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9 老弟,你懂社会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看守的大呼小叫,白狼的脸色直接变冷,侧脸轻笑:“哥们,你跟谁对话呢?”

“行了,别絮叨!要明白咱俩现在的身份,再惹事生非你就给我滚回去。”我好笑的靠了靠白狼的肩膀,朝看守青年努努嘴:“开门吧大哥,我们准备好了好好改造!”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每个人都会生会死会哭会闹,这个世界又是不公的,尤其是对有钱有势的人来说,不管是在社会面还是在看守所亦或者监狱其实都一样。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称王称霸的地方罢了。

“号子”和“班房”最大的区别在于,这地方相对比较自由,只要你家里的底子够硬、兜里的钞票够厚,生活的质量其实一点都不次。况且现在国家讲“人权”即便是犯了错的浪子们,只要肯多“用心用金”多打点一下,挨打体罚的事情基本不会出现,不过监房内部有没有矛盾。就不是谁能保证得了的。

我和白狼被推进铁皮门以后,房门就“咣”的一下关上了,想象中伸手不见五指的混乱景象没有出现,大概三十多平米的房间里看起来分外透亮。水泥磨平的地面一尘不染,干净的令人心慌。

六张铁质的高低床上整整齐齐的折叠好被褥铺盖,靠近墙角的地方摆了一张小木架,上面按顺序摆放了一些饭盒和脸盆,最东头的地方是间不点大的洗漱间,猛地一进来,我还以为回到了我们在卫戍区的班组。

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先前那个管事的小黑胖子告诉我,这个时间段号里的狱友们都在车间里当“义工”挣公分,所谓“义工”其实就是帮着一些小厂子做些简单的手工活,比如糊个火柴盒或者造假花啥的,美名其曰是为了替这些迷途知返的“浪子们”争取一门出去存活的技能,实际上他们创造的价值,呵呵呵...

我随便找了一张下铺坐下,静静的打量整个监号,白狼从旁边抽了抽鼻子低声道:“大哥,真是时代在进步哈,现在连这种地方都变得人性化了,我记得我第一次被关进这种地方的时候,呵呵...简直不堪回首。”

“别瞎说。咱们国家自古到今都是讲人权的。”我斜眼瞟了一眼墙角闪着蓝光的摄像头,然后我招呼白狼朝洗漱间走去:“看看有没有啥趁手的家伙式,待会我想好好跟张思澳唠唠社会磕。”

我俩刚走进洗漱间,铁皮门就“吱嘎”一声开了。八九个身穿灰色布衫、脚踩无根拖鞋的小青年从外面鱼跃而入,首当其在的正是我这次的目标张思澳。

白狼打算出去的,我拽住他胳膊摇了摇脑袋,寻思听听这个小老弟有什么“高论”要发表。

张思澳剃着个青皮头。吊儿郎当的走进屋内,走起路来左膀子高、右膀子低,一副“社会大哥大”的标准造型,回头朝着看守瞪眼:“你推我干鸡八,是不是不认识老子是谁?”

进屋以后他一屁股就崴到最靠近门口的下铺上,翘着二郎腿骂骂咧咧:“擦特么的,真是墙倒众人推,鼓破众人捶。前几天老子在长安区耀武扬威的时候,这帮小看守哪个瞧见我,不得赔着笑脸打招呼,你等我出去的,槽!”

“老大,你说咱们这次会不会有点悬?毕竟杀人可不是件小事儿啊。”张思澳旁边一个脖颈上纹了个“忍”的青年,从床铺底下翻出来一包“苏烟”递给张思澳一支,剩下的六七个青年全都老老实实的站成一排。谁也没敢多吭声多动弹,我估摸着他们应该是都被张思澳给“征服”了。

张思澳很无所谓的吐了口烟圈,咧嘴冷笑:“谁特么有证据证明是我杀的人?你当我干爹是混假的?过两天让大头他们安排几个缺钱的马仔进来顶罪就好,咱们呆个十天半个月估计就能出去。”

“老大。我听人说..”脖颈上纹“忍”字的小弟压低声音道:“听人说,这次是王者的赵成虎要办你,当初远爷都不敢随便招惹王者的人,咱们前阵子玩的确实有点过火了。”

“去尼玛得!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张思澳一脚踹在自己的马仔肚子上,蹦起来破口大骂:“你是不是摆不清自己什么身份了?跟我俩上政治课呢?赵成虎是个鸡八,除非狗操的永远把我关起来,等我出去,肯定玩死他。我特码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

张思澳正侃侃而谈的时候,我和白狼满脸微笑的从洗漱间里走了出来。

他当时背对着洗漱间,根本没看到我俩。可他面前那个纹“忍”字的马仔看的可仔仔细细,嘴巴立时间长大,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我打量,无意识的出声:“赵..赵成虎!”

吹牛逼这种事情可能真上瘾,见自己小弟吓得面色发白,张思澳反而吹越上劲儿,拍着大腿道:“赵什么赵,瞅你内个怂逼样子。老子刚才说没说赵成虎就是根鸡八,他要是现在敢出现在我脸前,我能打的他找不到北,狗逼当初跟我单挑过。让我掰断两颗大门牙,要不是程志远拦着,我当时真能..”

“哦?要不是程志远拦着,你当时准备把我怎么滴呢?”我轻轻拍在张思澳的肩膀上。不愠不火的轻声问道。

“谁!”张思澳猛地转过来脑袋,当看清楚是我后,他脸上的表情别提多精彩了,眼珠子鼓的圆溜溜的。嘴巴快咧到耳根子上,嘴唇上还沾着一丝唾沫星子,呆愣的揉了揉眼睛,“卧槽!”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

不等我吩咐。白狼一个猛子扎过去,单手揪住张思澳的衣领又拽了回来,抬起胳膊“啪”的就是一个响亮的大巴掌,恶狠狠的咒骂:“谁他妈给你勇气在背后研究我大哥的?”

“老弟。你懂社会不?”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轻蔑的笑问。

“懂你麻痹,铁牛给我干他!”张思澳朝身后的马仔喝斥一句,梗着脖子就要从白狼的手边挣扎开,白狼反手又是一巴掌呼在张思澳的脸上。一把掐住他的脖颈照着墙壁“咚”的一下撞了过去,回头一指那个脖颈上纹着“忍”字的青年吓唬:“没你事儿,最好消逼停猫着,别让我待会教你怎么做人!”

那青年刚刚才迈出去的腿,立马又收了回来,满脸惊恐的看向两手抱在胸前的我干涩的缩了缩脖颈:“三爷,我什么都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我没参与,我也从来没想过跟王者作对。”

混社会要有智商,这个铁牛看起来五大三粗,实际上脑筋转的特别快,一瞬间就分析出敌我的局势,我和白狼既没换衣服,也没被剃头,看上去更像是来做客的,他就算再傻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马上举手投降,这种人在社会上注定不会玩的多高,但绝对活的最久。

“铁牛,卧槽尼玛!跟我玩这手是吧?你给我等着..”张思澳脸色狰狞的诈叫。结果被白狼掐住脖颈朝着墙头“咚咚”又是连续几个重磕,我朝那青年笑着说:“反正你现在里外不是人了,不如趁着现在还能动手好好的捶你老大一顿,整不好我心情一愉悦就把你收进王者了。”

铁牛微微一楞,陷入了思考当中,我乐呵呵的说:“放心搞,今晚上咱们屋里的隔音效果特别好,只要不死人,我保证方圆二百里外都不会有人听见,如果你搞的我满意,出去以后我给你饭吃,如果你跟我耍二百五,呵呵呵..我也给你饭吃,不过要看在哪吃。”

铁牛咬着嘴皮沉默几秒钟,大胳膊一挥冲着身后六七个青年摆摆手道:“弟兄弟,干他!”

八九个小青年二话不说,围住张思澳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光是听见骨头断掉发出的“嘎巴”声,我就听见至少不下三声,另外一边的白狼就跟瞅见“阶级敌人”似的只瞄着张思澳的胯骨轴猛踹,一脚接着一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