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8 整不死你,算我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我抱住小腿的邓州有点懵逼了,瞅了好半天才看清楚脚边这个满脸鲜血的人是我,急忙发问:“三子,你这是怎么了?咋被人打成这样了啊?”

我连哭带喊的哽咽:“叔,昨天因为厄运的事情,我知道你和警队的同志都挺下不来台的,所以就寻思着为大家做点啥,我看警局一直都没有自己的招待所。这不正好看到郑义的会所对外转租,就想着盘下来,以后给咱们公安系统的同志当招待所用,谁知道郑义一看是我,二话不说领着人就开打,你看吧我打成啥逼样了,呜呜呜..我冤呐!”

“赵成虎,你别他妈瞎逼逼,我这场子什么时候说要转租的?”郑义愤怒的往前迈了一步,伸手做出要拽我的模样,我赶忙“嗷”一声爬到邓州的身后,嘴里念念有词的呼喊:“别打了别打了,我认怂...”

“郑老板,你到底要干什么!”邓州一把推在郑义的胳膊上,虎着脸气呼呼的冷哼:“我在现场你还准备动手,真是没点王法了么?”

“郑义你是根鸡八吗?吃了吐吐了吃?看看这是不是你的转租广告?”雷少强脚步轻盈的闪到两人中间,从兜里掏出一张对折的A4纸甩到郑义的脸上破口大骂:“睁大你那三只逼眼好好看看,上面是不是你的联系方式,广告就贴在你们会所的大门口,难道也是我们捏造的?刚才我撕的时候邓局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

“你..你们玩我!”郑义就算反应再迟钝也明白过来这是我给他设的圈套。当即火爆的咆哮:“赵成虎,你真他妈是个阴逼!”

不知道是我那句“想包下来给公安局当招待所”起了作用,还是来的路上雷少强表达过啥,此刻的邓州完全偏向我们这边,板着脸严厉的喝斥:“郑老板有恩怨归有恩怨,生意归生意,你可以说你看赵成虎不顺眼不把场子转给他,但是动手打人又是怎么一回事?这里也说不清楚,待会我安排人,你到局里去谈谈吧。”

郑义到底还是社会经验太浅薄,眼瞅着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低个头认个怂,估计邓州的火气也没那么大,这会儿还逼逼叨叨辩解:“邓局,我没打过赵成虎,刚才是他自己拿酒瓶砸脑袋的。门口的兄弟都能给我作证!”

他越解释就显得邓州好像越无能,我心里就越畅快,暗暗嘀咕:“今天玩不死你,算我输!”

门外的一甘马仔纷纷点头:“对啊。就是赵成虎自己砸的。”

邓州当时就火了,愤怒的一巴掌推在郑义的胸口低吼:“你的意思是说赵成虎有神经病,大清早的跑到你面前表演铁头功呗?还有你刚才叫嚣赵成虎欺人太甚,我请问一下。他一共就带了一个随从走进你的地盘,用什么方式欺辱你了?”

“他说..他身上有AK..”郑义跟个虎逼似的抓了抓侧脸小声解释。

“呵呵..你傻还是我傻?又或者赵成虎傻?全石市谁不知道赵成虎浑身上下心眼?就他俩这身打扮往哪藏AK?裤裆里么?”邓州直接让气笑了,拿指头戳了戳郑义的胸脯道:“行了,我不想跟你多说什么,待会你和办案人员慢慢解释吧!”

“邓局,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郑义八八九九的还想争辩,邓州干脆不搭理他,将我搀扶起来。轻声问:“三子,你伤到哪了?”

“头疼,胸闷,眼睛现在也看不清楚东西了..”我孱弱的耷拉着脑袋。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倒地的模样。

“卧槽尼玛郑狗!”雷少强疯了一般扑向郑义,甩手“啪啪”就是两个嘴巴子,一口狠狠的咬在郑义的肩膀上,郑义此刻是打死也不带敢还手的,如同个木头人一般杵在原地硬挺,可门外的那帮混混不这么想啊,他们觉得此刻正是表露忠心的最佳机会,纷纷叫嚷的挤进包房里,将雷少强推打在地上,“噗噗”狠踹起来。

“别动手,草泥马得,都别动手!”郑义急眼了,扯着嗓门推开旁边的马仔,这个时候陷入疯狂的小弟们哪里还听得进去自己老大的话,一个个如狼似虎,凶猛的一逼,郑义额头瞬间就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看打的差不多了,我回头冲着呆坐沙发上的佛奴微微点头,“别他妈碰我强哥!”佛奴攥着大卡簧就奔了过去,一刀直愣愣的刺在一个马仔的小腹上,急赤白脸的乱抡手里的家伙式嘶吼:“欺人太甚,今天老子跟你们拼了!”

一甘马仔顿时被吓住,慢慢散开,又退到了门口。

郑义像是抓到反驳的机会一般。连蹦带跳的指着佛奴喊叫:“邓局您看见了吧?赵成虎的小弟持刀伤人,你得给我们主持公道啊!”

“小篮子!”佛奴讽刺的吐了口唾沫,扭头望了眼邓州,将手里的卡簧“咣当”一下扔到地上,很光棍的两手抱在地上,出声:“我捅人了,我认罪!这事和三爷没任何关系,就是我单纯看那个人渣不爽,判多少年我都认!”

“呵呵,郑老板真厉害,雇佣私人武装,暴力营业。还不许别人正当防卫,这份强词夺理的水平,我干了二十年警察都是头一次遇上,我服!待会我会亲自给成都战区致电。询问一下你曾经在部队上的情况。”邓州从边上冷眼看着这一切,拍了拍手,嗓门骤然提高:“刚才参与斗殴的人一个也别走,走一个就算畏罪潜逃,郑义你看着办!”

说罢话,邓州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冲着那边朗声道:“裕华区太平道上的新世界会所,来五辆执法车。另外通知防暴大队一声,让他们协助抓人,对!不需要人证物证,我亲眼所见!”

邓州脸上如同被抹了一层黑锅底一般,欲哭无泪的嘀咕:“邓局,事情真的不是你想那样的,这一切都是赵成虎的圈套,您别上当了...”

“圈套?呵呵..论社会地位赵成虎比你高出不知道多少倍,论经济实力王者商会更甩你的兄弟盟好几条街,他圈套你什么?有什么利益可图?”邓州此刻沉寂在暴怒当中,说话的口风也完全是顺着我们这头倒,虎目瞪圆的跺脚道:“自己不要脸,别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不要脸!”

“草泥马,老逼头子吓唬谁呢,大哥干死他们,我进去顶罪!”走廊外传出一道咒骂声。估摸着是郑义某个“热血燃烧”的小弟犯了驴劲儿,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间门外的马仔们又要往里闯,一个个眼神凶狠的咆哮:“干死他们,我们进去顶罪!”

“干什么!黑涩会是吧!”邓州在警局叱诧风云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亡命徒没见过,当即掏出自己的配枪指向门外:“来来来,让我看看国内的黑手党都长什么模样!”

“都他妈闭嘴。出去!”郑义是浑但不脑残,他自然知道如果邓州在自己的场子掉一根头发是什么后果,恼怒的回头一巴掌甩在一个马仔的脸上,恶狠狠的训斥:“是不是都嫌命长?全给我滚出去!”

“郑义,你不用从我面前演戏,今天就算说破大天,新世界会所的所有人都得跟我回警局接受调查,咱们有一说一,我要彻查你这家不法之地!”邓州完全动了真火,右手攥着枪,左手指向郑义。

说话的过程中,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响起,半分钟不到二三十号全副武装的军警就冲进走廊,邓州不给郑义任何解释的机会,朝手下挥了挥胳膊命令:“全部给我铐起来!小周安排人严搜这间会所,我怀疑这里存在大量违禁物品!”

“不能查!”郑义一个激灵蹿了起来,拔腿就往门外跑,结果被外面的两个军警拿枪顶在了脑袋上,郑义红着眼泪嘶吼:“邓州,你跟赵成虎蛇鼠一窝,我他妈要揭发你!”

邓州一点没惯着那个傻逼,点点头中气十足的轻笑:“OK,待会我会邀请几个纪委的同志跟你面对面,你好好揭发一下我的罪行,看看我到底是贪赃枉法了,还是玩忽职守了!带回去!”

“邓局,刚才在他们的储物间发现十公斤左右的“药”,纯度比例很高!”一个军警手抱纸箱,急急忙忙的走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