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3 你让我怎么坚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佛爷接过我嘴里的半截烟,“吧嗒吧嗒”嘬了两口,声音平和的说:“我帮你去踩踩点,看看那个叫厄运的鸡八到底有几个脑袋,你给我稳住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记住,你身后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

“谢谢你,哥..”我朝小佛爷点了点头。

小佛爷咧嘴一笑:“谢个鸡八,我是你哥,帮你不是天经地义么。咱们得抓点紧。”

“嗯。”我搓了搓自己的面颊,虽然小佛爷没有明说,但是我知道他指的是金三角那头的事情。

“啊就..我..我和你一起。”朱厌从身上翻出一把手枪丢给我,什么都没说,快步撵上了小佛爷。

走廊里再次变得沉寂起来,胡金两口子“嘤嘤”的痛哭声,无时无刻不再撞击着我的心口,我轻轻擦拭着枪身,真想不管不顾的开枪,杀了厄运,屠了稻川商会满门。

这个时候抢救室的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苍蝇满头大汗的从里面探出个半身身子大喊:“三哥、金哥,亮哥要见你们,抓紧时间,我们马上要开始大手术。”

我和胡金、江红匆匆忙忙的跑过去,我焦急的问道:“亮哥情况怎么样了?”

苍蝇停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声音很小的说:“实话实说,他的情况很不好,亮哥全身的骨骼多处断裂,最严重的一处可能会致命,我只能说我肯定全力以赴,但是手术能不能成功,真的生死未卜。”

“拜托你了兄弟,如果你能救下来我大哥,我们两口子愿意这辈子给你为奴为仆!”胡金和江红带着哭腔就要往下跪,苍蝇赶忙拉拽住他俩表情严厉的扇了自己一巴掌:“金哥,你这是在打我的脸!亮哥也是我哥啊!”

“三哥金哥,你俩先擦干净眼泪,别让亮哥看到,他现在需要足够的意志力配合我的手术。”苍蝇拦下我们仨人,认真的说道:“别让他有任何心理负担,也别让他看出来任何端倪,就是鼓励他一定要挺过来。”

半分钟后,我和胡金、江红走进抢救室里,蔡亮浑身赤裸的躺在手术床上,身上遍布大大小小的伤口,虽然经过了处理,可是仍旧看得人触目惊心,他的胸口和手臂上插满了治疗设备,静静的躺在那里,两只眼睛异常的明亮,亮到叫人心底发慌。

见到蔡亮这副惨样,刚刚把眼泪擦干净的胡金和江红情绪瞬间又收不住了,伏在手术床边,无声的哽咽。

“傻兄弟。”蔡亮声音沙哑的蠕动嘴唇。试图抬起手臂抚摸胡金的脑袋,不过尝试了几次最终还是没能成功:“孩子..孩子和慧慧怎么样了?”

“没事儿,他俩都好好的,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这会儿正在特护间里输营养液呢。出这么大的车祸受点伤在所难免,对吧哥。”江红攥住蔡亮的手掌回答,双眼瞬间变得红通通的,眼泪禁不住的往外奔腾。

蔡亮虚弱的点点头:“那就..那就好!”

“半脑,你为什么..为什么不跟我说话?”蔡亮费力的开口。

胡金使劲抽着鼻子。眉头紧皱的摇头:“你说我听着,你不是一直告诉我做人要懂礼,人家说话的时候不许插嘴,我以后全都听你的,保证说到做到。”

“往后跟小红好好的过日子,我前几天也和小红说了,以后不让她管你那么严,男人喝点酒抽点烟很正常,总比去外面赌了嫖了的强,但是你得争气。不能总喝酒误事。”蔡亮竭力挤出个笑脸,此时他的脸上遍布疤痕,犬牙交错的全是被针缝合的痕迹,看起来格外的狰狞,但是却不让人有任何可怖的感觉。

“我记住了!”胡金连连点头。眼泪不争气的直往外翻滚。

“三子..”蔡亮努力睁大眼睛看向我。

“哥,我在!”我慌忙凑到蔡亮的跟前,好让他能看的清楚一些。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龙头,在我心目中你就是个小弟弟,我是看着你一步一步站起来的,哥知道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易,听哥一句劝,这个世界除了权利和钞票,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留恋,陪陪家人,陪陪老爸,不要等到他们不在了,才追悔莫及。”话只说到一半,蔡亮就开始往上瞟起了白眼,他盯着头上耀眼的手术灯。眼睛睁的大大的,如同哮喘一般距离喘息起来。

“蔡亮,你他妈不许闭眼!”

“亮哥!”我和胡金、江红撕心裂肺的喊叫起来。

或许是上天眷顾,蔡亮“呼呼”大喘几口后,又慢慢平复过来,一手拉住胡金,一手攥住我的手掌,目光变得有些空洞:“谢谢你们。”

“哥,你谢我们什么?”我轻声问道。

“谢谢你们骗我,慧慧死了。孩子也不在了,我其实什么都知道。”蔡亮无比悲镪的闭上眼睛,两行浊泪顺着面颊慢慢淌落下来:“苍蝇让你们进来劝我,让我一定要有求生的信念,我都听见了。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了,我心里有数。”

一早就知道挚爱逝去的噩耗,还一直挺到现在,蔡亮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才留下几滴虎泪,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到的,换做是我,怕是早就疯掉了。

“亮哥,你..”我慌忙辩解。

“我很想死,很想去陪我的老婆和孩子,可我更明白。他们一定不希望我去追他们,至少在没有报完仇之前,我不能闭眼!”蔡亮始终没有睁眼,声音低沉的说:“喊你们进来,我只是想交代后事。我怕如果自己不争气回不来,没有机会再和你们说,话说完了,苍蝇开始手术吧。”

我和胡金还想再说点什么,“他现在每一分一秒都不能再被耽搁!”苍蝇将我俩硬推出抢救室。

胡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踉跄的跌坐在手术室外的地板上,两手抱着脑袋,无声的痛苦流涕,江红倚靠在房门后面,同样没有任何神采。

蔡亮比我们活的务实。撑到底他并没有交代我们任何宏图霸业,甚至只字未提让我们帮忙报仇的话,只是像唠家常一般跟我们念叨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诫我们要好好生活,什么是兄弟。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看到他俩的模样,我心如刀绞一般的疼,轻轻拍打胡金的后背:“金哥,别哭..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你让我怎么他妈坚强!我兄弟半死不活的躺在里面,老婆和孩子没了,我和蔡亮认识了将近二十年,二十年啊,从我们狗鸡八不是就厮混在一起,喝酒聊天,吹牛扯皮,他为我挡过刀,他替我蹲过号,每次我有难,他都第一个站出来!他快把自己给活没了。一家老小都他妈没了!啊呜呜..”胡金趴在地上,两手用力的拍打着地面,脑门用力的撞击着,瞬间满脸都是鲜血。

这么多年蔡亮既是胡金的兄弟,又是他的精神支柱。两人从十来岁开始就在一起打拼,感情早已经深入骨髓,不是亲兄弟却胜过亲兄弟,蔡亮的妻儿就是胡金的亲人,胡金之所以会精神崩溃不止是因为自己的手足惨遭大劫,更是因为他失去了亲人。

我从来没有见过胡金如此的悲恸,又不知道应该安慰,只能静静的坐在他的旁边,替他点燃一支烟,轻轻的塞进他的嘴里,用这种陪伴的方式告诉他,我还在。

我想人之所以叫人,不是因为我们智慧有多高级,而是因为我们拥有七情六欲,拥有这个世界上最难以用语言诠释的情感。

我们仨人就这么如同雕塑一般的静坐在抢救室的门前,呼吸着空气中的悲伤情愫,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偶尔能听到眼泪打在地上的声音。

不知道到底过去多久,走廊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双眼赤红的唐贵急冲冲的跑到我们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出声:“三哥,我找到线索了!”

“什么线索!”我、胡金、江红异口同声的看向唐贵。

唐贵脸色铁青,瞪着遍布血丝的眼珠低吼:“是杰西!吴晋国的儿子,我反复观看了几十遍高速路口的监控录像,看到亮哥一家进入高速路以后,杰西的车子也尾随进入,同时跟进的还有八九辆稻川商会的拉货车。”

“把你掌握的信息全都说出来。”我焦急的催促。

唐贵接着道:“这次发生意外的主要起因是一辆载满食用油的货车刹车失灵,以至于后斗里食用油洒满了路面,导致很多汽车轮胎打滑,相撞在一起,而根据监控录像显示,那辆出事的货车司机在进入高速路之前曾经跟杰西有过对话!”

“能找到那辆货车属于哪里么?”胡金低声发问。

唐贵点点头:“我已经让人去查了,看车牌那辆车就是咱们石市的,相信很快会有结果,还有,亮哥的家门前确实被人安装了监控器,只是信号源没有在附近,而且上了密码,破解的话需要一些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