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9 爱谁谁,没面儿/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是杰西太不抗揍,还是我这一拳头劲儿使的有点大,直接把他的鼻子干出来血,杰西没有捂脸,任由鲜血顺着嘴唇往下淌落,一滴一滴打在自己的白衬衫上,宛如绽放的梅花,很是扎眼。

杰西指着自己衣服上的血迹,仇恨的盯着我:“赵成虎,你随便动手!只要我不死,肯定会告你到底,这些都是你对我滥用暴力的证据,别吓唬我,我懂法!”

“法你麻痹,关键老子是法盲!”胖子一手开车,回过头照着杰西的嘴巴就是一肘子。

“你可比一个小时前,我抓到的内个货车司机待遇好多了,但是你有没有他的结果好。我就不清楚了!他现在浮尸荒野,呵呵。”我皮笑肉不笑的耸了耸肩膀。

我之所以告诉杰西,我抓到了大货车司机,一个是为了诈唬他,我了解整件事情的真相,再有一个就是给他制造心理压力。明白的告诉他,我敢杀人,不差再多你一个。

杰西的脸色又黑转绿,慢慢的低下了脑袋,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不理会杰西心里咋想的,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吩咐道:“胖子去国际大酒店,打电话订间总统套房!”

“去国际大酒店?”胖子脸上闪过一丝错愕。

“嗯,要么不办,要么就把事儿整成新闻!我要告诉石市所有的混子,跟王者赛脸我能惯着,但是谁他妈欺负我兄弟,欺负我家人,我让他面子里子全没有。”我点了点脑袋。

国际大酒店算是石市最高档的宾馆,据说不少领导常年在那里有包房,上面下来什么重要人物也都是搁那地方下榻,一间总统套房至少是平常家庭一两个月的收入。

一个多钟头以后,抵达酒店,我和胖子一左一右揽着杰西的脖颈跟随服务员朝房间里走去。我随手丢给门口的迎宾几百块钱小费,笑眯眯的说:“我叫赵成虎,如果待会有人来找我的话,你就直接把他们带到我的房间去。”

刚一踏入房间,胖子一反方才弥勒佛似的笑容,抬腿就是一脚狠狠的蹬在杰西的后腰上,把他踹了个踉跄,同时蹦起来往狗日的身上猛踏,我一语不发的坐到沙发上打量。

胖子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捶傻篮子似的“突突”就是两下。

我声音清冷的问:“想好和我说点什么了么?”

“赵成虎,有本事你就弄死我!别他妈想从我嘴里得到一个字的消息!”杰西两手抱着脑袋,蜷缩成一团,愤怒的鼓着两只眼睛咆哮。

“想死还不简单呐,你现在爬起来往门外跑,看看我敢不敢开枪就完事。”我把烟头直接戳在杰西的脸上,“嗤”的一声,伴随着烤肉的味道,杰西捂着脸“嗷嗷”惨嚎起来。

我顺手掏出来手枪在他面前比划了两下:“胖子放开他,让他跑!”

杰西趴在地上看看我手里的枪,又瞅了一眼门口,最终没敢挪动半步。

胖子一脚将杰西踢出来老远,我深吸口气,循循诱惑道:“我不想难为你,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孩子,你本性不坏。也肯定不会干出杀人全家的混账事儿,把你知道的真相告诉我,我考虑给你条活路。”

“别扯没用的,你赵成虎是什么人,我比谁都清楚,落在你手里。我还会有活路?呵呵呵..”杰西完全油盐不进,扯着嗓门嘶吼。

“草泥马得,装硬汉是吧!老子满足你。”胖子脱下来自己的皮鞋,左右开弓照着杰西的脸上“啪啪”就是一顿狂抽。

打了几分钟,胖子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喂”了两声。把电话丢给我:“吴晋国的。”

“喂,吴总!”我冷笑着朝着手机那头打招呼。

吴晋国语气焦急的怒吼:“赵成虎,冤有头债有主,事情和杰西没任何关系,你难为他干什么?”

“哦,那和谁有关系?麻烦吴总告诉我一声呗?”我一脚踏在杰西的脸上,用力碾压了两下。

那头的吴晋国沉默了,缓了半分钟才出声:“我也觉得这事干的挺不地道,可人死不能复生,三千万!我愿意拿三千万保我儿子安危,你把杰西放了,我马上给你打钱。然后我们父子离开石市,永远不会再回来。”

“草泥马!我给你五千万,你把这次事情的罪魁祸首送过来行不行?三条人命啊,三条无辜的生命就因为你一句人死不能复生就被撇掉了么?吴晋国你慢慢考虑,我说了给你一个小时时间,要么把真相告诉我。要么你收尸!”我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完电话,我抬腿又是两脚狠狠的跺在杰西的脸上:“三条人命,你知不知道!”

这边刚挂完电话,没两分钟,胖子的手机再次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朝着我轻声道:“三哥,邓州的电话。”

“不接,接了没法说!我不想跟他撕破脸。”我沉思几秒钟,摆了摆手。

一分钟以后,房门被人敲响,一身便装的马洪涛出现在门口。

见到马洪涛我愣了一愣,卡在门框边没有让他进门。

“领导说咱俩私交好,让我来跟你说道说道。”马洪涛此刻胡子拉茬,满眼全是血丝,沙哑的出声:“三子,这事儿现在闹的动静挺大的,你想好怎么收尾没?还真打算把里面内小崽子给弄死啊?”

边说话马洪涛边掏出半包四块钱的钻石烟。递给我一支。

“走一步看一步呗,我兄弟的妻儿都是我亲人,这事儿在医院的时候,你就应该门清的,对吧?”我接过香烟,叼在嘴里。笑了笑道:“马哥,按理说你的面子我该给,可是这趟事儿我不能松口,就当是兄弟对不住你了。”我将自己的态度完全表明,就是明摆着告诉马洪涛,杰西不可能放。

“嗯,我懂了!”马洪涛嘬了两口烟:“如果我现在穿警服,肯定会不管不顾的冲进去救人,可现在我只是个说客,领导的意思是要告诉你,相信法律,我们不会让任何一个坏人逃之夭夭,绝对会给所有受害者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话你信不?”我将烟头踩灭。

马洪涛自嘲的笑了笑:“信不信能咋地,这他妈就是规则,我不信就得下岗,你以为老子多想出现在这里,我没辙,你是我朋友。我不想我朋友走上歪路,如果你是个陌生人,我绝对第一个带队来救人质,不管这个人质犯多大错,都不应该被你裁定,如果我能说了算。肯定把你们这些社会人全都丢进监狱。”

骂完娘以后,马洪涛将自己的情绪收拢一下,当着我的面,掏出手机拨通“孟主任”的电话,冲着那头开门见山的说:“我来了,但是没什么用。赵成虎不给我面子,我再让别人问问吧。”

“谁啊?”我指了指马洪涛的手机。

“搞经济的办公室主任,嘴里喊着建设全市,实际上在建设自己的腰包。”马洪涛轻蔑的吐了口烟圈,拍了拍我肩膀道:“篓子够大了,如果有可能就把事情控制在这个层面吧,再闹下去,你讨不着好!稻川商会的根儿深了,而且这次好像还有某个战区的少将在背后捅咕。”

“谢了马哥。”我冲他抱了抱拳头:“事情如果处理完,我请你喝酒。”

“事情如果真能处理完,我请你喝酒。”马洪涛朝着屋里望了一眼,摇摇头。揣着口袋离开了。

我再次回到屋里,杰西的面色变得有些动容了,抿着嘴唇半晌没有吭声,我知道他心底的防线在一点一点溃散。

“三哥,杜馨然打好几个电话,让你务必给她回一个过去。”胖子将手机抛给我。

我想了想后,按下杜馨然的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那边的杜馨然就焦急的问道:“成虎,你是不是把杰西抓了。”

“如果你是当说客的话,那就挂了吧,爱谁谁,没有面儿!”我朝着杜馨然叹了口气。

“我确实是当说客。但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你,杰西是纽西兰籍,他不能出事,否则的话不单单是法律问题,你懂么?”杜馨然火急火燎的出声。

“他就算是纽西兰的王子,今天这事儿也必须有个结果。”我义无反顾的挂掉电话。

眼盯盯的看着杰西道:“所有能得罪的人,我全得罪了个遍!但是我不后悔,我有今天是我兄弟们一刀一拳捧出来的,我可以折,但是仇必须报,一个小时以后。我听不到想要的消息,就把你从楼上丢下去,不过二十几层罢了,兴许你命大,不会死!”

杰西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不自然的抽搐了两下。

我朝着胖子摆摆手:“胖子,你回去吧!告诉弟兄们集体往崇州市撤,石市不要了!”

“我不走,水里火里,老子得陪着你!”胖子倔强的摇摇头。

我吐了口浊气,平静的道:“替柳玥想想,而且回金三角的船票,我手里没多余的,干掉杰西,我再到远东集团放把火,就回金三角,别拖我后腿。”

可能是读懂了我的坚定,杰西再也受不住了,扯开嗓门呼喊:“是..是..是哑巴和梧桐,这次事件是哑巴和梧桐还有厄运联手计划的,我只是负责买通双龙汽贸的几个司机,其他事情一概不知,真的!我可以对上帝起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