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4 你得替我做主/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瞅江琴那副欲言又止的小女生姿态,我一下子明白过来,这妞是希望我能够挽留她一下,可是挽留之后怎么办?我们就这么不清不楚的当对“露水鸳鸯”苟且么。

再说了就算我愿意跟人家双宿双飞,她指定也不愿意没名没分的跟着我,所以我俩注定没什么结果,我故意蹩眉呲牙的坏笑:“咋地,你还想跟我发展一场友情炮吗?”

“你的眼里只有那种事情么?”江琴如同琥珀一般瞟了的眸子里飞出一抹浓郁的失落。

我寻思反正已经演无赖了,不如索性赖到底,梗着脖子,粗声粗气的掐了一把她充满弹性的小脸蛋道:“不然呢?我跟你谈谈巴黎时尚妆还是聊聊维也纳演唱会?高雅不是装的,孙子才特么是装的,老妹儿大家都挺忙的,身体能解决的事情,尽量别浪费口水。你说是不是?”

“滚一边去!”江琴突然恢复了自己的女警本性,一把攥住我的手腕,反手打算将我扭到地上,我顺势转过去身子,将手臂从她脑袋上绕了个圈。钻到了她身后,同时拿另外一只胳膊环抱在她的小蛮腰,将嘴唇凑到她的耳垂调戏道:“老妹儿,擒拿术不光考验身体的协调性,最重要的还得是有力量,我权哥是这方面的行家,有时间你可以请教他!”

远远的看过来,我俩就跟从原地练习“华尔兹”似乎,说出来的暧昧。

不等我话说完,江琴猛地一脚跺在我的鞋面上。我呲牙咧嘴的捂着脚从原地蹦跳起来,这妞脚上穿一双缅点地区特有的木制趿拉板,一脚踩下去就跟人拿锤子凿没多大差别。

“对战的精髓主要看灵活性!”江琴顾着腮帮子,甩了甩自己一脑袋金色秀发。

我疼的“嘶嘶..”了几声,朝她翘起大拇指调侃:“你这么灵活。敢问是怎么上了我的床?而且还占我那么大便宜。”

“你..你无赖!”江琴俊俏的小脸蛋刹那间就红到了脖子根,原地跺了跺脚,朝我挥舞起自己的小粉拳来,我斜楞眼睛朝她的胸脯上眨巴两下:“别攻击我哦,我这个人没人性的,发起狂来自己都害怕!你要是再敢得瑟,小心我把你的硅胶给抓出来。”

江琴下意识的两手捂住胸口,看我“哈哈”大笑,她才急赤白脸的推了我两下娇骂:“你才是硅胶的,你这个人怎么那么讨厌呢!”

“唷,还是原生态的?来,让我感受一下啥是真正的无公害纯天然呗!”我举起两只爪子佯作“袭胸”的模样朝她伸了过去,她吓得花容失色,连连往后倒退。

这妞其实挺好玩的,有点小刁蛮却又特别的活泼,时而羞答答的,时而热情似火,性子里既有中国人的内敛,还夹杂一些西方人的奔放,这种脾气、这种模样的姑娘走到哪都注定不会少了追求者。不过我感觉她只适合搞对象,不过适合过生活。

经过一番笑闹后,我俩之间的尴尬气氛也算彻底缓解开,我点上一支烟,四仰八躺的靠着墙根坐下。将自己刚才被她踩的那只脚上的鞋子脱下来,无病呻吟的揉搓。

江琴也有样学样的坐在我旁边,像是看啥稀罕动物似的来回打量,好半天后她出声道:“诶,今天你朋友说你结婚了。是不是真的?”

我略微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嗯。”

“真的假的?我看你顶多也就二十多岁,结婚这么早?”江琴仍旧还是一脸的不信。

“我们农村结婚都早。”我咧嘴笑了笑,其实挺想扇自己个大嘴巴子的,如果我说句假话,再花言巧语一番,指不定今晚上就能摸到肉,反正法律上也没规定,上了床就必须得结婚,只当是我教教她怎么识别禽兽和爷们。可是当跟她那对清澈见底的眸子对上的时候,我实在狠不下心当畜生。

“哦,她漂亮吗?”江琴脸上的表情稍稍变幻了一下,讪笑的问道。

我抽了口气,点点头道:“说假话特别漂亮。”

“那真话呢?”江琴的眼珠瞬间闪过一丝亮光。

“真话?她是个仙女,我是个凡夫,她配我,就跟鲜花插在牛粪上一样一样的。”我嗅了嗅鼻子,将鞋子穿上,伸了个懒腰。最近两天没洗过脚,这会儿周围的气味就跟泡菜制作现场似的。

江琴愣了愣,低声道:“你给自己定位倒是蛮准确的嘛。”

“你为什么不骗骗我呢?”江琴侧头看向我:“如果你说自己没结婚,我一定会相信。”

“骗的了一时,骗不了一世!万一哪天我媳妇找过来了,到时候更尴尬,其实我特别懂你的心情,你并不是喜欢我,只是因为我在你无助的时候刚好出现了,所以给你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其实说白了,你喜欢的是那种感觉,并不是我这个人。”我很认真的看向江琴道:“你瞅我这副尊荣,丢在大街上是不是翻不起半朵小浪花?”

江琴痴痴的盯着我的眼睛看,一两分钟后。她吸了吸鼻子,推了我一把笑骂:“你想多了,谁喜欢你啊,姐姐这模样像是没人爱的么?我就是觉得咱们是哥们,明天就要走了。想跟你多聊几句天而已,我才不喜欢你呢!”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江琴的声音骤然变得颤抖,她拿袖子从脸上胡乱抹了一般,使劲在我肩膀上推了一把骂:“你既然都结婚了,为什么还要撩惹我,为什么当初在丛林里的时候还要跟我那样,为什么这次帮我,没有占我便宜,你知道不知道会让人乱想的。嘤嘤嘤..”

说到后面的时候,泪水从她的脸上夺眶而出,江琴两手在脸上用力的抹擦,用抹她的眼泪掉的越厉害,最后干脆把脑袋伏在两腿间哭出声来,我从旁边一语不发的看着她,经历了这么多,我掌握了一个真谛,女人哭的时候不能哄,越哄越诈唬,索性等她哭累了,就什么事情都翻篇了。

“没什么的,我那么漂亮,又不是找不到男朋友,不哭了..不哭了!”江琴像个赌气的小孩子一般。自己安慰着自己,拿手背挡在眼前,小声嘀咕:“谁不是一边受伤,一边学会坚强的,我不哭了。”

尽管嘴上说着不哭了,泪水还在抑制不住的往下淌。

“唉..”我苦涩的叹了口气,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怎么说。

正当我煎熬无比的时候,小佛爷突然走到我们面前,冲着我喊道:“三子。你有事没?陪我去买几把武器..”

“昂?没事儿佛哥,怎么了?”我慌忙从地上站起来。

小佛爷瞧了一眼哭撇撇的江琴,咳嗽两声道:“你先忙着吧,待会我再来找你。”

“我不忙佛哥,这头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连连摇头。朝着小佛爷眨巴眼睛,示意他赶快将我从目前这种窘态下救出来,哪知道江琴擦了一把眼泪,也突然起身,直愣愣的看向小佛爷问:“请问你是赵成虎的哥哥么?”

“啊?”小佛爷一头雾水的看了我一眼。下意识的点点头:“算是吧!”

“你兄弟睡了我,还不愿意负责,我是第一次恋爱,什么都是第一次,我从云南一路追到他金三角。又从金三角撵到他缅点,可他就是不愿意对我负责,就在刚刚才告诉我,他结婚了,我应该怎么办?”江琴越说越委屈,抽泣的差点断过去气。

“卧槽,老妹儿咱说话可得负责,啥叫我把你睡了?”我立马急赤白脸的瞪眼。

江琴弱弱的躲到小佛爷身后,哭咧咧的问我:“你睡我没?和我发生过亲密的事情没有?”

“睡了没有?”小佛爷也审视的看向我。

“确实睡过,可是不是那种睡。”我尴尬的辩解。

江琴的嘴巴特别快,打断我又问道:“我是不是从云南追到你金三角?”

“我日,你这个追字用的真特码好!”我恼怒的跺了跺脚,心底愤怒的骂了句,中国文字真是博大精深。

“是不是?”小佛爷眯起了眼睛。

“是!可是她不是那种追,而是拿我当犯人啊,追的又不是我一个人...”我连连摆手否认,这妞实在太滑了,比陈圆圆、杜馨然绑在一起都狡猾。

“你总想跑,我不拿你当犯人看住怎么办?”江琴反而铮铮有词的挎着小佛爷的胳膊哀求:“你是他哥哥,你得帮我做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