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9 看透不说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那个军警抱着一个纸箱走进来,已经被推到门外的郑义硬生生的刹住脚步,两眼盯盯的望着纸箱子,胸口一起一伏看上去极其的心虚,要不是脑门上被顶着两杆枪,我估摸这小子敢直接上手抢。

邓州看了眼军警手里的纸箱子,似笑非笑的点头:“好嘛,郑老板!你这新世界果然是个挂着羊头卖狗肉的龌龊之地,之前我还以为你这里顶多藏污纳垢,没想到你都玩出国际化了,厉害!”

“邓局,我们刚才在经理办公室发现几张身份证,还有很多尺度很大的女生照片,就是前段时间报失踪的那几个女高中生,您看怎么处理?”又一个军警走进来。手里拎着几个档案袋。

“不是我做的,你们冤枉我!”郑义剧烈挣动起身体来,两只赤红的眼睛凶恶的盯着我咆哮:“赵成虎,你他妈太阴险了,有本事正大光明的跟我干一场。”

“抱歉。我们是正经生意人,从来不做舞刀弄枪的危险事儿,如果你喜欢跟人比拼拳头,应该到擂台上去!”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朝着邓州摇摇头微笑:“做人呐,一定别太装,要分清楚铁和钢。”

“带走!”邓州挥挥手,军警押解着骂骂咧咧的郑义和一众马仔离开走廊,包房里只剩下我和雷少强、佛奴、邓州四个人。

我伸手捂着额头上的破口“嘶,嘶..”的呻吟。小佛报仇赶忙的姿势,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一语不发。

雷少强趴在地上,身体蜷缩成一小图“哎哟妈呀,疼死我了..”的直哼哼,那小声儿喊的绝对骚性,知道的是这货在喊疼,不知道的还寻思他搁地上玩自己呢。

邓州环视了眼我们仨人,轻轻揪了揪自己的鼻梁骨道:“要不你们先演着,等戏瘾过足了,咱们待会再唠?”一句话道破了我们的伪装,也不漏痕迹的告诉我们,他看出来我们在演戏。

“别介啊叔!我都还没来得及感谢您呢。”我一激灵从地上爬起来,卑躬屈膝的冲着邓州贱笑:“怪不得我叔能当上一把手,这份眼力劲儿就让我们小辈儿望尘莫及啊。”

“就是就是。”雷少强也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点头哈腰的掏出烟盒给邓州发了一支烟。

“这小伙子有担当,不错!”邓州心安理得的接过香烟,朝着佛奴笑了笑道:“不过防卫过当肯定是要蹲几天拘留号的,待会你们主动去自个首吧。”

“一定一定!”我忙不迭的点头,来之前我已经把自己的计划和大概会有什么后果都跟佛奴一五一十的交代过,佛奴也欣然点头答应,条件是我必须得给他找个演电影的小明星。

邓州长叹了一口气道:“郑义有根儿,根儿在哪头你们心里都明白,所以他估摸也不会被重判,但是足够兄弟盟解散,他离开石市了。”

“嗯呐。我明白!我也没想置他于死地,否则就不是用这种法子了,他没啥大错,错的是下命令的人,不过人嘛。就是属贱的,你不整服他,他总觉得你好欺负。”我正色的笑道。

我刚刚说完话,就听到外面传来几声“呯,呯..”的枪响。接着警报器响了,马嘶人喊的叫吼声响成一片,半分钟不到,一个军警神色慌张的跑进来朝着邓州道:“邓局,郑义打伤咱们两个同事畏罪潜逃!”

“什么!”邓州手指间夹着的烟卷直接掉在地上,脸色变得无比难看,焦躁的挥手:“马上通知交警、运管、交通和刑侦几个单位,全城抓捕,另外将郑义的信息传到网上,务必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缉拿归案!”

听完那军警的话。我和雷少强互相交换一下眼神,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喜悦,别看我嘴上说的冠名堂皇,实际上儿子才不想把郑义给搞死,只是迫于周泰和的淫威。我们不敢直接动手罢了。

现在这傻篮子打伤军警畏罪潜逃,就算周泰和出面也够丫喝一壶的,我估计郑义很快就会变成周泰和的一枚弃子。

“郑义是个经验丰富的退伍特种兵,跟踪能力和反追踪能力都特别杰出,而且应该熟悉各种枪械的使用,转告同志们抓捕过程中一定要小心再小心!”邓州语重心长的交代手下。

军警敬了个礼,脆声问道:“如果嫌疑人反抗怎么办?”

邓州迟疑了几秒钟,咬着嘴皮低声道:“可以不需上报,原地击毙!”

“是!”军警身板一挺,快步跑出门去。

等手下离开以后,邓州叹了口老气,斜楞眼睛看向我:“这下满足你的心愿了吧。”

“叔,您别这么说,我心里也特别纠结。”我装腔作势的吐了口浊气。

旁边的雷少强很会卡点的起身,笑着说:“邓叔,还有件事情需要麻烦您,今上午我到银行存钱,手残打错了银行卡号,后来一查询居然打倒了婶子的户头上,您说巧不巧,晚点您跟婶子商量一声,再把钱给我们打回来吧,三百万呢,我们赚钱也不易。”

邓州意外的瞟了一眼雷少强,嘴角微微上扬。点头道:“好的,晚点我会把安排的。”

“我婶儿最近不是带着姑娘到夏威夷去度假了嘛,我一个朋友刚好在那边有一套三层小别墅,闲着也是闲着,我托人把钥匙给我婶儿送去了。姑娘挺稀罕的那栋破房子的,我就擅作主张让朋友把房子过户到了姑娘名下,不值俩钱,也就三百来万,只当我们送给妹妹的礼物。”雷少强贱嗖嗖的搓了搓手道:“叔。您不会怪我们抠门吧?”

“简直胡闹!绝对不行,三百万是吧?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会把钱给你们的,以后不许再给我搞这样的破事!”邓州瞬间火了,甩了甩袖子就往门外走。

“叔,这栋公安招待所下月一号开业,您到时候一定得抽出时间过来剪彩哈。”我朝着拂袖离去的邓州撵了出去。

邓州微微顿了顿身子,不挂一丝表情的冷哼:“到时候再看吧!你们这几天给我消停点,我不想晋升的过程中节外生枝!”

“一定!”我拍了拍胸脯保证。

邓州离开以后,我又折回屋子,跟雷少强相视一眼,互相击掌大笑起来。

“这次扔出去多少?”我也不嫌脏,直接一屁股坐在血糊拉茬的沙发上问道。

雷少强眨巴眼睛思索了几秒钟后:“不到一千万。”

“嗯,这钱花的舒心,未来几年内邓州肯定执掌石市,关系处的越近回报就越厚。闲的没事可以跟他建议建议,石市的火车站太老旧了,应该翻盖或者重新修建一座,他做政绩,咱们赚票子,大家互利互助!”我抓起一支啤酒畅快的喝下一大口。

佛奴一脸懵逼的问我:“三爷,我有点弄不明白,强哥为啥要告诉邓州送礼的事情,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偷摸进行么?我听爷说在缅点、越南那些为政的,送礼收礼从来不会声张,生怕别人知道了。”

“傻孩子,因为我叔是个清廉的人啊!绝对不会收人一分一毛的贿赂!”我乐呵呵的拍了拍他的后脑勺道:“强子不小心打错了三百万,那套别墅刚好值三百万,以我叔的脾气绝对不会占便宜的。”

佛奴这才如梦初醒,瞠目结舌的喃呢:“啊?也就是说他用你们的钱买你们的别墅。里翻里白赚了一套房呗..”

“看透不说透,永远是朋友!”我咧嘴笑着点点头,有三百万的流水记录,邓州就永远不会受制于我们,这样他对我们也永远不会反感。至少他明白自己没有任何把柄在我们手中,我们也是诚心实意的想跟他好好相处。

“强子,刚才从走廊里煽风点火的郑义小弟,有几个是你买通的?”我眼珠子转动两下,扭头问雷少强。刚才围攻雷少强的时候,明摆着就是有人在推波助澜,我估摸这种细节也就雷少强能想到。

“五六个吧,大哥这事儿办的咋样?”雷少强叼着烟卷坏笑。

“完美!记得保释出来他们,多拿点钱让他们离开石市。永远不许再回来。”我轻轻点头。

“对了三哥,阿远带人拖住了兄弟盟的那些马仔,以至于郑义的大部分小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怎么办?”雷少强笑嘻嘻的问我。

“报警呗,什么聚众赌博、非法集会。理由还不是一找一大堆!不过是底下混口饭吃的,不要太过难为他们。”我伸了个懒腰道。

我们前脚从“新世界”离开,程志远后脚就带人进驻,眼瞅着“新世界”的巨大招牌被砸烂,相信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得车水马龙,一间崭新的“招待所”拔地而起。

往回走的路上,蔡亮给我打来电话,声音有些急促的说:“三子,你抓紧时间回美食广场一趟,厄运又开始作妖了,我拿捏不准应该怎么处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