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9 挪开你的狗腿/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苏菲哭的梨花带雨,我打心眼里觉得疼的不行,可是让我同意哑巴的要求去跟天门掰手腕子,我又实在做不到,我焦躁的嘶吼:“你特么懂个屁,狗日的要我跟天门开战,要我和我师父、你师父叫板,你给我起来!这他妈违反道义!”

苏菲固执的跪在地上哭嚎:“什么叫道什么叫义!撇下老婆和孩子就是道义吗?如果所有人都讲道义,你还会孤身奋战那么多年吗?我是个女人,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皇图霸业,枭雄雄心对我来说全都是云烟,我只希望我的孩子有个爹,难道也过分了么?”

“这么多年我没有求过你什么,三三为了我孩子。软一次,服一次!我师父你师父他们肯定都会理解你的。”苏菲伏在地上,泪水禁不住的往下淌落,凄厉的模样让我不忍心多看一眼。

我沉默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语言去让她闭嘴。她说的是事实,又不是事实,这几年我远走他乡孤军奋战,既是因为王者,又是因为自己。这个世界是公平的,老天爷在给你特权的同时也赋予了你责任,如果我不再关键时候站出来,这些兄弟凭什么服我,王者又凭什么拧成一股神。

哑巴一只脚踩在我脸上。黑洞洞的枪口径直指向我,他如同只牵线木偶一般呆滞的望着我,不远处苏菲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将我的心给割成了几段,我无力的仰头躺在地上。看着哑巴咧嘴笑:“你不敢杀我,对吧?”

哑巴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叩动了扳机,子弹击穿我耳边的水泥地面,飞溅的石子划破我的面颊,也彻底划破夜空的寂静,不远处几辆汽车的警报声“哔哔”的响了起来,哑巴吹了吹冒着轻烟的枪口,冲我露出一个比哭还要吓人的诡笑。

我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那种徘徊在生死一瞬间的感觉,叫我的心差点没飞出来,本来以为这个糠货顶多是吓唬吓唬我,没想到狗日的真敢开枪,也不怕招惹来警察。

“不要,千万不要!”苏菲连跪带爬的攀过来,陈圆圆和杜馨然也慌里慌张的从车里跳了下来,特别是念夏,可能被枪响给吓到了,“哇哇”的啼哭起来,老婆和闺女的哭泣声搅乱了我原本坚定的心神。

“三三答应他好吗?算我求求你了。赵成虎,你他妈答应他!”苏菲状若疯癫的扯开嗓子嚎叫,要不是杜馨然和陈圆圆的拉拽,她恐怕早就奔过来了。

见我一语不发,苏菲急了。声音沙哑的呼喊:“赵成虎他妈不是人,这么多年你谁都没有亏欠,唯独亏欠我,现在还要不负责的寻死,你去死吧!你敢死。我马上也跳楼,让念夏变成孤儿!”

“让念夏变成孤儿!”一句话如同铜锤一般狠狠的撞击在我的心口,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可以对任何人都做到冷血无情,唯独对自己的骨肉没法狠下心,我深呼吸两口气,决定妥协,刚朝着哑巴点点头,准备开腔的时候。

突然感觉地面一阵轻微的颤动,颤动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紧跟着堵在我们车后面的那辆蓝色的工具车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咣..”的一下子撞了个底朝天,原地翻滚了几下,飞溅起很多的铁皮和火花,车里的人惨叫连连的爬了出来。

巨大的动静将杜馨然和陈圆圆差点给晃倒,连哑巴都禁不住的往后倒退半步。

我没看错。那辆将近五六米长的工具车确实撞翻,一辆黄色的庞大铲车“突突”的开过来,小佛爷锃光瓦亮的脑袋从铲车里伸出来,冲着我们这个方向喊:“没舌头的傻屌,把你的臭脚从我弟弟脸上挪开,不然老子剁了你狗腿!”

哑巴两眼闪过一抹寒光,直接抬起手枪,朝着铲车的方向“呯,呯..”就是两枪,子弹将铲车的挡风玻璃射碎,小佛爷的面颊被玻璃划出来好几条血道子,他一脸无所谓的伸出一只胳膊“桀桀”大笑:“来,杂种!你再开一枪试试!”

佛爷的手中赫然攥着一颗“麻雷子”,哑巴犹豫了一下,将举枪的手臂慢慢放了下来。

佛爷将铲车一直开到我们车的后面。身体轻盈的从车里跳下来,两手张卡,分别举着一颗“麻雷子”,朝着苏菲她们喊:“几个弟妹先走,这儿交给我!”说话的同时,鲜血顺着他的侧脸往下慢慢流淌。

“那我老公怎么办?”苏菲抹干净脸上的泪水发问,她之前没有和小佛爷打过照面,并不清楚小佛爷的本事和为人。

佛爷转动两下脖颈,轻笑道:“我就剩下他这一个弟弟了,放心吧!就算拼死,我也会叫他安然离开的。”

苏菲也不是个矫情的人,知道此刻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恋恋不舍的望了我一眼:“三三,如果你敢不负责任的离我远去,我就敢不负责的丢下念夏,活着!为我,为孩子。”

说罢话,苏菲朝小佛爷鞠了一躬,带着陈圆圆和杜馨然快速离开。

整个过程,哑巴没有阻拦。宛如一尊雕塑似的没有动弹。

自打小佛爷出现以后,哑巴的注意力就完全放在了他身上,也没有再使脚踏在我身上,两只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小佛爷来回打量。

小佛爷风轻云淡的伸了下懒腰,不避不让的走到我跟前,当着哑巴的面,将我从地上拉起来,微笑道:“替我点一支烟!我瘾快上来了,还有弟妹刚才说的没错,这个世界不需要英雄,更不需要什么大哥,只有活着才叫正经事,傻逼以后别犯驴!”

“嗯。”我赶忙掏出烟盒点燃一支烟塞到小佛爷的嘴里。

小佛爷如同嚼草似的“吧唧吧唧”嘬着烟嘴,如同个老朋友一般看向哑巴道:“知道我这两天干嘛去了么?你在调查我的同时,我也托朋友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

听到这里。哑巴竟然出奇的将手枪给放了起来,两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致的点点头,那意思是让小佛爷继续往下说。

小佛爷抽烟的速度特别快,一句话的功夫,香烟已经燃到了尽头,我知道他的毒瘾怕是马上要犯了,赶忙又替他续上一支烟,小佛爷惬意的松了口气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你之前是天弃的牛人对吧?天弃组织曾经号称跟第九处肩并肩的国字号组织。因为站错了队,天弃被迫解散,你也变成了在逃犯,但是却把这个恨转移到了天门的身上,你认为是天门毁灭了天弃!”

当小佛爷嘴里吐出“天弃”俩字的时候。哑巴的眼神顿时变得如同鹰一般的锐利,那副模样恨不得要将人给生吞活剥掉,我心里也禁不住“咯嘣”跳了一下,倒不是惊讶哑巴的身份,而是震撼佛爷的人脉圈子。他居然知道“第九处”这个神秘的部门,至于“天弃”是个什么组织,我一点不关心。

小佛爷鼻孔冒出两股青烟,乐呵呵的说:“凭本事,我确实拼不过你。但是我知道你怕死,至少你现在舍不得现在死,咱们各退一步,我带着我弟弟走,绝对不参与你和天门之间的恩怨。你也不要再来难为他,OK不?”

小佛爷这话无异于是在让步,能叫霸气如斯的佛爷低头,这哑巴的身份和背景可见一斑。

哑巴迟疑了几分钟,摆了摆手。再次将手枪摸了出来。

小佛爷的喘息声顿时变得粗壮起来,眼珠子也愈发的透红,这是毒瘾犯之前的征兆,他咬牙切齿的嘶吼:“老逼梆子,做事别太过!给你脸的时候你最好接着,别把我惹急眼了,大家玉石俱焚!。”

哑巴“咔嚓”一声将手枪上趟,枪口指向了我的额头。

小佛爷如同野兽一般,嗓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低吼声,一个跨步挡在我前面,嘶喊:“有能耐你开枪,我拉环,咱们一起玩完,草泥马得,我再告诉你个好消息,死秃驴这会儿正在来的路上,凭他加上我,能不能把你收拾的卑服的?昂?你还记得老秃驴是谁吧!”

哑巴怔了一怔,波澜无惊的眼眸顿时快速跳动起来,我不知道他是因为害怕还是别的,反正他抓枪的手臂微微颤抖起来,跟小佛爷对视了几秒钟后,哑巴什么都没说,掉转身子就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一阵轰鸣的马达声骤然响起,从我们对面疾驰而来一辆摩托车,“突突”的声音由远及近,刺眼的灯光直射我们这边,摩托车头却朝着哑巴径直撞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