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0 佛爷的处世之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布主席瞥了一眼地上的几张照片,情绪慢慢平定下来,长出了两口气道:“你是在威胁我吗小佛?”

小佛满脸微笑的摇摇头:“当然不敢,我是在哀求您,对!单纯的哀求,呵呵..”

“好一个哀求!”乔布看了一眼被钉墙上的麻雀,然后又回视了我和小佛爷两眼,沉寂了几分钟后出声:“咱们换个地方聊天吧,我不太喜欢血腥味。”

“悉听尊便!”小佛爷有模有样的欠了欠身子,将桌上另外一个“麻雷子”揣在兜里。单手搂住我的肩膀,乐呵呵的说:“我吃饭就喜欢带着这玩意儿,有安全感,好下饭,乔布先生肯定不会有意见吧?”

乔布主席没有吱声,眼神复杂的又看了一眼麻雀,朝着几个保镖说了几句缅甸语,径直朝门外走去,我和小佛爷也赶忙跟了上去,走到门口的时候,麻雀突然出声:“小佛,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希望你言而有信,不要再去难为我的弟弟妹妹。”

小佛爷顿了顿,没有回头,直接出声道:“放心,我是人,不是畜生,株连家人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做。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和老六之间有交集么?”

“没有。”麻雀很干脆的摇了摇脑袋。

说完话,小佛爷重重叹息一口,拔腿朝前走去,我回头望了一眼,见到四个保镖已经将麻雀包围起来,其中一个保镖从腰后摸出来一把冒着寒光的军刀...

“一路好走!”我轻轻喃呢一句,快步撵了出去,几个保镖要做什么自然不需多言,乔布主席的就范,意味着小佛爷朝推倒昆西的目标更近了一步,本来我应该感觉到开心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大概是因为麻雀,让我产生了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吧。

小佛爷做的没错,他不逼迫乔布干掉麻雀,乔布就不可能真正的和昆西决裂,尤其是这件事如果传到昆西的耳朵里,昆西的心里指定会对乔布产生意见,所以不论怎么算,麻雀都必须死。

世人皆蝼蚁,唯有皇权重!不管在什么年代,权可生财,势可压人,都是恒古不变的道理。想要不被人决定命运,那就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成为一只大点的蝼蚁,至少别人想下手的时候会顾及很多。

我们没有远走,就从附近又找了一家越南餐馆。我走进屋里的时候,小佛爷和乔布聊的正热,小佛爷恭敬的替乔布倒满茶水,乔布也满面微笑的应承,剑拔弩张的气氛完全消失了。谁都没有再提麻雀的事情,仿若刚才的一切只是我做的一场梦。

几分钟后,几个保镖走进屋内,其中一个保镖将一张照片模样的东西呈给乔布,乔布草草的扫视一眼后,又把照片递给了小佛爷,小佛爷细细打量几秒钟,用打火机将照片点燃,笑呵呵的抱拳:“我感受到乔布主席的诚意了,您放心。今天的事情,永远不会传回金三角。”

“希望如此。”乔布主席又变成了弥勒佛的模样,单手捧着茶杯道:“你刚刚说如果咱们合作,你可以一年给我提供十五亿的活动经费?”

小佛玩世不恭的捏着茶杯,从手里来回把玩,仰头笑着摇头:“您肯定是听错了,我说的是九个亿,您老再好好回忆一下。”

“小佛,你拿我们主席当傻子戏弄呢?刚刚还说十五个亿,怎么转念就变卦!同样是九个亿。我们跟昆西保持合作多好,为什么非要陪着你担风险?”平头保镖愤怒的低吼,看来这家伙并不只是个普通保镖,应该还扮演别的角色,乔布没有吭声,显然也是这个意思。

小佛打了个哈欠道:“主席是傻子的话可是你说的哈,我什么也没说,刚刚我确实说过十五亿,可那不是刚才嘛,当时乔布主席没有同意。我以为你们是嫌钱多呢,如果乔布主席还是认为钱多,我可以继续往下减,任何人在我这儿的机会都只有一次。”

乔布主席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轻声道:“钱的问题可以慢慢商谈,还有呢?”

小佛咬着牙签,铿锵有力的出声:“只要让我喘过这口气,以后在金三角,有我,就不会再有昆西!现在帮我的都是恩人。我小佛定会拿命去交,以后帮我的叫朋友,大家只谈利益,不论交情。”

乔布捏了捏鼻梁,琢磨了很久后,朝着那个平头保镖道:“待会给苏尔帕戈达码头和仰光港的总负责人通个电话,严查装载南伞水稻的船只,另外通知海关,从现在开始加大对金三角的巡视力度,最近三个月内。不允许任何偷渡船只靠近缅甸境内的所有码头。”

“可是主席,咱们刚刚才收到昆西的经费赞助,这样做是不是有点欠妥?”平头男子多嘴问了一句。

乔布摘下来眼镜框,略微有些不耐的出声:“按照我说的去做。”

“是!”平头男子腰杆一挺,走出了房间。

“乔布主席雷厉风行!”小佛爷翘起大拇指夸赞。

乔布抚了抚自己油光满面的脸颊道:“我的妻儿老小...”

“他们好像在聚会吃大餐吧,放心吧乔布主席,没有任何人会打搅到他们的,我不是个小人,虽然偶尔做点小事,但绝对有自己的底线。”小佛爷懒散的耸了耸肩膀。

“你将来会通过哪家商行运药?”乔布主席没有多做纠缠。

小佛爷想了想后道:“还没有定下来呢。也许我会改变金三角,或者咱们下次贸易会变得正大光明,您觉得在金三角投资一些制药厂和橡胶工厂以及木质家具车间怎么样?有没有前景?”

“嗯?”乔布的眉头微皱,似乎没有听懂小佛爷的意思。

小佛爷爽朗的大笑道:“开玩笑的,等我找好合作的商行,会第一时间通知主席的。”

“那就祝你旗开得胜!”乔布主席肥嘟嘟的脸上立马出现笑意,端起茶杯跟小佛爷轻碰一下,寒暄道:“下午有场工人代表大会需要我去主持,我就先告辞了,下次见面。你可以直接到我家里来。”

“乔布主席保重!”小佛爷起身道别,两人仿若相交多年的老友一般惺惺相惜的客套了一会儿,乔布主席才带着几个保镖离去,等他走远以后,小佛爷挂在脸上的虚伪笑容迅速收敛起来,朝着我耸了耸肩膀。

“你笑的可真假啊。”我抓起一支香烟,叼在嘴里:“这算是切断了昆西的经济来源么?”

“嗯。”小佛爷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道:“金三角的药品想要往东南亚各国销售,需要走水路,还需要和一些知名商行合作,把东西藏在货物里,走私出关,这次整顿,南伞商行怕是要倒闭了,可怜一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工人。”

“工人可怜不可怜我知道,我知道那个乔布是真他吗狠,说翻脸就翻脸!几分钟前还嚷嚷着麻雀跟他私交很好,几分钟后却为了新的利益干掉了好朋友。”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小佛爷揉了揉自己的光头轻笑:“最是无情帝王家,自古到今,玩政治的人有几个不是两面三刀,在他们的眼中没有永远的情义,只有不变的利益,特别是缅点这种联邦制的国家,今天上位、明天倒台更是平常,那些所谓的党派主席哪个不是想着捞几笔就退休出国,你没发现,刚刚我提到做正规生意,乔布的脸色变了么?”

“看到了。”我轻轻点了点头。

小佛爷仰头深呼吸:“有时候并不是金三角猖獗,而是周边的那些势力太欺人,他们每个人都巴不得将金三角变成自己的私人金库,想要彻底改变现状,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乐呵呵的将兜里的麻雷子丢给小佛爷道:“这次我算是真正惹上这位大人物了。”

“服务员,来两份咖喱鸡饭!”小佛爷伸了个懒腰,满脸无所谓的吧唧嘴:“惹上是肯定了,但是他不敢拿你怎么样,你记住,你是为他创造财富的人,说白了就是下蛋的金鸡,在这个操蛋的社会里,谁会傻到杀鸡取卵?”

“关键我特么是只公鸡,下不出来蛋!”我拍了拍脑门打趣。

小佛爷咧嘴“哈哈”大笑起来,猛不丁表情变得认真,朝着我道:“三子,谢谢!谢谢你刚才敢为我豁命!”

“谢毛啊,你是我大哥,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嘛!”我摆了摆手笑闹,人跟人之间真的特别看眼缘,并不是认识的时间越长关系就越铁,比如这小佛爷,我们满打满算也就认识半个来月,但我却觉得他这个人特别可交。

“我没读过那么多少书,不懂怎么说话怎么做人,唯一的处世之道就是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扶过我的人,我让他永远不会倒,绊倒我的人,我叫他永远起不来。”小佛爷从我嘴里将抽了一半的香烟夺走,咬在唇边朝我笑了。

“差点就把我感动哭。”我坏笑着撇撇嘴,朝小佛爷道:“大哥,你妹妹好像知道那三个余孽先前的住址,不知道那帮家伙现在换地儿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