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0 人渣的味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众人围住张思澳劈头盖脸的就是猛踹,张思澳干脆蜷缩成一小团抱着脑袋倚在墙角,打了差不多能有二十多分钟,我轻咳两声道:“行了,差不多得了,澳爷从外面好歹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给他留几分薄面吧。”

说话的时候,我仰头看了眼墙角的摄像头,一闪一闪的小蓝点已经被关掉了,这才放放心心的打算正式盘问他。

白狼一脚狠狠的跺在张思澳的脑袋上:“今晚上咱们算刚开张,往后哥哥我慢慢伺候你哈。”

张思澳让捶的满脸是血,嘴唇片肿的老厚。含糊不清的喷着血沫子还冲我瞪眼:“赵成虎,有能耐你弄死我,草泥马得,老子如果不死。从今往后你们王者别想有消停日子。”

“去尼玛得!”白狼一把从支架上抓起一个刷牙缸冲着张思澳的脑门“咣咣”就是两下,号里的刷牙缸都是铁质的,砸在狗日的脑袋上跟敲锣似的发出一阵子悦耳的脆声。

张思澳疼的“嗷嗷”吼叫,猛地一把推开白狼。冲到铁皮门的门口连踢带错的敲打房门呼喊:“救命啊,杀人啦!快来人啊!”

门外的管教极其不耐烦的喝斥:“吵什么吵,别他妈没完没了!”之后就再没任何声息。

“草泥马,老子要告你们。你们跟赵成虎蛇鼠一窝!”张思澳绝望的又狠狠踢打了两下房门哭嚎起来。

我捏了捏鼻头站起来,冲着后背倚靠在铁门上的张思澳微笑:“老弟儿你今晚上伙食不错嘛,嗓门还挺洪亮,骂起街来有声有色的。不错!”

“大哥,我帮兄弟漱漱口呗?”白狼玩味的望向我。

我点点头道:“去吧,悠着点玩,别整死哈。”白狼是折磨人方面的专家,这也是我这次带他来的主要目的,只要白狼在,我相信张思澳就算是铁齿铜牙也指定能让我撬出一条缝。

“得嘞!”白狼打了个响指,朝铁头他们摆摆手道:“扶澳爷到卫生间,听说马桶里的水最养颜!”

铁头几个薅拽起张思澳朝洗漱间的方向走去,半路上张思澳也还手,不过迎接他的是更加猛烈的拳打脚踢,好虎架不住狼多,更别说张思澳充其量只能算只敢咬人的京巴。

我点燃一支烟,倚靠在门框旁看热闹。

几人将张思澳双手反扭,直接把他脑袋往坐便器里按,白狼下手极狠。从后面一脚接着一脚的往张思澳的腰上狠踢,洗漱间里传出张思澳断断续续的咒骂声:“操你..咕噜咕噜..赵成..咕噜咕噜...”感觉好像被呛水了似的。

“小老弟儿,我大哥说带你认社会,现在知道这个社会是啥色的没有?”白狼踩在张思澳的脖颈上。冷笑着问道。

张思澳脸色铁青,鼻梁和眼眶的地方都已经变得淤青,他扬起湿漉漉的脸朝我低吼:“赵成虎,你不是英雄。只会背后耍这些阴谋手段,我特么看不起..咕噜咕噜...你。”

他话只说到一半,脑袋就又被白狼给踩进了蹲便器里。

我眯缝眼睛打量张思澳,这小子上次被我和胡金弄到天台的时候也没见这么硬气,这回为啥变得这么犟,难不成他那个“干爹”给了丫肯定能出去的承诺。

“来,拖出来澳爷,我跟他好好唠唠。”我冲着白狼招手。

白狼揪着张思澳的衣服走到我跟前。丢垃圾似的一把丢在我面前,可能生怕他会暴起伤人,白狼故意一脚狠狠的跺在张思澳的右手腕子上,当即就发出“嘎巴”一声骨骼脆响的声音。

张思澳“啊!”的惨叫起来,哭爹喊娘一般的从地上来回打起滚来,右手腕也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肿高了,“让他闭嘴!”我皱了皱眉头。

白狼单手掐住张思澳的脖颈,攥起刷牙的铁缸冲着他的大门牙“咚”的就是一下子。恶狠狠的吓唬:“再敢发出半点声音,信不信我把你牙一颗一颗全凿下来?”

别看张思澳刚才骂骂咧咧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实际上他这会儿真被白狼给唬住了,听到白狼的话。立马乖乖的闭上嘴巴,原本我想直接问张思澳的干爹是谁,又怕隔墙有耳,琢磨了半天。还是打算让丫自己主动跟我交代。

“害老大篡龙头,这么浓重的下水道气息都掩盖不住你身上的人渣味,小老弟你也是够没谁了?”我蹲到张思澳的面前微笑的问他:“澳爷,我问你哈,程志远是被你送进去的不?”

“不是。”张思澳立马拨浪鼓似的摇头。

“我想听实话。”我对着他脸吹了口烟雾。

张思澳像是被谁踩着尾巴似的,呲牙咧嘴的大吼:“这他妈就是实话,他进去真跟我没任何关系!”

“铁头,把你鞋子脱下来,借给我使使。”我冲旁边那个脖颈上纹着“忍”字的青年伸出手。

号子里,不许穿皮鞋、球鞋,也不许穿任何有低鞋钉的鞋,所有嫌疑人只能穿统一发放的鞋子。冬天是布底布面的懒汉鞋,夏天是一种类似木屐的硬板拖鞋,此时正是大夏天,屋里的所有人都穿着那种凉拖,这种鞋的鞋底特别厚实,打在身上格外的疼。

我接过铁头的凉拖,照着张思澳的腮帮子“噼里啪啦”一顿狠拍,冷喝:“笑脸给多了是吧?还尼玛做梦自己是黑涩会呢?小家伙。我老实告诉你,大哥既然能这么正大光明的进来,就有法子弄死你,完事大摇大摆的离开,你信不信?”

张思澳沉默了几秒钟,最终咬着牙点了点头,声音很小的“嗯”了一声。

“啪!”白狼反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他脸上,声音那叫一个响亮。吓得旁边几个青年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两步。

“草泥马,我大哥问你信不信,你嗯是特么几个意思?你当爹们跟你开茶话会呢?”白狼冷着脸拿指头戳了戳张思澳的脑门:“我大哥问你信不信?”

张思澳被打的直接吐出来两颗腮牙,目光阴狠的盯着我的双眼。拳头攥的紧紧的,一副恨不得咬死我的架势,最终心有不甘的松开拳头,吼叫起来:“我信,我他妈信!”

白狼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将他蹬出去好几米远,梗着脖子破骂:“信就信,你呼喊鸡八啥?显摆你嗓门大是不?”

张思澳从地上躺了七八秒钟,猛地跃起,从支架上抓起一个茶缸子,高声嘶吼:“老子他妈跟你们拼了!”

不等他跑到我身边,白狼跳起来就是一记“侧踢”踢在他肋骨上。接着胳膊肘勾住他的脖颈,揽到自己的怀里,使劲往下一按,膝盖冲着他的下巴颏“咣咣”狠磕几下子,张思澳立马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软倒下去,白狼冲铁头一行人招招手:“过来继续给澳爷松松筋骨,谁敢不卖力,呵呵..”

铁头和另外六七个小青年顷刻间全都扑了上去。白狼从摆放洗漱用具的支架上翻出来几只木质牙刷,面色邪恶的朝铁头他们命令:“把他裤腰带解开,最近一直听人说菊花朵朵开,今天大哥来试试水!”

又是十多分钟后,张思澳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声:“服了,我真服了!三爷,你想问什么随便问,只要我知道的,肯定原话不少的告诉你!程志远是我被我坑了,他那些犯罪证据全是我一手整理好,然后上缴的,饶了我吧!”

“小白,菊花盛开的好像不灿烂呐。”我吧唧嘴巴冷笑。

紧跟着又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张思澳哭喊着哀求:“资料是我整理的,稻川商会的厄运负责上缴,兄弟盟的郑义打的下手,这件事情他们都有份参与。”

“为什么啊?”我好奇的问道。

“因为他们要跟程志远合作卖药,程志远不同意,好像还扇了厄运一巴掌,所以他们绝对把程志远给换掉,我就是个傀儡,整件事情,我全是听我干爹的指使做的。”张思澳这会儿像是打开阀门的水龙头一般,说话的语速快的不得了。

总算回到正题上了,我打了个哈欠轻笑:“继续说,说点我不知道又想知道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