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5 谁保护念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厄运肯定是练过家子的,这小子走的是轻巧路线,不跟我硬碰硬,完全靠左突右闪的挪动耗费我的体力,如果交手的地方换在擂台上,我俩的胜率可能是五五开。

可眼下这鸡八地方本来就狭窄,我擅长的是拳术,揍他还不跟揍山驴逼似的简单,况且周边又都是我的兄弟,他往哪跳不得挨削?

我一记势大力沉的“炮拳”捣过去以后,厄运堪堪闪到旁边,还没轮上缓口气。另外一边跟吴晋国厮打的唐贵回手就是一卡簧直戳他的胯骨,这小子吓得立马往旁边躲,结果又被那边的伦哥一脚又给蹬了回来,身子趔趄的刚刚站直。就被胡金一镐把子给闷在了地上。

打群架最忌讳的就是别摔倒,只要一躺下,想要再爬起来的机会基本上没有,被胡金一棍子抡躺下后。哥几个很有默契的全都放弃自己的对手,一窝蜂的涌到厄运的旁边拳打脚踢起来。

“小逼崽子,上次在灵山景区阴老子阴的爽不爽?”我抬起自己四十二码的大脚往厄运的身上“咣咣”的猛盖,哥几个的脚也全都伸向厄运。压根看不到这个傻屌此刻的表情,放眼望去黑压压的至少有十几只黑皮鞋。

“胖子,你往旁边挪挪,别他妈两脚蹦起来跺。给老子留点地方!”伦哥气急败坏的喊叫。

这一顿暴踹踢的别提多解气了,有稻川商会的马仔想要偷袭我,全被白狼给收拾掉了,白狼没有参与群殴,从交战一开始就尽职尽责的守在我左右。

踢了大概也就四五分钟的样子,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划破长空,紧跟着就看到十多辆闪着警报器的警车由远而近疾驰而来,我回头看了眼看守所的大门口,见到小黑胖子领着一大群狱警不尴不尬的守在正门口,心里暗暗记下他这份人情。

按照正常程序,他早就该请求支援了,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偏偏等到我们正式混战在一起,我讨了足够便宜的才报警,诸如看守所、监狱这类地方堪称重中之重,只要有人报警。就肯定马上会得到支援。

眼瞅着三四十名荷枪实弹的军警气势汹汹的奔过来,我赶忙停下手脚,高高举起双手吼叫:“所有王者的兄弟,全都双手抱头蹲下。不要有任何抵抗,咱们是被迫自卫,有理也说得清!”

说罢话,我第一个带头。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哥几个也全都有样学样的双手搂头的蹲在原地,巨鳄堂的兄弟这阵子可能被洪啸坤又好好调教了一番,执行起命令来没有半丝的拖泥带水。

场上所有穿白色西装的青年齐刷刷的蹲坐在地上,显得格外的老实巴交,而“稻川商会”的那群马仔显然还没有从高亢的情绪中缓和过来,眼见自己的对手全都蹲下不还手,一瞬间好些人扑上去冲着我们的兄弟纷纷暴踢。更显出这帮逼有多猖狂。

“全都不许动!抱头蹲下!”冲在最前面的十多个军警粗暴的用警棍将稻川商会的那帮马仔给制服,别看我们的人刚才挨了几脚,可实际倒霉的还是稻川商会的人,警棍那玩意儿抽一下可是闹笑的。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呯”的一声枪响,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的骇人,亢奋的稻川商会马仔立马消停,紧跟着就看到邓州全副武装的举着一把手枪走了过来,他先是瞟了一眼老老实实蹲在地上的我。递给个满意的眼神,然后又看向满脸血污的厄运和吴晋国,皱着眉头喝斥:“什么意思?要造反是么?在看守所门口摆阵练摊儿,你们也是独一份呐!”

“邓局。赵成虎欺人太甚!觉得我们是外国人无依无靠,任意的凌辱!你得为我们做主啊!”厄运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鼻青脸肿的朝邓州哀嚎。

“呵呵呵..到底是谁欺负人,咱心里都有数。今天我出狱,敢问稻川商会的朋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们也有大哥出狱么?请问是哪位?”我没有起身,仍旧蹲在地上,把态度摆到很低的位置,跟公家打交代,态度很重要,得时时刻刻处于弱势的一面,才能唤起对方的同情。

“别特么吵了!”邓州虎着脸。不耐烦的喝斥:“你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非要我把你们全都铐上警车才觉得有面子么?赵成虎我不想多说你什么,你刚刚才出来,应该很清楚里面的滋味,厄运你是岛国人,不要逼着我把你引渡回国,这次的起因我会调查,现在我就问你们。需要不需要报警处理?如果需要的话,跟我一起回警局做份详细的笔录!”

我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长吁短叹道:“唉,挨顿打就挨顿吧,谁让咱自己技不如人呢。邓局我们王者不需要。”

“你们呢?”邓州侧头看向厄运:“你们稻川商会需不需要经公处理?”

厄运一脸憎恨的盯着我,死死的咬着嘴皮,最终深呼吸两口摇头:“我们也不需要。”

“既然都不需要,那就马上散开。别说我没提醒你们,非法聚会的罪名同样不小,这是第一次,同样也是最后一次。下回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咱们的谈话地址会还在拘留室里面。”邓州将身上的配枪收起来,摆了摆手:“收队!”

说罢话他带着一甘军警快速离去,没有再多跟我们任何人多说一个字,即便如此,我也知道他给足了面子,不然不可能亲自过来,也可能只不痛不痒的训斥几句。

胖子是第一个从地上爬起来的,朝着我咧嘴大笑:“哎唷卧槽,没热闹玩喽,三哥刚才我捶狗捶的老鸡八爽了,待会聚福楼我请弟兄们喝酒。”

“扩诺呀罗!”厄运猛地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卡簧。五官扭曲的就朝我扑了上来,速度快到我根本没反应过来,眼瞅着冒着寒光的刀尖距离我越来越近,我赶忙一屁股坐到地上。往后拼命仰躺身子。

这个时候距离我最近的白狼突然蹿了起来,一把攥住明光晃眼的刀刃上,锋利的刀刃瞬间划破白狼的手掌,鲜血就跟拧开的水龙头一般往下洒落。厄运这条狗完全疯掉了,反手将卡簧抽出来,狠狠的扎在白狼的肚子上,白狼“啊”的低吼一声。脑袋重重的磕在厄运的鼻梁上,厄运被撞的踉跄的坐地,白狼也捂着小腹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着。

“擦尼玛。老子灭了你!”胖子和胡金一齐站起来,叫吼着扑向厄运,其他人也不约而同的爬了起来,刚刚才平息下来的混乱在厄运刺伤白狼的同时再次爆发了,而且比先前的规模更加浩大,无数身着白色西装的王者门徒冲着蹲在地上根本没反应过来的“狗腿子”伸出了自己的腿脚。

邓州带着手下还没退出去二十米,暴动就再次发生,慌忙叫吼着又返身回来,这次别说他对天鸣空枪,就算真射杀一两个人怕是也没什么鸟用,邓州恼怒的嘶喊着,我全然当作没有看到。

几百人的愤怒根本不是区区几十名“人民卫士”可以喝斥的住,一甘卫士们只能被动的推拉阻挡,不过根本于事无补,刚刚拽开这边的几个人,另外的一头马上又蹿起一伙人对着稻川商会的马仔拳打脚踢,场面要多混乱有多混乱。

“小白,你没事吧?”我搀住白狼,关切的问道。

白狼挤出一抹笑容,声音很虚的摇头:“没..没事大哥!”此时他的白色西装上被鲜血浸红一大片,宛如朵朵绽放的梅花,看的人触目惊心,他咬着嘴皮冲我轻声道:“这次出门,大嫂交代过我,一定要保护你,我也跟大嫂发过毒誓,除非我死,否则不会让任何人碰你一根头发,我死而无憾!”

“闭嘴,别他妈说丧气话,不过是破了个小口子而已,你要是死了以后谁保护念夏!操!”我焦急的两手抱起白狼,冲着暴怒的胖子大吼:“别他妈打了,开车!去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