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1 事情棘手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内陆来的大圈仔?”小佛爷舔了舔嘴唇,大有深意的瞟了我一眼,然后又看向大胖子问:“那就帮我联系一下蓝旗军现任的龙头吧,就说我想跟他见一面。”

大胖子如释重负的狂点脑袋:“好的佛爷,我马上去联系。”

说罢话,他就准备离开,小佛爷一巴掌搭在他肩头,皮笑肉不笑的说:“做人做事要实诚,不要做任何令自己后悔的事情,我什么脾气你清楚,所有人在我这儿只有一次机会,好好珍惜!”

大胖子打了个冷颤,跟条哈巴狗似得吐着舌头回应:“放心吧佛爷,警方那边我去处理,保证不会再让他们打搅到你们度假。也不会跟任何人说,你们在我这里的消息。”

“去吧,把他们也顺便带走,我就在舞厅等你回话,不论结局如何。记得用最快的速度回复我。”小佛爷仰头吐了口烟圈,指了指被我踏在脚下的麻子脸。

大胖子赶忙摆摆手,两个保安将晕厥的麻子脸拖走,又将那十多个小青年驱散,舞厅里的男男女女趁着机会也一股脑都跑掉了,大厅里瞬间只剩下我们几个人。

我们几个大眼瞪小眼,谁也没开腔,小佛爷坐在原地叼着香烟吞云吐雾,拐子如同保镖似得站在他身后,不住的朝我们眨巴眼睛使眼色。

最终还是肥波先站出来,像是个犯了错的小似得欠身道歉:“佛爷,对不住!是我没负责好,请你责罚我吧。”

“错不在你!”小佛爷从鼻子里喷出两股烟,侧头看向旁边的老六,表情平淡的问:“你没什么想说的么?”

老六怔了一怔,摇摇头:“没有,我不认为自己哪做错了。”

“哦。”小佛爷打了个哈欠,懒散的倚靠在沙发上微闭起眼睛。

气氛陷入僵持,小佛爷像是在打盹,我们其他几人则谁都大气不敢喘一下,拐子从兜里掏出香烟点燃递给小佛爷,干咳着出声:“大哥,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也别生闷气,咱们想办法解决,实在解决不了,大不了回金三角去,躲一段时间再过来玩就好。”

“蓝旗军是缅点境内最大的华人社团,民主力量党和孟邦党据说有望参加今年的总统大选,你告诉我应该怎么躲?你准备多少年不踏入缅点境内?”小佛爷睁开眼睛看向拐子,脸上的表情依旧一平如水,看不出来他此刻到底是愤怒还是高兴。

拐子跟小佛爷的关系应该类似兄弟,说起话来也没那么多忌讳,低声道:“民主力量党和孟邦党的领导人跟你关系不是也不错么,跟他们聊聊。或许没多大事情吧?”

“政客之间的关系讲的是利益,蓝旗军是他们的狗腿子,我则只是一个拉拢对象,到现在都没有给过他们一句准确话,你认为这种情况下。他们会不会跟我见面?”小佛爷拨拉了两下光秃秃的脑门,随手从旁边抓起半瓶红酒,喝水似的“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拐子张了张嘴巴,没有再继续吭声,看他的表情。事情应该比较难办。

对于他们嘴里说的什么“蓝旗军”,这个党那个派啥的,我是真听得一头雾水,完全就不知道在讲什么,所以也不好插嘴多絮叨。

“佛爷,要不你把我交出去吧,祸是我闯出来的,我承担!”老六押了口气,走到小佛爷的面前。

“把你交出去?”小佛爷抬头看了眼老六,突然咧嘴笑了。猛不丁他站起来一酒瓶砸在老六的脑袋上,酒瓶子瞬间变成碎片,老六站在原地摇晃了两下,鲜血就合着红酒顺侧脸流了下来。

“我说过多少次,出来玩就是寻开心的,不要闹事,你是不是听不懂?上一次伤了仰光的一个小帮派头目,上上次打伤民进党的宣传委员,这次弄死了一个蓝旗军的马仔,你到底想干什么?对我又有什么不满?”小佛爷起身,两手揪住老六的脖领,“咣”的一下把他按到茶几上怒吼。

老六咬着嘴皮,阴郁的脸上出现一丝内疚。

“佛爷,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没看好老六。您别生气。”肥波赶忙凑过去拉架,拐子跟我使了个眼色,我俩也快速跑过去劝阻,小佛爷这才松开老六,呲牙咧嘴的训斥:“如果你心里真有什么不忿。完全可以说出来,不要用这种方式宣泄不满,这是最后一次!”

骂归骂,佛爷这个人还是挺有道义的,始终没有说把老六给交出去。

拉拽开二人后。佛爷重新坐回沙发上,捏了捏自己的鼻梁骨,长出一口气:“老六,你先回园子里去吧,毕竟你伤了对方的人,万一他们待会过来谈判,见到你一定会比较麻烦,拐子到银行把公用财产里的钱全取出来。”

我这才知道他们原来也使银行存钱,我说眼瞅着几口袋钞票被拐子带走,怎么两手空空就回来了。

拐子“嗯”了一声,跛着腿一瘸一拐的走出舞厅。

老六捂着脑门上的伤口,弓腰朝佛爷道了句歉:“对不起老大!”也蹒跚的离开舞厅。

偌大的厅堂里顿时间只剩下我和肥波还有小佛爷三人。

小佛爷抿着嘴唇不知道在思索什么,我和肥波噤若蝉寒一般杵在原地没有动弹,好半天后,舞厅外面传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看到刚才那个大胖子颤颤巍巍的跑进来,一手拿着块小手绢不住的擦汗,一边喘着粗气挪到小佛爷的身前出声:“佛爷,事情比较棘手,蓝旗军的几个龙头说,想谈和让您亲自移驾到他们的总部楼,您看..”

“去他妈得,到他们的地盘谈?我们不是肉包子打狗么!”肥波当时就急眼了。

小佛爷摆摆手,扭头看向大胖子森冷的一笑道:“好,我同意!就定在明天中午谈吧,不过你必须作陪,事情毕竟是在你的地盘发生的,不过分吧?”

“啊?”大胖子估计没想到佛爷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愣了愣,极其不自然的干笑:“不过分,不过分。”

“走吧,回去休息!”小佛爷很干脆的起身,插着口袋就朝门口走去,走了没两步回头朝静立当场的大胖子道:“白边,做人一定要讲良心。害人害己的事情少作,替子孙后代积点德,我听说你从金三角买来一批女孩子,那些人本来就不易,千辛万苦逃出金三角,目的就是为了重新生活,给她们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

“谨遵佛爷教诲。”被唤作白边的大胖子小鸡啄米似的狂点两下脑袋。

回到我们住宿的花园里,小佛爷一句话没多说,直接进了自己的小院。我和肥波面面相觑的坐在凉亭上叹气,经过晚上的这一茬子,肥波也没心思再从陪寝女身上释放激情,长叹短嘘的嘬着烟圈。

“波哥,刚才你们说的蓝旗军和什么党都是什么意思啊?我听得云山雾罩的。”我轻声问道。

肥波烦恼的抓了抓后脑勺:“蓝旗军是缅点当地一个规模庞大的社会组织,臭名远昭,什么坏事都敢干,抢劫外国人的商铺,贩卖妇女儿童,焚烧异教的庙宇。甚至还干涉国内大选,反正你能想到的恶心事情,蓝旗军基本上都会横插一杠。”

“这么强大?”我都抽了一口凉气,从来没听说过哪个社会团体可以干涉到国家方面的事情,这个蓝旗军是真心厉害了。

肥波吐了口唾沫。不屑的冷哼:“强大个鸡毛,说白了就是一帮欺负老百姓的恶霸,大选需要投票,这些恶霸利用各种恐怖事件吓唬普通民众必须按照他们的意愿来投票,其实这个组织本身并没有任何财力,完全就是一群哈巴狗,谁给钱听谁的。”

“缅点军方不能灭掉他们么?”我好奇的眨巴眼睛。

肥波撇撇嘴轻笑:“灭掉蓝旗军也会冒出黄旗军、红旗军,没任何鸟用,而且这边是个联邦制国家,很多党派龙蛇混杂,互相牵制,想要灭掉一个大型的社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算了..看佛爷明天怎么跟对方谈吧,早点歇着吧。”

肥波将烟头踩灭,唉声叹气的走回自己的小院,我从凉亭里吹了会儿小风也迈步走回属于自己的院子。

脑海里不停琢磨,离开金三角前,我们干掉的那个成X军区的特战兵不是说过罗权他们有可能潜入了缅点或者越南么,也不知道能不能通过什么方式找到他们。

刚刚冲完澡,突然就停电了,骂了句娘后,我摸着黑走到床边,直接躺了下去,刚刚躺下身子,我吓得“嗷”一声蹦了起来,因为我发现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人,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是死是活,反正我从床上弹起来的时候,那人仍旧一点动静都没发出。

我慌忙掏出打火机点燃,接着羸弱的火苗朝床上看去,当看清楚那人的模样时候,我直接傻眼了,不禁吞了口唾沫嘀咕:“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