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6 没病走两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俩刺愣愣的并肩走进“新世界”的大厅里,欧式风格的厅堂显得很有格调,两个懒散的服务员死鱼似的趴在柜台里面打瞌睡,几个穿旗袍的迎宾妹子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莺莺燕燕的聊天嬉闹,谁也没注意到我们两个不速之客的进门。

我冲佛奴昂了昂脑袋,佛奴立马心领神会的点点头,扯开嗓门喊:“人呢?都他妈死绝了还是赶着去上坟,出来俩喘气的!”

叽叽喳喳聊天的几个迎宾小姐赶忙站起来。手忙脚乱的跑到我们跟前弯腰问好。

其中一个应该是领班的女孩弱弱的出声:“两位先生好,我们会所下午三点以后才正式营业,现在还不到上班时间。”

“大哥的生理需要重要还是你们的破鸡八规矩重要?少跟我扯没用的,我们哥俩就想现在玩,行还是不行?”佛奴粗野的咒骂,在他的世界里,根本没有什么男女之分,更不存在怜香惜玉。

几个迎宾小姐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最终那个领导模样的姑娘点点头,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轻声问:“两位先生是玩...”

“屁话,不玩我跑你这儿算命来了?”佛奴摸了摸自己的小光头,如同吃了枪药一般:“麻溜给我准备个最大的屋子,今天我要好好招待我哥哥!”

让佛奴喝斥了一顿的迎宾妹纸,脸上微微泛红,强忍着委屈弯腰道:“这边请..两位贵客!”

从室内电梯里出来,迎宾姑娘将我俩带进五楼正当中的一个房间里,毕恭毕敬的说:“先生,这是我们新世界的总统嗨包,最低消费18888,我们配送两支法式香槟。两盘超级果盘,还有十支嘉士伯啤酒。”

“乐意送啥送啥,关键是姑娘必须到位,去把你们最漂亮的陪嗨妹喊过来。”我不耐烦的摆摆手,来新世界是为了找“兄弟盟”的茬子,我真心不愿意难为这些打工妹。

几分钟后,两个很服务生将一大堆果盘、洋酒的摆到桌上,完事双手背后的朝我们鞠躬,那意思是想要点小费,我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翘着二郎腿掏出手机编辑短信,佛奴哪懂这些门道,直接打开一瓶香槟,嘴对瓶口“咕咚..”灌下去一大口。

可能看实在要不到小费,其中一个服务生脸色微微不悦的说:“老板,我们这里需要先结账。请问您是现金还是刷卡...”

“咋地?怕俺们玩不起呗?如果我非要玩完再给钱,你有意见没?”我眉头凝皱,指了指我和佛奴反问:“你看我俩像是消费不起的人么?”我瞟了一眼佛奴,又看了看自己。说话的气势不由降下去两个分贝。

我俩现在的造型确实有点欠缺恭维,昨晚上喝多了,我的西装不知道给丢到哪去了,身上的白衬衫也不知道被哪个缺德玩意儿摸的脏兮兮的。脚下的皮箱更是皱皱巴巴,打猛的一看,我好像是偷渡过来的。

身旁的佛奴更没谁了,上身穿件“七龙珠”的卡通T桖,底下还套着医院蓝白相间的病号裤,脚上趿拉着对米黄色的“人字拖”,脏乎乎的脚拇指还一翘一翘玩的起劲儿,我俩并排而坐。哪里像是大杀四方的社会人,完全就是两个营养不良的乞讨者。

本来我今天到这儿就是为了闹郑义的场子,压根没打算给钱,说实在的。被面前两个服务生一眼不眨观望的时候,我尴尬了。

我佯作发怒的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恶狠狠道:“我他妈到哪玩都没有先给钱的例子,你要是不放心可以把郑义喊过来,问问他,我需不需要提前交钱!”

“老板,您别难为我们,请问现金还是刷卡?”两位一个个子矮点,看起来很机灵的服务生笑嘻嘻的冲我们鞠躬作揖。

“现金没有!”我挖了挖耳朵眼,随手抓起一块水果塞到嘴里,含糊不清冷笑:“卡也没带,你看咋办?要不让我们先玩完,待会我让我弟弟留下来给你们洗盘子?”

“大哥,您别开玩笑..”服务生愣了一下,欠着身子讨巧道:“我们都是打工的,也不容易..”

“也是,你先出去吧,这里的事儿跟你们没关系,放心我会交代你们老板,不许为难你们的。”我驱赶蚊子似的摆摆手,口气大的好像老板的亲爸爸。

“老板..您别难为我们行不?”两个服务生的态度变得有些冷淡,看架势还想跟我们比划比划。

佛奴一把掏出大卡簧,“咣”的一下插在果盘里,歪着脖子厉喝:“我哥让你们出去。听不明白是吧?滚!”

两个服务生彼此对视一眼,什么都没说,快步跑出门外。

我点燃一支烟扭头看向佛奴道:“阿奴,待会就是你的表演时间了,该怎么狠怎么狠,但是记住我的话,不许要人命,这边的警察可不是吃白饭的。”

“安了,我知道啦。”佛奴像个叛逆期的小孩儿似的,颇为不耐烦的把玩手里的卡簧,眼珠子盯着墙上的液晶显示屏啧啧:“三爷,我啥时候能睡几个电视里女人。就真的心满意足了。”

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睡个鸡八,那是电影明星,老子这辈子都见过真人。”

刚说完话,房间门就被人“咚”的一脚踹开了。五六个身穿黑色小西装,剃着卡尺头的精神小伙就闯了进来,带头的一个家伙估摸二十八九岁,黑皮肤大眼睛,嘴里斜咬着一根吸管咋咋呼呼:“谁他妈闹事?”

“瞎啊!这么大俩活人你看不见?”佛奴一脚将茶几给踹倒。

带头的青年“嗯?”了一声,牛哄哄的问:“兄弟,混哪的?”夜场里发生矛盾,习惯性的报名号。完事互相东拉西扯的摆一通逼,结果发现大家都认识,最后闹事的赔个不对,事情就不了了之。

对方走的是“正常手续”,可偏偏碰上个不讲任何规矩的佛奴,佛奴没等对方说完话,就如同只兔子似的蹦跳起来,一把薅住那小伙的脖领,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大巴掌。

“卧槽,你敢打我!”青年恼怒的揪住佛奴的衣领,还没来得及继续下一个动作,佛奴已经手里攥起大卡簧,任何废话都没说,直接扎了过去:“服不?”

那小子傻眼了,根本没反应过来,大腿就被佛奴扎了个透心凉。当即“妈呀!”一声,坐到地上发出哭爹喊娘的嚎叫声,佛奴特别生性,刀尖刚扎完带队的青年,转过身子就朝旁边一个跟班的小腹捅了过去,三下五除二,轻松干倒对方两个“摆事”大哥,剩下的几个人哪还有反抗的心思。纷纷蹿出了门外。

佛奴拍了拍自己胸脯道:“去告诉你们当家的,就说王者的三爷驾到,让他麻溜滚过来接驾,来晚了信不信老子一把火点了这个鸡八地方!”

几个看场的青年搀起地上的两个“倒霉蛋”快速奔出房外,佛奴扭头冲我坏笑:“三爷,我这事儿办的咋样?”

“敞亮!就得这么干的!”我翘起大拇指夸赞,同时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问那边:“抓紧时间哈,我们这边已经开始了!”

我说话的过程,走廊外面传出一阵惊慌的叫唤声,不多会儿方面的门口就堵满了二十啷当岁的小青年,有的手里拎着片砍、棒球棍之类的武器,有的手里抄着酒瓶,如同一帮没头苍蝇似的指着我们骂骂咧咧。

佛奴一手掐腰,一手指向门外大吼:“来来来,别隔着门练胆儿,谁不服气,往里面走两步!”

“对呗,没病走两步!”我模仿春节联欢晚会上“范厨师”的腔调怪笑:“没病走两步..”

门外的混子们闹腾归闹腾,可谁也没敢真冒尖,喧哗了好半天后,门外猛地传出一声“郑哥来了。”

走廊里的人流纷纷退让,一个身材板正,穿件黑色长衫风衣的青年,背着手走进包房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