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3 渡人的魔/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上男孩,此刻他正跟个受到惊吓的鹌鹑似得把脑袋蜷缩在两腿间,浑身上下控制不住的打着摆子,明显是被小佛爷的话给吓到了,看的我稍微有点不忍心。

我冲小佛爷问道:“大哥,你是准备用他做掉彭友祥么?”

小佛爷点点头:“没错,出其不意有时候说不准真能大获全胜,你和我身上的杀气都太重了,可能还没有接近目标就被对方的保镖察觉,这小子不一样,况且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么点大的孩子。”

“可是他…”我撇了一眼男孩,他这个架势别说杀人了。弄死只鸡估计都费劲,让他动手,会不会弄巧成拙。

小佛爷叹了口气道:“弱肉强食本来就是自然界的生存规律,况且咱们是在豪赌,万一乔布背地里跟咱们耍什么阴招,人不是咱俩杀得,大不了到时候把这孩子交出去就万事大吉。”

“把他交出去?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我吞了口唾沫,咋也想不到小佛爷还打着这样的算盘。

小佛爷点点头道:“买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保你和我的性命,收起你的同情心,我刚刚说的很清楚,弱肉强食,况且咱们是在给这孩子机会,假若他这次可以侥幸逃过,他得到的绝对比付出多,落在咱们手里,他至少还有机会飞黄腾达,而落在别的买家手里,等待他的只有各种凌辱和殴打,他活不过几年。”

“可是哥,我还是觉得让这么大点孩子去做这件事情属实有点不太公...”我不死心的劝阻小佛爷。

小佛爷冷笑着打断我,扭头看向佛奴道:“公平?这个世界几时有过公平?想要活得好,除了靠自己,谁也别指望,孩子,我不问你的从前,也不问你的经历,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从今往后你希望当个有血有肉人,还是做条有腿无魂的狗?”

瑟瑟发抖的男孩艰难的抬起头,眼神游离的望向小佛爷,眼里的泪水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转,好半天后他轻轻点点头。声音干涩的回答:“我要做人。”

“那就拿稳手里的刀,它能给你力量也能赐你勇气。”小佛爷嘴角上扬,将手里的军用匕首朝男孩递了过去:“我买你的目的是为了替我杀人,说白了就是利用。这也是你的价值,我不能承诺你任何,只能说,如果你按照我的话去做。从今往后我吃什么,你吃什么,我穿什么,你有什么!”

男孩一愣,随即牙豁子打着哆嗦,结结巴巴的点头:“我知道了主人。”

“叫我佛爷!”小佛爷捏了捏自己的下巴颏满脸微笑。

“佛..佛爷。”佛奴佝偻着后背,声音很小的喊出声。

小佛爷点燃一支烟,两手抓着方向盘。油门踩到最底,只露给我一个侧面,落日的余晖打在他的脸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沙,那一刻不知道为啥,我突然觉得这个教唆别人杀人的伪和尚竟然有种佛陀下世的圣洁。

黄皮猴子扎西住在距离“牲口市场”很近的一座小城镇里,命案发生在凌晨时分,事发的当时。我和小佛爷坐在车里一语不发的抽烟,扎西的惨叫声隔着小胡同传出来老远,听的人鸡皮疙瘩就落了一地。

“三子,你认为大哥是佛还是魔?”小佛爷吐了一口长长的烟雾问我。

我沉思了几分钟。干涩的回应他:“杀人的佛,渡人的魔。”

小佛爷转动两下脖颈,长叹口气道:“或许我是在复制另外一个自己吧。”

十几分钟后,佛奴沉默的回到车里,满脸的泪水,手里攥着的刀尖上刺着一点碎肉,嘴上、指甲盖里全都是鲜血,虽然浑身仍旧在抖动个不停,但是我可以感觉出来这孩子的整个气质都发生了改变。

“什么感觉?”小佛爷扭头看向佛奴问道。

佛奴两排牙齿剧烈的打着架:“害..害怕..解脱..激动。”

“还不错。”小佛爷丢给对方一支烟道:“抽根烟吧,从今往后那个肆意欺辱你的梦魇再不会出现,你可以安心的呼吸,放心的睡觉,穿好看的衣服,吃美味的食物。”

“是,他再也不会出现。”佛奴抬起头,面庞因为紧张已经完全变形,但是眼眸里射出来的精光却变得更加的深邃,我知道从这一刻起,牲口棚里那个任人宰割的小奴隶彻底消失了,与此同时一个杀人如麻的侩子手即将问世,至于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那得看天意了。

“你比我的心理素质强太多了,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吐了好几天,每晚都会从噩梦中惊醒。”我掏出打火机替佛奴点上香烟,乐呵呵的安抚。

佛奴搓了搓自己的面颊,声音很轻的说:“没有比在牲口市场里度过的日子更像噩梦的了,我每晚都能看到很多母牲口被他们糟蹋,也亲眼见过很多同类因为不听管教被打死,有时候可能只是一个仇恨的眼神。”

“那些日子过去了。”我伸手摸了摸佛奴的头发,看向他笑道:“再也不会有了。”

佛奴的嘴唇蠕动,不知道是不是我这句话触动了他心底的某根神经,他居然“哇”一嗓子哭了出来,从牲口市场出来到现在,他一直都在哭,但是没有哪一刻敢哭出声,而此次他哭的特别的酣畅淋漓。

小佛爷将车开回市区里,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洗浴中心,我们带着佛奴洗了个澡,佛奴长这么大可能是头一次用洗发水,看到起泡泡,竟然亢奋的像个小孩儿似的从浴池里连蹦带跳,看到人心酸不已。

洗完澡,我们又在路边的大排档里吃了点东西。小佛爷用匕首当剃刀亲自为佛奴挂光了头发,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脑门,佛奴的天真无邪的笑着说:“爷,我和你一样了。”

“嗯。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办事,我有的,你都会有,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佛爷叼着烟卷,伸了个懒腰:“幸好缅点是个佛国,不然咱们俩可就成了异类。”

佛奴听完以后,认真的想了很久。猛然间跪在地上朝着佛爷磕了几个响头。

小佛爷没有阻止,而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对方的几个叩首,良久之后他才出声:“去吧,到对面的超市里帮我买包烟。记住我跟你说的,跟人交流的时候,要用眼睛牢牢的看着对方,不要心虚,更不准害怕,他们都和你一样,甚至有的还不如你凶猛。”

“爷,我..我还是很害怕!”佛奴哆嗦的接过钞票,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其实不难理解他的懦弱,他前面之所以敢杀人,是因为长期以来压制在心底的恨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必须得靠屠刀发泄出来,此时不敢跟人沟通,是因为长期生活在没有尊严的牲口棚里,习惯了别人非议的眼神和指点,从他的本心深处还是没有将自己和其他人放在一个平等的视角。

小佛爷冷酷的看向他:“这是命令,做不到我会惩罚你,更会觉得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不该将你从牲口市场买出来。”

佛奴怔了怔,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抓起桌上的钞票,大步流星的朝对面的小超市走去,佝偻的后背也越挺越直溜,买东西在平常人的眼里不过是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儿,但是让佛奴这种人做起来,确实是比登天还难,尊严这种玩意儿,看不到也摸不着,可我们却能时时刻刻的感受到,小佛爷的做法无异于是在帮他找到成为一个真正人的尊严。

“有意思的小家伙,扬起屠刀,立地成佛!善哉善哉..”佛爷把玩着打火机,盯着佛奴的背影,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

我干咳两声道:“大哥,缅点这边的出家人是不是也终生不娶?”

“嗯。”小佛爷点了点脑袋。

“那如果他们有那方面的需要,会挊不?”我坏笑着搓了搓鼻子。

小佛爷愣了一下,从我后脑勺上轻拍一下笑骂:“阿弥陀特么个佛,出家人管这种事叫放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