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4 双龙汽贸/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等唐贵说完话,胡金就怒气冲冲的往门前跑,我一把拉住他:“你干啥去?”

“报仇!给亮子报仇!”胡金咬牙切齿的低吼,红通通的眼睛里几乎快要滴出血来。

“找谁报仇啊?分得清敌友不?你他妈给我老老实实呆着!等阿贵查出来具体信息再做打算!”我硬拖着胡金按到走廊上的的塑料椅上低斥:“现在什么都不清楚,你去报仇还是送死!”

“怎么不清楚,这事儿摆明了就是他妈稻川商会那帮牲口干的,还需要犹豫么?”胡金梗着脖子恼怒推在我胸脯上咆哮:“死的人是我嫂子和侄子,伤的人是我兄弟,你让我老老实实呆着?你要是怂了可以继续呆着,老子鬼神不惧!”

“怂你麻痹,我是不希望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我也愤怒的推在胡金的身上,大声嘶吼:“如果真是稻川商会干的。砸锅卖铁我也肯定跟他们硬磕到底,可万一是被什么有心人作梗,咱们打的鱼死网破,让别人捡便宜的事情你能干不?”

“金哥你先冷静一下。不管是报仇还是别的,至少等我调出来具体视频再研究不行么?就算是稻川商会干的,人家现在能没有防备么?稍安勿躁好不好?”唐贵也走过来阻拦胡金。

“你们少他妈跟我扯道理,稻川商会本来就不是朋友,早干晚干有区别吗?咋地赵成虎,你现在混大了,有地位了,开始贪生怕死了呗?”胡金一肘子杠在我小腹上,正是之间被哑巴给踢伤的地方,疼的我禁不住蹲下身子。

胡金看了我一眼,跌跌撞撞的往门口走。

这个时候江红冲上去,甩手就是一个大巴掌扇在胡金的脸上。泪眼婆娑的揪住他的胳膊怒斥:“给三子道歉,你刚才说叫人话么?谁贪生怕死了?哪次有事情不是他第一个扛,他如果贪生怕死现在早应该老婆孩子热炕头了,还会去什么金三角么?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你疼,他难道就不疼了么?”

胡金怔了一怔,随即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干嚎起来:“对不起三爷,我现在完全疯了,可是我心里难受,三条人命啊!活生生的三条人命就这么没了!几个小时前还跟咱们吃饭喝酒就这么没了,他们招谁惹谁了,呜呜呜..”

“三哥,金哥现在情绪完全失控,你别往心里去。”唐贵搀扶起我,小声的念叨。

我身心俱疲的朝唐贵点点头:“嗯,事情你看着处理吧。我只想听结果。”

唐贵欲言又止的看了眼抢救室的房门,沉默的站在我旁边。

几分钟后,唐贵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嗯嗯啊啊”了几声后。看向我道:“三哥,山鹰堂的兄弟找出来那辆出事货车属于哪家公司了。”

“地址!”我脸上的肌肉一阵抽动,仰头问他。

唐贵抓了抓脑皮,极其犹豫的出声:“我觉得可能有什么误会。要不再让人查下吧。”

见唐贵这么迟疑,我愈发觉得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催促道:“嗯?到底怎么回事!”

“咱家兄弟查出来那辆车属于一个叫双龙贸易的小公司,而双龙汽贸又是隶属陆峰的,也就是说那家公司是归天门的...”唐贵声音越说越小,最后不确定的嘀咕:“我估计可能是有人躲在暗处在跟咱玩挑拨离间的手段,咱和陆峰之间是友非敌,王者和天门又是联盟。应该不是他们的人再使坏吧,还是再等等交警队的朋友勘察的结果。”

“陆峰?天门!”胡金的嗓门骤然提高。

“只是有可能,消息还不准确。”唐贵搓了搓自己的面颊,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再次接起来“嗯哈”了几句,这次唐贵的脸色变得阴郁很多,咬着嘴皮冲我道:“交警队的朋友也确认那辆漏油的大货车是双龙贸易的,而且还有好几辆追尾的货车也都是天门的。”

“草他妈,天门的人居然搞咱们!”胡金的拳头攥的“吱嘎”作响,嗓音嘶哑的大喘气:“上次在一个楼盘的竞标会上,我和林恬鹤碰上了,他乐呵呵的跟我来了句一山不容二虎,我寻思他开玩笑,没想到狗杂碎竟然真有心搞咱们。”

“三哥..最近因为走上正轨的原因,咱们确实和天门的人产生几次大不大小的纷争。虽然每次都是他们的人让咱,但是我看的出来,陆峰下面的那帮人全都不服,你说有没有可能。真是他们..”唐贵不确定的低语。

“捕风捉影的事儿别往出摆!”我心里“咯噔”跳了一下,沉思几秒钟后,冲唐贵道:“帮我接通陆峰的电话。”

唐贵拿起手机按下陆峰的号码,电话“嘟..嘟..嘟”响了半天,愣是没人接,愈发让大家本就压抑的心理变得更加暴躁,胡金扯着嗓门吼:“狗日的绝对是做贼心虚了,不然不可能电话都不接,平常接电话多欢实,操!”

“闭嘴!”我瞪了一眼胡金,朝着唐贵道:“再给我拨林恬鹤的电话,林恬鹤如果不接就打狐狸的。我一定要问了明白!”

“嗯。”唐贵分别尝试拨打林恬鹤和狐狸的号码,同样是电话通着,那边没人接,越发印证了他们打算跟我们撕破脸皮的意思。

“三哥。怎么办?”唐贵黑着脸问我。

我深呼吸两口气,冲着唐贵道:“你亲自去花街跑一趟,告诉陆峰咱们出白事了,看看他什么态度。”

“小三爷还需要看他什么态度么?电话都他妈不接。摆明了就是想跟咱们开磕了,不要再拿热脸去贴凉屁股了行不?你要是有忌讳,这事儿交给我办!”胡金捶胸顿足的长啸。

“办特么什么办,万一是哪个狗杂碎阴咱们怎么算?”我粗暴的打断他的话,微微闭上眼睛,整理自己的思绪,我和陆峰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他也算了解。他这个人有能力有野心,但是做事向来光明磊落,根本不屑去使那些阴谋诡计,最重要的是他没有任何动机伤害蔡亮。

蔡亮一个马上金盆洗手的人,他疯了去整蔡亮?又不会得到什么实质的利益,如果说有仇,最大的嫌疑就是厄运,蔡亮往远东集团门口摆棺材。赤裸裸的打了他一巴掌,这小子怀恨在心才想报复。

可是“双龙汽贸”的车为什么会跟杰西有勾搭?一个普普通通的大车司机绝对没有那个胆子,难道是陆峰的某个手下出现什么猫腻?可他们为啥集体不接电话?偏偏要给人制造一种做贼心虚的假象,到底为什么?我越琢磨越觉得没有头绪。

“槽,憋屈!”胡金蹲在地上,大口“吧嗒吧嗒”的抽着烟卷。

几分钟后胖子和刘云飞回到走廊,跟他们一起的还有马洪涛,马洪涛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道:“方便出来聊几句么?”

“嗯。”我踩灭烟头。跟随马洪涛一块走到应急通道的楼口里。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先节哀顺变吧。”马洪涛都兜里掏出四块钱的“钻石”烟,递给我一支,自己押了口气道:“根据警局的同事侦查,这次特大交通事故,至少有三方人参与,你们王者受害者是一方,稻川商会旗下的铃木物资公司是一方,再有就是天门的双龙贸易是一方,双龙汽贸的一辆装载食用油的货车刹车失灵...”

“这些我都知道,说点我不知道的吧。”我打断马洪涛的话,态度诚恳的吸了口气:“规矩我懂,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就摇摇头,如果你拿我当成朋友,就给我透漏一些有用的信息,至少让我安稳住下面兄弟的心。”

马洪涛夹着香烟抽了两口,沉寂了几秒钟后道:“根据事故科的同事调查监控录像,发现双龙汽贸的四个大车司机在进高速前都曾经和稻川商会的杰西有过交集,那四个大车司机三死一伤,伤者刚才偷偷的离开了医院。”

“伤者现在在哪?我相信你肯定掌握了他的动向!”我脱口而出。

马洪涛深呼吸两口:“在裕华区海滨路上的金苑小区,如果你们速度快点的话,应该能赶在我的同事前面找到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