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8 征地/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俩对话的过程中,其他兄弟呼呼啦啦的涌进了病房里面,当见到活蹦乱跳的白狼时候,胖子他们全都乐的跟小狼崽子似的“嗷嗷”乱吼乱叫,紧跟着倒霉的哥几个把目光投向了刚才“谎报军情”的苍蝇身上。

苍蝇一脸弱势,拨浪鼓似的边摇头边往后倒退:“各位爸爸们别瞅我啊,这事儿和我没关系,我刚才完全是按照三哥的安排进行的...”

“玛德,磕他!”胖子咋吼一声,一马当先的将苍蝇给扑倒,剩下兄弟纷纷叠罗汉似的往上挤压,可怜堂堂的史大院长一句辩解的话都没说出口就被这帮如狼似虎的瘪犊子们给彻底镇压。

“真好..有兄弟。有王者!”白狼像个孩子似的,露出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

“啥玩意儿都讲究个互相,只要你把大家当回事儿,你的事儿就是他们的事儿。日子还长,慢慢处呗。”我凑到白狼的耳边低声喃呢,也许是因为经历的关系,白狼这个人性子一直都特别的冷漠。

平常很少和兄弟们花天酒地的潇洒,基本上一直都如同个侍卫一般悉心的护佑在苏菲和念夏的身边,我也希望这次的事情,能彻底将大家完美的衔接在一起。

瞅着兄弟们有说有笑的闹腾,我长长的喘息了一口,任何时候“花好月圆”的戏码都是最触动人心扉也是最容易叫人掉泪的,任由他们从手术室里玩闹,我悄悄的走出门外。

我倚靠在门外点燃一支烟,长长的吐了口烟圈。心底的那块巨石彻底落了下来,正如白狼刚才说的那样,有兄弟有王者,这样的日子真他妈的舒坦。

半支烟抽罢,伦哥挪揄的走出来,肩并肩的靠在我旁边,接过我嘴里的半支烟,“吧嗒吧嗒”的吞云吐雾。

“咋不和他们闹腾一会儿呢哥?”我好奇的问伦哥。

伦哥笑了笑道:“让你一个人从外面绞尽脑汁,我心里不落忍,哥是看着你成长起来的,你丫撅撅屁股想拉什么屎,我还能不清楚嘛,说吧,拿下稻川商会的一块空地,你打算干啥?”

“你猜呢?”我捏了捏鼻头坏笑。

伦哥冲我后脑勺轻拍一下道:“猜个毛线猜,我虽然没你脑子转的快。但是也了解你小子肚里绝对憋满了坏点子,你肯定不稀罕稻川商会的一块破地,谁知道你打算干啥使。”

“谁说的,我老稀罕了。”我笑着摇摇头。轻声问他:“哥,咱们是不是很久都没一块儿练摊喝扎啤了?说起来我倍儿怀念以前在崇州市的日子,那时候的咱们虽然不强大,但是过的却很开心。”

“可不呗。虽然你现在玩的风生水起,我还是更喜欢曾经那个狗鸡八不是的你。”伦哥嘬着烟嘴,半真半假的调侃,搂住我的肩膀道:“三子,混社会这玩意儿永无止尽,一山还比一山高,现在的王者基本上已经成型了,没必要再那么拼。多拿出来点时间陪陪家人,陪陪兄弟们。”

“我也想,比谁都特么想!”我苦恼的搓了搓面颊,这话说的一点不瞎,回崇州市差不多一个礼拜了,我不是从社会上浪荡,就是到号子里撬张思澳的嘴巴,到现在为止我没跟苏菲打过照面。没有回去抱抱闺女,要说心里一点感触都没有,那纯属扯淡,可是我不敢露面。更受不了每次分离时候的痛楚。

伦哥仰头长叹:“真的!我老怀念在县城的那段时光了,那时候的你虽然冲动、固执,而且还有些疯狂,但我至少能猜出来你的所想所做。现在真的是跟不上节奏了,哥哥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能够帮助你多分担一些。””

我叹了口气苦笑:“嗯,等忙完这一次。给咱们王者稳定下来个棵真正的大树,我就准备彻底休了。”

“别介,不准说这种屁话,电视剧里演的很清楚,但凡准备金盆洗手的人最后肯定死于非命,但凡说再干最后一次的人可能真的是最后一次,哥这辈子还没跟你当够兄弟。”伦哥捂住我嘴巴,压低声音道:“哥信命,所以你别瞎说。”

望着伦哥一脸忌讳莫测的表情,我忍不住被逗笑了,两手拖着膝盖道:“哥,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这么可爱一定不缺马子吧?打算啥时候给我弄个嫂子玩玩..呸呸呸,看看!”

“咱们这种人哪有什么正经姑娘会看上,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没事儿跟弟兄们吃吃喝喝,有那方面需要了,随便从洗浴或者K厅搂俩小妹儿可劲儿骚,燕瘦环肥,想要什么尺码的不行。”伦哥拍了拍手掌道:“没事儿哈,哥不担心养老,等玩不动了就到孤儿院领养三五个儿子就好使,行了!别研究我的事儿了,跟我唠唠你打算要稻川商会的哪块地?”

“你觉得稻川商会的哪块地最有价值?”我笑着反问。

伦哥想了想后道:“论最有价值的话,我觉得应该属他们在栾城郊区开发的一块几百亩的工业地,据说厄运那个狗篮子打算从那地方开发个发电厂,如果真被他们弄成了,估计整个华北地区的用电都得通过他们的手。”

“那就要他那块地呗。”我很无所谓的点点头。

伦哥皱着眉头道:“那块地很难得手,至少几百亩,据说稻川商会拿下来就花了笔天文数字,咱们就算真弄到手也开发不起啊。”

“开发不起就再转手卖给别人呗,中国就不缺有钱人。至于好不好得手的问题不需要考虑,事在人为,我相信厄运肯定会割爱的。”我狡黠的掏出烟卷点燃,冲着伦哥道:“时间差不多了。给邓州打个电话,就说我快要拦不住暴怒的兄弟们了。”

“三子,你三思后行,千万别鸡没偷着再惹一身骚。”伦哥满目正经的劝说我。

我打了个哈欠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这把绝对整的厄运卑服的,哭着喊着求咱们要他那块地。”

在金三角跟着小佛爷的这段时间,我收获了很多,也明白一个至关重要的道理,不管多大的利益只要跟小命儿碰到一起的时候,都会变得不值一提,稻川商会现在还敢从石市耀武扬威的矗立。只是因为这帮货没有感受到危机。

伦哥把电话接通以后递给我,我冲着那边的邓州的问:“叔,您跟厄运的谈判怎么样了?我这边真快压不住了。”

“基本上当成协议,你让厄运跟你说吧。”邓州很狡猾,直接把皮球踢给了厄运,电话那边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厄运生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三哥,玩的真高明,不光伤了我,还有本事从我们手中巧取豪夺一块地,我服!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敌人能把我逼到这一步,你很棒!”

我一点没惯着厄运,骂骂咧咧的嘲讽:“别跟我扯犊子,我兄弟被你杀了,这笔账不是一块破地能补偿的,我给邓叔面子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要是觉得不服气,你可以挑地方挑时间,咱们继续杠一下!”

厄运沉默了几分钟,竭力压制怒火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冤家宜解不宜结,眼下我们的硬实力确实不如王者,我承认!三哥不是想要块地么?您随便挑吧。”

“听说你们在栾城郊区圈了一大块地准备盖电厂是吧?我刚才托朋友去看了看,那地方是块风水宝地,只要把我兄弟安葬到那里,他下辈子绝对会好命,就要那里吧。”我懒洋洋的出声,宛如跟小孩儿商量,把你手里的棒棒糖送给我一样轻松。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赵成虎你不要欺人太甚!否则的话我稻川商会不介意一战!”那边的厄运立马跟诈了尸似乎,叽里呱啦的叫吼起来,言语中还夹杂着几句岛国鸟语。

我撇撇嘴道:“那就是没商量了呗?”

“绝对没商量!”厄运斩钉截铁的回答。

“行呗,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个二傻子一般见识,既然那块地给不了我们,那就把远东集团门前的广场征给我呗,如果你还不乐意的话,那咱们就开凿吧!”我语调不变,仍旧轻松写意的说道。

“远东集团门前的广场?你要来干什么?”厄运的情绪稳定下来,不解的发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