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8 答应他吧,求求你啦!/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我一句话怼的对面的爷俩半天没吱出来声。

我掐着腰一脸牛逼的喊:“哑巴,你要是个爷们,就让我五十招,敢不敢?”

但凡喝醉酒的人都应该明白那种感觉,心里门清,但是肢体和嘴巴有些不受控制,我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心里特别清楚,我肯定不是哑巴的对手,但是借着酒劲儿却又谁也不鸟。

趁机了几秒钟后,哑巴拔腿朝着我饿方向慢慢走来,我的心顿时悬浮起来,放在平常就算打不过,我也可以跑,我想要逃走。自信他们绝对撵不上,可是现在菲菲和念夏都在车里,更别说还有陈圆圆和杜馨然俩半亲不亲的丫头,一车妇孺的小命全在我手里攥着,我是真心狠不起来。

“站着别动。我过去!”我尖叫着快步往前走了两步,跑到距离哑巴还有四五米的位置,冲着他梗着脖子嘟囔:“你说你好歹也是披个军装的,起码的廉耻心肯定有吧,咱俩打个商量呗。我留下跟你碰碰,你让女人们先离开如何?”

当然我也知道,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同意我的话,我只不过是想多磨蹭会儿时间,为车里面的女人争大一些求救的机会。我梗着膀子,一手掐腰一手指向哑巴道:“同志,咱们无怨无仇,你说你大半夜的好好堵我干啥?”

张思澳凑到跟前,充当翻译:“我干爹的意思很简单。希望你跟他合作,大家一起发财,一起对抗天门,如果你同意的话,他愿意亲自出面说服周泰和少将跟你之间的恩怨。”

“啧啧啧,警卫员都能当主子的家了?”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斜楞眼看哑巴,这家伙的来历绝对不简单,既敢跟天门叫板,又能说动周泰和,这特么哪是个警卫员,说他是国防部司令我都信。

哑巴比划了两下手语,“谔谔”的回视张思澳。

张思澳深呼吸两口,点头道:“三爷,我干爹知道你和天门之间有关系,也愿意给你诚意足够的利益,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对吧?”这小子从看守所里被我彻底治服了,说话的时候嗓门都不敢抬的太高。

对方既然愿意唠嗑,我更不介意拖延时间。嬉皮笑脸的问:“能给我多大的利益呀?钱啥的就别提了,我不需要,王者一天赚的钱足够我活到下个世纪。”

哑巴跟张思澳比划了好一会儿,张思澳才愕然的出事:“我干爹愿意给你五张美国护照,两栋纽约或者旧金山的房产。以及成为成X战区永久的外勤采办以及他五年的效忠。”

“嚯..”我抽了口气,不得不说哑巴的条件真心诱人,先不说什么军区采办和美国护照,但是五年的效忠,就足够让人疯狂的。这老孙子的战斗力从那摆着呢,如果带上他去刺杀昆西,胜率绝对提升一半不止,可关键是我总不能因为点利益就背信弃义吧。

野狗是我师父,屡次救我于水深火热,如果没有他,我早鸡八开始新一轮的投胎了,更别说他拼尽全力在我们和天门之间牵线搭桥,跟张竟天的交流虽然很有数,但是他也言传身教的传授给我不少东西。王者最一开始和天门联盟,我们弱的好像菜鸡,人家都没嫌弃,现在稍微有一点起色,我就掉转枪口。我答应,社团里的兄弟们也肯定不能点头。

再有就是,即便我们跟天门钉是钉铆是铆的杠上,我们也不定拼的赢对方,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坚决不能干,从另一个方面也展露出哑巴跟天门之间的仇恨绝对汹涌澎湃,这滩浑水我们说啥不能趟。

我佯作思考的模样,点燃一支烟,慢慢的吞云吐雾,实际上心里早就快被点着了,一个劲地念叨,救兵怎么还不来。

“三爷,我干爹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张思澳轻声问道。

“嚎特么什么嚎,屁股是不是不疼啦?老子琢磨琢磨不得时间啊,要不这样吧。我先回去好好想想,等我想通了,再给你们打电话,咱们有事电联哈!”我弹飞烟头,冲着哑巴摆摆手。

话音刚落下,哑巴一个箭步蹿到我身前,伸出手就要抓向我的领口,“去你姥姥得!”我一直在暗暗防备狗日的突然动手,见到他逼近身前,我同样伸出拳头,狠狠的怼向丫伸过来的“鹰爪”。

真当大哥打可几万拳的木人桩,真当开玩笑呢。

我拳头和他递过来的几根指头碰到一起,一瞬间我有种捣在钢筋棍上的错觉,拳骨疼的近乎麻木,哑巴这个狗娘养的手指头竟然那么硬,他身体微微靠左闪躲,胳膊往上一撩拨化解开我的进攻,身体如同个大号沙袋似的硬生生的撞在我的肩膀上,把我给撞了个踉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刚准备往前爬。哑巴再次闪到我身前,伸手如同提溜小鸡崽似的拽着我的衣服领子就把我给提了起来,膝盖狠狠的磕在我的小腹上,我肠胃顿时一阵翻涌,一个没控制住,冲着他的脸“呕”的一下就吐了出来。

哑巴急速往后倒退,还是被我吐出来的酒水给喷了一身,这下可把他给惹恼了,他像是只发狂的老猫一般,张牙舞爪的扑向我,速度快的我根本反应不过来。

我眼前一闪,哑巴的拳头已经朝我额头怼了过来,我慌忙伸出胳膊抵挡,结果整个人再次飞出去,一屁股坐到地上。用来抵挡的左胳膊处传来一阵剧痛,无力的耷拉下来,没意外的话应该是骨折了。

我竟然在对方的手下连三招都没有走够,要知道我早已经今非昔比,现在一个人单练五六个职业混混应该没啥问题,结果仍旧不堪一击,也就是说这厮的战斗力超越了我们过去的班长姜衡,直逼朱厌。

“卧槽尼祖宗..”我半躺在地上,捂着剧痛的左臂,冲着哑巴大声咆哮。

哑巴三步并作两步。左手一把掐住我的脖子从地上提起来,右臂比划了几个生涩的手势,张思澳快速跟进过来翻译:“三爷,我干爹问你合作不合作。”

我被哑巴掐的差点背过去气,费力的挣扎:“合作..你告诉他。我跟他妈合作给他生个崽儿,问他喜欢弟弟还是妹妹!”

张思澳脸色一沉,没有再吱声,哑巴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听力没任何问题。发狂的两手掐住我的脖颈,丢沙包似的将我重重的抛摔在地上,接着解下来自己的皮带,朝着我挥舞起来。

我像个陀螺似的原地来回滚动,试图用这种方式少挨点打。滚了大概十几秒钟,匆忙间我看到了一块砖头,顺势往过一滚,“你爹个损篮子!”我左胳膊虽然脱臼了,但是右手仍旧可以使上劲儿。猛的捡起来那块板砖,拼着脸上被丫抽了一皮带,没头没脑的就照着他的脸上“啪”的一下拍了上去。

这一下哑巴没避开,被我拍了个正着,脑门上瞬间往外冒出了鲜血。他也急眼了,跳起来一脚侧踢将我踹倒下,直接从腰后摸出来一把手枪指向了我。

“草泥马!干死我,皱一下眉头,我就是你爸爸!”我也不敢再乱动,躺在地上朝着哑巴大声的咆哮。

“干爹,这附近都有摄像头..”张思澳弱弱的出声。

这个时候苏菲摔门从车里跑了出来,焦急的喊叫:“别开枪,我们认怂,你希望我们做什么,我们都答应,放过我老公,他还年轻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冲撞您的地方,您大人有大量。”

边说话,苏菲边嚎啕大哭的跪在地上,脑门磕地面,朝着哑巴“咣咣”的直磕响头:“求求你,放过他吧,他不能死,他还有我,还有孩子,求求您了..”

“老婆,你给我站起来!”我焦急的朝着苏菲嘶吼。

苏菲哭撇撇的摇头:“三三,我从来没要求过你什么,这次我求求你了,为了我和念夏,答应他!不管什么要求都答应他,我们娘俩都不能离开你,你不能那么自私,回回都让我们给你的兄弟让步,回回都让我们为王者牺牲,呜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