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8 仇人相见/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佛爷说罢话,又如同一株万年老松似的坐下身子,手指头无意识的把玩着打火机,就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我心里有些没底,低声问:“佛哥,毕竟打了人家的狗,对方会不会一怒之下不跟咱们谈了?”

“那就是命。”小佛爷低垂着脑袋,像是个顽皮的孩子似的将打火机转的飞快。仿若自言自语一般:“我可以待会跟他主子赔礼道歉,但是绝对不会跟狗一样的东西多聊半句。”

瞅着淡定自若的小佛爷,我打心眼里升出一个“服”字,从十几岁踏上社会到如今,这么多年我见过遇过的社会大哥不在少数,打过照面的大人物也不下一巴掌,可除了罗权的爷爷以外,小佛爷是头一个只用眼神就能让我觉得心安的狠人。

大概过去六七分钟的样子,先前那四个“黑超战士”再次推门走进来,紧跟着一个中年人也笑容满面的走进屋内。

那男人大概五十多岁,身上穿着缅甸特有的民族服装,那种没有领口的长袍马褂,长得倒是和蔼可亲,浓眉宽鼻,带着一副黑框的眼镜,看着很斯文也特别有派头。

进屋以后中年男人微笑着朝小佛爷抱拳:“不好意思小佛。俗务缠身,来晚了!欧主席今天正好有场会议,估计是来不了了,他委托我向你问好。”

对方操着纯正的国语。听起来就让人心生好感。

“乔布主席日理万机,能赏光跟我吃顿便饭,那是我的荣誉。”小佛爷同样满脸堆笑的还以一礼,两个人如同老朋友一般互相寒暄起来,谁也没有提刚才保镖被打得事情。

不多会儿几个长相漂亮的服务员盛着各种器皿开始往桌上放菜,一桌子我叫不上名的山珍海味整整齐齐的码放在桌上,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简直如同艺术品一般。

小佛爷也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热情洋溢的招呼着乔布主席:“我听说乔布主席喜欢吃泰国菜,特意花大价钱让后厨备了一份象拔,您尝尝味道正不正统。”

“有心了小佛。”乔布微笑的点头,拿起筷子夹了一片象拔肉,放进嘴里轻嚼了两口后点头道:“味道很棒。”

“乔布主席,尝尝我托朋友从中国带来的珍品五粮液。”小佛爷端起酒瓶象征性的摇晃两下。

“少来一点吧。”乔布仍旧微笑着点头。

我从旁边不漏痕迹的打量着二人,对小佛爷的敬佩真心是越来越盛,这家伙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什么叫真正的男人,什么叫能屈能伸的爷们,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我觉得正是因为这段金三角之旅让我整个人脱胎换骨一般的蜕变。

这个乔布主席一看就知道是久居高职。说话办事都带着一股子上位者的特有气息,不管小佛爷跟他说什么,基本上都是用几个字回答,说的好听点叫言简意骇。说难听就是摆官威装逼。

可能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小佛爷的眼神微微有点透红,笑呵呵的说:“乔布主席,我是个粗人,不太擅长打太极,就跟您实话实说吧,前两年您跟我谈过想要合作,一起开发金三角的事情。不知道现在还没有兴趣?”

乔布主席如同一尊弥勒佛似的笑着摆手敷衍:“这个事情咱们以后再聊,今天只吃饭不谈正事,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陪你再喝两杯,待会还要到隔壁房间见一个朋友,呵呵..”

“以后再聊?看来乔布主席是没什么兴趣喽?”小佛爷的眼睛来回转了两圈,不喜不怒的问道。

乔布主席摘下来鼻梁上的眼镜框,像是疲惫了一般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道:“小佛啊。以你的人脉圈应该知道,我前些日子已经在和昆西将军合作了吧?既然你非想要捅破这层窗户纸,那我也实话跟你说吧,昆西每年可以给我的党派赞助九个亿的活动经费,你认为呢?”

这家伙是真够赤裸的,要钱都要的这么明目张胆,我很好奇这地方难道没有纪检委么?

小佛爷嘬了口烟嘴,咬着嘴皮低声道:“如果咱们合作。我可以每年给你提供十五亿活动经费,如果不够咱们可以再商量。”

刚说完话,房间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穿件纯黑色衬衫的青年推门走了进来,皮笑肉不笑的嘲讽:“呵呵..十五亿?口气真大!小佛,听说你最近再跟人学吹牛,看来已经可以出师了!”

青年约莫二十七八岁,短头发、三角眼,身材颇为壮实,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善类,看起来有点眼熟,我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这货。

“麻雀!”小佛爷“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满脸挂笑的脸上瞬间变得冷冽起来,听小佛爷道出对方的名字,我才猛地想起来,这家伙不就是之前在监控录像上见到的那位么?

我记得小佛爷说过,他是昆西手下的头号刀手,拐子和肥波被偷袭的事件里,他绝对有份参与。

“小佛,你越来越下道了,不光像条丧家之犬一样的东躲西藏,还学着跟人吹牛,枉将军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你,你竟然还想要反水!”麻雀走进屋后,顺手将房门关起来。

然后朝着乔布主席装模作样的鞠躬道:“不好意思啊乔布主席,等了您好半天,一直没见到您,我出来上厕所。刚好听到您的声音,这才冒然打搅,没有破坏到您的雅兴吧?”

乔布主席绝对是个人精,连连摆手:“怎么会。我正好也打算告辞,既然你和小佛都是老友,那你们就先叙旧吧,我正好想上趟厕所。”

眼瞅这家伙吃饱喝足,抹抹屁股就准备开溜,小佛爷立马出声:“乔布主席稍等,我先跟老朋友说几句话,然后咱们再细谈。”

“我看就没什么必要了吧!”乔布主席虚伪的推辞。

“我认为很有必要。您觉得呢?”小佛爷说话的功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戏法一般摸出两颗“麻雷子”摆在桌上,冷笑道:“我命贱,死不足惜。”

“别乱来!”四个尽职尽业的保镖迅速掏出来手枪。

“收起来!”老奸巨猾的乔布主席摆摆手,干笑着又重新坐下身子:“那就..那我就再坐一会儿吧。”他将椅子故意挪到墙角,显然是准备超然世外。

小佛爷这才把目光投向麻雀,狞声问道:“拐子和肥波被枪击的事情,你有没有份参与?”那副口气一点都不像是面对敌人,反而觉得像是在喝斥自己的小弟。

麻雀既然能成为昆西手下的头号战将。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一把将怀里的铁枪拍在桌上,狰狞的捶了两下自己的胸口大喝:“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他话音刚落,小佛爷突然动了。猛然将桌面往起一掀,只听“哗啦”一声,桌子立马翻了过来,上面的酒瓶子、菜盘子洒了一地。麻雀刚打算伸手去捡枪,小佛爷已经逼到了他跟前,手里攥着一根筷子直愣愣的戳在麻雀的脖颈上,眼神凌厉的低吼:“拐子和老肥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

“你他妈吓唬我呢?当着乔布主席的面,有本事你弄死我!”麻雀脖子一梗,唾沫横飞的装起了硬汉。

“噗..”小佛爷胳膊往前突然一刺,筷子就没入了麻雀的肩胛。

麻雀疼的“嗷嗷”喊叫起来,旁边的乔布主席咳嗽两声道:“小佛给我份薄面,麻雀毕竟是代表昆西来跟我商谈的,在我这里受伤不太好,有什么恩怨,你们可以回去再慢慢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