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1 哑巴打电话/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志远这一凳子砸的结结实实,正中保安头子的脑门,当即那保安头子的额头就见了血,本来就受了一晚上的窝囊气,又被我们轮番挑衅,那保安头儿就算是个泥人也压不住火气了,更别说还是在自己的家门口,进进出出的小白脸们看的真真切切。

那保安头儿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血迹,胳膊一挥嘶吼一声:“跟他们拼了!”带着三十多个保安叫嚣着就朝我们冲了过来。

我们这头的马仔们同样踩着点站了起来,胖子单手拎起一只啤酒瓶,如同小坦克一般第一个冲了出去:“收拾他们!”一瓶子砸在一个保安的脸上,佛奴和程志远不甘示弱的也纷纷跳了出去。

佛奴最生性,攥着一把卡簧,看都不看就往其中一个保安的肚子上扎,要不是那保安躲的快。我估计刚一交手狗日的就能被怼个透心凉,不由扯开嗓门吼了一句:“阿奴,不许用武器。”

“哦!”佛奴郁郁不快的将卡簧揣起来,挥舞起拳头跟对方互怼起来。

说老实话,对付保安这种段位的选手。我真心连站起来的兴趣都没有,我朝桌边其他跃跃欲试的兄弟摆摆手道:“看戏吧,别都上场,整的好像咱们欺负人似的。”

“整的好像咱不是欺负人似的。”雷少强笑嘻嘻的撸着肉串吧唧嘴:“就欺负他们了,能咋地吧!麻勒个痹的。前几回都是稻川商会和兄弟盟的人跑到咱们金融街去闹事,这次可算他妈扬眉吐气一回,三哥我敬你一杯。”

远东集体大门口,将近百十多号王者的门徒围攻保安,基本上三个人揍对方一个。虽然手里啥武器也没拿,不过一点都不影响战斗的激烈,一瞬间喊叫声,骂娘声,酒瓶砸在地上的破碎声连成一片。每分钟都能看到满脸是血的保安倒在地上。

打了差不多七八分钟的样子,我冲刘云飞微笑道:“报警吧,就说远东集团的保安来咱们烧烤广场闹事,和谐社会,咱们得讲法懂法!”

“报警?”刘云飞有些没听明白我的话:“三哥,咱们可是社会上混的,报警的话,多让石市的同行耻笑。”

“笑话?谁笑话谁呀?谁敢指着王者的鼻子骂声窝囊废,这年头没人理会你是怎么混的,所有人只在意你混到了什么程度!做事情要讲方法,更要讲结果。”我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膀。

这些东西我都是从小佛爷的身上学到的,就譬如他在金三角,打家劫舍,无法无天,指名道姓的管人要“税钱”,那些人哪个不是恨得咬牙切齿,可当面谁敢说半个不话?最后还不是得乖乖的掏钱。

因为什么?因为他们惹不起佛爷,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王者变成石市的佛爷,稻川商会也好,兄弟盟也罢。他们从石市混饭吃,我没意见,但是他们必须得明白他们吃的只是我不稀罕要的,我想要的时候,他们就必须得我交出来。

远东集团正门口的打斗很快就进入了尾声。被三倍于自己的王者门徒暴揍,三十多个保安就算是神,也得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认怂,街头混战不是武侠剧,没那么多盖世高手横扫千军。以少胜多的例子不是没有,但只发生在个别人身上。

瞅了一眼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保安们,我冲唐贵道:“阿贵,把刚才打架的视频传给厄运,顺便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以后叮嘱自己的手下守点规矩,我的地盘一根指头也别踏足。”

“好嘞三哥!”唐贵拿出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的敲击起键盘。

我仰头望向四十多层高的远东集团,咧嘴大笑着高举手臂,左手比划出一根小拇指晃了几下。我想厄运一定躲在大楼的某间窗户后面正使望远镜咬牙切齿的注视着我们,刚才的战斗画面他一定看的清清楚楚,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他,让他陷入疯狂,不管不顾的拉出来手下跟我们对拼。

揍完狗篮子,胖子、程志远和佛奴喜笑颜开的重新坐回位置,跟我们拼酒划拳,气氛好的不得了,经过刚才的一役,程志远算是勉强又重新挤进我们这个圈子里。当然让大家用心把他当作兄弟,肯定还需要更多共同经历。

但是我看懂了程志远的态度,他好歹算个有头有脸的大哥,入狱前也是跟市委领导把酒言过欢的“成功企业家”,能够这么身先士卒的给我当小弟冲锋陷阵无异于是一种诚心实意的低头。

我也顺杆给了程志远一个台阶下:“阿远。胖子,以后这种抡刀子甩拳头的事情交给下面的小兄弟干就好,他们的段位跟咱不同,咱们揍他们都是给他们抬排面。”

“我就是你下面的小兄弟,大哥发话。当小弟肯定得照办!”程志远认真的笑了笑。

“那谁呢?张思澳怎么样了?”我眯着眼睛问道。

程志远怔了怔,叹口气道:“我还是没狠下心废掉他,只是暴打了一顿后,就放过他了,我出狱前。他好像被人转到了别的监号,估摸着用不了几天也能出来吧。”

“你知道他那个干爹是啥身份不?”我低声问道。

程志远思索了几秒钟后点头:“知道,他是周泰和的贴身警卫员,当初他想认我当干儿子的,我一听他打算杠天门。说啥没敢答应。”

“跟我说说,那家伙的具体情况。”我赶忙问道,王者和天门是盟友,这么多年来,我师父、四哥都没少帮忙,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默默的帮他们扫清障碍。

程志远详细的将哑巴的资料跟我说了下:“那家伙正名叫啥我不清楚,绰号哑巴,跟人交流基本靠手语和写字,约莫四五十岁,身手特别利索,我亲眼见过他一只手打废七个成都方面的特种兵,自己大气都不带喘的,我估计跟朱厌的实力不相上下,当然只是我估计哈。”

“单手打废七个特种兵?”我咽了口唾沫,朱厌能不能做到这种程度,我不清楚,但是我自己本身就是当兵出身的,我清楚那些经过特殊训练的战士有多恐怖,譬如这回在飞机上要偷袭我的那个损篮子。如果不是因为小佛爷,我自己绝对够喝一壶。

程志远点点头道:“嗯,真正的打废了,胳膊、腿给打断,三哥你信不?有一种人别说交手。你瞅着他的眼睛都会浑身直打哆嗦。”

“信!”我点了点脑袋,这样的人很多,譬如罗权的爷爷,刚刚杀过人的朱厌,以及暴怒的小佛爷。这些人都属于眼神可杀人,瞅着他们就会止不住的打冷颤,用电影里的话说他们身上带着强大的气场,说穿了就是一种杀气,一种漠视生命的杀意。

“哑巴就是这样的人。我跟他对话的时候,都不敢看他的正眼!”程志远苦笑道。

有道是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谈鬼,我和程志远正唠嗑的时候,伦哥拿起手机递给我:“一个叫哑巴的人打过来的。”

“咦?哑巴还会打电话?”我捏了捏鼻头。按下免提键“喂”了一声。

那头传来一道悦耳的男低音,感觉像是个播音员:“你好,请问你是赵成虎么?”

“嗯。”我木讷的回应。

那边接着道:“我是哑哥的翻译,哑哥想跟你谈谈,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能不能移步到长安区的..”

不等他说完,我直接打断他的话:“哦,敢情是个翻译呀,行啊!我在远东集团对面的烧烤广场上,想谈随时可以过来找我。移步啥的不可能,我有老寒腿,走不动道,就这样吧!”

挂断电话,我转了转脖颈笑道:“没有人刀枪不入,拳头打不死,可以用刀用枪用药,再不行就用阴谋,不敢跟他对视那就挖了他的眼,人至邪则无敌。对吧阿奴?”

“我才不信有什么人能比佛爷厉害,佛爷天下无敌!”佛奴对小佛爷有种盲目的崇拜,在他的世界里,小佛爷就算说地球是正方形的,他绝对也相信。

不知道是邓州的刻意交代过还是怎么回事,我们打完报警电话,足足过去一个多小时也没有警车过盘问。

大家正说话的时候,一辆黑色的“牧马人”开到我们面前,从车里走下来个身板硬朗的青年,青年身上穿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充满爆发力的胸肌看的人触目惊心,迷彩束腿长裤扎在高邦的大皮靴里,看上去霸气无比,最显眼的是他那锃光瓦亮的大光头,看清楚他的模样时候,我咧嘴笑了。

“爷!你回来啦!”佛奴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像个小孩子似的连蹦带跳的蹿了过去。

“大哥!”我也赶忙站了起来,没想到小佛爷居然找到了这里。

小佛爷脸上挂着粗犷的笑容,嘴里斜叼着半支香烟,径直走向了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