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4 坏人我来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福桂这样一个比男人更纯的虎娘们往我们跟前一靠拢,整得我和林昆顿时没了脾气。

“你能不能往旁边稍稍?你说我跟我兄弟叙旧,你个陌生人没事老跟着瞎掺和啥?”林昆憋着眉毛朝紧靠自己而坐的王福桂嘟囔,说老实话我跟林昆认识这么久了,很少在他脸上看到这么无奈的表情,没想到曾几何时风光无限的他愣是被个女人给治的服服帖帖。

“我就乐意贴着你坐,你有意见呐?”王福桂大大咧咧往床上一盘腿,单手攥着酒瓶子冲我俩摆摆手道:“喝呗,敞开膀子可劲儿造,咋滴?你俩不敢跟我拼酒吗!”

林昆梭了梭嘴唇轻笑:“无肉不成宴,福桂你白喝我们的酒好意思不?”

“那意思是让我整个菜呗,好说!楼下刚好开了家巴西烤肉。我这就整点。”王福桂搓了搓鼻子,一脸的好爽的趿拉上鞋子就往门外跑去。

等她出门以后,我和林昆对视一眼,全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我昆哥。你俩到底啥关系啊?我瞅你好像挺怕她似的。”我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林昆对王福桂的忍耐好像远超过寻常同事之间的关系,更亲近于男女朋友,我真怕狗日的哪根神经没搭对。领回家这么个玩意儿再把他爹给气坏了。

“能不怕么,稍微惹她不高兴,她真敢把我给睡了,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我俩没有关系。”林昆从抽屉里翻出来几个一次性的纸杯,分别倒上三杯酒,完事叹了口气说:“别瞎琢磨了,她是个同性恋。对男人没任何兴趣,从她眼里就认为她跟咱们是一样的。”

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这趟金三角之行真是让我大开个眼界,不光看到了老六那样的男同,还见识到了王福桂这种的百合,怪不得老人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三子,待会咱们一起灌她,先把她喝多了,咱们再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聊聊,有她从旁边杵着,老些话不方便开口。”林昆抛给我支烟,咧嘴坏笑道:“她就算脾气再像个爷们,但是身体构造肯定作不了假,我就不信一个彪娘们能杠的过咱们两条纯汉子。”

“稳妥!”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虽然本心里特别希望林昆现在就跟我坦心漏肺的好好聊聊他这段时间的经历。可是毕竟有外人在场,好些话我也不合适往外蹦。

几分钟后,王福桂抱着一大堆熟食和两箱啤酒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我们仨没有废话直接大快朵颐的开喝。按照之间商量好的,我和林昆轮番给她敬酒灌丫。

半个多小时以后,王福桂的旁边放了一支“二锅头”的空瓶子,还堆着一箱多的啤酒瓶子。反观我和林昆两人两人喝的都有点上头,特别是林昆瞧人的眼神都发直了。

“喝呀,两个带把儿的爷们别说连我个弱女子都喝不过哈。”王福桂面庞红润的举起纸杯冲着我俩昂了昂脖颈,两只透亮的眸子没有半点醉意,反而有点越喝越精神的架势。

我举起杯子抿了一口白酒,一闻着那股冲鼻的酒精味儿,我肠胃里止不住翻涌起来,赶忙捂住嘴巴“呕”了一声。连蹦带跳的蹿出房间:“我真扛不住了,你俩干!”

一路小跑奔向了走廊尽头的厕所里,我刚蹲到地上就吐了出来,眼泪混合着鼻涕哗哗的往下淌,脑子更像是被谁捶了一顿似的“嗡嗡”直胀,不等我起身,又有一道身影撞开厕所门风驰电掣的跑了出来抱住马桶就“呕”的狂吐起来,林昆醒着大鼻涕头子。哭撇撇的嘟囔:“这鸡八娘们太能喝了..”

“你以前没跟她喝过啊?”我抠了抠嗓子眼继续吐,这会儿根本没法站起来,只要一仰起脑袋就感觉天花板都跟着一起旋转。

林昆脑袋都快完全埋进坐便器里了,高一声低一声的边呕边说:“没啊,以前我哪敢单独跟她喝酒,生怕丫喝多了耍酒疯把我给玩儿了!”

费了半天劲儿后,我才扶着墙站起来:“我尼玛也是闲出屁来了,跟着你一起陪女版的李逵拼酒!话说那个玩意儿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我怎么以前没见过她啊?”

林昆倚靠着墙壁,呼呼喘着粗气道:“以前她在中央监狱服刑的,你肯定不会见过她,入狱前她是个开公交车的司机,爷爷也不知道姥爷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打小就教她各种外家功夫,几年前有几个流氓在公交车上抢劫,还要祸害一个女孩子,她见义勇为,结果把那几个流氓都给打死了,事后那几个流氓家里可能有关系吧,吓唬的被救的女孩不敢说实话,这才锒铛入狱。”

“卧槽。这么冤的案子难道没人帮着平反?”我趴在洗手池边洗了一把脸。

林昆撇撇嘴道:“平反?谁平啊?监狱里这样的冤人冤事儿多了去,哪有那么多青天大老爷,如果不是因为王福桂在女子监狱又把几个欺负的老犯人弄残废,转交到中央监狱。估计和尚也不会注意到。”

“唉..”我叹了口气,没有往下接话茬。

林昆趴在水管边漱了漱道:“这娘们人其实挺不错的,最近几次我能死里逃生都靠她帮衬,而且也没啥心眼子。对人好就是实实在在的好,这次我能从金三角里逃出来,也全仰仗了她。”

“对了,你跑金三角去干什么了?之前你是不是被囚禁起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赶忙出声问道。

林昆打断我的话道:“走吧,咱们先回去!别让她笑话咱,待会我跟你细细的唠。”

明知道林昆是在故意搪塞我,我却没任何话还他,只得顺着他的话头往下走,我俩一起肩膀搂着肩膀往房间走。

我们回到房间以后,王福桂一个人自斟自饮喝的正美,见到我俩晕头转向的走进来,她抹了抹嘴上的油渍道:“跟你俩喝酒真没劲儿。我出去做生意了。”

这娘们还算懂事,知道我们要谈正经事,借故离开了,林昆刚要夸赞两句,走到门口的王福桂突然扭头飞了个媚眼:“小昆昆,你可得少喝一点啊,晚上咱们…你懂的!”

我和林昆禁不住一起打了个冷颤。

等王福桂彻底走远后,我俩才一起松了口大气。林昆端起酒杯朝我昂了昂脑袋:“来吧,咱们哥俩整几口,算算日子已经好多年没一起喝过了。”

我轻轻的抿了一口酒:“昆子,还是先说正事吧,以后有的是机会喝,你到底来缅甸干嘛的?弄得我心里没底。”

林昆放下酒杯,眼珠子来回转动两下,语气轻松的浅笑:“我说我是来度假的你信不?顺便抓两个潜逃的经济犯。正好听说你也在金三角,前两天就潜进去看了看。”

“不信!”我毅然决然的摇摇脑袋:“度假你会偷袭肥波?昆子这事儿,真不能干,小佛爷这伙人全是凶兽,如果让他们知道你从背后使手脚的话肯定会翻脸,而且那帮人跟我的关系也不错,真犯不上闹僵了。”

“三子,你知道不?你这个人哪都好。当大哥有大哥的样,脑子也绝对够使,唯独的缺点就是不够狠,人情味太重!你们想要完成任务。小佛爷是个关键点,他反不反水关系着你们能不能加官进爵,这回任务成功,罗权升职你也可以跟着飞翔!死一些闲杂人等,无伤大雅!”林昆抹了抹脸颊,脸色恢复正经,朝我认真的说道。

“昆子,话不能这么说,他们大小也是一条命!而且对我有恩无仇,让他们当踏脚石太不仗义了。”我冲着林昆摇头。

林昆抚摸着下巴颏沉思了几秒钟后,点点头道:“你说的对,事情确实不能这么干,来喝酒,酒醒了咱再继续聊。”

“昆子,咱还是先把话说清楚…”我摆摆手想要咀嚼,林昆沉下来脸恼怒的低吼:“咋滴,是不是不拿当我兄弟了?有了新朋友忘了我这个老兄弟?”

一听这话,我立马哑炮了,举起酒杯道:“喝喝喝!谁先跪下谁是爬爬!”

这一顿酒喝的我俩彻底懵逼了,反正我是彻底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上的床,早上睁开眼的时候,脑袋跟吊着二斤秤砣似得沉的根本抬不起来,“昆子…”我眯缝眼睛随手摸了摸床边,猛不丁抓到一张纸,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坏人我来当,荣耀你来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