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0 回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往码头的船厂方向疾驰的路上,我脑子里不停的在琢磨,佛奴到底能不能逃出生天,也许还是经历的事情太少吧,我根本没法做到像小佛爷那么淡然,说抛弃谁马上就能放的一干二净。

副驾驶座的小佛爷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一会儿像个孩童一般的抽泣,一会儿有神色正经的问我任务怎么样了,我则完全从最开始的惊慌失措渐渐变得冷静。

用冷静这个词来形容好像也有些不太恰当,我现在的状态应该属于麻木。

从来金三角那天起,我见过的死人好像比过去二十来年加起来还要多。这里完全是个乱世,每天都会有人在你眼皮底下被人弄死,每天都有可能发生流血事件。

我正胡乱遐想的时候,副驾驶上的佛爷慢慢抬起耷拉的脑袋,朝我声音干哑的出声:“三子给我一瓶水。”

我余光看了眼他,此刻他的仿若大病初愈一般,白刷刷的脸色像个鬼,满头都是豆大的汗珠。我赶忙从后座上拿起一瓶矿泉水递给小佛爷问道:“挺过去今天了么大哥?”

“过去了!”小佛爷拿胳膊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苦笑着朝我道:“不知道是我快要戒掉了,还是毒性变得越来越猛烈,最近我犯病的时间提前了很多。但是持续的时间短了很多。”

我笑着安慰他,回过去的大哥,等咱们回国,我手下有个怪才医生。我媳妇的师傅也是个挺有本事的医生,相信他们应该可以找到彻底根治的你的办法。

“希望吧。”小佛爷如同劫后余生一般深呼吸两口,每次硬挺过去毒瘾的时候,我都觉得他像是从鬼门关门前溜达了一圈,休息了几分钟后他略微犹豫了一下,轻声问我:“佛奴还活着么?”

我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跟他复述了一遍,在犯毒瘾的期间小佛爷基本上不会记得发生过什么事情,说任何话,做任何绝对,完全都是凭借潜意识里存在的一点信息。

“佛奴看来也是个有福之人。”小佛爷点燃一支烟。

我眨巴两下眼睛问:“啥意思?”

小佛爷慢条斯理的吹了口烟圈道:“其实我的本意只是为了让你影响保镖的判断给他争取逃跑的时间,而咱们和这件事情彻底划清界限,哪想到你小子那么虎,竟然为了一个奴隶亲自开枪,是他的福!”

我撇撇嘴道:“大哥你演戏的本领一点都不像你的功夫一样强悍,你丫分明是拿佛奴当成小兄弟看待,非要给装出一副高冷的奴隶主模样。还有你肯定猜到我会开枪,才有恃无恐的硬挺毒瘾,你敢否认不?”

小佛爷怔了怔,笑着搂住我的肩膀道:“你小子越来越对我眼缘了。如果咱们能够早认识两年,我绝对带人亲自帮你踏平任何敢跟你作对的势力,帮助你一路平步青云。”

我坏笑着吐舌头:“别介了我亲哥,你要是真敢那么干。我估摸我离枪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我们是混社会的,你们是恐怖分子,咱们完全不是一个部门的。”

这话我一点不扒瞎,就算早几年认识小佛爷,我的人生轨迹仍旧不会有任何改变,依旧该怎么走怎么走,小佛爷这套为人处事的方式只适合在金三角。放在文明社会里,恐怕早就被防暴警察给围剿了。

我俩说说笑笑的回到船厂里,然后又换了一辆枣红色的老款桑塔纳开到码头的门口,没等多一会儿就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到了我们旁边,紧跟着佛奴从里面走出来,径直上了我们的车里。

“没事吧阿奴?”我上下打量着这个比我小好几岁的弟弟,指了指他侧脸上的刮伤问道:“怎么搞的?”

“差点被子弹打中,没什么大事儿。”佛奴满不在乎的摸了摸脸上的血口。他的表现完全超出我意料,和第一次杀人时候的惊恐完全不同,现在的他除了呼吸还有些絮乱,脸上几乎没看出来任何紧张的成分。

“不错。”小佛爷满意的点点头。朝我道:“去仰光国际机场,我们跟你一起回国。”

“刚刚才死了一个党派的领导人,咱们现在离开的话,会不会有点..”我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问道。

小佛爷很无谓的笑了笑,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一部八十年代末土大款常用的那种“大哥大”造型的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朝着那头低声道:“恭喜乔布主席,手中的权势又增大了几分,对了,我想到中国去散散心,帮我安排一下吧,一共三个人,上次你手下跟我商量做掉彭友祥的录音,我好像放到了哪间旅馆里了,如果乔布主席不着急的话,那就等我散完心回来再帮你找出来吧。”

挂掉电话以后,小佛爷直接将“大哥大”扔出了车窗外。朝着我微笑:“记住了三子,不论什么时候都要替自己留条后路,不管是对手还是盟友,至少要让对方以为你为自己留下了后路。”

“谢大哥教诲。”我边开车边点脑袋,此时心早就飞回石市了,又有几个月没有见到苏菲和那帮狗犊子们,不知道大家过的还好不,我家的念夏是不是长大了,会不会叫爸爸。

“对了,我好像忘了一个重要人,算了..等跟你回国以后再说吧。”小佛爷像个精神病似的自我嘀咕,我也没理会他的神神叨叨,脚底下的油门踩到最大,恨不得给汽车插上一对翅膀。

喘息了几分钟后,佛奴又恢复了自己的小孩子本性,笑呵呵的问我:“三爷。你在国内是个什么势力?”

“什么势力?”我歪着嘴唇坏笑:“在我的地盘里,任何你看到的雌性生物都能想什么时间嗨就什么时间嗨,当然只能是夜场里的女人,普通人家的闺女不许祸害,平常老百姓你也不能欺负。”

“如果有人欺负我呢?我能不能杀了他。”佛奴天真的昂起脑袋。

一听佛奴这话,我心立马揪起来了,这小子完全就是头从山上刚跑下来的野兽,脑海中只有两种关系。自己人和别人,自己人怎么都无所谓,别人骂我,我就杀了你。

我慌忙警告他:“坚决不行。最多踹他两脚,给他几巴掌!我生活的环境和金三角、缅点完全不同,在哪里一般不允许有杀戮,即便杀了人。也只能躲起来,万万不能大摇大摆的从街上晃悠,如果你敢不经过允许就跟人动手,你家爷不办你,我也肯定饶不了你。”

“没意思,我不想去了..”佛奴百无聊赖的撇了撇嘴巴。

小佛爷从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严厉的喝斥:“阿奴,你给认真记清楚三子刚才说的每一个字。如果你敢犯错,我肯定不放过你。”

“是,爷!”佛奴立刻竖直了耳朵,这小子跟我偶尔还会没大没小。但是在佛爷面前完全乖巧的就是只小猫。

到达机场,没有等待太久,一个穿着机长工作服,貌似还是个小头头的中年人就出来跟我们碰头了。毕恭毕敬的带着我们从特殊通道登记,临走的时候还交给我们一只小皮箱,佛爷将皮箱打开一条缝,我看到里面白花花的全是美金。

“乔布主席真的太客气了,替我感谢他,另外转告他一声,等我回来,自由荣耀党的主席会发生意外。”小佛爷从怀里不漏痕迹的取出一张银行卡塞到那个“机长”模样打扮的中年人手中,笑呵呵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当飞机缓缓升空的时候,头一次坐飞机的佛奴大吐特吐起来,而我的心情瞬间变得不平静起来,脑子就跟放电影似的,将我在金三角这段时间的经历快速放映了一遍,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我的亲人,我的两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小佛爷从旁边握住我的手,低声说:“三子,咱们恐怕不能在你的家乡停留太久,我刚刚想起来,一个月后罗权他们就要开始行动,咱们必须抢在罗权之前将昆西生擒,再有十天就是昆西的五十大寿,那次对咱们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