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7 重新定规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话音刚落下,就听见走道里传来一声怒吼:“干死厄运,我抵命!操特妈得,往死里喽他!”

我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走廊外头,不禁想骂娘,苍蝇这个瘪犊子装的也太特么不逼真了,身上的白大褂还没脱下来就急着喊口号,所幸的是邓州当时正处于六神无主的状态,根本没注意到刚刚还满脸悲痛的医生为什么一瞬间跑出去摇旗呐喊。

他急忙冲我摆手:“三子,你别冲动!人死不能复生,咱们不能再让事态越来越严重,你就算不替自己考虑,也得为手下的兄弟想想吧,不为手下人想,也为你的老婆孩儿想想..”

邓州的话根本没说完。就被胡金、胖子他们群情激昂的声音跟淹没,走廊外面的兄弟们高一声低一声的怒吼。

“对!干死厄运,我们抵命!喽他!”

“操特妈的厄运,不弄死他老子这辈子不安分。”

“三哥,必须得为白狼报仇啊!”

其他兄弟根本不知道急诊室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此时表达出来的情绪完全是真情流露,说老实话看到此情此景,我打心眼里自豪,这他妈就是我的兄弟,就是王者的儿郎。

看大伙儿的情绪酝酿到了一个临界点。我抽泣着鼻子问邓州:“叔,您也看见了!现在的形势根本不是我能掌控的,我没别的念想,也知道厄运的身份特殊,您不可能置他于死地。所以退而求其次,只想着让稻川商会的人捐出来一块地给我兄弟安座坟,这难道很过分吗?”

面对我“情深意切”的眼神,邓州沉思了几秒钟,摆摆手道:“三子。你看这样行不?我先去跟厄运沟通一下,咱们争取把事态控制在咱自己可以处理的范围内,你也别急着摇旗呐喊,等我回话,可以吗?”

“不行!杀人偿命,小鬼子多啥,凭啥弄死我们兄弟。”苍蝇捏着鼻子从人群的最后面继续挑拨众人的怒火。

“就是!稻川商会算个鸡八,在咱们的地盘上耀武扬威就算了,现在还骑到我们脖子上拉屎,干特娘的。”

“三哥,你别拦着我,我他妈现在就去端了远东集团!今天的事情我胖子一力承担,跟王者没有任何关系!”胖子怒气冲冲的转身往外走。

“我也去!”

“算我一个!”唐贵和刘云飞纷纷撵了出去。

邓州急眼了,跺脚挥手的冲我招呼:“三子,你能不行先拦下来你的人,我也没说不帮你们解决,你们现在这样,不是让我难堪么,我马上要扶正,兼职副市长。这个节骨眼上出乱子,你还让不让叔活了?”

我摇摇头说:“叔,我拦不下他们,也没脸拦他们,我亲兄弟躺在里面尸体还没凉透。我这个当大哥的没能力给他报仇就算了,还要阻拦别人,您这是在打我的脸!”

说完话,我抬手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子,打的那叫一个嘎嘣利落脆。

“操。你不就是想要一块地么?我同意了,老子应下来你这个要求,稻川商会那边我去谈,不论如何,都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行了吧?”邓州愤愤的跺了跺脚,朝着我呲牙咧嘴的怒吼。

“是任意一块地,稻川商会名下的任意一块空地,只要我看上了,他们必须无条件给我。否则的话,这事儿不算完!”我纠正道。

邓州不耐烦的点头:“好好好,我答应了!马上叫你的兄弟回来,我现在就去找厄运,一个小时之内肯定给你答复,如果厄运敢不同意,我保证让他们的生意在石市做不下去!”

“伦哥、亮哥,去把胖子他们拽回来,不听话就打晕了抬回来,人死不能复生。我不能再让其他兄弟受到伤害了。”我悲镪的朝着伦哥和蔡亮摆了摆手,这帮兄弟里面,算起来他俩是最沉稳的,遇事并没有像其他兄弟那么激动,一直都在冷静的等我安排。

“唉。造孽呀!”得到我的肯定后,邓州才长叹一口气,紧锁眉头往走廊外小跑离去。

等他走远以后,倚靠在墙头抹眼泪的雷少强“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最让人无语的是。这家伙鼻孔里还喷出个大大的鼻涕泡,胡金不满的推了雷少强肩膀一下:“强子,你他妈癔症了?这种时候还有心思笑?”

雷少强干脆蹲到地上,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朝我翘起大拇指:“我三哥最近的表演功力真是越来越纯熟了,我有个小小的建议,下次你再需要演戏的时候能不能事先安排个专业点的搭档,苍蝇这种傻叉身上的白大褂没脱就算了,喊口号的时候敢不敢认真点,你特么笑那么开心。傻子都知道白狼肯定没事。”

眼瞅着被雷少强识破我的伪装,我没好气的朝苍蝇笑骂:“尼玛比得,让你认真点认真点,你丫就是不走心,幸亏刚才邓州太着急,没注意到你,要不然老子的计划肯定泡汤。”

苍蝇讪讪的走过来,抓了抓后脑勺小声嘀咕,我又不是专业的..

“计划泡汤?到底是啥意思啊?”胡金满脸费解的看向我,走廊里剩余的几个兄弟也都一眼不眨的看向我。

“你跟大家讲讲吧。我进去看一眼白狼。”我朝着苍蝇撇撇嘴,示意他告诉弟兄们白狼诈死的信息,完事我拉开急诊室的房门走了进去,手术室内几个护士正在悉心的替白狼包扎伤口,白狼睁着两只眼睛咕噜噜的来回转悠。

“他怎么现在就苏醒了?”我不解的问护士。

护士耐心解释道:“院长说他的脑子受过重创。全身麻醉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他的智力,所以只进行了局部麻醉,我们只在他受伤的地方注射了麻药,刚刚缝合伤口的过程中,他就醒过来了。”

我一想瞬间明白过来。当初苍蝇就是往白狼的脑子里注射了东西,才造成了他失忆,现在白狼到底有没有恢复记忆一直都是个谜,苍蝇肯定不敢冒然尝试。

“大哥..”白狼声音沙哑的冲我打招呼。

“没事吧小白。”我俯到白狼的耳边轻声问道。

白狼笑了笑,很虚弱的说:“没什么大事。刚才睡了一觉,梦到自己好像跌进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一直往下坠落,怎么也不见底,后来我听见念夏的声音,念夏喊我陪她一起玩,就醒过来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傻兄弟。”我轻轻拍了拍白狼的脑袋,白狼对念夏的感情很特殊,一直以来当作“使命”一样的去守护,这也是我放心把苏菲和念夏交给他的原因,尽管白狼的年龄比我大,可我从来都是拿他当成弟弟看待,可能跟他失忆的那段日子有关系吧。

白狼微微转了转脖颈,低声道:“刚才你们在外面的话我都听见了。兄弟们的哭声、骂声我也听的清清楚楚,我一直都认为他们不待见我,嘴上虽然跟我称兄道弟,心里肯定瞧不见我,没想到大家那么在意我..”

说着话。白狼的嗓音就变得有些哽咽。

我轻轻捋了捋他的脑袋道,傻兄弟,在别的地方朋友之间可能充满了尔虞我诈,但是在咱们王者,所有兄弟全是一门心思。大家平常骂归骂打归打,可真碰上事儿,任何一个人都敢提你挡刀子,知道为啥不?

“为什么?”白狼眼神迷惑的问道。

我臭屁的笑道:“还不是因为他们老大叫赵成虎,一个重情超过重黄金的纯爷们呗。”

“大哥。你这个逼装的真实在,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白狼瞬间笑出了声。

我俩相对笑了几秒钟后,白狼低声问我:“大哥,我刚才听到你非逼着邓州要稻川商会的一块地。是为了干啥?该不是真打算给我当墓地吧?现在炒地皮虽然赚钱,但是以咱们王者今时今日的实力,也不差稻川商会的一块地啊。”

“你也认为我要一块地是为了赚钱?”我抚摸着下巴颏浅笑:“也对,所有人对我的印象都是尽占便宜不吃亏的主儿,雁过拔毛更成了我的代名词,嘿嘿..不过这次你们都猜错了,我要地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将稻川商会赶出石市,就算没法彻底撵出去,至少也要让他们的实力大打折扣,这石市的规矩需要重新定一下了!顺利的话,不成一个礼拜肯定有结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