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5 好汉饶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叼着烟卷,晃晃悠悠的朝酒店的大门口走去,路上还在寻思既然来找我的女人不是江琴,那会不会是安佳蓓那个小辣椒,当初在六号营里我和鱼阳碰过面,鱼阳指定会把这个消息告诉王瓅,我们跟金三角之间合作一直都是王瓅和安佳蓓在捣鼓。

一想到安佳蓓,我就一个脑袋两个大,那妞可是昆西正经八百的干闺女,当初昆西落难就是她来找我们寻求帮助,现在我们要连锅端她老子,她肯定不能置之不理,这事儿要是扯起来,麻烦肯定一箩筐。

走到酒店门口,我既没看到江琴。也没瞧见安佳蓓,刚要松口气,接跟着心又悬了起来,酒店门口停着的一辆皮卡车里跳出来个膀大腰圆,浑身套件白色运动装,底下套双黑板鞋的健硕女人,这女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林昆的拍档,那个叫王福桂的彪悍女汉子。

瞅我两眼发直,王福桂捋了捋自己的马尾辫,朝我招招手打招呼:“嗨,小帅哥,快来玩呀?”

我“咕噜”吞了口唾沫,盯盯的瞅着比我高出半个脑袋的王福桂,勉强挤出个干笑:“这么闲啊姐,你吃没吃?要不咱们到店里面坐会呗,慢慢唠。”

不怕人笑话,我看到她是真打心眼里发虚,当初我和林昆一块喝酒,这娘们一肘子能把林昆轻松推倒,几乎可以说想干啥就干啥,她要是真收拾我,那还不跟过马路似的简单。

看我不往跟前走,王福桂梗着个脖子挪动我对面,一巴掌拍在我肩膀头笑问:“小帅哥,你是不是很怕我唷?”

“哪能啊,我这不是敬重您嘛。”我尴尬的往后又退了一步,伸手揉了揉酸疼的肩膀,王福桂的劲儿实在太大了,简简单单的打声招呼,差点没把我给拍散架。

“噗嗤..”王福桂被逗乐了,发出杠铃一般的笑声,伸手摸了摸下巴颏上显眼的唇毛,冲我昂着脑袋道:“监控录像看没?”

“啥监控录像啊?”我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

王福桂一胳膊猛地朝我伸过来,我本来想要闪躲,结果愣是没有避过去,被她硬生生的拖拽到自己的怀里,她伸手捏了一把我的脸蛋,鼓着腮帮子调侃:“小弟弟,你是不是跟姐开玩笑呢?要不要我帮你一起回忆一下?”

“好汉饶命。我想起来了姐,你说的是肥波和拐子被枪杀的那段监控录像吧?我看了,录像里的姐姐简直可以说飒爽英姿,巾帼不让须眉,我实在是有对象了。要不然真想拜倒在你的七分裤下跪舔。”我费劲的从她怀里挣脱两下,尽可能把自己的脸距离她的嘴巴远一点。

王福桂这才满意的松开我,从衣服兜里掏出两张照片递给我道:“看在你小嘴儿这么甜的份上,姐姐也给你点小喜讯,你那两个朋友撞运气好。那天刚好赶上水利公司清理下水道,你们停车的地方有个下水道井盖没盖好,他们正好摔下去,姐姐有那么正好路过,就顺手把他们捞起来了。”

我慌忙一把抢过来照片,照片上的两个男人正是拐子和肥波,看背景两人好像是在一间酒店的房间里,手脚倒也没什么手铐、脚镣,正在低头吃东西。

我兴奋的揽住王福桂的胳膊摇晃道:“姐,你可真是救苦救难的地藏王菩萨。既然都这样了,那您受累再把我两个朋友送回来呗。”

“那可不行,小昆昆说了,计划没完成,他俩就不能放。照片是上午拍的,拍的时候你那两个伙伴还让我转告你和小佛爷,不用担心。”王福桂摇了摇自己的大脑袋,朝我咧嘴一笑道:“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你转告小佛一声,继续往下进行,该怎么走还怎么走。他兄弟的死活取决于他的态度。”

“林昆呢?我要跟他见面,亲自问问他,到底要他妈干啥!”我虎着脸低声质问。

王福桂两手插着口袋,声音不高不低的说:“他说了,荣耀你来扛。坏人他来当,他想要把你捧上王座,要王者成为真正的王者,这次的任务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我们的目标和你一样,除掉昆西!”

“他在哪?我想见见他。”我长舒一口气。

王福桂白了一眼,撇嘴道:“他嫌你墨迹,而且也不愿意跟你杠,人其实就在附近,不过你肯定找不到,你要是有什么话想跟他说,可以大声喊出来,他肯定能听到。”

我瞧了一眼王福桂下来的皮卡车,里面空无一人,又环视了一眼周围,仍旧没见到林昆的身影,扯开嗓门嚎叫:“木棍你个王八蛋,总特么整这一手,是不是要把老子彻底逼疯你才罢休?还有,你不管你丫到底要干嘛,你给老子好好的活着,荣耀一起扛,恶人一起当!听见没有?”

喊到后半段话的时候,我的眼眶有点发酸,差点没控制住掉下眼泪,林昆这么多年真的不容易,从特么跟我们这帮人碰上开始,就一直都在处处悲剧,有什么苦都不爱跟人说,吃了多大的罪也总是自己受,每次问他怎么样,他都会违心的拍拍胸脯说声,他很好!

“小帅哥,你回去吧,有空姐姐再来找你玩儿,下次见面记得洗干净点,换件白衬衫,姐姐一看见穿白衬衫的帅小伙就合不拢腿。”王福桂朝我招招手,两眼放着精芒,那副模样就跟个老淫棍瞧见衣不蔽体的小姑娘似的。

“呃..”我惊恐的往后倒退了两步。

紧跟着就看到王福桂,扶了扶耳朵里的耳塞,骂骂咧咧跟人叫板:“别他妈墨迹袄,再废话信不信老娘今晚上就把你推倒?”

我狐疑的瞧了一眼王福桂,估摸着这娘们是从对讲机里跟林昆吵起来了,正寻思转身离开,王福桂突然喊了我一声:“喂,小昆昆让我告诉你,有时间回趟石市,有个叫什么张思澳的小家伙反天了,让你抓紧回去收拾收拾他,昆西的事情不用太着急,起码也得一两个月才能继续。”

“啊?张思澳?谁啊?”我迷惑的眨巴两下眼睛。

“你问我,我特么问谁去?”王福桂满嘴粗口,扶正耳朵里的耳塞粗声粗气道:“你小爹问你张思澳是谁呢...”

王福桂跟个精神病似的,自我嘀咕了半天后。朝着我出声:“张思澳是程志远手下过去的头号马仔,不过现在奴才反了天,别特么再问我程志远是谁了,你们这些鸡八事儿听的我咪咪都胀。”

接着这个比爷们还精神的王福桂吐了口唾沫后,钻进皮卡车里。一脚油门“嗡”的一声蹿出去老远,差点没把路边的一个水果摊给撞翻,给我看的是真是心惊肉跳,“女司机猛如虎啊..”我小声喃呢了几句。

从踏进社会到今天,我见过太多的狠人、刀手,这些凶人摆在一起,如果过去问我最怵谁,朱厌和宋福来绝对能排在前两位,不过自打认识王福桂以后,我发现他俩都仁慈的像只小白兔。这王福桂才是正儿八经的大恶人,其他人顶多敢杀了我,这娘们不光敢杀人,还特么敢日人。

刚一回头,就看到小佛爷站在酒店的门口正饱含深意的盯着我打量。罗权、宋鹏他们几个也都在跟前,“大哥..”我不自然的耸了耸肩膀,之间看摄像头的时候,我故意隐瞒了自己认识王福桂的秘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理解。”小佛爷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幻,而是看向我手中的两张照片,猛然间他的眼神跳跃起来,一把夺过去,声音颤抖的问:“三子,这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上午。”我这会儿觉得格外的尴尬,那种秘密被人戳穿的感觉,真让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佛爷欢呼雀跃的拍了拍我肩头道:“只要他们还活着,其他都不是问题,三子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想没人会费劲救拐子和老肥,真的谢谢..”

“哥,快别这么说。”我涨红着脸摆手。

罗权他们几个虎逼凑过来,坏笑着捅咕我:“虎子,刚才那条好汉是谁啊?我看你俩都快亲上了,那亲密劲儿,啧啧啧..我虎哥现在的爱好真是让人有点猜不透呢。”

“是我妈,亲妈!别问了啊,谁再特么问我跟谁急眼。”我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小佛爷挎住我脖颈低声道:“三子,我问件事情,你要是能回答就给我句真话,要是没法回答就直接摇头,千万别拿瞎话搪塞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