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6 随份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小佛爷一脸正经的模样,我也收起脸上的玩闹之色,认真的点点头:“哥,你随便问,只要不是问我媳妇多大尺码,或许我银行卡密码是多些,我保证知无不言。”

“刚刚那个壮女人属于个人还是国家?”小佛爷沉思几秒钟后发问。

我倒抽了气道:“国家,她隶属国家的一个神秘部门,具体什么部门,我不能说,大哥也别为难我。”

“嗯,只要确定她属于国家部门我就放心了,泱泱大国肯定不会为难两个无关紧要的毛头小子,这样我至少能确定拐子和肥波存活的几率,也可以放放心心的按照他们的计划做事。”小佛爷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僵持。咧嘴笑了笑后,轻怕我的肩膀道:“没看出来你小子蛮不简单的嘛,随随便便认识几个朋友,都是跟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呵呵..命豁出来的,为了能够站的更稳,我和我兄弟这几年啥事也没干,光为人卖命了。”我捏了捏鼻梁头苦笑,这话我说的一点不夸张,王者能够有今天在石市的一席之地,弟兄们流血流汗固然重要,但是没有我和林昆的几次买卖,我们这个新生的小船怕是早就被政治的风浪给拍分崩离析。

“有地方卖命是价值,卖对了命是运气,那说明你小子既有价值又有气运。”小佛爷丢给我一支烟道:“生活中哪JB来的那么多枭雄,在我看来,能成事儿的仅凭做人俩字!会做人会交友,离成功就不会太远,你这孩子最大的优点是重情义,最大的劣势也是讲情义,将来有一天能封王拜侯胜在情义上,有一天败得两腚放光也指定是因为情义。”

“大哥,照你这么分析,我讲情义到底是对还是错?”我缩了缩脖子笑问。

小佛爷怔了怔,一胳膊肘揽在我脖颈上白眼:“甭管对错,你又不会改,如果我说你这么讲情义,早晚有一天会捅出大篓子,你会不会以后就再也不跟人讲情分了?你不会,你照样该鸡八咋地还咋地,所以不管对错,你认为无愧于心就继续做呗。”

“嘿嘿..”我笑着点头,小佛爷这话说的一针见血,确实是这样,不管对错,我都不会再改变自己,我的世界观很狭隘,在我这儿就认一个死理,我觉得这人是兄弟,他就是兄弟,动我兄弟就特么不行。

小佛爷伸了个懒腰道:“这两天你好好的歇歇。该跟弟兄们把酒言欢的就敞开喝,该跟我妹妹表露心意的就好好表,后天我回来接你,咱们办完事就回金三角,既然我都跟罗权说好了会把昆西带到他面前。那就不能食言。”

“哥,你干啥去?”我疑惑的问他。

小佛爷打了个饱嗝,神采飞扬的吧唧嘴:“联系点重要物资,咱们折回六号营的时候肯定免不了有一场血战,不管能不能赢。我指定得在金三角彻底摇起自己的大旗,替我跟罗权道声别,顺便好好捋顺你跟我妹的事儿,别逼的老子领着我妹去找你媳妇要名分。”

“大哥,你可真特码能闹,咱们回金三角之前你能不能陪我先去趟国内,家里后院好像起了点小火,我不能等火烧屁股了再去想辙。”我鄙夷的朝小佛爷翘起小拇指。

“回趟国内啊?好,小问题。”小佛爷“哈哈”一笑,两手插着口袋就朝街口走去。

等小佛爷走远。我又走回罗权他们跟前,跟哥几个熟络的寒暄起来,一阵子没见到这帮瘪犊子,大家互相捅咕互相骂咧,好像又回到了当初我们在部队上的时候,虽然大家嘴上的笑容都发自肺腑,但是谁也清楚,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那时候了。

笑闹过后,罗权正色的看向我道:“虎子,咱们聊几句正经事吧。”

“稳妥。权少指哪,小弟的拳头就朝拿打。”我没点正经的耸了耸肩膀。

罗权的办公室里,罗权习以为常的坐在主座上,两边依次坐了宋鹏、马靖和唐恩,我则像个外来户似的坐在罗权的对面。大家跟相面似的大眼瞪小眼,沉默了几分钟后,罗权开口最先打开尴尬,他朝着我微笑问:“虎子,你跟我交个底,金三角的事情办成以后,你还会不会再回卫戍区?”

“说的好像卫戍区是我家开的,我想不回去就能不回去似的。”我把玩着手边的香烟,朝罗权笑了笑。

罗权思索了几秒钟后道:“咱们这次任务比较特殊,在座的各位我都是诚心实意的当成亲兄弟看待,所以也不怕说破,金三角之行如若成功,意味着我将正式进驻卫戍区司令部,或许会从文员开始做起,或许会从一个参谋议员开始干起,但终归还是会步步高升,你们都是跟我有过命交情的亲兄弟,我升,意味着大家都能升。”

哥几个互相对视一眼,谁也没用多言语,但是我从宋鹏、马靖和唐恩的眸子里都看出来了欣喜,他们炽热的目光足以证明,他们渴望留在部队,留在那个真正属于男人游乐场的绿色军营里。

罗权顿了顿道:“这次任务成功,所有人都会机会提出任何条件,记住是任何条件!虎子你的心不在大营里,打第一天穿上那身军装开始,我就看的出来。”

“嗯。”我没有找任何借口,直接点头承认。

“如果论功行赏的话,任务成功,你肩膀上的军衔至少可以挂到中尉或者上尉,不过我清楚,你肯定不稀罕,你需要的是给王者找一棵如日中天的大树乘凉,对么?”罗权一眼不眨的看向我。

上尉或者中尉?这尼玛要是有点关系,到地方上混个区公安局局长都没啥问题,要说不稀罕纯属扯淡,可是罗权后面的一句话更让我心跳加速,为王者找一棵参天大树,一直都是我的梦想,王者现在蓄势待发,要人有人,要钱也不算差钱,我们之所以始终没法跻身一流的大势力,差的就是一个背景。

“权哥的意思呢?”我收起心中的狂喜,微笑着反问他。

罗权手指头在桌面上“哒哒哒”的敲击,盯着我的眼睛打量好半天后,出声:“任务结束,如果你选择退伍的话,后面的手续我来帮你办,自从秦老八受伤以后,石市外勤处的负责人一直都空缺着,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帮你谋到那个位置,但是。从今往后王者的龙头不能再是你,可以是弟妹,也可以是你闺女,还可以是你的某位兄弟。”

“肯定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吧?”我低声问道。

罗权点点头道:“当然了,不过代价你已经付过了。记得当初你们几个给我爷爷签的那份保密协议么?你是我们罗家的亲卫,不管身处何地,罗家只要召唤,你就必须回归,不遗余力的出钱出人。”

“我给自己签了一份永久的卖身契。”我苦笑着拍了拍后脑勺,话虽然这么说,但我一点都不后悔,社会用现实告诉我,想要什么东西,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能够傍上罗家这棵大树,至少在我的有生之年,王者始终都是王者,至于将来的事情,那就留给将来人去烦恼吧。

“行了。正事谈完了,剩下的就是扯淡话,虎子,关于那朵小警花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干?那姑娘也是个实心眼,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改机票,你老这么藏着躲着,也属实有点不像话,要不哥几个提前给你随个份子,你俩从缅点把事儿就办了呗。”罗权挤眉弄眼的朝我吐了吐舌头。

我吐了口唾沫,咒骂他:“你信不信我把你大门牙给掰下来?随个鸡八份子,你是巴不得想看见老子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太监吧。”

我话音刚落下,办公室的房门就被人推开了:“赵成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