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9 监控录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眼不眨的盯着罗权,现在小佛爷没在屋里,我也不怕将什么话都说破,冲着他冷哼道:“我想象不出来,在缅点除了他们的政府势力,还有谁有本事搞到微冲和封锁街道,权哥,咱是男人。要么不承诺,承诺了就得算数,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就他妈这样没了!你晚上会不会做噩梦?”

“事情真不是我们做的!这是我的人在现场发现的。”罗权从兜里掏出两枚弹壳道:“这是79式微冲弹壳,这种枪在缅点几乎没有,咱们国家除了武警还在做常备武器外,存量最多的就是周泰和手里的西南猎鹰,其他战区很难再见到了,我怀疑这次的事情是周泰和的人做的。”

“呵呵呵..上次伪装成昆西的警卫,这次又把锅推到周泰和头上,那么我请问一下,既然是周泰和的人干的,他们为什么不干脆干掉我和小佛爷,而是单单针对肥波和拐子,难道他们也希望小佛爷跟昆西翻脸?”我轻蔑的扫视了一眼罗权手心里的弹壳,皮笑肉不笑的吐了口唾沫。

罗权也怒了。一把揪住我的脖领低喝:“你觉得我是那种敢做不敢认的懦夫么?老子做过就是做过,没做就是没做,不至于跟你扯这个皮!”

猛不丁听罗权提起周泰和的时候,我一下子想起来离开金三角前,我们干掉的那个特战队员,会不会真的是成都方面的人做的呢?随即我又一想不可能,他们压根不可能掌握我们的行踪,更别说布置计划偷袭,知道我们要离开的人只有罗权,再加上他现在的勃然大怒愈发有种欲盖弥彰的味道。

“好啊,还是刚才的问题,劳烦解释一下,为什么对方只攻击了拐子和肥波,对我和小佛爷却视而不见?如果对方真的是周泰和的兵,他们最恨的人不应该是我么?为什么偏偏露过我俩?”我挣脱开他的薅拽,梗着脖子嘲讽:“有理不在声高!你有理你怕啥?”

罗权被我怼的哑口无言,好半天后才脸红脖子粗的戳着我胸脯咒骂:“操,我他妈哪知道对方玩的什么套路,我甚至都没法肯定那几个杀手到底是从哪冒出来,你赵成虎就是属狗的。说翻脸就翻脸,白瞎我一直都在担心你!”

“你少他妈跟我来这套!”我猛地一把推在罗权的身上,指向他的脑门嘲笑:“趾高气昂的跟我装什么大尾巴狼,老子吃你喝你的了?我他妈一门心思捧着你上位。你呢?总拿我当傻逼,你们罗家多啥?一次两次的拿我和我的兄弟当刀使,咋地?我们天生命贱呗!”

这话我其实压在心里头特别长时间了,以前总是隐忍的不吭声。只是觉得我和罗权是兄弟,可是此时一想到拐子和肥波的惨死,我就再也没法抑制住心底的愤怒,一股脑全都蹦了出来。

罗权涨红着脸,指向我喘粗气:“你刚才说什么?”

“好话不说二遍,听得明白就听得明白,听不明白只当我是拉稀放了个屁,就这样吧罗权。这次任务老子会照做不误,做成以后,我希望你恪守承诺,给林昆自由,任务完成之日,就是老子退伍之时,届时希望你看在过去的情份上,放我离开!”我歪着膀子一字一顿的吼叫出来。

“你他妈混蛋!”罗权一记老拳直愣愣的捣在我腮帮子上。这一拳把我打了个趔趄,我倒退两步撞在后面的墙壁上才止住,可见丫这一拳头打的多使劲。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朝他昂了昂脑袋道:“少帅就是少帅,脾气大的简直吓人,呵呵呵..有能耐你今天把我弄死,弄不死我,你以后跟我姓赵!”

“赵成虎,你特么属王八的?咬住就不松口是不是?你说是我干的,证据呢?如果你能把证据摆在我面前,老子自杀谢罪!”罗权真是气着了,两只眼睛如同充血似的猩红一片。

我摇摇头道:“我不是警察,不负责提供证据。我这个人说话就是这么随意,喜欢说什么说什么,要是不乐意听你可以打死我。”

“你..你特么就是个六情不认的王八蛋!”罗权气的浑身剧烈的打着哆嗦。

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了,罗权深呼吸两口,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冲着门外道:“进来!”

小佛爷推门走了进来,好奇的打量了我和罗权两眼,低声道:“没有打搅到你俩吧?”

“怎么会呢,我俩正研究两位大哥遇害的事情,佛爷真心话,我觉得特别内疚,没能帮到你们什么。您如果有什么吩咐的话就直说,能做到的我绝对不会含糊。”罗权强挤出抹笑容招呼小佛爷坐下,拿出香烟给对方点燃后,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小佛爷咬着烟嘴犹豫了几秒钟后道:“我刚才琢磨了很久,感觉我两个兄弟被袭击的事情疑点重重,昆西的武器配备我很了解,他手里不可能有微冲,所以我觉得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不是昆西做的。当然也不排除他买凶杀人的嫌疑,所以我特别想知道那三个杀手有没有留下什么纰漏。”

“说得对,监控录像最有说服力!”我斜楞眼睛扫视罗权。

罗权提了口气,像是赌气一般点头道:“好,我马上安排人去落实!不对,我亲自去做,佛爷您在这里等我一会儿。”罗权拔腿就往外面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瞟了我一眼冷笑:“坐等某些人打脸!”

我挑衅的点头道:“没事儿,某人不要脸!如果你能甩出来证据,某人就算把这层脸皮扒下来也无所谓。”

从内心深处出发,我宁愿自己把脸扇烂也不希望这事跟罗权和林昆扯上半毛钱的关系,如果真是敌人干的,大不了我们血债血偿就好,就怕这里面有他俩掺和,到时候我的枪口都不知道应该指哪头。

等罗权离开以后,小佛爷使劲嘬了几口香烟,仰头看向我道:“当兄弟这种事情,有今生没来世,虽然不知道你和他为什么吵架了。但是我看的出来罗大少是真拿你当兄弟处,别让他寒心。”

“现在是他在凉我的心。”我拍了拍脑门,那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特别的煎熬。

小佛爷没有再说什么,低垂下脑袋继续抽烟,我俩就这么沉默的从办公室里静静的等候,大概过去两个多钟头以后,罗权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跑进来,手里攥着一盒录影带似的盒子,朝我们道:“佛爷对不住,交通岗的摄像头被人提前弄坏了。”

“这理由真心蹩脚!”我侧着膀子皮笑肉不笑的小声埋汰。

罗权没有理我,而是将手里的录影带放到办公桌上,朝着小佛爷道:“不过我找到了当时你们停车对面的那家银行门前的监控录像,虽然没有那么清晰,但应该也可以找出来什么蛛丝马迹,佛爷稍等一会儿,我安排人去取录像机了。”

“有劳了罗少!”小佛爷感激的朝罗权抱了抱拳头。

没多会儿。几个马仔搬着录像机和电视走进屋里,等他们将设备安装好以后,罗权比小佛爷还着急的打开录像机,电视机里立马跳出来我们被偷袭时候的那个街角画面。

小佛爷拿起遥控器快进,一直快进到我们那辆车出现在画面的时间段,才开始放慢速度,我和罗权全都聚到电视跟前,一眼不眨的盯着屏幕打量,画面里老六从车里出来,径直走向对面的超市里,这期间我们几个一直都从车里耐心的等他。

一想到几个小时前,还跟我有说有笑的肥波和拐子现在已经烟消云散,我的鼻子骤然一酸,眼泪就冒了出来,旁边的小佛爷虽然没有掉眼泪,但是眼睛也红红的,他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佛哥,你暂停一下!”猛不丁我看到监控录像里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赶忙朝着小佛爷出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