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8 VIP房/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话的功夫,白狼端着一壶热茶和两只茶杯礼貌的摆到我们面前,不卑不亢的替我们一人倒上半杯茶水后,静悄悄的站到我身后。

邓州微微打量白狼几眼,再次微笑着将目光投在我身上。

我摸了摸鼻梁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我想到看守所去住几天,不知道所里还有没有地方了?”

“你说什么?”邓州的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我贱嗖嗖的朝着邓州作揖:“最近得了一种怪病,医生让我到看守所去蹲几天才能好,叔你得救救我。”

邓州是什么身份,在公安系统摸爬滚打半辈子的人精,啥样的痞子流氓没见过,我屁股一撅他肯定知道要拉什么屎。耸耸鼻子道:“医生是不是还说必须得跟一个叫张思澳的小家伙关在一间监号才能痊愈?”

“叔您真是再世华佗,这都能猜得出来!绝了!”我直接起身鞠了一躬。

邓州白了我一眼:“鬼扯!真拿叔当三岁的小孩儿了!这事儿比较难办啊,毕竟张思澳的案子闹的这么凶,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看。哪里稍微运作的不好,叔可能就得名声扫地。”

“叔,帮帮忙,我只问他几句话。绝对不会影响任何。”我认真的恳求。

邓州摇摇头道:“孩子,不是叔不愿意帮你,实在是事情比较难办,我实话跟你说吧。张思澳也有根儿,他的根儿朝哪边生,我不方便说,你这件事情不是逼着叔站立场嘛。”

盯着邓州黑里透红的严肃面孔打量了半天,我长吁一口气,掏出伦哥的手机拨通了罗权在缅点的办公室电话,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我不知道两国的时差是多少,只能期盼罗权他们这会儿还能在办公室。

等人接电话的心情是最焦躁的,听着听筒里“嘟..嘟..嘟”的声音,我心底一个劲地臭骂,傻篮子快尼玛接电话啊!连续打了三次电话都没人接听,直到第三通我准备挂电话之前,那边突然有人接了,罗权略微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明嘠拉吧!”

“拉吧个鸡八,我是你三叔!”我忙不迭的笑骂,一方面是因为我和罗权的关系到位,另一方面我想证明给旁边的邓州看,我俩关系确实到位。

罗权自然而然听出来我的声音,话痨似的喋喋道:“草尼奶奶个哨子。小篮子胆儿肥了是吧,敢这么跟大哥对话,你丫死哪去了?我听说你和小佛把缅点一支小党派的头目给干掉了?”

“这事儿我回头再跟你唠,你不是一直都说想认识石市的邓州。我邓叔么?现在我俩正在一起喝茶呢,给你个机会和我叔说两句话,乐意不?”我意有所指的朝着那头的罗权说道。

罗权懵逼的嘟囔:“什么邓走邓跑的,老子啥时候说要认识你叔了..明白啦。你丫肯定是借着我名在外面装逼了对不?我才不给你那个脸呢,拜拜了您嘞。”

我忙不迭的说:“权哥,我这会儿在石市呢,你信不信挂掉电话我就打车去京城,找我嫂子聊聊组团找人妖的事儿?”

罗权一阵沉默,最后无奈的咒骂:“操!让咱叔接电话。”隔着听筒我都能听见丫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乐呵呵的把手机递给对面的邓州道:“叔,我兄弟罗权的电话,一听咱俩在一起喝茶。哭着喊着要跟您聊。”

“你呀你,真是调皮!”邓州像家里长辈儿似的,佯作生气的指了指我,快速接过手机,站起来朝不远处的角落走去,脸上的表情堪称奥斯卡影帝。

邓州刚才之所以对我推推嚷嚷,无非就是想看看我到底和罗权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其实他心里巴不得这么干。能和罗家搭上线,相信这老小子现在心里绝对比吃了二斤蜂蜜还要甜。

“唉,又欠了我权哥一份大人情。”我低头小声喃呢,别看我刚刚跟罗权连说带笑。实际上我俩都明白个中的关系。

几分钟后,邓州红光满面的攥着手机走回来,朝着我道:“三子,叔今天感觉有点累了,想要早点回家休息,要不咱们今天就唠到这儿?等你从里面出来,咱们爷俩再好好的聊聊?”

一听他这话,我立马欢呼雀跃的弹了起来。点头哈腰的应承:“行啊,叔你啥时候有空啥时候喊我都行。”

“等叔有空的时候,你估计又回缅点度假了!”邓州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下次小罗到石市玩的时候,一定记得喊叔一声。让叔尽份地主之谊,我俩刚刚聊的挺投缘的。”

我心里冷笑,聊了五分钟就特么头圆,那我跟罗权睡一个被窝那么久是不是早该屁股也圆了,当然我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半分,拼命挤着笑脸道:“必须的必!”

开车将邓州送回他家,临下车前,邓州轻声道:“你在这里等几分钟。待会儿会有人接你走,进去以后一定要认真改造,坚决不能惹事生非,更不许打着我的幌子乱来。听懂没有?”

“知道了叔。”我小鸡啄米似的点着脑袋。

等邓州走进小区以后,我才如蒙大赦的喘了口气,跟这样的老狐狸打交道实在太特么累了,人家一言一行可能都有深意。咱都得拼了命的去琢磨,今天要不是有罗权出面,我估计我俩的关系怕是永远都保持在“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份上。

见我站在车边一动不动,白狼轻问:“大哥。待会咱们干什么去?”

“蹲号儿,以前蹲过没有?”我点燃一支烟笑问。

白狼耸了耸肩膀,两只眼睛闪过一抹凶光:“在刑城的时候,我是整个号的号长。”

“那就妥了。”我搂住他的肩膀耐心的等候。

等了足足能有十几分钟的样子。一辆面包车改装的警车才停到我们的车跟前,从车里面跳出来个胖的跟米缸似的黑脸家伙,朝着我和白狼笑眯眯的问:“请问哪位姓赵?”

“领导好,我姓赵!”我赶忙走了过来。

“赵公子车里请。您叔叔让我来接你的。”黑脸胖子赶忙替我拉开面包车门,竭力比划了个“请”的手势,奈何这家伙实在太肥了,拱腰都费劲儿。整的就好像是个被人踢变形的垃圾桶一般。

头一回被人称呼“公子”,我浑身上下都跟生了跳蚤似的不适应,赶忙冲他摆手道:“老哥客气了,我是去蹲号儿的,您弄得这么热情,让我各种不好意思哈,您放心,大恩大德,我叔肯定记在心里了,到里面您该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但是一定要把我们哥俩分对号子。”

“哈哈..不会分错的。”黑脸胖子爽朗的一笑,走回驾驶座上。

等我和白狼坐稳以后,汽车才缓缓的朝市郊走去,路上黑脸胖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闲扯,问的无非都是关于邓州的一些琐事,我也是能敷衍就敷衍。

很快到达“石市第一看守所”的门口。黑脸胖子咳嗽两声从副驾驶上拿出两幅手铐递给我俩小声道:“赵公子和这位兄弟受委屈了,咱们得例行公事,很快的!”

“了解。”我和白狼互相给对方戴上手铐。

经过一些最基本的检查后,我和白狼连头发都没剃。直接换上监号服跟着两个看守走进了监房,在一间名为“166”的监房门口停下脚步。

“卧槽,还是VIP房。”我冲着白狼咧嘴笑道。

“闭嘴,肃静!”看守装模作样的喝斥了我一句,打开铁皮门上的锁子将我俩推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