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7 属煤球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撂下电话没多会儿,胖子拎着两袋茶叶推门走进来,往床上一扔撇嘴道:“三哥你看行不?”

我瞟了一眼床上扔的茶叶,我直接笑喷了,朝着胖子笑骂:“我让你随便买点,你丫也太特么随便了吧。”

这货做事永远只过肾不过脑,我让他随便买点茶叶,他居然买来两袋四块钱一大包的“速冲茶叶”,生于八九十年代的人肯定有印象,就是那种黄袋红字的廉价茶,当然如果能把事情都想的周周全全也就不是胖子了。

胖子憨乎乎的吐吐舌头:“小卖部只有这种茶了,要不我回咱家总部再找找去?”

“拉倒吧,反正今晚上的醉翁之意不在茶,就这么凑合吧!”我摆摆手,抓起两包茶叶。又管胡金要了下车钥匙,就准备出门。

胖子抓住我的胳膊,低声问:“三哥,用我陪你一块过去不?你好歹也是咱们王者的大哥大,跑出去给人当马夫。是不是有点不妥?”

我正色道:“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做人啥时候都得记住咱不行,永远有人比咱强,王者在一些小混混或者老百姓的眼中好像挺牛逼,可在一些真正有能力的人眼里就是个屁。当邓州的马夫不丢人,邓州巴不得现在给罗家舔鞋面,谁都不可能一直强,低调才能永当王。”

“我记住了三哥。”胖子连连点头,胡金和伦哥也会意的笑了笑。王者现在确实庞大了,但我希望我的兄弟永远都能做到低调,正所谓一山还比一山高,能人背后有人弄。

“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干我胖爷。”我摇摇头问:“王兴现在在石市还是在崇州?”

胖子眨巴一对眯缝眼:“应该在崇州市,最近他在崇州弄了几家大型的娱乐会所,专门卖药,不光崇州市的瘾君子们找到了天堂,就连周围几省的一些贩药的小势力好像也跟他有联系,我听强子说,现在崇州市乌烟瘴气的,都快变成华北地区的金三角了,兴哥到底是得了什么魔怔,咱干起这些歪门邪道了。”

“还不错。”我微笑着点点头。

胖子呲牙咧嘴的跺脚:“三哥你也魔怔了吧?这还叫不错?卧槽,你给强子打个电话问问,他现在每天急的都想哭,开磕吧,王兴是咱们亲兄弟,忍着吧,心里又觉得特憋气。”

“好好动动你脖颈上的水壶想想我的话,伦哥、金哥你俩带着这个智障回去吧,让白狼到九洲酒店去找我,还有我回来的事情不要告诉菲菲。”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抓起车钥匙和茶叶走出门去。

之所以说王兴干的还不错是因为他把“药品”完美的控制在了几间场子里,没有过肆的流通,如果经他的手将“药品”流窜到全国各地。那他可就真的罪大了,到时候就算我们这帮兄弟能原谅他,国家也肯定不会放过他。

可现在他把临近几省贩药的小势力都给引到了崇州,时机成熟只要摇身一变说自己忍辱负重完全是为了当卧底,不但没罪。反而是大功一件,我相信卫戍区也好、第九处也罢,最后都会往死里抢王兴,承认王兴是他们安排的卧底,毕竟王兴代表着赫赫功勋。

从停车场里找到胡金他们开来的奥迪A6。我慢条斯理的朝着裕华区开去,苏菲的身影不经意间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跟她好好的温存过了。

在这个世界上,我自问从不亏欠任何人,可唯独面对苏菲时候充满了内疚,那个爱我爱到发狂,这么多年心甘情愿为我独守空房的傻女人,我俩自打在一起以后,就没有正经八百的谈场恋爱,从来没有像正常的小情侣一般吃吃饭、看看电影。或者花前月下的浪漫。

每次逛街,看到别的情侣手牵手的漫步,我都能感受到苏菲的眼中充满了羡慕,而我们却只能像急行军一般匆匆忙忙的睡一宿天亮就分手,过去我总劝苏菲时间还长,也总骗自己将来一定要好好的待她,可实际上呢?我始终都在年复一年的瞎忙。

“唉..”我长长的叹了口气,眼角不知不觉变得湿润了很多。

真是太久没有回石市了,以至于找到那间“九洲酒店”我浪费了足足能有一个多小时,我到达地方以后。一身西服正装的白狼已经从酒店的门口等待多时。

“大哥,你回来了。”白狼面色平静的替我打开车门,感觉像是不喜不忧,实际上他的眸子中充满了热情。

我笑了笑道:“你现在越来越像个正常男人啦,怎么样?家里还好吧?”

之前说过。因为一些不愉快的经历,白狼丧失了做男人的权利,而此刻我看到他的下巴颏和嘴唇上出现一些稀稀疏疏的绒毛,这代表这家伙的雄性激素变得越来越健康。

白狼白皙的面颊微微一红,点头道:“多亏了苍蝇!大嫂和念夏都还好,念夏会喊爸爸了,如果大哥这次有时间的话,最好能多陪陪她,每次她咿咿呀呀念爸爸的时候,大嫂都会泪流满面。”

白狼的话让我心底不由一颤。好似被什么东西给扎了一下似的,疼的想要抽搐,我抽了抽鼻子“嗯”了一声,不敢再往下继续话题,我怕自己会忍不住。直接掉头跑回去找苏菲和念夏。

白狼何其的聪明,自然一眼看出来我的脸色,指了指酒店大厅的方向道:“邓局在大厅里等你很久了。”

“嗯,让服务员泡一壶热茶。”我将两包廉价茶叶递给白狼,然后深呼吸两口,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拍了拍脸颊,挤出一抹微笑朝大厅迈出了腿,酒店的正厅内,摆了几张供人休息的欧式大沙发。一个上身穿白衬衫,下身套黑西裤的中年人夹着二郎腿,两手捧着一张报纸慢慢打量,正是市局一把手邓州。

我轻步走到他身侧,弯腰谄笑:“久等了叔。真心对不住,刚才来的路上碰到卫戍区的几个战友,非拉着我唠家常,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邓州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微笑的放下报纸。声音洪亮道:“碰到战友聊几句还不正常嘛,最是难忘战友情,叔也当过兵,能理解的,快坐吧。休息一下,你把我送回去,刚下飞机就让你过来给我当司机,叔自己都觉得怪难为情的。”

“那有啥可难为情的,侄子给叔叔开车。天经地义!”我惶恐的坐到邓州的对面,两眼有神的套他话:“叔,我听人说今晚上长安区发生重大命案了?”

邓州满脸愤慨的拍了下桌子出声:“可不呗,市长热线和几个区分局的电话都被打爆了,燕赵多有慷慨悲歌之士。咱们石市的市民是我见过最有正义感的,这次对于张思澳犯罪团伙绝对不能姑息!”

“石市有叔您这样敢为民请命的廉官才真是莫大的福分。”我奉承的翘起大拇指,声音压低道:“叔,八号公馆之前的法人代表程志远您认识么?”

“过去接触过一两次,我听说你们俩之前好像闹过一点小矛盾吧?这下他东窗事发。你应该能够松口气。”邓州一对虎目微微转动,很聪明的没有往下赶话。

我搓了搓手道:“兄弟打架吵嘴还不正常嘛,实不相瞒叔,程志远跟我是表亲,我们之前有矛盾也只是经营理念不同罢了,他这个人我了解,绝对不可能犯什么大错,我觉得这里面兴许有什么猫腻,当然这也是我个人的猜测,您别往心里去哈,草民的建议,嘿嘿..”

“哦?”邓州的眉头微挑,意味深长的叹口气道:“公平公正是警务人员的基本常识,这个案子看来还是查的不够认真啊,回头我再亲自过问一下..”

“我就知道叔是当代包青天,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任何好人。”我长松了一口气,意有所指的微笑道:“我大哥罗权说过几天要到咱们石市玩儿,还要拜访您,我说您公务繁忙。他就是不听,对不住啊叔。”

邓州微微一顿,笑骂道:“你小子就是属煤球的,浑身上下都是心眼,说吧。是不是碰上什么困难了?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不违法乱纪我都可以答应。”只字未提罗权拜访的事情,不过我已经知道了结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