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9 你有意见?/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乔布主席的话,小佛爷完全无视,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的麻雀冷声道:“我最后问你一遍,拐子和肥波的事情,你有没有份参与?你知道我的脾气。”

问话的过程中,小佛爷一把抽出来扎透麻雀肩胛的筷子,用筷子的一头戳在麻雀的太阳穴上,脸上的狠辣表情就如同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候一模一样。

原本还疼的嗷嗷叫唤的麻雀停下了呼喊,脸上的五官几乎变形,梭着嘴唇“嘶嘶”了两声后。气急败坏的大吼:“草泥马得小佛,你要是个男人就特么弄死我!真当自己还是当初那个在六号营叱诧风云的佛爷?呵呵...”

“哦?你从这儿给我大眼瞪小眼的练胆儿呢?来!再说一遍试试。”小佛爷的眉头越拧越紧,筷子尖从麻雀的太阳穴移动到丫裤裆的地方,然后冷笑着问:“小麻雀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上岁数了,耳朵不太好使。”

麻雀立马哑火,干裂的嘴唇蠕动两下,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出口,而是拿余光瞟动了两下坐在角落里的乔布主席,玩社会走江湖的人不怕流血不怕死,就怕被人折腾成半人半妖,麻雀就算再虎逼,也肯定不敢继续哔哔。

“差不多算了小佛,大家都是朋友,我和麻雀的私交也不错,今天给我个面子让他离开,如何?”乔布主席脸上不愠不火,平静的朝小佛爷昂了昂脑袋,那股子大人物的气息一览无余。

小佛爷仍旧没回头,目光直视对面的麻雀出声:“我只要问出来我想知道的事情,他就可以滚蛋!问不出来。谁都没面儿!”

“你现在是冲我吗?”乔布主席一下子站了起来,目光里蕴藏着愤怒的寒芒,看架势这位某党的领导人是动了真火。

“跟你没关系,我要是冲你,你现在压根没机会站在我面前跟我高谈阔论,我是个疯子,六情不认的疯子,您应该了解吧?现在一声别吭,老老实实坐下看戏。”小佛爷这才侧过来脑袋,轻描淡写的扫视了一眼,单手直接掐住麻雀的脖颈:“小麻雀,机会不是天天有,别等到你想说,我不想听的时候,就什么晚了。”

“小佛你过分了!”乔布主席气的浑身剧烈颤抖起来,脸上的肥肉微微乱颤,挡在他身前的四个保镖整齐的从怀里掏出手枪指向小佛爷,乌黑铮亮的枪口和枪膛格外刺眼,充斥着一股子淡淡的火药味。

“小佛先生,我们主席让你放开麻雀,希望你照办,否则..”先前那个剃着短发的保镖头头往前走了两步,枪口硬生生的指向小佛爷。

进屋前,小佛爷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闭嘴,不许乱来。此刻看到这副场景,我再也沉不住气了,直接从桌上抓起一颗“麻雷子”起身,朝着那短发男子鄙夷的叫骂:“否则怎么了?你是你麻痹,狗一样的东西。来开枪,我看看你有没有那个魄力!佛哥你继续,该问啥问啥,操特么的,我就不信治不了这几个小舅子!”

小佛爷咧嘴笑了笑。没有说任何话,显然默许我这么干了。

“小朋友,做人要分得清场合,明白自己的身份,你知道现在在干嘛么?”乔布主席把目光投在我身上,眼神阴鹫,充满威胁的凝声。

“呸!”我吐了口粘痰,不屑的摇晃着身子朝他走了过去。

“不许动!往后退!”四个保镖立马跟上紧的发条似的,绷着身子全都将枪口对准了我,同时拿自己的身体挡在乔布主席的身前。一副视死如归的价码。

我深呼吸两口,偷偷从屁股上蹭了蹭手心里的冷汗大笑:“装特么什么装,麻雷子如果爆炸,这屋里有一个算一个,谁也跑不了,不管你有多硬,从我们面前必须学会稍息立正!”

“小朋友,你是在玩火,在缅点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我对话,我记住你了。”乔布主席的声音放沉。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认真。

“以前那不是我们没来嘛,我们要是早来了早就有人敢这么跟你对话。”对方的枪管指向我,我也没有继续再往前走,而是一屁股崴到一张空椅子上坐下:“人家硬的时候,你知道舔,人家软的时候,你感觉碍你眼,别活的像个鸡八一样,能屈能伸好吗?”

乔布主席被我气的浑身打着摆子,冷漠的朝我翘起大拇指连说了三个“好”字。

“我大哥让你老老实实坐下看戏。你最好乖一点,你好我好大家好。”我无所谓的翘起二郎腿,晃晃悠悠的大笑,说老实话我真没拿这个什么劳什子主席当成一回事,整个缅点还不够国内一个省大,这种货色也就是在这种小地方称雄,扔到石市,顶多算个街道管委会的会计。

当所有的人注意力全集中在我和乔布主席身上的时候,异状突发,被小佛爷钳制住的麻雀突然从腰后摸出一柄匕首。直刺向小佛爷的肚子,小佛爷身子微侧躲闪开,借着麻雀冲刺的力度,一把推在他后背上,麻雀的脑袋照着墙头就重重撞了上去。

接着小佛爷一记侧踢将麻雀踹倒,跳起来就狠狠跺在麻雀握刀的手腕上,“嘎巴”一身脆响,麻雀疼的喊叫出来,小佛爷揪住他的脖领从提起来,按到了墙壁上。平静的拍了拍麻雀的脸问:“小麻雀你跑不掉的,想好没有?”

“我..”麻雀张了张嘴巴,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刚才没少喝吧?我帮你醒醒酒!”小佛爷话音刚落,手里的银质筷子的“噗”的一下扎在麻雀的锁骨上,下手狠毒,一点没有拖泥带水,直接将麻雀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麻雀疼的呲哇乱叫,脖颈上血流如注,看起来异常的可怖,他大声吼骂挣扎:“小佛卧槽你祖宗。杀了我,将军肯定不会放过你!”

我骇然的望了一眼,此时的小佛爷宛如一尊杀神,本来凶狠的面孔上放着一抹寒光,我一点都不怀疑他会当场格杀掉麻雀。

小佛爷侧了侧脖颈,从地上又捡起来几根筷子,毫无征兆的照着麻雀的大腿又刺了下去,筷子当场贯穿他的右腿,扎在了后面的墙壁上,“啊!”麻雀惨嚎起来。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小佛爷机械一般的问道:“我兄弟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

先前凶神恶煞一般的麻雀认怂了,拨浪鼓似的摇头:“我没有参与!真的没有参与,放我一马佛爷!”

“哦..”小佛爷捏了捏鼻梁,像是在权衡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也就不到半分钟的时候,小佛爷再次抓起一只筷子将麻雀的左腿给刺透,语气平稳的说:“我要听真话,跟我实话实说,我给你一个痛快,否则你妹妹和两个弟弟,呵呵..你清楚我的为人,我过去不动手是因为没到那个程度,现在孤家寡人一个,你认为我还会在乎什么吗?”

“参与了!但是我没开枪,我只是负责把这件事情汇报给将军,佛爷看在往日的情份上,绕过我的弟弟妹妹,我愿意血债血偿。”麻雀哭爹喊娘的嘶吼,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看上去可怜兮兮的,看来骨头再硬的人也不有软肋。

“嗯,好的!”小佛爷点点头,微笑着问:“对了,你那几个手下也都参与了吧?”

“参与了..不过他们只是负责封锁街道,佛爷你也知道将军的为人处事,希望您别难为他们。”麻雀的眸子变得灰蒙蒙一片,垂头丧气的样子像个迟暮的老人,他满脸是泪,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在伪装。

“你和开枪击杀我兄弟的那伙人有没有联系?都是通过什么方式联系的?”小佛爷冷酷的问道。

听小佛爷提起那三个成都过来的余孽,我猛地想起来江琴之前跟我说的话,她貌似知道那三条杂碎住在什么地方。

“我们是通过电话联系的,手机在我的上衣口袋。”麻雀这会儿特别配合,问什么答什么,哪里还有半分先前那副穷凶极恶的样子,想来他的弟弟妹妹从他心头的位置肯定特别重要。

小佛爷从麻雀的身上拿出手机,点点头道:“嗯,就这样吧!”然后他回头朝着乔布主席笑了笑:“乔布先生,让你的保镖送麻雀走吧!”

“我的人?开什么玩笑。”乔布主席一下子站了起来。

小佛爷扬嘴笑了笑,从裤子兜里甩出来几张照片:“你有意见?”我看到照片上有几个年轻貌美的缅点女人,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心说这该不会狗日的家人吧。

“小佛,做事不要太过份。”乔布主席的眼珠子鼓的圆溜溜的,脸上的肥肉颤抖的更加厉害。

小佛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过不过分取决于你的态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