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0 爱国贼/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跟我走一趟!”一个满脸都是麻子,身材高大的青年手里攥着把寒光凛凛的尖刀,凶神恶煞一般的指向我旁边的老六,他身后跟了起码二十多个小青年,刚才那一酒瓶显然也是他砸的。

见发生矛盾了,旁边的服务生赶忙好言好语的过来劝架,麻子脸毫无征兆的甩手就是一巴掌甩在服务生的脸上,恶狠狠的骂道:“草泥马,我是蓝旗军的人,你有事儿啊?”

这一巴掌抡过去。把服务生打的从原地晃悠了两秒钟,愣是一动没敢乱动,不知道是被对方给打懵逼了,还是听到人家的名号吓傻了,反正没敢再继续多嘴,也没敢再往跟前凑。

“蓝旗军是干啥的?”我低声问肥波。

肥波凑到我耳边道:“号称缅点黑手党,听说蓝旗军里华人很多。”

我听麻子脸是操着字正腔圆的国语在骂街,心说难不成碰上老乡了,从桌上抓起香烟,摸了摸脸上刚刚被划破的伤口,朝他笑了笑道:“哥们,咱都是老乡!出门在外不容易,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们今天才刚刚到缅甸旅游,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您多担待!”

“少特么跟我攀交情,老子跟你不一样,我是高贵的缅籍华人,不是卑贱的中国猪。”麻子脸一点面子没给,直接一巴掌推开我,不依不饶的指着老六诈唬:“矮矬子,今天在楼下的浴房是你捅伤我小弟的吧?是爷们就跟我走一趟,不要连累你朋友,在缅甸还没有人敢不给蓝旗军面子!”

“朋友,我老大跟你们蓝旗军的龙头是朋友,你看这样行不?你们先回去。有什么误会,等我老大回来,让他带着我们亲自找你们解释清楚,这几天我们都吃住在纸醉金迷,绝对不会跑掉!”肥波也起身朝着麻子脸劝阻。

“哟,小黑胖子,国语说的蛮溜嘛,你老大谁啊?”麻子脸气势汹汹的问道。

“我老大,佛爷。”肥波笑了笑。

“没特么听过!”麻子脸不耐烦想要拨拉开肥波,伸手准备拉拽老六,老六猛地跳上茶几,攥起一瓶啤酒照着麻子脸的脑袋上就挥了过去,麻子脸的反应速度特别快,敏捷的往后退了两步,酒瓶子“嘭”的一下砸在他旁边的一个马仔的侧脸上,那小子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当场就摔倒在地上。

老六这一动手,战局几乎瞬间拉开,麻子脸身后的十多个愣头青叫嚣着就往我们身边涌,肥波和老六踩在沙发上。猛抡啤酒瓶,跟对方的马仔缠斗在一起,得亏周围都有铁栏杆挡着,空间比较狭窄,对方虽然人多。但是不至于全都能冲进来。

我距离麻子脸最近,抬腿就朝他肚子上踹了过去,麻子脸不躲不闪,任由我一脚踢在他身上,高高举起手里的尖刃朝我脑门刺了过来。

这要是被他给刺伤。我这么多年就真是混到狗身上了,不等他手里的家伙式落下,我侧身往边上一躲,顺手就薅住他的头发,甩直胳膊,一记“直拳”狠狠的砸在丫的脸上,接着我又抬起膝盖,冲着他的下巴颏猛磕两下。

麻子脸也是个狠人,被我这么暴打,仍旧不管不顾的握着家伙式要往我小腹上扎。我赶忙一脚踢开他,往后面让了两步。

“我要宰了你!”麻子脸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如同只狂暴的蛮牛一般的朝我冲了过来。

我站在原地没动弹,一是因为这家伙的速度并不像表现出来那么快,再有就是后面实在也没地方退了,等他逼到我身前还有半步的时候,我一把攥住他握刀的手腕,用力朝上一掰,“嘎嘣”一声脆响,他的右手就算不折也绝对得养上三五个月。

麻子脸“哎唷!”一声跪倒在地上,我提起膝盖照着他的脸磕了下去,趁着丫被磕懵的机会,我又两手薅住他的头发,照着茶几角“咣咣”猛撞了几下,麻子脸这次像被抽了筋似的软绵绵的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草泥马得。搁我这儿找画面呢是吧!还尼玛不是中国人,整的挺洋气,缅籍华人!巧了,老子刚好是个爱国贼!”我连续几脚跺在麻子脸的脑袋上,捡起来他刚才准备捅我的尖刀顶在麻子脸的后背。厉喝:“都他妈给我消停的,谁再敢动手,我就弄死他!”

正跟肥波、老六激斗的那帮小青年好像根本没听到我的吼叫声,仍旧抄着各种家伙式围着他俩猛抡,我想都没想,一刀就扎在麻子脸的大腿上,麻子脸疼的“嗷”一声嚎叫起来,那帮小年轻这次停下手脚。

舞厅里一片混乱,周围的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盯着我们这边看,音乐声停了。大厅里的灯光也突然全都亮了起来,十多个穿着保安服装的青年骂骂咧咧的跑过来,粗暴将我们和那帮小青年分开。

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皮肤白嫩的胖子走到我们跟前,看了眼被我踏在脚下的麻子脸。又打量了几眼对面的十多个小青年,手里把玩着一串念珠道:“朋友,我说句公道话你们华人帮的事情,我没兴趣参与,想打想杀都随意,但是不要到我的地方来闹事,没问题吧?”

“你特么是不是眼瞎,那只眼睛看到我们闹事了?整晚上我们都在这里喝酒看表演,谁知道从哪跳出来几条疯狗咬人,刚才他们找我们事情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支持公道?”肥波刚才被对方的小年轻拿片刀砍了两下,这会儿气真不顺呢,听到那大胖子的话,瞬间就爆了。

大胖子将佛珠套在手腕上,眼神顿时变得冰冷起来:“嗯?你有意见!”

“有意见怎么了?在你这儿闹事又怎么样?”猛不丁从舞厅的门口传来一道男人清冷的声音。紧跟着就看到一个锃光瓦亮的大光头走进了舞厅,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跛子。

大光头穿件白色的紧身背心,底下套条牛仔裤,嘴里叼着烟,双手插在裤兜里。看起来霸道不比,当看清楚他的模样时候,我和肥波、老六几乎同时出声:“佛爷!”

来人正是小佛爷,小佛爷的身后跟着拐子,两人径直朝我们这边走过来。有几个保安还自不量力的挡在前面不让过,小佛爷侧了侧脖颈,毫无征兆的动手了,如同打沙袋一般两记勾拳砸躺下那两个保安,其他保安叫嚣着要往上冲。身后的拐子直接从身后拿出一把“五连发”,冲着屋顶“咚”就是一枪。

“啊!杀人啦!”舞厅里看热闹的人纷纷吓得尖叫起来。

小佛爷吐掉嘴里的烟头,伸出食指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朝着那些受惊吓的人们微笑:“保持安静,不要惹我不开心!”

满满一大厅的男男女女顷刻间鸦雀无声。老老实实的抱头蹲在地上,小佛爷走到那个目瞪口呆的大胖子面前,伸手从他肥嘟嘟的脸上拍了拍:“还记得我不?”

“佛..佛爷!”大胖子一反刚刚嚣张无比的常态,像个鸵鸟似的缩了缩脖颈,干笑道:“对不起佛爷。我不知道他们是你的手下,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您不要见怪。”

“你跟你大哥当初是怎么离开金三角的,还记得吧?你大哥又是谁帮你干掉的,心里有数没?”小佛爷眯缝起眼睛。

“记得。记得!”大胖子连连点头,乖巧的模样就像只加大版的泰迪。

“好好看看他们两个,是不是当初护送你们离开金三角的人?刚刚你居然跟我说不认识,嗯!不错..”小佛爷指了指肥波和老六,朝着大胖子翘起大拇指。

“对不起佛爷,对不起!”大胖子连连伸手扇自己嘴巴子。

小佛爷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朝着胖子勾了勾指头。

大胖子立马如同小弟似的弓腰站在小佛爷的跟前,脑门上的汗珠子如同下雨似的“簌簌”脱落,小佛爷歪嘴一笑:“听说你现在跟你大嫂在一起了?我很好奇你大哥的儿子应该管你叫叔叔还是爸爸?如果你大哥那些亲信知道这些事情,你猜他们会不会冲出金三角宰了你?”

“佛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大胖子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小佛爷昂起脖子长舒了一口气道:“我信佛,讲究与人结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拔刀,所以和蓝旗军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做不?”

大胖子拿袖口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子。为难的嘟喃:“佛爷,现在蓝旗军换龙头了,是几个从内陆来的大圈仔,软硬不吃,听说他们跟民主力量党和孟邦党的几位领导人关系不一般,所以我恐怕...”

“内陆来的大圈仔?”佛爷舔了舔嘴皮,若有深意的瞟了我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