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7 陆峰进去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挂掉手机以后,胖子火急火燎的冲我道:“金哥被人砍了。”

“嗯。”我没有多言语,自顾自的点燃一支烟,盯着袅袅升起的轻烟陷入了呆滞状态。

见我如此平静,胖子急眼了:“三哥,你怎么不问问他是被谁砍伤的。”

“应该是陆峰的人吧,金哥太躁动了,这不是加剧咱们和天门之间翻脸么。”我略带埋怨的长长的吹了口烟雾。

“三哥,你变了!如果换做以前,你才不会管三七二十八,哪怕对方是老天爷,你都敢直接操刀子往上捅,现在却对任何人都畏手畏脚!”胖子满脸失落的叹了口气。

我皱着眉头道:“人都得朝前看,以前的我们自己就是天下,可以任意妄为。可现在不光有家有口,还有庞大的王者,难道不应该多想想么?”

“嗯,你是龙头,你怎么说怎么有理。”胖子心有不甘的咬了咬牙。

自打唐贵告诉我们。这次的事件有陆峰的人参与,我就从胡金的眼中读到了浓郁的仇恨,和敌人不同,我们往往对朋友的反叛恨得更加咬牙切齿。

我可以制止住胡金暂时别去找稻川商会的麻烦,但是肯定没法勒令他不要去陆峰那里闹场,就算胡金嘴上答应我,也一定会暗中去找他们寻仇,不冲动不蛮干他就不是胡金了。

一直以来王者和陆峰的关系更像是兄弟伙,虽然大家没从一个锅里吃饭,但是互相之间一直都有往来,不管是社会面上的事情,还是白道上的买卖。

陆峰的人之所以一直让着我们,并不是因为王者的实力多雄厚,更多还是因为天门上层的意思,或者说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如果单碰单的硬磕,陆峰手下的人不见得比我们弱多少。

指定是胡金到人家的地盘去闹事,对方忍不住了才会动手,加上胡金去的时候,应该没带什么人,双拳难敌四手,吃了点哑巴亏。

“他没事吧?”我将烟头丢出车外。

“被砍伤了四刀,其中有一刀在脸上,人没什么大碍,但是肯定毁容了!”胖子气鼓鼓的回答。

我点点头,半闭眼睛沉思了几分钟后道:“掉转方向去花街吧!”

“三哥,你刚才不是说..”胖子一脸的错愕。

我瞥了瞥嘴巴道:“我刚才说一切都应该多考虑,但是没说谁欺负完我兄弟白欺负吧?行了,别特么墨迹,让蔡鹰抓紧时间给我找出来杰西的动向,今天上午的事情挺多的。”

“诶诶,好!我这就打电话。”胖子喜出望外的狂点两下脑袋,一边掏出手机拨号,一边疯狂的踩足油门。

这么多年,我们每个人都在变。或变得的低调、或变得内敛,要么变得虚伪,要么变得颓废,只要胖子没有任何改变,仍旧像当年的那个愣头青。一如既往的认为这个世界只存在两种关系,朋友或者敌人。

不是胖子没有长进,而是我们这些人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越来越遗忘了年少时候的初衷。

十多分钟后,我们抵达裕华区的花街。几年的光景,花街已经从过去那个最低俗的“按摩一条街”发展成为一座类似不夜城的高档烟花地,各种张扬的夜店广告牌林立,街口也由过去的六七米变成了现在的二三十米,繁荣的一逼。

花街的门口郁郁葱葱的堵满了二十啷当岁的小青年,一个个不是拎着铁管片刀,就是正毛毛躁躁的拨打电话摇人,好像在等待什么“世界大战”一般,粗略的扫视一眼,足足能有二三百号人。还在不停的有人加入。

距离花街还有十多米距离的时候,胖子将车速放缓,咬牙皱眉的怒斥:“操特妈的,陆峰这是打算开磕了呗!我打电话让狂狮堂的兄弟过来吧,今天踩掉花街!”

“不需要!”我抓了抓头皮。风轻云淡的点燃一支烟:“在石市的地头上,陆峰比咱更清楚,谁才是真正的王者,把枪给我!”

“三哥,杀人放火的事情让我来干,反正我刚刚才干掉一个,也不差再多弄死几个。”胖子迟疑的摇摇头。

“别他妈咧开嘴就胡咧咧,刚才咱们谁也没杀人,你和我二十分钟前才从医院出来,听没听清楚?”我一巴掌甩在胖子的后脑勺上纠正,那个王卫华底子不干净,相信警方一定在找他,他死了不会掀起多大的风浪,查不出个所以然,估计就会大事化无。

从胖子身上夺过来手枪。我俩大大咧咧的踹开车门,径直朝着“花街”的街口漫步而去,此刻花街的街口,马路两边黑压压的聚满了人,全都一眼不眨的盯着我们看。

“谁刚才伤我兄弟的!”我没有任何遮掩。就那么刺愣愣的攥着手枪,走到那帮小青年的对面开腔。

一个提着“卡尺头”,估摸是个小头目的青年拎着片刀就指向了我嘶吼:“草泥马,赵成虎!你真拿自己当成石市的王中王了,别觉得我们天门好欺负...”

“呯!”我直接朝他叩动了扳机。

那小子“嗷”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就瘫坐在地上,剩下的人瞬间全部安静,惊恐的盯着我看。

“三哥。”胖子同样满脸诧异,估计他也想不到,我竟然一语不发上来几开枪,而且这还是在裕华区,石市政府的所在地,领导和高层最活跃的繁华地段。

我往前迈一步,他们就往后齐齐倒退一步。

“陆峰呢?让陆峰、林恬鹤或者狐狸随便滚出来一个跟我对哈!”我伸了个懒腰,朝着对面的一众小青年微笑:“命是自己的。名是老大的,别用自己的命换老大的名,枪里还有三发子弹,不服气的话可以跟我上上劲儿。”

这个时候杨正、潘志铭和几个陆峰的原版小弟从人群当中挤出来,杨正一脸愤慨的看向我嘶吼:“三哥。何必欺人太甚呢!胡金刚刚在我们花街放火,还打伤我们不少兄弟,你现在又来闹腾,真当峰哥不在,我们就能随便被人践踏了么?”

“谁砍伤我哥哥的。”我眉眼微微耸动。扫视了一眼杨正,轻飘飘的问道。

“老子砍的,怎么滴吧!许你们在我们地盘卖药,还不许我们伤你们的人,咋地?你们是老天爷呗!”潘志铭挽起胳膊就往前迈腿。

“你叭叭你麻痹,天桥底下的二傻子都知道,我们王者从来不卖药,你给我装山羊篮子呢?还他妈从你们地盘卖药,这借口水的跟你爹肾似的假,槽尼玛。想开战而已,不用找任何借口!”胖子一把拽烂自己的短袖,露出两只粗壮的胳膊喝斥:“孙子,你要是个男人就过来,咱俩单杠单的碰一下!”

杨正和另外几个小伙想拉拽他,愣是被这小子给挣脱开,狂奔到我面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低吼:“砍伤胡金,我问心无愧!如果有人到你们金融街贩毒卖药,甚至放火烧铺。你会不会惯着!”

“说的没毛病!”我点了点头,猛地扬起胳膊就是一巴掌掴在他脸上,一把薅住他的头发拽到我跟前,拿枪口顶在他脑门上厉喝:“理是这个理,关键我这个人认情不认理,你没那么大本事砍伤胡金,还有谁掺和了!”

“有能耐你他妈杀了我!”潘志铭也是个驴脾气。

“三哥,看在峰哥的面子上,别做的太过!”杨正和另外几个青年慌忙跑了过来,他们没有动手的意思。完全就是过来跟我商量。

“行啊,让陆峰或者林恬鹤出来磕仨响头,这事儿我们翻盘。”胖子蛮横的挡在杨正的面前,鼻子“呼呼”喘着粗气。

杨正满脸苦涩的说:“峰哥、鹤哥还有狐狸哥今天凌晨全被带到警局去了,警察在我们的几家场子和今天高速路上发生事故的几辆货车里搜出来不下二十公斤的高纯度“药”,他们三个作为法人代表全都被带走了,半夜三点就离开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所以刚刚我们才会很想把王卫华带走。”

“陆峰进去了?”我顿时间觉得这里面的事情好像超出了我的意料。

杨正略微肯定语气的抱拳:“嗯,峰哥他们都进去了,之前有几个王者的马仔在我们地盘卖药,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大,就训斥了一顿放走了,哪知道现在搞的这么严重,三哥..你能不能把王卫华先交给我们,起码让我们把峰哥他们保出来。”

“你们知道蔡亮一家遇难的事情么?”我接着问道。

杨正满脸迷惑的摇摇头:“不知道啊,什么时候的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