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5 京腔/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秃瓢头拱了拱自己那厚厚的大嘴唇子,一脸牛逼的看向我道:“想谈什么,跟我说一样!”

他身旁那两个攥枪的小伙威胁的将枪口指向我,警告我不要轻举妄动。

说话的过程中,秃瓢还故意拿脚尖挑起被我踹翻的凳子,凳子在半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半弧形,然后“啪”的一声落在地上,他拍了拍手坐上去,冲着我咧嘴一笑:“坐坐坐,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服务生上两壶上等的雨前龙井。”

这是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千万别乱动,老子可是个练家子的。

佛爷他们哪个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对于这种程度的花拳绣腿。老哥几个全都笑出了声,小佛爷掏出一串佛珠,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搬起一把椅子坐到左边,而且距离那个秃瓢特别近的位置。

“我擦。这怎么还派过来一个耍杂技的?蓝旗军的龙头是怕咱们等待太枯燥,特别安排的表演节目吗?”肥波不屑的吐了口唾沫,招呼我们也大大咧咧的坐会桌边。

我眯缝眼睛打量那个秃瓢,越看越心惊,这家伙长得也太特么随便了吧,圆圆的癞痢头没几个根毛,额头上遍布抬头纹,眼睛一个大一个小,左边眉毛还好死不死的纹了一条吐着信子的小青蛇,酒槽鼻、鼻孔朝外长了好几根鼻毛,四方大嘴里面一排老黄牙,我都替他担心遇上雷雨天,雨水会不会顺着他的鼻孔淌进去。

这些年走南闯北,我也算见过不少世面,看过不少是非,自问也是个老江湖了,可特么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类似秃瓢这么丑的男人,这家伙不光丑,而且还丑的很有性格。

大胖子白边,摸了摸自己的胡茬,朝着小佛爷皮笑肉不笑的说:“佛爷,这位是郭辉大哥,蓝旗军四位龙头之下的第一大哥,这次的事情彭辉大哥跟您商谈。”

佛爷直接无视白边,压根头都没往起抬,微闭眼睛轻轻的盘着手心里的佛珠,发出“沙沙”的声音。

“白边很快你胖子的绰号前面一定会再加上一个死字,相信我!”肥波朝着白边残忍的一笑,白边有恃无恐的挑了挑眉毛。

拐子凑到我耳边小声道:“缅甸人有名没姓,郭一般指的是同辈,他的名字应该就是一个辉字。”

这次谈判小佛爷交给我全权负责,我沉思几秒钟,酝酿好话头以,微笑道:“辉老大你好,我们是金三角来的。白边估计已经跟您说过我们的身份,这次登门拜访,主要是想找您和谈我哥哥昨天误伤你们马仔的事情,不知道贵方打算怎么处理?”

郭辉粗壮的手指头在桌面上“哒哒哒”的敲击着,目光直接投向了挨着肥波坐的老六。轻哼:“中国有句谚语叫,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既然杀了我的人,就应该抵命。谁动的手谁抵命,其他人该玩的玩,该吃的吃,我们蓝旗军绝对不予为难!”

“中国还有句谚语叫,有钱能使鬼推磨!大家既然出来混饭吃,无非是求财,人死不能复生,就算再让我哥哥偿命,你的小弟也肯定活不过来,还不如赚点实惠。您说呢?”我笑着从拐子后背的蛇皮袋里拿出两沓美钞丢在桌上:“这是十万美金,五万块钱给你手下安家,另外五万块钱绝对够辉老大再收十几二十个忠心耿耿的马仔,大家何乐不为?”

佛爷给我的最大限度是三十万美金,我寻思给对方拿十万,这事应该就能办成,毕竟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弟而已,对于社团真正的大哥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小角色。

郭辉斜眼看了看桌上的钱,嘴角上扬冷笑:“如果我一定要让偿命呢?”

“二十万!不能再多了。”我又从蛇皮袋里抛出两摞扎好的美钞,微笑的看向对方,我相信在金钱的趋势下,什么道义情意全都是浮云,特别是缅甸这样一个并不算发达的国度,拿二十万美金绝对可以买到很多听话懂事的打手。

郭辉这次的瞳孔微微放大。有些贪婪的梭了梭嘴唇,明显已经动心了。

白边赶忙凑到郭辉的耳边絮叨起来,两人就跟一宿磕了五炮似的野鸳鸯一般,嘴巴都快贴在一起了,好半天后。郭辉收起眼中的贪婪,摇摇头道:“义气是不能用多少钱衡量的,我还是坚持杀人偿命的原则,当然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

郭辉朝着酒楼门口的方向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手势,外面那帮小青年立马狂热的呼喊起来。具体喊的什么玩意儿我也听不明白,但是整体感觉还是

挺有气势的。

“既然谈不拢那就开磕吧!钱我收走,人也不会留下,想干想杀,你们随便选吧!”我没惯着对方,直接将几扎美金重新揣回拐子的口袋里,朝着郭辉摆摆手道:“随时恭候大驾!”

谈判这种事情就跟到商场里买衣服一个道理,100块钱的衣裳,店主给你划价到30,你觉得自己可能买亏了,绝对不是好货,可是当对方突然收起来衣服,严肃的告诉你刚才看错进价了,那衣裳进价就得200,你可能瞬间又动心了,这时候别说出100,就算花150,肯定也会上赶着买,其实玩的就是一个心里战。

眼瞅着我把钱一沓一沓装起来,郭辉沉不住气了,“腾”一下站起来,愠怒的低吼:“朋友,你就打算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吗?”

“不然呢?你还打算请我吃顿中午饭么?”我似笑非笑的撇了撇嘴巴,将五连发重新握在手里,旁边的肥波、老六和拐子也快速拔出了手枪,小佛爷将兜里的两颗“麻雷子”重新攥在手里,歪了歪脖颈朝白边诡异的一笑:“抓紧时间到金塔寺请几个高僧,为自己超度!”

“辉老大..”白边顿时着急了,焦急的拽了拽旁边的郭辉。

郭辉“啪”的拍了下桌子怒吼:“事情没解决前,谁特么也不准走,谁要是敢再往前迈一步,我让他血溅当场!”

小佛爷叹了口气:“阿弥陀特么个佛!老六、肥波老规矩按进行吧!”说罢话又低下了脑袋。

“什么老规矩?”郭辉瞪着眼睛问道。

他话刚说完,“嘣,嘣,嘣..”突然传来几声枪响。接跟着郭辉旁边那两个握枪的年青人倒下了,不止是他们,郭辉带来的其他马仔也纷纷中枪倒地,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郭辉和白边反应过来,我们几人已经堵到了他俩的跟前。

听到枪响,外面那帮如狼似虎的青年也瞬间冲破玻璃门冲了进来,叫骂着再次将我们包围起来,面对潮水一般的马仔,小佛爷充耳不闻。直接拿出一个“麻雷子”拽下了捻子,丢在人堆当中,人群顷刻间散开,用比冲进来更快的速度蹿了出去。

孤零零的麻雷子从地上打着转,小佛爷轻蔑的站起来,将那个“雷子”捡起来,轻描淡写的朝着门外道:“我手里还有一颗,你们可以猜猜是真是假。”

年轻人只是热血易冲动,但不代表脑子不够数,明知道碰上一伙疯子。这种时候还往前凑,那真是嫌命长了。

“我刚才跟你说什么了?让你别赛脸,是不是一直没听懂?给你脸的时候你得接,不给你画面的时候不准要,这么基本的社会尝试都不懂。你还玩你麻痹的社会?”我两手抱着五连发,硬生生的怼在郭辉的胸脯上,皮笑肉不笑的拍了拍他那张丑脸喝斥:“跪下!”

“朋友,我可是蓝旗军的..”郭辉双手举得老高,生怕我会开枪。

“你是你麻痹!”没等他说完,肥波从后面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直接把他给踹了踉跄,肥波和老六冲过去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猛打,一边打肥波一边破口大骂:“操你爹的,你个臭耍杂技的跟我装什么社团大哥大!”

暴揍了郭辉一顿后,我拿凳子直接卡在他脑袋上,两脚踩着他的身子道:“让你们龙头出来跟我对话,否则从明年开始,你就不用再过生日,直接过诞辰就好!”

“白边,你过来,咱们聊几句!”小佛爷朝着哆哆嗦嗦的肥波招了招指头。

“佛爷,我什么都没做过,全是蓝旗军的人恐吓我的。”白边想都没想“噗通”一下就跪倒了佛爷的面前,一边狂甩自己耳光子一边骂自己不是人,佛爷眯缝眼睛没有表态,静静的瞅着白边自残。

这个时候突然从楼梯的方向走下来四个男人,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操着正宗的京腔:“哎哟喂,怎么个意思,欺负我的人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