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5 计划进行时/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喂,110吗?长安区人民医院门口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场面极其的血腥,据说是一帮黑涩会干的,你们快来吧。”我佯作焦急的语气冲着电话那头喊叫:“我是谁?我是医院神经科的主治医生赵德柱,对对对,你来以后打我电话就成。”

应付完那个絮絮叨叨的接线员后,我又拨通胡金的号码。朝着那头道:“弟兄们都各就各位了吧?安排手下马仔打爆全市的警局电话和市长办公室热线,对了,我让你给邓州以我的名义送份大礼,你送没?”

胡金有些无奈道:“送了尊价值三百万的金菩萨,不过他没收,只说让你有时间请他喝杯参茶,小三爷你说他是不是嫌礼太轻啊?”

我想了想后笑道:“这只老狐狸,行了!行动照旧,今晚上解散八号公馆。”

“小三爷,今晚上稻川商会和兄弟盟的人都没参与,好像根本没得到消息,你说会不会有诈?”胡金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

我咧嘴笑道:“有个篮子诈,估摸是张思澳想要自己立份功,压根没通知盟友我跟他约架的消息。”

挂掉电话以后,我笑着喃呢,年青人就是年青人。说一万句道理不如自己摔一跤,眼泪教你做人,后悔帮你成长,该走的弯路一米少不了。大哥今晚上用实际行动告诉你,社会不是这么玩的。

医院门口的混乱仍旧在继续,隔着老远就能听到那些热血青年们“草泥马,草泥马”的嚎叫,手里的镐把、片刀往前瞎招呼,打群架打的就是一个气势,只有有人开头,后面的人马上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往前拱,实际上大家心里都门清,只不过是在做样子。

混乱持续了大概七八分钟,突然有人大声喊叫:“杀人了,别打了!杀人了!”

围聚成一团的八号公馆马仔们瞬间散开,我也坐直身子朝正门口望去,看到地上蜷缩躺着两个人,借着羸弱的路灯光我看的仔仔细细,正是佛奴和小辉。两人的身上全都血糊拉茬,衣服基本上被撕碎了,身体上遍布伤痕,佛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小辉残喘的慢慢蠕动身体,看起来伤的也不轻。

乱糟糟的医院大门口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一身黑色西装的张思澳手里攥着把尖刀,满脸全是惊愕的往后慢慢倒退。

一个赤裸上身。胳膊上、后背上全是花花绿绿纹身的青年蹲到佛奴和小辉的身边,伸手探了探二人的鼻息,脸色立马变得惊慌无比,起身朝张思澳出声:“老大,那个光头青年没气儿了..”

此刻的街头死一般的寂静,青年的声音也特别的响亮。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只不过是刺了他一刀而已!”张思澳手忙脚乱的摇动脑袋。两腿依旧往后无意识的挪动,脚后跟一个没站稳,一屁股崴到地上,朝着旁边的马仔们大吼:“看他妈什么看,还不赶快把人送进医院,铁头你去,其他人赶紧撤。”

几个小弟慌忙抬起佛奴和小辉往医院里跑,其实在刚刚有人喊出“杀人了”的话时。就有不少小混混悄悄的扔下武器逃跑了,张思澳吼完这句话以后,剩下的人更是马不停蹄的蹿进“帕萨特”里逃之夭夭,偌大个医院门口。顷刻间只剩下张思澳的那台宝马X5和一地的血迹,以及三四个心腹马仔。

等佛奴和小辉被送进医院,我又拿出手机拨通胡金号码道:“让阿贵把医院门口的摄像头毁了,另外急诊科的医生打好招呼没?告诉云飞掉包尸体的时候千万小心别露出马脚?记住照顾好我那个叫佛奴的小兄弟。”

二次放下手机,我美滋滋的点燃一支烟。

今晚上的计划其实很简单,我让佛奴和小辉单枪匹马的去跟张思澳杠,佛奴做出一副要杀张思澳的样子,实际上根本不会真动手,张思澳气急败坏之下肯定要反击佛奴,然后佛奴就顺理成章的“倒地身亡”,张思澳惊恐之下绝对不会考虑真伪,肯定会让手下把两人送进医院。

这个时候刘云飞再带上一具剃了光头的尸体到急诊科将佛奴掉包。小辉一口咬定“尸体”是自己的朋友就万事OK,今晚上整个石市的警局电话和市长专线都会被这件事情洗脑,肯定会有人严查彻查。

而医院门口的监控摄像头就成了至关重要的证据,结果却被人毁掉了。这种时候就算是个傻子第一反应也肯定是张思澳做的手脚,更加坐实狗日的杀人犯的名头,最后作为“目击证人”的小辉只要到时候在警察面前一五一十的讲自己看到的事情经过就可以。

这其中的关键就是佛奴如何“死”的正常和小辉的口供是不是坚决如铁,即便张思澳最后能找到替罪羊为他扛罪。一年半年的牢狱之灾肯定免不了的。

我此刻唯一担心的就是佛奴会发生意外,即便我们提前在烧烤摊买了好几张羊皮让他包裹在身上,可刚才几百号人攻击,谁知道有没有人朝他的脑后下黑手,如果佛奴真发生意外,以小佛爷的性格绝对会把石市翻个底朝天,说老实话我心里挺复杂的,我现在是既怕佛奴真有意外。也有点盼望他有事儿。

给胡金通完电话后,我再次将目光投向医院的正门口,张思澳和几个心腹正在嘀嘀咕咕的商量什么,为了听清楚他们说什么,我将车窗玻璃放了下来,竖直耳朵,接着就看到张思澳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朝着那边哭丧脸出声:“告诉我干爹,我杀人了..现在应该怎么办?是不是找个地方躲几天?”

告诉我干爹?这句话透漏出好几个信息,首先证明张思澳最近风起云涌是因为多了个干爹,其次说明他干爹不方便接电话需要别人代劳,最后还有一点。张思澳心理做好打算准备跑。

我巴不得他马上跑,只要丫跑了,王者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占下来长安区,而张思澳这个傻篮子也将彻底变成通缉犯。

“哦,哦,好的!那我不走。”张思澳小鸡啄米似的挂掉电话,朝着旁边的马仔叹气道:“报警吧,就说医院门口发生打架事件。”

他正说话的时候,七八辆呼啸的警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从车里跳下来二三十号全副武装的特警将张思澳一行人给按了下来。

“张思澳的干爹让他主动自首?这是打算放弃这颗棋子了么?”我抚摸着下巴颏低声自言自语,还有丫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干爹”又是个什么身份?我顿时陷入了沉思。

在我发愣的这段时间里,张思澳他们被推进了警车里,另外又有十多名特警快步跑进了医院,估计是去寻找证据和证物了。

“打完收工!”我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发动着面包车,朝着我和胡金约定好的酒店慢慢驶去,整体来说今晚上的计划很顺利,所有的事情完全按照我设计好的剧本在跟进,本来已经完成任务了,可张思澳内个所谓的“干爹”瞬间令我的心底生出了警觉。看来我有必要亲自跟张思澳聊聊了。

到了约定好的酒店,胡金、伦哥和蔡亮、胖子正眼巴巴的守在房间里等我,我推门走进房间,哥四个立马像是旱了十多年的鳏夫似的冲我扑了上来。

笑闹过来,我捂着生疼的裤裆一脚踢在胖子的屁股上骂街:“死胖子,你丫还是那么变态,又特么薅我篮子毛!”

“拉倒吧三哥,你是没见过啥叫真正的变态,公交车上的变态那才叫一个多,昨天我和金哥闲得没事做公交玩,碰到个穿着高跟鞋和丝袜的男人。”胖子吧唧嘴巴贱笑。

“你咋知道的?”我不解的问他。

“操特妈得,我摸了半天才发现...”胖子噘嘴咬牙的跺了跺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