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9 生性的佛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都市的夜晚被彻底粉饰在一层流光溢彩的轻纱当中,我和小佛爷从车里一边大口咀嚼着面包,一边小声嘀咕,此时“约克”酒店门前的停车场里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

小门童佛奴尽职尽责的做着自己的工作,时不时还跟旁边的同事调侃聊笑几句,任由谁也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即将准备杀人的小魔头,不得不说这小子的心理素质真心强的一逼,反正如果身份对调一下的话,我指定做不到他这么淡定从容。

“三子,你感觉阿奴怎么样?”小佛爷将面包一股脑塞进嘴里。伸手拍了拍面包屑,朝我微笑着问道。

“心思如鼠,心狠如虎!这样的狠玩意儿如果丢到国内任何一座小型城市里绝对都能成为大佬的级别,你说呢大哥?”我认真的回答道。

佛奴别看年龄不大,而且也没经历过什么事情,但是这孩子给人的感觉就属于格外的生冷,别的不说,如果这种人生活在石市。刚好又是我的某个对手,我铁定头疼的不行,这年头不拿别人的命当成命的人很多,但是不拿自己命当成命的家伙太少。

小佛爷笑了笑道:“如果他生活在国内某座城市里。此刻坟头的草起码得有三尺高了,换做是你,你会容忍这样一颗炸弹成长么?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把他给做掉,不遗余力的做掉。我说的没错吧?”

“呃?”我怔了怔,随即点点头:“没错!”

“所以说,想在这个社会生存的唯一标准就是活着,缅点黑道上流传一句话,十年片刀换名声,三年名声换人生!用十年的热血生涯换份偌大的名声,然后再用名声来换钞票和地位,知道这里面最重要的是什么吗?”小佛爷两手哆嗦的从车后排拿出两瓶六十多度的伏特加,朝着我结结巴巴的问道。

我知道他的毒瘾又开始犯了,赶忙点燃一支香烟塞进他嘴里,摇头回答:“我不知道什么最重要,大哥您跟我说说呗。”

“最重要的是活着!完好无损的活着。”小佛爷拧开酒瓶盖,仰头喝水似的“咕嘟咕嘟”倒进嘴里多半瓶的烈酒,手指颤抖的夹着香烟狠嘬两口道:“想要为自己换一份辉煌人生,首先前面的十年片刀生涯,你得保证出事儿。不入狱,不被弄死,这样才有名声来换钞票,钞票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是地位。也就是你的人生,所以佛奴只适合生活在金三角,去别的地方,没人会容忍他成长起来。三子你记住没?”

“记住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小佛爷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左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裤子上,右手攥着酒瓶往嘴里猛倒酒:“不论你的敌人是谁,也不敢你用什么样的方式逃出生天,只要能活着,就肯定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大哥不懂怎么做人,但是大哥明白怎么样在最艰苦的环境下活着。”

“我记住了大哥。”我诚心实意的朝小佛爷点头。此时他的毒瘾可能已经完全犯上来了,根本没有看到我的敬意。

我再次点燃一支烟塞到小佛爷的嘴里,学着过去拐子的模样,轻轻的拍打他的后背安抚:“抽吧,抽吧,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

小佛爷温顺的如同一个孩子,低着脑袋“吧嗒吧嗒”发出嘬烟的响声。情绪莫名有些失控,突然“嘤嘤”的啼哭起来,使劲抓着自己的后脑勺咒骂:“我一定会戒掉,一定可以戒掉!”

虽然我和佛爷认识的时候并没有多长。但是这段日子我学到听到接触到的东西全是这辈子都不曾想象过的,很多年以后我都会在想,王者能够辉煌,也许真的离不开小佛爷的言传身教,当然这是后话,稍后再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我们行动的时间越来越近,而小佛爷则完全沉浸在他一个人的世界里,大口的喝酒,大口的吃烟,整个车厢里都烟雾腾腾的一大片。

我心惊肉跳的发动着汽车,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酒店门口的方向打量,门前的佛奴像是没事人一般跟同事正有说有笑的聊着天,眼睛时不时朝我们车的方向瞄两眼。

猛不丁小佛爷咬着烟嘴抬起脑袋,两只眼睛如同狼一般绽放着绿色的幽光,很是辛苦的朝我低吼:“三..三子。如果任务失败..马上撤离,把佛奴抛弃!”

“放弃佛奴?”我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小佛爷没有再搭理我,继续低头举起酒杯“咕咚咕咚”狂咽起来。

“该死的毒瘾!”我愤怒的咒骂一句,犯瘾之前的小佛爷何等的睿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叫人无可挑剔,可是一旦瘾上来了,他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自己。

九点半,是我们这次行动过的时间,然而目标彭友祥并没有出现,我的心不由悬了起来,与此同时酒店门前的佛奴也变得焦躁了很多,左顾右盼的来回张望。

我实在是不能过去提醒他,要不然真想告诉他,老老实实的眯着。

“按三下..车喇叭!”小佛爷猛然抬起头,一张脸变得完全扭曲,手指甲盖在车窗玻璃上死命的挠着。发出“滋滋”的尖锐声音,听到人特别的心慌。

我依照他的安排,狂按了三下喇叭,门前的佛奴马上像是得到什么命令一般,变得安静起来,眼神柔和的朝我们停车的方向看了几眼,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工作服,继续中规中矩的站在门口等候。

终于。在九点四十分左右的时候,酒店前面的旋转玻璃门转动,从里面走出来四五个中年人,簇拥着一个穿灰色中山服的男人朝停车场的方向走过来。旁边还跟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面色冷峻的平头男子。

我目光直视人群当中的那个穿灰色中山装的男人,正是我们此次的目标彭友祥,忍不住轻声念叨:“目标出来了!”

“把车子朝前稍微挪动几米。车头朝门口的方向,方便随时离开...”小佛爷喘着粗气,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递给我:“待会佛奴动手,你就朝天放三枪吸引保镖的注意力,等佛奴刺杀成功,你马上回船厂。”

“那佛奴怎么办?”我担忧的问道。

小佛爷使劲捶打两下自己的胸口,咳嗽连连的低声:“我已经提前为他设计好了逃跑路线,如果能成功是运。如果跑不了就是命!”

尽管我心里极其不情愿,但仍旧老老实实的点点头:“嗯。”

酒店门口,佛奴一路小跑到一辆加长林肯的车门旁边,卑躬屈膝的替彭友祥打开车门。开车门的时候,他不小心胳膊撞了一下彭友祥,彭友祥旁边两个舔屁股的中年人立马喝斥起来,对方说的缅甸语。我也听不明白嘟囔的什么。

这个时候突然看到佛奴的袖口寒光一闪,接着猛地一把推开彭友祥碰面一个中年人,左胳膊搂住彭友祥的脖颈,右手朝着他的小腹机械似的“噗..噗..”连续就是几下。

紧跟着彭友祥就倒在血泊当中,几刀过后彭友祥的嘴里冒着血沫子,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瘫倒,这个时候,守候在车门两边的保镖才突然觉察,纷纷掏出手里的枪指向佛奴。

我赶忙拿出枪,对着天空“嘣,嘣,嘣”开了几枪,一瞬间整个停车场里的汽车全都发出“滴呜滴呜”的警告声,我猛地方向盘,一脚油门踩到底,将汽车开出了酒店。

临出门前,我于心不忍,冲着一个保镖“嘣”的又开了一枪,不管打没打着对方,我这才卯足劲狂踩油门逃离。

透过反光镜我看到佛奴并没有逃走,反而出其不意,胳膊往前突然一送,搂住一个穿西服的保镖,朝着他的肚子不要命似的猛扎了两下,然后才拔腿朝酒店门口的方向跑去,“这小子真他妈的生性!”我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