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1 暂时分开/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我了!”我会意的点点头,将眼睛微闭起来。

我想这次金三角之行,不止对罗权来说或许是最后一战,对我其实同样也是最后一次远征。

当初我只身逃亡京城,想方设法的混进卫戍区,目的就是为了躲避成都方面的追杀,后来林昆和罗权合计将战火引到了罗权爷爷和周泰和的身上,再往后我为了救出来林昆,心甘情愿的成为罗家亲卫,伴随少帅到金三角建功立业,这次罗少帅如果功成名就。我们必定水涨船高,王者不说成为顶尖的大势力,最起码在社会这碗饭上,没有任何组织能比我们吃的更加硬气。

等到一切回归平静,我要做点什么呢?半梦半醒之间我梦呓似的问自己,第一件事情肯定是要带着苏菲去一趟江南水乡,揣上足够的钞票,找上一座风景宜人的小城市过个三五年。完事生上几窝小崽子,反正老子有钱,也不怕被罚超生。

想着想着,我不由自主的咧嘴笑了起来。

猛然间我感觉旁边的小佛爷好像动弹了一下。睁开眼睛看向他,见到他正满脸笑容的朝我眨巴眼睛,同时两只手攥住我身后的一个陌生男子的两条手腕上,两人好像顶牛似的互相僵持。

“你朋友?”我立马惊醒过来。回头看向我身后的那个陌生男人,那男人大约摸三十来水,剃着个很硬朗的板寸头,鼻梁左侧有一条刀疤,两只眼睛里绽放着浓郁的杀意,最让我哆嗦的是,男人的食指和中指之间竟然夹着一枚橡皮大小的手术刀片,此时刀尖距离我的脖颈只有不到二三十厘米的位置。

卧槽!这家伙要杀我,我立马回头照着那个寸头男人的脸上就狠狠怼了一拳头,庆幸的是这会儿机舱内的其他旅客基本上都在打盹,没有人在意我们的这些小动作,就连边上的佛奴都在酣睡,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稍安勿躁三子,飞机上呐,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慌乱!”小佛爷耸了耸脖颈,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两手依旧牢牢的握在那个村头男人的腕子上,朝着对方吹了口气笑问:“朋友,什么来路?”

“和你无关,不要逼迫我们把你所有的手下全都杀绝!”寸头男人眼神狠厉。想要挣脱开小佛爷的束缚,奈何剧烈晃动了两下手臂后没有任何效果,小佛爷的两手宛如铁钳一般死死的扼住他。

原本还笑容满面的小佛爷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一字一顿的问他:“上次在街头朝我两个兄弟开枪的三个人中就有你吧?”

“是又怎么样?小佛。在金三角我们没法奈何你,但是这趟飞机可是要回中国的,你觉得在中国,我们想要干掉你们这帮蛮子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寸头男人冷笑着抽动牙豁,这句话无异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你是成都方面的人?”我的嘴角顿时也冷了下来。

寸头男人不予否认的轻笑:“赵成虎,你可真是命大,追杀你这么多次都能被你逃脱,我相信这次你必杀无疑!”

我顿时被这货笃定的模样给逗乐了。抬起拳头照着他的脸“咣”的就是一记老拳,然后才压低声音道:“老弟儿,你好像有点二,你知道我们从哪下机不?我们从京城下去,京城有个卫戍区,老子刚好呢是卫戍区的兵,你自己寻思寻思,你们得过来多少人才能杠的过我们?”

“三子。不用跟他多废话,飞机上不能使用任何通讯工具,咱们联系不到帮手,他们同样也没法保持联系。待会下机的时候,你先回家,我找机会干掉他再去找你。”小佛爷眸子里发出一抹冷光,朝着寸头青年道:“你和赵成虎有什么恩怨我不管,但是你枪击我兄弟的事情是死罪,还有不要轻举妄动,我裤裆里有俩雷子,惹火我,大家就一起玩完,你可以赌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寸头青年的脸色顿时变了,眼神游离的在佛爷的身上来回打量。

我记得上次跟林昆一起喝酒,林昆就跟我说过,小佛爷在金三角之所以出名的原因首先是因为他出手狠毒,其次就是他不怕死。

不论身处何地,走到哪小佛爷的身上都会随时揣着两颗雷子,这就叫人特别头疼。很多人想杀他,可是根本无从下口,去的人少了,压根整不过他,去的人多了,代价又太大,所以基本上没什么人愿意得罪他。

小佛爷两手死死的攥住对方的手腕,半个身子转过去,两人呈一种很暧昧的姿势彼此对望,这个时候一个漂亮的空姐走了过来,礼貌的问我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还疑惑的看向小佛爷和寸头。

我笑着打屁:“别管他们,他俩自从好上以后,就一刻也分不开,走到哪都粘粘糊糊的。”

空姐有怪异的眼神扫视了一眼二人,马上有面带微笑的朝后走去。

往后的行程,小佛爷就一直用这种暧昧的方式钳制住那个寸头。我则时不时的朝丫的狗脸上来几拳头,打出血了,就用纸巾帮他擦干净,快到京城的时候,寸头的整张脸比之前至少大了半圈。

下机的时候,我依照小佛爷的嘱咐,带着佛奴先行一步,他则和那个寸头貌似“甜蜜”的走在最后面。从机场大厅出来,我们没敢有任何犹豫,打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回石市的路上。

回石市的路上很顺利,我们并没有遇上任何阻碍。唯一比较尴尬的就是到达市区以后,我才发现兜里没钱,佛奴更是个兜比脸还干净的主儿,无奈之下。我们从自己的地盘坐了一次“霸王车”。

无巧不巧的是,我们我从“长安区”临近的高速路回来的,而长安区正好又属于程志远的地盘,我领着佛奴下车以后就朝一条繁华的步行街狂奔逃离,一直跑出去半里多地,我俩才喘着粗气停下来。

佛奴一脸费解的问我:“三爷,你不说到了你的地盘,你就是电视剧里的皇阿玛嘛?咱们为啥还要坐车不给钱?”

“你见过哪个皇阿玛吃饭给钱的?”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每次想着荣耀回归,我好像都没能得逞所愿,本来我还琢磨着让弟兄们晚上到石市最好的国际酒店排排场场给我订一桌满汉全席,哪想到现在落魄到连打个公用电话的钱都没有。

我和佛奴跟两个盲流子似的蹲在街头闲扯。同时我眼珠子不停的朝周围来回打量,寻思着反正已经到了长安区,不如先解决掉那个叫张思澳的小家伙,完事再跟弟兄们碰头吧。

之前林昆托王福桂转告我。程志远手下的头号马仔张思澳现在要疯,我也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冷不丁我看到街边有一间小网吧,网吧的门口蹲着几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社会小哥,瞬间计上心头,朝着叫苦连天的佛奴吹了声口哨:“阿奴,晚上想不想吃烤乳猪?”

“想啊!”佛奴立马狂点小脑袋。

我指了指网吧门口的几个“小社会”冲他说:“去揍那几个家伙一顿,完事管他们要钱,就说你老大是张思澳!”

“我老大是佛爷!”佛奴较真的摇摇头。

“还想不想吃烤乳猪?摸女人的大白腿?”我斜楞眼睛朝我撇嘴。

“想!”佛奴站起来,仍旧一脸认真的看向我纠正:“可我老大确实是佛爷啊!”

“那你就说,张思澳是你舅。”我一脚踹在佛奴的屁股上笑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