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9 还是原来的味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我转移了目标,厄运暴躁的情绪才慢慢缓和过来,不解的发问:“你要我们远东集团门前的广场干什么?”

“那是我的事儿,你只需要回答肯不肯让就得了。”我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没什么意外的话,我猜这家伙一定会松口,其实原因很简单,有对比才能感觉出来价值的所在。

如果一开始我就开口要远东集团门前的广场,以厄运狡诈的性格绝对会推辞,可是当我先开口索取他视为命脉的“电厂空地”时候,他心里的想法一定是只要保住这片地,随便哪都可以给我。

厄运沉思了几秒钟后。咬牙切齿的低吼:“成交!我希望三哥像个男人一样,说话算数,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听起来这家伙好像很愤慨,实际上我知道他心里不定多欢快呢。毕竟用一块可有可无的小广场保住了自己的“命脉”比啥都强。

“放心吧,我的篮子儿绝对你爹的大,听清楚我的话,我要的空地是指从远东集团的大门口一直延伸到对面的广场,这个范围都属于我!”我不客气的冷笑一声:“抓紧时间安排人把地契给我送到王者的总部楼去,我没那么多耐心跟你磨蹭,只给你半个钟头,过期不候!”

训斥完儿子,我直接挂断了电话,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喃呢:“厄运败了!”

猛不丁我看到伦哥从旁边两眼发直的盯着我猛瞅,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颊笑问:“咋地哥?我脸上有花儿么?”

“脸上没有,心里肯定有。三子到底是你疯了还是我聋了,费了这么大的劲你竟然只要远东集团门前的一个破逼广场?我去,那鸡八地方才值仨瓜俩枣啊!”伦哥埋怨的跺了跺脚:“你是不是不知道稻川商会手下都有那些地啊?你不知道可以问我,这么冒冒失失的做决定干啥?”

瞅着老小孩儿似的伦哥发脾气,我好笑的塞到他嘴巴半支烟问:“哥,你认识我多久了?”

“七八年,快奔着十年走了!怎么滴?”伦哥余怒未消的撇嘴。

我搂住他的肩膀问:“认识我这么久,你见我啥时候吃过亏?做过赔本买卖没?我确实不知道稻川商会手下都有哪些地,不过无所谓啊,反正那些地皮早晚都是咱们的。”

“呃..”伦哥直接懵逼了,眨眨眼睛问我:“到底啥意思啊?”

“刚才我不说咱们很久没有在一起喝扎啤撸肉串了么?你觉得稻川商会门前的大广场怎么样?那地方绝对够宽敞,而且据说远东集团有不少日籍的漂亮女白领,吃着小烧烤,瞅着岛国鸟,小日子应该挺美的吧?”我咧嘴坏笑起来,将我心底的计划初步跟伦哥聊了聊。

听完我的打算。伦哥原本暴怒的脸上瞬间乐开花,冲着我翘起大拇指:“我就说你小子那么骚,咋可能上了趟金三角就学好,嘿嘿。果然还是原来的味道,还是原来的骚彪!不过,你说这么整,咱们会不会玩的兜不住?”

我伸了个懒腰笑道:“兜不住大不了就是网破了呗。我在金三角认的一个大哥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穷人与富人只在一念之间,本身就是穷人,折腾对了就成了富人,折腾错了大不了还是穷人,如果不折腾一辈子都只能是穷人,这话用在咱身上一样好使,咱们和稻川商会不可能做朋友。不管咋闹,早晚还得开火!所以嘛,必须得折腾!”

“说的没毛病。”伦哥认同的点点头,我俩相视一眼,全都咧嘴大笑起来,不得不说这段时间在金三角的生活改变了我的很多概念,跟在小佛爷的身边我也学到了很多粗浅却又很有道理的东西。

一阵大笑过后,伦哥吹了口烟圈问我。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我知道他指的是苏菲和念夏,心头微微一颤,强咬着嘴皮道:“有,很多!不过我还是决定亲眼看看。”

“行呗。那我安排几个兄弟去准备烧烤架和扎啤桌椅,今晚上咱们就在稻川商会的门口犒劳王者的所有兄弟,正好也让弟兄们见见你这个龙头的真面目,这几个月王者新收了不少马仔。别回头搞出什么大乌龙。”伦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准备离开。

我喊住他道:“别急着支摊,先去找几个合作伙伴,比如说市委或者公检法内些执法单位里联系几个有实权的头头就说跟他们合作开发一次美食节。然后再联系一些特色小吃啥的,反正场面整的越轰动越好。”

“我觉得市委和公家单位的领导们够呛会掺和,毕竟咱们和稻川商会之间的矛盾,大家都清楚,一般不会有人趟浑水的。”伦哥犯难的说道。

我乐呵呵的撇嘴:“不参与也无所谓,你可以把分红直接送到他们的媳妇啊、情人呀、小舅子啥的手中嘛,你见过嫌钱烫手的人没?况且咱们本来就是正经买卖,理应给国家交税,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今晚上就开始试营业!”

伦哥后知后觉的拍了拍自己后脑勺,笑骂:“好嘞!还是你丫的鬼主意多。”

伦哥走远以后,我又点燃一支烟。背靠墙壁寻思整个计划有没有什么破绽,跟小佛爷混的时间久了,我的烟瘾不知不觉也大了很多,其实整个计划很简单,稻川商会在石市的门脸就是远东集团,或许他们暗地里还有别的产业,但是明面上的产业就只有远东集团一栋大厦。

远东集团属于高新经济区,四周全是林立的高楼大厦,说穿了就是一片白领聚集地,那种地方街面干净,卫生整洁,别说弄烧烤广场了,就算卖盒饭的都得偷偷摸摸的进行,我特意将从远东集团正门口一直到对面的广场要到手,目的就是把吴晋国辛辛苦苦营造出来的经济区变成一片凌乱的小吃区,我要让全石市的人都知道,我在掴厄运的脸,但是他们只能忍着没半点脾气。

最重要的一点,这样我可以正大光明的把王者的大旗插进栾城区,大家挨的这么近。摩擦肯定免不了,只要有摩擦我们就有借口开磕,战场指定还是在远东集团,我可以安排几百小弟每天都到烧烤摊吃吃喝喝。堵到厄运的家门口揍稻川商会的人,我不信厄运能让偌大的远东集团里坐满社会小哥。

到时候甭管是警方出动还是政府出面,谁的面子都不给,我们有理有据,我从自己的地皮上经营点小本买卖不需要跟任何人商量,走到哪都说的过去。

况且我刚刚还交代过伦哥一定提前把分红送到我们的合作伙伴手里,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相信整个石市的官方人物都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玩意儿,以前不知道的,这次正好可以趁着机会让他们认识一下。

消耗到最后,以厄运的自负肯定不会允许他们辛辛苦苦建立的门脸被我给毁掉。还得托人找关系央求我,高价再把广场买回去,到那时候什么价码不就是我说了算嘛,所以说刚刚厄运只要同意把远东集团门前的广场送给我,这场仗他就已经败了,搞不好还得连累整个稻川商会滚出石市。

两个多小时以后,远东集团对面的广场当中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一张张白色的硬塑料桌椅,不下五六百号小青年围聚在桌上大快朵颐的吃烧烤喝啤酒,清一水都是王者的门徒,还有不少人把自己的小女朋友带了过来,场面越发的火爆。

十多个四米来长的大型烧烤架正对远东集团大门口,此刻正冒着袅袅白烟,烧烤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远东集团的正门口聚集了不下三十来号身穿制服的保安警备的看向广场,并没有敢过来多管闲事。

我们哥几个围坐在一张大圆桌后面,边喝酒边唠嗑。

“三子,今天时间有些匆忙了,只找到几个烧烤师傅,不过我已经联系了两家专业搞美食节的肉贩子,明天会有大批特色小吃进驻咱们广场,什么大连烤鱿鱼,重庆串串香应有尽有!”伦哥举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

胖子站起来解开自己的裤腰带,朝着远东集团门口几个刚下班的制服妹纸干嚎:“嗨,摩西摩西,花姑娘来陪哥哥喝一杯呗!哥有钱..”

胡金推了胖子一把道:“胖子,你特么真骚,信不信我告诉柳玥去?”

胖子瘪嘴贱笑:“切,我再骚还能骚的过咱家三哥?三哥快吃俩大腰子补补骚味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