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3 所向披靡/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年人一招轻松搞定胖子,接着又单手勒住唐贵的脖颈,如同抱着一只玩偶熊一般缓缓朝我们这桌走过来,往过走的路上,他那两只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

“草泥马得!松开我兄弟!”胡金蹦跳着蹿了起来,伦哥和刘云飞他们纷纷站起身子,大家都看出来这货来者不善,试图用这种方式吓住他,广场里的几百号兄弟骚动起来,塑料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呼啦呼啦”的响起。

程志远的脸色骤变,压低声音道:“三哥,他就是哑巴!张思澳的干爹,小心点应付!”

所谓人的命树的影,当听到“哑巴”俩字。我不由绷直的身子,刚刚打算往起站,边上叼着烟卷的小佛爷拽了我胳膊一把微笑道:“人家只不过是来了一个人而已,你们就这么劳师动众,到底是他太硬。还是你们不行?三子镇定!坐稳!你们也都坐稳当,拿出来石市第一大势力的气度,兴许只是个臭路过的呢?”

小佛爷没事人一般,自斟自饮的又续上满满一大杯的扎啤,喝水一般“咕咚咕咚”灌下去大半。抹了抹嘴角,声音渐渐提高:“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大哥刚好在场,那剩下的事情大哥就替你解决吧,你们谁也别吱声。我称称这位前辈的斤两,三子大哥最近教了你不少,今天再教你一招,做男人,必须得所向披靡!”

我怔了怔。依照小佛爷的话又重新坐稳身子,不过眼珠子却控制不住的跟随哑巴的步伐慢慢的前行,哑巴勒着唐贵走到我们跟前,一把推开他,径直坐在我对面的空座位上,枯树皮一般的面颊上挤出个难看的笑容,我们互相对视彼此。

小佛爷“哈哈”一笑,率先打开话匣,左手夹烟,右手无意识的把玩着打火机问:“什么意思朋友?缺钱了还是差事了?我看你开辆丰田皇冠,不像是缺钱的主儿,那找上我兄弟肯定是为了什么事情吧?”

哑巴这才如同刚刚看到小佛爷一般,将眸子从他脸上扫视了几下,当看清楚小佛爷锃光瓦亮“和尚头”和他粗壮的手臂时候,哑巴的眼皮微微跳动两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支笔,“唰唰”写下几个字,举了起来。

“我想跟赵成虎合作!”小佛爷字正腔圆的念叨纸条上的笔记,人畜无害的笑着耸耸肩膀:“朋友,你是第一次跟人谈合作么?这种方式别说当事人不会同意。就算我这个当哥哥的也很难接受,练过几天家子,成不了咱们欺负人的资本,你说对吧?”

小佛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单手攥住扎啤杯。微微一用力,“咔嚓”一声脆响,厚厚的杯身从当中龟裂,出现一条条细微的裂缝,小佛爷爽朗的一笑道:“想聊天咱们就用聊天的方式。想欺负人,咱们可以找个宽敞的地方。”

哑巴的眼眸定格在小佛爷的脸上,小佛爷很无所谓的“吧嗒吧嗒”咬着烟嘴,整个大广场上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放在他们两人的身上。

哑巴低头“唰唰”又下了几个字,推倒小佛爷的跟前,挑衅的耸了耸眉毛,我距离的比较近,看的也很清楚,纸上就五个字“你不是对手!”

小佛爷既不气也不恼。很轻松的笑着说:“是不是对手又能怎样?关键我有方法干掉你,你信不?”说罢话,小佛爷伸手从裤兜里掏了掏,两颗鹅蛋大小的“麻雷子”出现在桌面上,“轱辘轱辘”的滚动。

哑巴的眉毛拧成一条线,好半晌后松开,俯身又写下几个字,举到我脸前,“我想要这间广场!”

“你快拉鸡八倒吧,你当自己是市委书记还是国家总统。你说要哪就他妈要哪?我还想要你妈的半边炕头呢,你爹能不能割爱?”胡金不服气的站了起来,恶声恶气的冷笑:“想要这片广场没问题,先拿出十个亿,没钱别逼逼。要替人出头,就拿出你的实力!”

哑巴波澜无惊的眸子猛地闪出一抹寒光,伸手就朝胡金抓了过来,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快到我们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哑巴的手指就已经勾到了胡金的脖领上。

胡金“喝”的低吼一声,一拳头不偏不倚的捣在哑巴的脸上,这一拳打了个正着,哑巴的鼻子瞬间冒出了鲜血,但是他整张脸上的表情仍旧没有丝毫的变幻。就仿佛刚刚不是自己挨了一拳头一般,左手死死的攥住胡金的衣领上。

小佛爷也“霍”的一下起身,单手抓住一只麻雷子冷笑:“朋友,做人做事讲规矩,强买强卖谁都会。我们就算把广场匀给你,你能吃得下去么?我如果是你,就把手再伸回去,当然你打算以一敌百的话也无所谓,三子我记得你有儿子了是吧?”

“嗯,我不怕死!”我吐了口浊气也站了起来。

小佛爷耸了耸肩膀,左手握住麻雷子,右手按在保险环上道:“朋友,玩不?我数一二三,就拉开保险环,要么大家一块死,要么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坐稳当!三..二...”

哑巴胸口微微起伏,一把推开胡金,又重重的坐到了椅子上。

小佛爷咧嘴呲牙道:“这就对了嘛,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唠,能唠的明白最好,唠不明白大不了再磕,也不是啥大事儿。”

哑巴沉思几秒钟,低头写下几个字“广场送给我,我马上离开!”

“挺大个岁数。出门都不带脸吗?这么大间广场你让白送你就白送你?你是我弟弟的儿子还是孙子?说话真他妈硬气!”小佛爷顿时笑了,站起身走到烧烤架旁边,掏出烟盒,直接往嘴里叼了一根烟,用嘲讽的语气道:“刚才我那个弟弟说的很明白。想要这间广场准备十个亿,没钱,你就算背个核弹头过来也照样不好使,听明白没?”

哑巴“腾”一下站起身,眼中浮出一抹杀气。拳头攥的“嘎嘣嘎嘣”的作响,看架势是打算硬碰硬了,我心里格外的好奇,他这么一个五十来岁的老梆子难道还有啥杀手锏没使出来,能将我们这么多人给血溅当场不成?

小佛爷大大咧咧的耸了耸肩膀。用拇指和食指从烧烤架里捏起一块明显带着火苗,烧的红通通的炭块,点燃嘴里的香烟道:“来一根不朋友?正儿八经的缅点香烟,味儿纯劲大!”

“刺啦啦”肉皮烧焦的味道瞬间在空气里弥漫,小佛爷的两根指头好像被点着了似的冒着白烟。眼中带笑的看向站立的哑巴问:“我问你抽烟不滴朋友?嘴巴不好使,难道耳朵也背?”

哑巴愣了一下,杵在原地没有动弹,一眨不眨的盯着小佛爷两指夹着的炭块看,似乎在估摸到底是真是假。

小佛爷大摇大摆的走到哑巴的跟前。将指尖捏着的炭块丢到哑巴面前的桌上,伸了懒腰道:“我这个人福浅命贱,甭管是什么皇亲国戚还是社会大佬,都敢搏一搏,他们不惹我和我的兄弟。我可以卑躬屈膝的喊他们一声爷,可是谁要是觉得我们是软柿子,我就指定硬给他看!”

炭块顷刻间将塑料的桌面给烫出来一个窟窿,发出一阵烧焦的恶臭味,哑巴盯盯的注视着小佛爷,沉默了几秒钟后,朝着他竖起大拇指,又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就往“丰田皇冠”车的方向返回。

小佛爷将嘴里的香烟弹飞,咳嗽两声道:“朋友。耀武扬威的装了一圈逼,不留下点啥,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我弟弟告诉我,他是石市的大哥大,你这么狠,让他以后怎么混?”

哑巴突兀的转过身子,两只眼睛露出狼一般幽幽的绿光,嘴唇蠕动两下,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小佛爷抓起一只麻雷子不退反进,先用自己的额头顶在哑巴的枪口上,接着又把麻雷子贴到哑巴的脸颊冷笑:“我玩了十几年刀口舔血的生活,这招对我不好使,这个世界最公平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那就是咱们都会死,不管你的命多值钱,我的命多卑贱!”

哑巴呆板的脸上总算出现了一丝悸动,犹豫了足足能有五六分钟后,他将手里的枪放下,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单递给小佛爷,小佛爷看了眼支票上的数字,眉飞色舞的一笑道:“三百万买声对不起,挺值的,那朋友慢走哈,恕不远送喽!”

哑巴大有深意的瞟了一眼小佛爷,快步奔向“皇冠”车,没做一丝停留,“嗡..”的一声逃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