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 佛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连骂带吼的一肘子怼在那个黄皮猴子的胸脯上。

黄皮猴子被我推了个踉跄,一激灵蹦了起来,指着我鼻子破口大骂:“你他妈脑子有问题吧,跑到牲口市场来装善人了?你要是真牛逼就把这些牲口全买走,带回家好吃好喝的供起来!”

随着我们这一闹腾,不少来买“牲口”的达官贵人纷纷围聚过来。

“再特么给我说一句试试!”我虎着脸就要往他跟前走,小佛爷一把推在我身上,脸色严肃的训斥:“闭嘴!来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马上给人道歉。”

“大哥,你让我给这个杂碎道歉?”我仿若不认识小佛爷一般,在我心目中一直都觉得小佛爷是个特别有担当的爷们,碰上不平事不说拔刀相助,最起码也不会视若无睹,可是他现在的表现却让我特别的陌生。

小佛爷的脸色完全黑了下来,眉头拧紧:“我让你马上道歉,是不是听不懂?”

黄皮猴子一脸洋洋得意的双手合拢抱在胸前,两条腿好像圆规似的,从原地画着弧度,得瑟的不行。

就在小佛爷熊我的过程中。有几个穿着黑衣,拎着卡宾枪的青年走了过来盘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点道歉!”小佛爷掐着我脖领推到黄皮猴子的面前。

我灰头土脸的冲那个傻逼弯下脑袋,声音很小的嘟囔:“对不起。”

“兄弟,你是不是没吃饭啊?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清楚。”黄皮猴子伸手从我头上扒拉了一把,那副作呕的模样,恨得我牙根都痒痒。

“对不起!”我心一横。用吼的方式喊了出来,吼完以后我的脸就火烧火燎的烫,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有多久没这么憋屈过了,跟一个狗屁不算的山驴逼低头,那股子屈辱感根本不是任何语言可以形容出来的。

“这就对喽。”黄皮猴子拍了拍我的脸颊冷笑:“既然是来买牲口的就别装的像个圣人,想念哈利路亚你应该去教堂,哈哈..”

“哈哈..”旁边围观的人也全都哄堂大笑起来。

所有人全都在笑,包括旁边拎枪的几个青年,唯独那些堵在牲口棚里奴隶们没有丝毫的反应,一个个呆滞的蹲在地上,脸上不喜不怒,甚至连抬起头看看的勇气都没有。

或许是我怕我太窘了。小佛爷清了清嗓子道:“好了老兄,矛盾也解释清楚了,咱们是不是可以继续交易!”

“当然可以,你想要个年龄小点的,会说中国话的牲口对吧?”黄皮猴子拿鞭子“啪”的一下甩到牲口棚里,指了指刚才蹲在墙角那个黑瘦的小男孩说:“那个小杂种刚好符合你的要求。不过价格比较贵,小杂种你过来,让老板看看你的品相。”

蜷缩在墙角的小男孩瑟瑟发抖的用爬的方式挪到棚子的栏杆后面,仰起脸双眼无神的看向我和小佛爷,男孩儿顶多十七八岁,头发散乱而且很长,两鬓的发丝已经扎在耳根子上了,面黄肌瘦,满脸都是眼屎,身上散发着一股酸臭味,两只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没有半点生气,感觉完全就像是个机器一般,赤裸的前胸后背上全是纵横交错的伤疤,看到人触目惊心。

小佛爷伸手在抓在男孩的下巴颏上,男孩惊恐的想往后闪躲,边上的黄皮猴子扬起皮鞭“啪”的一下扫在男孩的后脊梁上,瞬间打出来一条血口子,男孩疼的哼哼了两声,没敢再继续乱动。

黄皮猴子凶神恶煞一般的指着男孩喝斥:“小畜生,要是耽误了我的财神爷,老子今天活扒了你的皮!”

“你听得懂我说话么?”小佛爷眯缝眼睛看向男孩。

男孩略微犹豫了几秒钟,点了点头,声音稚嫩的回答:“听..听得懂。”

“想不想离开这里?”小佛爷接着问道。

男孩这次没有任何犹豫,快速点了点脑袋。然后又惊惧的望了一眼黄皮猴子,吓得低下了脑袋。

小佛爷深呼吸一口道:“跟我走,就得替我卖命,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你愿意吗?”

“愿意。”男孩低声回答。

“嗯,就他了!多少钱?”小佛爷拍了拍手。站起来问黄皮猴子。

黄皮猴子伸出四根手指头,不知道是说四万还是四十万,小佛爷迟疑了几秒钟,伸出三根指头:“我不喜欢墨迹,就这个数,能成交我马上给你结钱。不能成交我再去转转,我就不信牲口市场就你一家有卖的。”

“老板,来我这里看看,刚刚到货一批正宗的中国人,质量好,价格低!”不远处一个人高马大,同样穿着黄色小坎肩的中年人朝着小佛爷招了招手吆喝。

黄皮猴子愤怒的骂了一句:“滚你妹的霍瘸子,再这么明目张胆的抢生意,我可要上告管理员了!”然后贱嗖嗖的朝小佛爷道:“价钱好商量,这次只当是我赔本交朋友,老板如果用的好,下次记得再光顾小店。”

“三子。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交钱!”小佛爷没有多废话,直接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冲黄皮猴子道:“走吧,我有急事。”

“好嘞老板!”黄皮猴子像是伺候亲大爷似的搀住小佛爷的胳膊朝牲口棚后面的一间办公室走去。

等四周的人全都散开,我蹲在那个男孩的对面,轻声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男孩微微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后,又快速低了下去,生怕我会打他一样。

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忍不住发问:“你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来?你是哪里人?”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了,要不然待会我又得挨打。”男孩像条狗似的爬回了墙角。

我站起身点燃一支烟。望向站立的这条街道,这条街上差不多有二十多个牲口大棚,每个棚子里都关了二十多个人,算下来至少得有好几百口子,这么多人像是猪狗一般毫无尊严的被圈养着,看到人心底一阵悲凉。

不知道是这个社会太过病态,还是人命真的很廉价,我有时候会想人的命,到底是有价还是无价?

在医院那些特护病房里,很多家境殷实的老人,可能已经没有救治的必要了,但他们一天的花销可能是数完。甚至十几万,他们的生命有没有价格?答案是没有,因为他们的家里人会说,只要能把我爹(妈)救活,多少钱,我都都出。

可是生活在底层社会里的劳苦大众们呢?他们的小命就有千奇百怪的数字。有因为二百块钱上网费去打死自己爹妈的瘪犊子,也有为了赚点生活费去废人手脚的盲流子,还有为了省一百块钱嫖资,就强奸杀人的,包括我眼前的这个“牲口市场”,这些人的命。全是被明码标价的,只要你拿出足够的钞票就可以轻松买到。

几分钟后,小佛爷和那个黄皮猴子从办公室里出来了,小佛爷朝我咧嘴一笑道:“再等我几分钟。”说罢话,就朝先前打算抢黄皮猴子“生意”的那个壮汉走了过来,两人小声念叨了几分钟后,小佛爷塞给对方一把钱,然后走回来,朝着黄皮猴子道:“把牲口给我牵出来吧。”

“小杂种,你命好!碰上个有钱的大老板,以后记得伺候好老板。”黄皮猴子将牲口棚的栅栏打开一条口子,朝着蜷缩在角落里的那个小男孩招招手,男孩又像条狗似的爬了出来。

“老板,我多嘴问句,您买这头小畜生是为了干嘛?当面首么?”黄皮猴子呲着一口大黄牙乐呵呵的问道。

“杀人!”小佛爷指了指男孩脖颈上的项圈道:“把这个摘掉。”

黄皮猴子一边摘项圈,一边调侃:“他这种畜生,胆子还没玻璃球大,如果敢杀人。我把脑袋给你拧下来。”

“呵呵..世事无绝对,说不准哪天你就被他给杀了。”小佛爷微笑着开玩笑。

把项圈摘下来以后,男孩仍旧一动不敢乱动的趴在地上,小佛爷轻描淡写的扫视他一眼道:“站起来,以后没我的命令,不许跟任何人下跪,听懂了吗?”

男孩弱弱的从地上爬起来,微微点了点小脑袋。

“我问你听懂了没?”小佛爷的嗓门骤然提高,吓得男孩“噗通”一声又跪到了地上,两手抱在脑袋上不住的求饶:“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站起来!”小佛爷拿脚踢了两下男孩,男孩颤颤巍巍的爬起来。脑袋始终耷拉着,可能是太久没有直立行走了,男孩迈起步来,膝盖都不会打弯,生硬的像个僵尸。

“走吧!”小佛爷冷漠的转过身子。

“小老弟,千万记住了,以后在牲口市场不要装圣贤,被人打死都不知道因为什么,今天也就是碰上哥哥我脾气好,要不然..呵呵!”黄皮猴子从我们身后夹枪带棒的奚落。

我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黄皮猴子,气的浑身直打哆嗦,真恨不得一刀穿了这个狗娘养的。

小佛爷揽住我的肩膀。强制的推着我往前走,一直到返回车里,小佛爷才松开我,从后备箱里拿出来一身迷彩装丢给男孩命令道:“穿上!”

男孩怯生生的套上衣服,似乎有点不敢相信,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在衣服上反复的摩擦,满脸全是欣喜若狂的表情,待他穿好以后,小佛爷扭头问道:“叫什么?”

“我没有名字..”男孩看了小佛爷一眼,又迅速低下来脑袋。

小佛爷抚摸着下巴颏,沉思了几秒钟道:“以后你就叫佛奴吧。”

“佛奴?谢谢,主人。”男孩声音很小的点点头。

“敢不敢杀人?”小佛爷接着问道。

男孩愣神儿了,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不敢。”

“想跟我走,必须得学会杀人,否则我再把你送回去。”小佛爷板着脸孔冷哼,从后腰摸出匕首递给男孩:“拿着,捅我!”

男孩错愕的长大嘴巴,好半天没有敢接刀,小佛爷上去就是一巴掌扇在男孩的脸上咆哮:“拿着,捅我!不然我马上让扎西把你的皮剥掉。”

男孩满眼噙着泪水,吓得浑身剧烈的打着摆子,迟疑了几分钟后,轻轻的抓过来匕首,“啊!”的大叫一声,朝着小佛爷的脑袋就刺了过去,小佛爷一把攥住对方的手腕,满意的点点头:“还不错,至少还有点精气神,可以调教。”

“你恨不恨扎西?”小佛爷从车里翻出来一袋面包丢给男孩。

“恨。”男孩拆开面包袋,狼吞虎咽的咀嚼起来。

“想不想杀了他?”小佛爷又丢给男孩一瓶矿泉水。

男孩错愕的仰起头,思索了几秒钟后,微微点点头:“想!”

“好,那咱们待会就把他杀掉。”小佛爷发动着汽车,歪头看了我一眼道:“扎西就是刚才让你丢人的那个黄皮猴子,在牲口市场里,咱们不能动他。但是只要出了市场,他就是个面瓜,我刚才特意去打听了一下扎西的住址。”

“大哥..”我抽了抽鼻子,怎么也想不到小佛爷始终替我惦记这个事情。

小佛爷拍了拍我肩膀道:“谁都不能让我兄弟受半点委屈,谁敢熊你,我就敢杀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