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5 你到底是和尚还是媒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江琴一把揽住胳膊,小佛爷脸色变得极其不自然,干笑着将胳膊从她怀里抽出来道:“有什么话咱慢慢说,别动手动脚的。”

眼瞅一向冷冽的小佛爷竟然露出这种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很不厚道的“噗”一下笑喷了,小佛爷瞪了我一眼骂:“你还有脸笑,老爷们走的直行的正,不喜欢人家你就别脱人家的衣裳,既然脱了衣裳就得负责到底,这事儿你必须有个交代。”

“我佛哥,我跟她交代啥啊?她衣裳也不是我扒拉下来的,况且我俩搁床上也没干啥。”我苦笑着缩了缩脖子。这江琴太特么厉害了,三言两语就把小佛爷给拉到自己阵营里了,弄得我现在里外不是人,要不是顾及她警察的身份。被拆穿可能会有危险,我早把事情的原委道出来了。

见我死鸭子嘴犟,小佛爷当即有点不乐意了,一把揽住我的脖颈勾到自己面前,严肃的爆粗口:“你特么坟头点报纸糊弄鬼呢?一男一女从床上躺着啥也没干,你俩是聊佛经还是讲西游?就算是个阳痿也能折腾两下子,咋地?你的屌是泥捏的?”

江琴歪着小嘴儿,眼神温热的看向我:“你把手伸进我衣裳里头没有?”

江琴这小娘们文字功底是真心深厚。原本平淡无奇的几件小事透过她的嘴那么一描述,立马就变得带色儿了,我实在说不过她,干脆眼一斜。膀子一梗,掐着腰耍赖皮:“行行行,别扯淡了,我干她了!就是不想负责,咋地吧。”

“大哥..”江琴委屈的梭着鼻子,再次扮成弱不经风的模样躲在了小佛爷的身后。

小佛爷上来就是一记“电炮飞脚”蹬在我胯骨肘上,板着脸喝斥:“你还特么挺有理的,老子这辈子最烦欺负女人和老人的混账,本来这种破逼事儿我是不愿意掺和,既然现在闹到这步了,我还就管到底了,姑娘你叫啥?”

女人天生都是演技派,眼泪都跟提前准备好的一样,说往下掉马上就能流出来,听到小佛爷要替自己做主,江琴的眼圈立马红了。就跟见到亲人似的,小声的念叨:“我叫江琴。”

“我叫小佛,打今天起你就是我妹妹,回头咱们找间寺庙正式结拜!”小佛爷拍了拍江琴的肩膀。盯着我冷声道:“你也别欺负小琴无依无靠,从现在开始他就是我妹妹,欺负完我妹妹,是不是得有点说道?”

一瞅小佛爷的脸色阴沉下来。我知道这货开始较真了,立马陪着笑脸道:“我佛哥,你这是要干啥啊,咱们可是兄弟,你是我大哥,你这胳膊肘怎么还能往外拐。”

“既然是兄弟,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你好。”小佛爷的脸色稍稍平和一点,语重心长的说:“三子。如果这姑娘是个卖的,她讹你,我肯定不能答应,可人家是个正经女孩,你不能吃完喝完,一抹嘴就撂挑子吧?万一他怀孕了,孤儿寡母以后怎么办?你知不知道在这种地方,一个女人想要把孩子带大有多难?”

“就是就是..我这个月都没来例假。”江琴从边上忙不迭点头。

我一瞬间有点怒了。瞪着眼睛凶她:“你还特么从边上添油加醋,是不是非让他打死我才罢休?”

“我就是被我妈独自带大的,我明白女人有多难。”小佛爷深呼吸两口,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苦笑:“男人为了兽欲可以肆意践踏女人,女人却得因为骨肉含辛茹苦,三子我不逼你,但是我肯定没办法跟一个无情无义的动物交兄弟,刚才我也说了,小琴是我妹妹,谁要是欺负我亲人,我肯定会反欺负回去。”

我让小佛爷唬的都快哭了,两手抱拳的朝小佛爷和江琴作揖:“大哥。老妹儿,你俩饶了我吧!我有媳妇,明媒正娶的媳妇,孩子都老高了。你这么威胁我,不是逼迫另外一对母女变得孤苦伶仃嘛。”

“有媳妇怕啥?金三角的那些大亨哪个不是三妻四妾,泰国、缅点家境稍微富裕点的哪个没有三五个老婆,只要你肾好,这些都不叫问题。”小佛爷的情商一定还停留在封建社会里,三妻四妾这样的话都能蹦出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男人哪个不想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在缅点的街头经常能看到一个男人骑辆破三轮摩托,车上拉好几个媳妇,甭管质量咋地,反而人家数量搁那摆着呢,转念又一想苏菲,我刚刚升起的色胆立马萎缩,拨浪鼓似的摇摇头:“佛哥,你弟妹知道肯定会杀了我的。”

“连个女人都他妈震不住,你还当什么老爷们!”小佛爷仿若一尊怒目金刚,瞪眼耸鼻得训斥:“弟妹那头,我帮你去解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问问小琴接受不接受。”

江琴臊红着脸没有吱声。脑袋耷拉的很低,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作为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现代女生我相信江琴肯定接受不了一夫多妻制。

只要她摇头,这事儿铁定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真不乐意扒出来她是警察的事儿,只当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胡闹。过了这个劲儿都风平浪静了。

见江琴陷入沉思,小佛爷点点头道:“不着急,你慢慢考虑,能接受最好。接受不了哥再帮你想办法。”小佛爷向来霸气,但是我没想到这种事情上他竟然也蛮不讲理,估摸着还是因为他充满阴影的童年吧。

“哥,你到底是和尚还是媒婆?”我低声喃呢。

小佛爷斜楞眼睛瞟了瞟我。佯作没有听到。

我们仨沉寂了几分钟后,我故意转移话题:“佛老大,你刚才找我有什么事来着?是不是让我陪你去买枪?那再抓点紧呗,别等待会天黑了。人家卖枪的收摊了。”

小佛爷上来就是一巴掌拍在我后脑勺上骂:“你当是去买大白菜呢,还天黑收摊。”

我搓了搓鼻子,讪讪的干笑。

“走吧!先不买武器了,我跟那几位大人物已经定好了地方,咱俩去和他们碰个面,如果一切谈妥得话,最近几天我打算开始行动。”小佛爷拍了拍自己光溜溜的后脑勺。

我不解的问:“什么行动?”

“到时候再说吧。”小佛爷没有多言语,而是拍了拍江琴的后背道:“妹子,你先让罗权帮你安排地方休息,我们去谈正经事情,等你想通了,随时可以找我聊。”

“嗯。”江琴柔柔弱弱的点头,余光看了我一眼,又迅速钻回小佛爷的身后,整的好像我多吓人似的,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出来一丝洋洋得意的狡黠,要不说在这个社会女人其实比男人好混的多,只要挤两滴眼泪,立马就有虎逼上赶着替她拼命。

和傻子争吵肯定是输的,和女人吵架则一开始就输了一半,因为人类天生同情心泛滥,习惯性不分青红皂白地站在弱势一方,尤其当这个女人还很漂亮的时候。

不等我出声,小佛爷推了我一把道:“瞪什么眼,去不去?”

“去去去!”我忙不迭的往前走,再跟江琴多呆一分钟,我都怕自己会疯掉。

小佛爷不知道从哪又搞来一辆黑色的“霸道”车,上车以后,小佛爷点着一支烟,没有着急发动车子,而是悠悠的吐了口烟雾问道:“那姑娘是女兵还是女警?”

“昂?”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小佛爷把烟盒丢给我咧嘴笑道:“我不傻也不瞎。”

“佛爷果然慧眼如炬。”我没有回答,而是打了个马虎眼。

小佛爷审视的瞟了我一眼,慢条斯理的嘬了嘬烟嘴道:“不管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果你真吃人家了,就得负责,否则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万恶的旧社会。”我哭笑不得的拍了拍大腿。

小佛爷从车后座拿起件西服丢给我:“待会跟大人物碰面,少说话,多看事儿,对方是两个小党派跟金三角有合作关系的领导人。”

“又是党派领导人?这缅点到底有多少党派啊?”我边换衣裳边问。

小佛爷将烟头弹出车外,挤出俩字:“很多。”

“...”我一阵无语。

驱车朝会面的地方赶去,路上我俩谁都没有多说话,冷不丁小佛爷出声:“三子。”

“啊?”我当时真发呆,吓了一哆嗦。

“没..没什么!”小佛爷摇摇头,脸上的五官紧紧的绷在一起,犹豫了良久后,他声音很小的嘟囔:“你说肥波和拐子有没有可能没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