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揉了揉火辣辣疼的腮帮子,忙不迭点了点脑袋,我不知道他指的第一次是跟同伴吵架,还是我摆弄是非,总之面对他狼一般凶狠的眼神,我是真打心眼里害怕。

只是此刻的我们谁也没料到,就是因为这场小小的风波,为大家埋下了祸根,以至于我和小佛爷的关系发生了质变,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一个小时后,我们鼻青脸肿的下船,与此同时,有人将船舱当中一块类似下水道似的木头盖子揭开,从里面鱼跃而出十多个衣衫破烂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敢情这船底下也有偷渡客,只是我们的待遇比较高罢了。

临下去的时候,我见到拐子塞给那个船夫打扮的黑猴子一小包白色的东西,跟小佛爷又寒暄了几句,十多个偷渡客快步从我们身边穿过,猛不丁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