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6 开弓,哪有回头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佛爷摇摇头,脸上的五官紧紧的绷在一起,犹豫了良久后,他声音很小的嘟囔:“你说肥波和拐子有没有可能没死?”

瞅他那副模样,是老实话我挺不忍心回答的,不忍心再打击他,两人的尸体他都亲眼见过了,到底死没死,他其实比谁都清楚,我知道他们兄弟情深,可能到现在小佛爷都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迟疑几秒钟后摇摇头道:“佛哥,你认为他们没死。他们就没死,只是暂时去了远方,说不准某年某天突然又在什么地方碰上了,给自己留个念想挺好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先前那两具尸体很有可能不是拐子和肥波的,至少拐子的尸体没有在。”小佛爷把车停到路边,一眼不眨的盯着我:“我能完全相信你么?”

我自上而下的盯着小佛爷的没来打量,阳光透过车窗斜照在他脸上,稍稍有些刺眼,只能看清楚他的半张脸颊,小佛爷干裂的嘴唇蠕动,重复问道:“我可以完全相信你吗?”

“可以!”我重重点了两下脑袋。

小佛爷足足沉默了四五秒钟。两手哆嗦的点燃一根烟,阳光透过我,看向我身后的窗外道:“拐子是个跛子,这事你知道吧?”

我点了点脑袋。从脑海中回忆拐子的模样,轻声道:“他好像是右腿有残疾吧。”

小佛爷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猛嘬两口烟后,声音颤抖的说:“不是残疾,他压根没有右小腿,当年他老婆被昆西手下几个军官给玷污了,拐子去找他们拼命,结果被人把小腿砍掉了,这些年一直都是用仿真假肢在行走,假肢烧焦以后会露出里面的合金棍,而那具尸体里却是骨骼,这个秘密只有我和拐子知道,我们每年都会到泰国去更换一次假肢。”

我有些结巴的说:“尸体不是拐子哥的,也就是说...”

小佛爷轻轻点头:“两种可能,要么是拐子没死,要么就是他的尸体被人掉包。可拐子身无长处,别人掉包他尸体能干啥?所以我觉得很有可能他和肥波都没死,只是被人藏起来了,还记得监控录像被塑料袋挡住了几秒钟吗?我觉得像是人为的。有人利用那几秒钟的时间做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罗权把拐子他们藏起来了?”我舔了舔嘴皮。

小佛爷沉寂几秒钟后摇头:“最开始我的第一反应也是这样,可后来我观察了罗权很久,发现他确实不知情,一个人再会演戏。一些内心的东西是改变不了的,比如见到你掉眼泪,他会心疼,这个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

“既然不是罗权做的,你刚刚为啥不让罗权帮着咱们一起寻找拐子和肥波?他在缅点的势力比咱们可大的多。”我心头一阵窃喜,只要这次事情跟我的兄弟没有关系,那就没啥可忌讳的了。

小佛爷搓了搓脸压低声音道:“所以我之前会问你罗权的家族势力是不是很庞大,可以帮助他一个外乡人短短时间内坐稳蓝旗军的龙头可见一斑。”

“嗯。强大到令人发指!”我点点头:“既然跟罗权没关系,咱们为啥不让罗权帮着找人呢?他在缅点的实力人脉可比咱们强的多。”

小佛爷将烟蒂丢出窗外,笑了笑说:“万一这件事情罗权并不知情,而是他背后的家族做的怎么办?你们到金三角的目的是为了换掉昆西,我看的出来绝对势在必行,至于是谁的授意,我不妄加猜测,总之不管是谁干的。他的最终目的无非是想逼迫我跟昆西翻脸,只要我按照对方的计划走,拐子和肥波的性命应该无忧。”

“佛哥..”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平常总是自诩算个聪明人,但是跟真正的智者比起来,我天真的好像个弱智,谁都想不到小佛爷粗犷的外表下竟然包裹着一颗玲珑心。

小佛爷重新续上一支烟笑道:“不论是不是罗权的家族做的,我知道对方的实力一定深不见底,心思细密的程度也绝非常人,能在两伙亡命徒夹击咱们的情况下,从容的把拐子和肥波带走,这伙势力。我碰不起,除了认命,没有别的法子,只希望我按照对方布置好的轨迹走。他们可以讲点道义,让拐子和肥波过的舒适一点。”

“真好,拐子和肥波还活着,哈哈..真他妈好!”我语无伦次的笑出声来,不知道是被小佛爷的人情味感动到了,还是因为听到拐子和肥波没死觉得亢奋,总之我这会儿脑子有点跟不上嘴。

“好嘞,不说这些了!既然开弓。那就再没有回头箭!假如我真的可以推倒昆西,也算是给一百多万金三角的贫民做贡献。”小佛爷摆摆手爽朗的笑了。

我神经兮兮的翘起大拇指:“正式跟昆西开磕么?”

小佛爷叹了口气道:“磕!人这一辈子总得为某个兄弟或者女人冲动一回,啥是社会?社会就是活着,跟在乎的人一块痛痛快快的活着,所以我总劝你,好好的跟兄弟处,感情这玩意儿有今生没来世。”说罢话,他又重新发动着汽车,朝着街角驶去。

汽车继续前进,我却陷入了沉思,什么是社会?什么又是兄弟?社会由人组成,而人这一辈子就好比是场电影。总得或主动或被动的接收着出现在你生命中的每一个角色。

有的人只是龙套,匆匆而过,却又不知不觉的消失在你的视线里,就像读书时候的同学、工作以后的同事,社会上认识的朋友,可能很多年以后我们回忆起来,有的人一颦一笑都印在脑海,有的人已经记不起模样。有的人只剩下一个名字。

而在这个过程中,总有那么几个虎犊子会从一而终的陪伴你到老,他们可能会跟你因为某个姑娘吵得面红耳赤,可能会因为一些琐事和你拍桌子挥拳头的瞪眼骂娘。但始终不会离开,不会因为时间的沉淀改变。

这种人,就是兄弟!一辈子难以割舍的关系。

一瞬间伦哥、胖子、王兴、雷少强、林昆、胡金、刘云飞、唐贵、蔡亮、蔡鹰、陈花椒、罗权和朱厌这帮傻篮子的模样一个不落的出现在我脑海当中,我轻咬着嘴皮喃呢:“活着。跟在乎的人一起痛痛快快的活着!”

“佛哥,我发现你其实是个哲学家。”我朝小佛爷咧嘴笑着打趣。

小佛爷摸了摸脑袋上的戒疤,没好气的骂了句:“哲学个鸡八,有时间你多翻翻《大乘起信论》或者《楞严经》。比睡姑娘更有意思,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茫然的盯着小佛爷打量,这家伙太神了,时而宝相庄严、时而凶神恶煞,简直就跟寺庙里供奉的那些怒目金刚一个样,突然间我想起来另外一个不正经的出家人,第九处的和尚,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这两人简直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和尚更加沉稳,更加睿智。

“对了佛哥,你是什么时候出的家?”我好奇的问他。

小佛爷打开车窗吐了口唾沫笑骂:“出个毛家,二十岁之前我就没离开过金三角,十三四岁那年跟着我妈在庄园里种罂粟,碰上一个秃驴,被他一阵忽悠,结果就拜了师,剃了度,结果那秃驴是个江湖骗子,除了偷偷塞给我点钱,教过我一点拳脚功夫,就消失不见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要不是秃驴给我的那点钱,那年我和我妈可能就饿死了。”

小佛爷顶多比我大四五岁,想想他,再看看自己,我愈发觉得自己的生活简直比蜜甜。

十多分钟后,我们到达吃饭的地方,是一间很高档的泰国餐馆,门前一尊白石象雕塑给人种异域的美感,大厅口两个长相漂亮,身着泰国特有的“绊尾幔”服装的妖娆女子,双手合十,声音甜美的朝我们鞠躬问好:“萨瓦迪卡。”

小佛爷还以一礼,微微点头朝里面走,本来我也寻思跟人家客气客气的,哪知道嘴巴一撇,跑偏了,双手合十鞠躬蹦了句:“阿弥陀佛!”

小佛爷老脸一红,揽住我的肩膀就硬拉进了房间里,朝着我低声警告:“待会吃饭的时候,你给我老老实实闭嘴,否则我今晚上就帮你和江琴圆房,拍下来视频寄给你媳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