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0 万丈之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埋汰我干鸡毛!”我一巴掌呼在胖子的后脑勺上,这货才老实下来。

哥几个被逗的前俯后仰,大笑不止,胖子噘着嘴骂骂咧咧的将身上的衬衫给脱掉,舔着个大肚腩朝远东集团的大门口走去:“我撒泡尿去!”

我这才注意到,这家伙的后脊梁上不知道啥时候纹了尊青面獠牙的恶神,恶神胡子拉茬,身穿一件猩红色的蟒袍,手里攥着两只小鬼,作势要往嘴里塞,脚下还踏了一只狰狞的骷髅头,看上去栩栩如生。一看这效果就是出自胡金的手笔。

“三爷,我也想往背后画这样的图,太帅了!”大伤初愈的佛奴满脸羡慕的指了指胖子后背的纹身。

“你纹个鸡八,回头自己找佛爷说去!”我没好气的瞪了眼佛奴。转头好奇的冲胡金问道:“金哥,你给他纹的啥呀?”

胡金得意洋洋的回答:“钟馗伏魔,钟馗代表咱们王者,虽然看起来凶恶,实际上满满正气,三只小鬼分别代表稻川商会、兄弟盟和八号公馆,跟咱们叫板,他们就这点实力。”

“纹的不错,挺尿性得!”我点了点脑袋夸赞,仰头看向朝远东集团大门口越走越近的胖子,原本以为这家伙是要到人家大楼里借厕所,谁知道这货是真牲口。居然直接解开皮带,冲着远东集团的正门口开始“淅淅沥沥”的放水。

“卧槽!胖哥今天出门是真把脸丢到抽屉里了!”唐贵揉了揉眼睛,直接站了起来,其他哥几个也纷纷伸直了脖子,这会儿好像正是远东集团换班的时间,不少衣着光鲜的小姑娘正议论纷纷的从大楼里进进出出,此时亲眼目睹胖子开闸,一个个臊红着脸快步奔离。

“喂,你干什么!”三十多个远东集团的保安拎着橡胶棍就把胖子给围上了,一看三十多岁,剃着短发头,看起来孔武有力的青年愤怒的指向胖子,估摸着应该是个保安头。。

胖子很无所谓的抖了抖自己的“家伙事儿”,还惬意的打了个哆嗦后,才慢悠悠的提起裤子道:“瞎啊你?这么大个人了,不知道我在干啥?”胖子扎好皮带。一本正经的朝对方解释:“大哥刚才在撒尿,学名小便,土话抖鸡儿,浑话遛鸟。涨知识没?”

“哈哈..”我们一桌人顿时再次笑喷。

被胖子急赤白脸怼了一通的保安头头,伸手拽住胖子的胳膊,冷声喝斥:“谁让你往我们公司门口尿的?”

“me!”胖子指了指自己,大大咧咧道:“我自己的家伙事儿自己不做主。难道还得听你的?而且老子没越界,这片地方都是属于我们的,老子喜欢撒尿就撒尿,喜欢拉屎就拉屎,乐意看,你待会买张票,不乐意看就闭上眼,往后稍一稍。别他妈踩过界!”

说罢话,胖子一肘子甩开那个保安,拍了拍自己肉囔囔的胸脯道:“就凭你刚才冲我瞪眼,老子决定了,以后你们远东集团的人不准踩着我们的广场路过,小毛我让你准备的牌子拿过来没?”

“拿来了胖哥!”一个很是精神的小青年抱着一块长条牌匾跑到胖子的跟前,将木牌竖了起来,当看清楚牌匾上的字时候。我们一帮人再次笑傻了。

木牌上用正楷写了一行大字“稻川商会与狗禁止路过!”旁边还有一排歪歪扭扭的蝌蚪文,我估摸着应该是日语,胖子一肘子推在那保安头头的胸口上,呲牙咧嘴的瞪眼:“认识字吧?往后滚..”

“草泥马得!”一众保安立马群情激昂的将胖子包围起来。

“嘿卧槽。显摆你们人多是吧!”胖子骤然提高嗓门:“咱家的弟兄们亮亮嗓子!”

广场上瞬间传出“呼呼啦啦”的响声,四五百号门徒几乎一人拎起一支啤酒瓶,异口同声的咆哮:“王者天下!”

胖子蛮横的撞开堵住自己路的几个保安,摸了摸自己满是肉褶的大脑门嘲笑:“看门就好好的看门。别学人摆什么黑涩会!不服气的话,你们继续往前迈迈爪儿,看看我能不能用啤酒瓶把你们埋了,操!”

三十来个保安木然的静立当场。谁也没敢继续多说话,更有人敢往前挪动脚步。

说罢话,胖子双手插着口袋一脸牛叉的走回座位,临了还贱嗖嗖的朝我眨巴两下眯缝眼嘀咕:“三哥,我看我这个逼装的咋样?有没有你十分之一的功力?”

“你早就青出于蓝胜于蓝了,再装逼的这条道上,你现在真是越走越远!”我举起酒杯朝哥几个招呼:“喝酒喝酒,从今儿开始这就是咱们的根据地了,回头都招呼各自手下,这儿的烧烤广场是大家新的食堂,伦哥多找几个烧烤师傅,轮番上阵。我准备将这里打造成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不夜城。”

“好嘞!”伦哥很配合的打了个响指。

我说这些话肯定不止是为了让那些保安听的,只是想通过他们的嘴传达给厄运,咱们新一轮的较量开始了,按照正常程序,今晚上厄运肯定不会冒头,也不会跟我们发生任何大规模的械斗,因为他要脸,至少得让石市的混子圈知道,他们稻川商会不怵我们。

“金哥,给强子打个电话问问走到哪了,让他去保程志远咋这么费劲儿!邓州不是早就批条了吗?”我朝胡金示意道,刚说完话,就看到雷少强领着程志远徐徐而来。

“我寻思你俩找了间旅馆去生小孩儿了呢。”我笑骂着冲他俩招招手:“坐吧!”

“远哥刚出狱,我带他去洗了个澡,冲冲晦气,所以耽搁点时间。”雷少强朝我挤眉弄眼的比划了个OK的手势,示意我交代他的事情已经办妥,之前我让雷少强委婉的转告程志远,将八号公馆所有的场子全都冠名“王者”,意思就是让他主动回归。

程志远叹了口气道歉:“不好意思三哥。办了点杂事,让大家久等了!”可能是刚刚出狱的缘故,程志远的精神并不太好,虽然理过发也刮了胡子。可他仍旧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

“来来来,兄弟们举杯,咱们庆祝远哥出狱,一起走一个!”我笑呵呵的举起酒杯朝大家使眼色。

“回来了就好,啥也不说了,以前的事情全忘记,从今往后咱一起!”伦哥很有大哥范儿朝程志远点了点头。

一桌子兄弟们纷纷举起酒杯,跟程志远碰到了一起,大家只字未提他之前背叛王者的事情,一切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该说的说,该笑的笑。期间程志远不止一次朝我投来感激的眼神。

酒过三巡,程志远的眼睛微微泛红,借着酒劲冲我低声道:“三哥,虽然兄弟们嘴上什么也没说,但是我心里有数,不管大家认为我是作秀还是别的,兄弟盟的事儿交给我,一个礼拜之内我保证让郑义夹着尾巴滚出石市!”

“当兄弟这种事情,心口如一就好。”我风轻云淡的跟他碰了下酒杯,仰脖“咕咚咕咚”的灌下去一大口,然后同样借着酒劲微笑:“阿远你记住了,我能把你碰到万丈之巅,同样也可以亲手把你打进深渊!”

程志远打了个冷颤,朝我连连摇头:“我发誓这次回归,除非我身死,否则八号公馆永远都只是王者旗下的一个堂口。”

“发五发六都没啥用,咱们事儿上见!”胖子醉醺醺的走过来,一把揽住程志远的肩膀,指了指对面远东集团的一群保安道:“我烦那群狗,寻思练套打狗棍法,你敢不敢跟我并肩?”

“胖哥,我跟你一起呗!”佛奴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混小子,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手脚已经开始不安分,笑嘻嘻的从后腰摸出唐贵今天刚送给他的卡簧,这家伙现在疯狂的迷恋上了卡簧,死活觉得比匕首好使唤。

“别闹,你自己问三哥,我可不敢随便指使你..”胖子拨浪鼓似的摇摇头。

佛奴和胖子正絮叨的时候,程志远已经毫不犹豫的站起来,抓起屁股底下的凳子直接就砸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