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6 舔盘高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菲脸色突变正经:“对了,说起来师父,我有件重要事情要告诉你。”

“师父怎么了?”我赶忙问道。

苏菲怔怔的看着我,冷不丁红唇轻扬:“你严肃的模样还是蛮帅的,师父老人家前段时间来石市了,让你抓紧时间给我个名分,要不然就把我介绍给上海滩交通局局长的公子喽。”

“我擦,亲师父!”我忍不住吐槽:“狗毛的局长公子,他要敢把你介绍给别人,我敢把他薅成和尚,从里到外。”

“噗..正经不过三秒。”苏菲一脸幸福的挎住我:“不过说实话的,师父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年轻时候留下的暗伤,加上他又总是抽烟喝酒,身体素质每况愈下,前两天他到石市是因为要去京城看病。刚好路过,三三你要是快忙完的话,就去看看他吧。”

“没事儿,老头是铁焊的。棒的不得了。”我不着调的笑了笑,别看我嘴上说的无所谓,实际上心里是不敢往这头想,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我也明白谁都左右不了,可就是害怕,一想到某个熟悉的脸孔往后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命当中,我的心都纠到了一起。

客厅里支起一张宽大的欧式方形餐桌。大家已经分别坐好,就等着我和苏菲两人。

“别腻了,有孩子看着呢!快吃饭吧..”蔡亮两口子冲我招手。

我目光从客厅中略过,最后停留在杜馨然怀抱着的小女孩身上,小家伙套一身粉红色的卡通婴儿装,粉雕玉琢,长得特别可爱。

稀稀疏疏的头发还没长出来多少,两只眼睛大大的,跟苏菲如出一辙,粉扑扑的小脸蛋像只红苹果,一双小手不老实的在杜馨然的胸口乱扒拉,逗得杜馨然又羞又涩,此刻见大家全都望着我,她也好奇的昂起脑袋望向我。

见到她,我有种血脉相容的沸腾感,这是我的闺女。我和苏菲的爱情结晶,不由走过去轻拍两手:“念夏..”

“咕唔..”念夏歪着脑袋发出一声稚嫩的声音,两只黑漆漆的眸子里发出疑惑的神色。

“来,爸爸抱抱!”我深呼吸两口气。伸出去双臂,本来以为念夏肯定认生不会让我抱,没想到她直接站在杜馨然的腿上,朝我“呃..呃”的双出来小手。那意思是乐意叫我抱。

我小心翼翼的从杜馨然的手中接过来念夏,紧紧的搂在怀里,那一刻就感觉像是拥抱着全世界。

“宝贝儿,举高高喽!”我拖起念夏,哈哈大笑的逗着她。

杜馨然从边上碎碎念:“小心点,别吓到孩子。”

“没事儿,我的种不可能胆子那么小。”我无所谓的摇摇头:“对吧,念夏..”

“咯咯咯..”小家伙也高兴的不住“咯咯咯”的笑。冷不丁念夏的嘴角瞥过一抹坏笑,我擦!简直跟我要阴人时候的笑容一模一样,接跟着一股子带着温度的液体就顺势淋到了我的脸上。

“小祖宗尿了...”我当时还两手高高的举着念夏,童女尿一滴不漏的全都浇到我脸上。那酸爽简直没谁了,尿完以后,念夏嘴一咧,“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整的好像我欺负了她似的,那副“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简直和我百分之九十的吻合。

“你看你把孩子吓到了。”苏菲从我腰上拧了我一把,熟络的抱过念夏哄:“不哭不哭,妈妈在哈..”

“哇哇..”念夏双腿乱蹬,哭的就是止不住,直到苏菲从我肩膀上使劲打了两下:“打爸爸,打坏人,吓到我们念夏了是不是..”

我闺女这次停止啼哭。破涕为笑,那副狡黠的小模样绝对亲生的。

“哈哈..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呐!平常都是我三哥阴别人,这次被自己祖宗给阴了,一点脾气都没有。”雷少强拍着大腿乐了起来,其他兄弟也纷纷哄堂大笑。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尿渍,甩手从他脑后勺上拍了一下笑骂:“都特么怪你。”

雷少强一脸无辜的撇嘴:“关我啥事..”

“长得难看不说,刚才笑的还那么难听,吓尿我姑娘了!”我振振有词的昂头:“你不服气呐?”

“服,卑服的!”雷少强缩了缩脖颈。

“唔..咯咯。”念夏再次小手挥舞高兴起来。

“哈哈..”大家再次笑作一团。

养儿方知父母恩,当初我总觉得养活一个孩子不是啥难事,也总埋怨我爸没本事,不能给我优越的生活。

可是到现在,我一点这方面的念想都没有,只觉得一把屎一把尿的个孩子带大真是件比两万五千里长征都困难的事情,我这才不过是抱了念夏几分钟而已。哪曾想过苏菲将一个襁褓之中的孩童养到这么大到底受了多少苦,难怪这次见到她,我觉得她清瘦了很多。

“不闹了,吃饭吃饭!”蔡亮媳妇慧慧从厨房里端出来一锅冒着白气的骨头汤,香喷喷的味道瞬间开始冲击我们的味蕾,哥几个谁也顾不上什么面子里子,纷纷饿死鬼投胎似的站起来伸手抓骨头。

跟这帮狼崽子吃饭得抢,稍微含蓄一点可能汤都剩不下,比如桌边的几个姑娘,根本没反应过来,小脸盆里就只剩下一点汤汁了,我手忙脚乱的夺过来两根大棒骨。放到苏菲碗里一支,自己大口啃起来一支。

慧慧好笑的说:“别抢啊,今天我炖了好几锅内,管饱管够。”

“一个个一点绅士风范都没有,姐妹们咱们到厨房吃去,不给这些臭男子一桌..”苏菲白了我一眼,冲着桌边的几个女同胞摆手,几个女士纷纷走进了厨房里。

我边大口大口的啃食。边用余光扫了眼杜馨然和陈圆圆,这俩妞现在完全张开了,陈圆圆穿身白色连衣短裙,头发披散开。宛如一朵盛开的莲花,杜馨然穿套淡蓝色的运动装,即便如此饱挺的胸脯仍旧勾人眼球,头发扎成马尾。好似一株怒放的水仙,二人各有各的韵感,各有各的味道,值得一提的是两个妞进厨房前都看了我一眼。

胡金踢了踢我的脚小声嘀咕:“别瞅了。眼珠子都快掉碗里头了。”

我不自然的舔了舔嘴角,干笑两声。

几个“女战士”将厨房门“铛”一声关上,窃窃私语起来,剩下我们这帮老爷们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都瞅我干啥,我就抢了六根大棒骨而已..”胖子舔了舔嘴上的油渍,无辜的冲我们耸肩。

“尼玛的,一盆才特么几根。你一个人抢了四分之三。”雷少强梭吸着骨髓含糊不清的笑骂。

蔡亮从偏房里抱住一坛电影里经常演的那种“女儿红”的坛酒,朝着我们嘿嘿笑道:“我特地托一个朋友弄到的原浆酒,据说从土上埋了至少二十年,便宜你们这帮恶虎了。”

“亮哥威武!”哥几个纷纷嚎叫起来,直接拿碗倒酒,扯着嗓门碰到了一起。

胖子贱嗖嗖的举起海碗冲我怪叫:“三哥,你放心..杜大小姐和圆圆绝对还是完璧,等君采撷呢。”

“你咋知道腻?”佛奴叼着烟圈坏笑问。

“年轻!还是年轻呐!”胖子鄙视的戳戳指头:“大哥舔过的盘子都比你见过的大白腿还多,你说我咋知道的?瞅她俩的腿缝那还不是一看一个准儿嘛。”

“这话不跟你犟,胖子绝对是舔盘高手!”雷少强小鸡啄米似的狂点脑袋,把个胖子牛逼的脑袋都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扭了。

“啥是舔盘子?你舔谁盘子了。”佛奴迷惑的问道。

“舔盘子..呃呃,就是舔那啥呗。”胖子老脸一红,摆摆手道:“滚滚黑,下个话题。”

“哈哈..傻屌,逼装漏了吧。”雷少强拿骨头丢在胖子的身上。

半碗酒下肚,我就感觉微微有点上头,打着饱嗝冲蔡亮道:“亮哥,你的事儿还是亲自跟大家伙都说一下吧,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万一你真不见踪影,哥几个肯定寻思咱们之间发生啥矛盾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