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1 风风火火的送礼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厄运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抽动几下,尴尬的收回去手掌,冲我做出邀请的姿势笑道:“三哥来的正好,不如再受累替我剪彩如何?”

“那多不好意思啊,整的咱俩多熟悉似的,容易让别人误会,拉倒吧!”我吐了口烟雾,皮笑肉不笑的往后倒退两步。

厄运的脸色有红变黑,又从黑转换成绿,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不过必须得夸一句岛国的伪君子确实比我们这些真小人有“涵养”的多,被我如此“啪啪”的打脸,他愣是挤出一句:“三哥又跟我开玩笑,稻川商会和王者商会不是一直都是战略伙伴嘛,您就别谦虚了。”

“战略伙伴?那没毛病老铁。咱们确实总用战争来谈判,呵呵。”我实在捱不住这家伙的厚脸皮,半推半就的跟随他一块走上了舞台,反正大庭广众之下,我也不怕狗篮子跟我耍什么阴招。更别说底下还有几个扛着摄像机的地方台记者在录像。

越是聪明的人做事越小心翼翼,就比如此刻,厄运铁定在心里恨不得将我捏出屎,可他脸上必须得装作很开怀,被我从正门赶到后门本来就已经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如果这会儿还端不出个态度来,以后估计任何小势力、小团伙都敢来踩他们一把。

走上舞台,厄运例行公事的跟我介绍几个前来剪彩的“好朋友”,无非是某局的副局长,或者某部的副部长。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国家设立副职,可能就是干这些鸡毛蒜皮的杂事,当然脸上我没敢表现出来任何,对每个人领导都是点头哈腰的打招呼,同时在心底暗暗记下这些“达官”们的身份和姓名。

开业这种事情一般选双不择单,本来远东集团开业的时间是定在十一点五十九,因为我们的出现缘故,被迫往后推迟,改到了十二点整,大家趁着这会儿联络感情,我带着雷少强、佛奴则懒洋洋的走到了最角落里,小声嘀咕:“小鬼子也信黄道吉时?”

“兴许被咱们同化了呢。”雷少强歪歪扭扭的耸肩站立。

我旁边站着的是杰西,小伙今天打扮的特别嘲,黑西装牛仔裤,满脑袋麦穗小辫扎成“冲天炮”,颇有几分“古惑仔在石市”的味道,这小子也是属欠的,我不搭理他,他偏偏想招惹我,冷言冷语的讽刺:“赵成虎,你脑袋绑块白带是干嘛?家里出事了么?”

“嗯,提前给你爹披麻戴孝!”我指了指额头包裹的纱布,乐呵呵的点头,之前在“新世界”,我自残的凿了自己一酒瓶。刚才让雷少强帮我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杰西顿时间被我怼的没脾气,横着牙冷笑:“堂堂王者商会的首脑,空着手来给人道贺,难道都不嫌寒碜吗?”

“急啥啊老弟儿,我的贺礼正在来的路上呢。保证让你跌破眼镜!”我竖了竖衬衫领子。

“哼,真特码能装腔作势!”杰西很不友好的抽了抽鼻子。

我扭头冲小伙儿道:“小朋友,我奉劝你少掺和这类事情,成人世界的尔虞我诈真不是你这种少先队的智慧可以理解的,听人劝吃饱饭。老老实实的回你的澳洲找份正经营生比啥都强。”

杰西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跟我打起了嘴炮:“装什么大尾巴狼,别觉得你现在很猖狂,我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反正是比不要脸,雷少强干脆也不知羞耻的替我吹嘘起来:“我三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拿下一座市,万人呐喊战神虎!你呢弟弟?撇去你爹的关系,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自己算个屁。”

眼瞅我们跟杰西钉是钉卯是卯的杠起来,厄运深怕自己的小弟被我套路,赶忙贱笑着挡在我们中间打圆场:“刚才三哥说有贺礼送给小弟。不知道是什么大礼?”

“绝对让你这辈子都记忆犹新!”雷少强阴嗖嗖的诡笑道:“还有别给我三哥乱加辈分儿,你抽空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脸上的褶子都尼玛快耷拉到嘴里了,老的和我二大爷有一拼,咋好意思舔个大脸自称小弟?”

厄运深呼吸两口,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强哥又跟开玩笑,咱们都是有素质的人。”

“错,我们只对人有素质。”雷少强锋芒毕露的昂头。

年轻人到底是气盛,厄运那头还没表现出来任何,杰西已经一激灵蹦起来,一肘子推在雷少强的胸脯上咒骂:“草泥马,你装什么逼!”

“我特么不装逼,只装你爹!”雷少强是啥脾气,怎么可能容忍一个小豆芽从自己跟前吆五喝六的诈唬,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杰西的脸上,恶狠狠的咒骂:“老弟,别拿没教养当气场,大哥想办你,不分时间和地点!”

雷少强这一巴掌算是彻底将我们和稻川商会之间刻意营造的这种“友好”假象给彻底撕破,他刚刚动手,就从舞台底下“蹭蹭”蹿上来五六个膀大腰圆,身穿功夫服的壮汉,这些壮汉一语不发的把我们仨包围起来。

“怎么滴?想磕一下子呗!”我昂着脑袋朝缩到人群最后面的厄运冷笑,厄运像是没听到一般,回头冲着舞台下围观人群和扛摄像机的记者辩解:“因为等待吉时的过程比较无聊,所以王者商会的三位贵宾愿意为我们亲力亲为来一场武术表演,大家鼓掌!”

舞台下“稀稀拉拉”的掌声骤然响起,敢情这个牲口从这儿等着我们呢,我说狗崽子为啥偏偏要等什么良辰吉时,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啥卵用了。我如果矢口否认,更显的我们王者好像多惧怕稻川商会似的。

不等对面的壮汉逞合围之势,我直接抬腿一脚踹在一个家伙的肚子上,同时一记直拳狠狠的捣在我面对的另外一个壮汉的脸上,战斗一触即发。雷少强、佛奴也纷纷挑选两个对手开始鏖战。

这帮穿白色功夫袍的壮汉应该都是练外家功夫的,一个个铜筋铁骨,我脚踹在那个家伙的肚子上,对方丝毫不受影响,反而更加凶猛的冲我扑了上来。

“喝!”一个汉子如同狗熊掰苞米似的从后面两手将我牢牢抱住。旁边他的两个同伴纷纷挥舞起沙包大小的拳头冲我肚子上怼了两拳头,打的我差点没把刚刚喝下去的矿泉水给吐出来。

我被身后的家伙死死的搂住身体动弹不得,只能被动的硬扛揍,被他们连续打了几拳头后,我借着巧劲,使劲跳起来,脚尖狠狠的踢在对面两个壮汉的眼窝上,那俩傻狍子“嗷呜”一声捂着脸就蹲了下去。

趁着身后钳制我的混蛋发愣的时机,我猛地弯腰,一把攥住身后搂住我的那个壮汉脚踝,用力往怀里一拽,那家伙“噗通”一声就摔倒在地上,接着我抬腿照着丫的脑袋重重就是几脚,骑似的坐在他身上,甩开膀子朝他的脸颊连续几记重拳。草泥马得!真当小爷那几万拳是白打的。

干翻我的三个对手,我扭头看向另外一边的雷少强和佛奴,他俩的战斗也基本上进入尾声,雷少强本身就有功夫,当初屡屡偷袭林恬鹤得逞足以说明他的腿脚特别好使,佛奴虽然没什么硬功夫,但是胜在狠辣,跟人打架完全都是照着拼命去的,拳头磕不过,就直接上刀子,愣是把自己的对手逼的跌下舞台。

眼见自己安排的后手被我们仨殴打一顿,厄运脸不红心不跳的带头拍手:“精彩,简直是精彩绝伦啊!王者的贵宾果然不愧王者之名!赵三哥的实力更是叫人佩服万分!”

狗杂碎一通话更加坐实了我们刚刚是在表演,我一点脾气都没有,讪笑两声。朝着厄运翘起大拇指:“厄运总裁真是年富力强,我更佩服!”

我刚说完话,两辆蓝色的工具车风风火火的开过来,一辆车的后斗里坐着几个敲锣打鼓,吹唢呐。穿白色孝衣孝裤的中年老汉,另外一辆工具车的后面拉着十几二十个上坟用的花圈和一口朱红色大棺材。

“你们干什么的!”十多个远东集团的保安愤怒的拎着工具车喝斥。

当看到蔡亮从车里蹦出来的时候,我立马乐的合不拢嘴,朝着脸色铁青的厄运道:“哎哟,我特意安排的送葬队。呸呸..送礼队来了!厄运总裁,在我们中国,棺材寓意升官发财,花圈代表富贵花开,我祝您的远东集团火火火火。一年更比一年好,怎么样?满意不满意厄运老弟!”

厄运灰败的脸上满是恨意,深呼吸两口,一句话没说,掉头就往舞台底下走。

“赵成虎。你他妈什么意思!”杰西破口大骂。

佛奴一把将卡簧掏出来,刀尖顶在杰西的肚子上低喝:“你给我消停的闭嘴,瞅你不顺眼老长时间了!”

厄运狼狈离开,我瞬间化成了东道主,挥舞双手的吆喝:“亮哥把棺材给我抬到远东集体的大门口。花圈码整齐了,一个挨一个的摆到门口的左右,唢呐队给我吹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