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9 胸针/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磕出来的感情!

听到肥波的叫声,我鞋子也顾不上穿,着急忙慌的跑了过去,我刚刚跑出大厅,就看到对面房间的罗权、小佛爷也拽开门冲了出来,显然他俩都听到肥波刚才的那声怒吼。

肥波按摩房的门是半敞开着,里面传出一个女人惊恐的尖叫,罗权本来打算直接推门进去的。小佛爷一把拉住他,轻轻摇了摇脑袋,伸手指了指他身上的外套,又指了指自己,朝房间的房子昂了昂下巴。

罗权心领神会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猛的一脚踹开门,将衣服“突”一下丢了进去,同一时间小佛爷从后腰掏出一把手枪,俯下身子,就地往里面一滚,整个人迅速闪进房间,两人虽说是初次合作。但是却特别的默契。

我和罗权也没做任何犹豫,纷纷闯进了屋内,进屋以后我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扭头一看,肥波倒在地上,两手痛苦的捂着胸口,鲜血顺着他的指缝不要钱似得往外冒,明显已经进气多出气少。雪白的床单和被罩上像是涂鸦一般全是血迹。

一个赤裸着身子的女孩正惊恐的蹲在床边,两手抱着脑袋“啊!啊!”的发出尖叫,除此之外屋内再没有第二个人。

“怎么回事?”我瞪着眼睛看向那个尖叫连连的泰国陪嗨妹。

女人满脸是泪水的只是摇头,不知道是听不懂我的话,还是完全吓傻了。

“老肥,老肥…”小佛爷走到肥波跟前使劲摇晃了两下,肥波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刚要说话,嘴里瞬间吐出一大口血沫子,看起来极其的痛苦。

“发生什么事情了!”宋鹏、唐恩和马靖还有老六一窝蜂的挤到门口,小佛爷将肥波背起来就往出跑,罗权拍了拍我肩膀道:“这里交给你,我陪佛爷一块去医院。”

话还没说完,他已经奔出了房间。

深思几秒钟后,我做出反应:“鹏仔和老六也一起去,记得带上家伙!唐恩你马上去调监控录像。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马哥咱们问下这个女人,大家都注意安全。”

哥几个立刻分头行动,我从床上抓起一条浴巾丢给那陪嗨妹:“先凑合凑合吧。我问你几句话。”

马靖按照我的话,用泰语翻译给对方,女孩儿这才快速起身,拿毛巾将自己春光乍泄的酮体简单的包裹了一下。

肥波被伤的整个过程。只有这个陪嗨妹在现场,她的嫌疑同样也最大,我打算先套套她的话,然后再让罗权查查她的的资料。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朋友是被谁伤到的?”我从口袋掏出烟盒,朝她示意,她犹豫了几秒钟后,接过一支香烟,哆哆嗦嗦的点燃。抽了足足能有半支后,才低声说出来刚才的事情。

事情很简单,几分钟前肥波正跟她“嘿咻嘿咻”的时候,突然一个男人潜入房间,准备刺杀肥波,这才有了老肥最开始暴够的那一嗓子“操,什么人!”

但是对方的功夫特别好,而且老肥当时的“姿势”也不太对。结果被行刺的人在胸口连捅了好几刀。

我皱着眉头接着问道:“那人是从哪进来的?又是从哪逃走的?”

被人潜入房间我还可以接受,毕竟整条走廊里都没有什么防守,只要稍微会点功夫,手脚轻点的人都可以顺利潜进来,但是被对方逃走我就特别不能理解了,从肥波发出喊叫再到我们进来,整个过程绝对不会超过半分钟,我几乎是听到声音的时候就跑出来的,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人。

女孩弱弱的指了指敞开的窗口。

“人是从窗户进来的?”我愕然的长大嘴巴,也就是说我们刚刚冲进房间的时候,那个刺客根本没有走远。

女孩点了点头,用泰语“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什么。

马靖跟我翻译道:“她说她没有看到刺客是怎么进屋的,但是看见那人是从窗户口逃走的,杀手只有一个人,是个男的。”

“问问他,杀手还有什么特征。”我走到窗户口,朝下看了一眼,见到窗户外沿挂着两个“铁爪子”,一条小拇指粗细的尼龙绳一直延伸到一楼。

马靖跟女孩交流了几分钟后,朝我叹口气道:“没什么有用信息,杀手脸上带着口罩,唯一的特点就是那人的脖子上有纹身,纹了一只骷髅头,不过也没多大卵用,这年头有纹身的人不计其数。”

“脖颈上纹了一只骷髅头?”我脑海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可是却怎么也没抓住,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还有什么特点么?”我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

女孩摇了摇脑袋,为了确保他说的是真话。我和马靖不厌其烦的问了女孩很多遍事情的经过,她的回答几乎没有任何出入,基本上可以断定她说的是真话。

用马靖的话说,一个人如果在编假话,被人反复的盘问,总会或多或少都会漏出一点马脚,可女孩的回答始终如一,证明她要么说的是真实情况。要么就是个心理素质过硬的“演员”,能够在马靖这样的专业“骗子”面前说假话而且还不被看出端倪,这种牛人不会屈尊让肥波“啪啪啪”。

打发走女孩后,我站在窗户口盯着那条随风飘荡的绳索发呆,马靖轻声道:“这批泰国陪嗨妹的底子都很清白,基本上可以排除掉。”

“那会是什么人干的呢?他为什么要偷袭肥波?”我抚摸着下巴颏喃喃,越想越觉得迷糊,肥波在小佛爷的团队算不得真正的核心人物。杀了他,也换不来任何实质的利益。

“这是什么玩意儿?”马靖猛的出身,从床上捡起来一枚纽扣大小的胸针,胸针上画着几片树叶。看做工极其的精致,应该价值不菲。

马靖将那枚胸针递给我问道:“这是肥波的么?”

“不知道,先留着吧,一会儿拿给小佛爷看看。”我又认真打量了胸针几秒钟。确定没在肥波身上见过,小心翼翼的揣了起来。

之后我俩又从屋里认认真真的检查了半天,也没发现任何可疑的物件,马靖给罗权去了个电话。问清楚他们在哪家医院,我们也赶了过去。

医院的手术室门前,罗权陪着小佛爷正焦躁等待,小佛爷一语不发的闷着脑袋抽烟。满地的烟头和旁边明显踹的变了形的垃圾桶足以说明他此时的心情。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抚:“佛哥,老肥没事吧?”

小佛爷很简练的回答:“凶多吉少,伤到了肺叶。”

“佛哥,你看这个是老肥的么?”我掏出那枚胸针递到小佛爷的脸前。

小佛爷叼在嘴里的烟卷突然掉在了地上,他一把夺过去胸针,认真的打量了好半天,扬起脑袋问我:“你是从哪找到的?”

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这玩意儿肯定不简单。兴许真跟老肥被刺有关系,赶忙如实的回答:“老肥的床上,怎么了佛爷?这东西有什么问题么?”

“昆西!”小佛爷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两只瞳孔里几乎快要喷出火来,他脸色阴郁的低吼:“这是昆西警卫队的胸针,一共也就二十多枚,根本没有仿制品。”

“你说是昆西的人偷袭的老肥?”我不解的问道。

小佛爷点点头:“一定是他!”

我没有吱声,只是觉得格外的奇怪,如果这次黑手真的是昆西下的,他为什么不直接刺杀小佛爷,现在冒冒失失的偷袭肥波,不是明摆打草惊蛇么,一个能在金三角纵横这么多年的大枭,绝对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