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3 蹊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蹊跷

蔡亮大笑完,接着道:“你知道我一个残废为什么能够轻轻松松混进远东集团么?为什么又能轻而易举的知道炸什么地方,远东集团肯定会坍塌不?”

都被炸成这副逼样了,厄运还在装腔作势:“愿闻其详!”

“因为老子有你们高层开出来的通行证,别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在我眼里你他妈就是个动物,我在你身边同样有暗棋,我想干掉你,他也想干掉你,我们联手废你就跟拉屎放屁一样的容易。慢慢享受你为数不多的日子吧,”蔡亮没心没肺的大笑,只是眼中的泪花不住的闪耀。

咆哮完,蔡亮朝着警戒线外面的人群呼喊:“内边的记者朋友,我跟你们说件惊天大秘密,远东集团藏污纳垢,表明是家正规公司,实际上里面圈养了很多女人,至于那些女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你们可以进一步调查,据说石市有不少领导总喜欢到远东集团来考察么,经常一考察就是好几天,呵呵。”

“呼..”警戒线外面的人群顿时哗然一片。

“住口,恶意诽谤受害者,罪加一等!”马洪涛严厉的喝斥了蔡亮一句。摆摆手,示意两个警察将蔡亮给押走,蔡亮嘴上虽然骂的凶,我知道他其实是在变相的保护蔡亮,在华夏国任何和领导扯上关系的事情,都会变得复杂。

蔡亮步履蹒跚的仰头喊着变了味的秦腔:“身后纵有万古名,不如生前一杯酒!”

“亮哥!”我伏在地上嚎啕大哭,别人或许不明白,但是我心里再清楚不过,蔡亮来石市不久,根本不可能在厄运的身边有什么暗棋,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让厄运心生猜忌,整个稻川商会有心思想干掉厄运的人怕是只有吴晋国,蔡亮的话势必会让稻川商会后院起火,他在用自己最后的一点余力帮助我们。

厄运原本就被火烤的黑漆漆的面孔瞬间变得更加阴暗,眼神怨恨的来回转动几圈,嘴唇蠕动:“你不会再出现了!”

“草泥马得杂碎,有种你再说一次试试!”雷少强冲破警察的阻碍,蹿过去一脚将厄运从担架床上踹下来,没头没脑的照着丫的狗头“咣咣”就是一顿猛踹。

也就十几秒的时间,雷少强被几个警察按倒,双手反扭戴上了手铐。

我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装死的哑巴打量,从被抬出来到现在为止,这个老孙子始终微闭着眼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昏迷了,但是我刚刚瞅的仔仔细细,当蔡亮吼出那句“血染半边天”的时候,他的手臂不自觉的抖动两下,说明狗逼始终都处于清醒状态。

“哑巴。我知道你能听得见!杀害蔡亮妻儿的元凶是你,你不是一直希望我们和天门开磕么?老子现在就明白的告诉你,我们不会跟天门发生任何矛盾,哪怕让出整个石市,哪怕我挨个给天门人下跪磕头赔罪。都不会,你他妈死了这条心吧!我会跟天门联手,将这条老狗的皮一点一点扒下来!”我咬着嘴皮朝哑巴嘶吼。

哑巴原本微闭的眼睛骤然睁开,几欲喷火的盯着我,这种眼神我在很多人的眼眸中见过。是赤裸裸的杀意。

见到他露出这样的眼神,我非但没有一丝恐惧,反而充满了得意,疯子似的拍着地面大笑:“哈哈,累死累活的奔波了一场,结果却特么损兵又折将,还把自己搞的遍体鳞伤,我真他妈可怜你!”

“少说两句吧!”马洪涛皱眉训斥了我一句,摆摆手,几个医生抬着面面相觑的厄运和哑巴往救护车的方向走去。离开老远,哑巴仍旧阴鹫的盯着我看。

刚刚和马洪涛厮打在一起的那个黑瘦男人,怒气冲冲的攥着一部类似对讲机的东西递给马洪涛:“马洪涛,邓州的电话!”

“电话就电话呗,你呼喊个鸡八!显摆你嗓门大呗?傻逼篮子!”马洪涛不耐烦的夺过来电话。贴到了自己耳边,拧着眉头“嗯啊”了几声后,马洪涛朝着已经自己同事无奈的摆手:“把嫌疑人交给特案队的朋友,咱们收队!”

“马哥,嫌疑人可是亲自给您打的电话,凭什么交给他们。”几个民警不服气的呼喝。

“收队!”马洪涛黑着脸一语不发的掉头就走,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他低声道:“还记得派出所附近的老家酒馆不?你欠我一顿酒,待会到那还我吧。”

不待我多说什么,马洪涛已经径直走远。钳制雷少强的几个警察也松开手铐走人,只剩下我们哥俩互相对视。

“三哥,太他妈憋屈了!亮哥就这么被他们带走了,咱们眼睁睁看着却什么都没做!老子心里难受。”雷少强吹胡子瞪眼的跺脚。

我指了指缓缓离去的警车道:“觉得憋屈,你可以去劫车,还可以去死!亮哥辛辛苦苦的伏法认罪,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更好的活着,理解不了他这份心意,你就随便吧。”

雷少强苦闷的望着渐行渐远的警车,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嘴巴子。

“三三,亮哥怎么样了。”苏菲和胖子脚步匆忙的跑到我跟前。

“不是无期就是死刑吧。”我心情平静的回答,蔡亮把远东大厦给炸了,先不说到底算什么性质,单是造成多人的伤亡就够他把牢底坐穿,我们就算找到世界上最好的律师,也不可能扭转这个乾坤,更别说稻川商会的人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

其实在我心里面却又另外一个念头,蔡亮兴许不会有事,不然他刚刚不会那么言辞确凿的发誓会回来找厄运和哑巴报仇的话,只是这个奇迹到底是由谁来创造的,我现在毫无头绪。

“啊?亮哥会判死刑!”苏菲和胖子的嘴巴瞬间长大,两人失魂落魄的低咽起来。

“走吧,亮哥虽然进去了,但是嫂子的白事还得处理!外面还得有人帮他使劲!”我擦抹了两下眼泪,朝着雷少强道:“给邓州去个电话,不奢求他能帮什么忙,只希望他可以让亮哥在号里的生活过的稍微好一点。”

雷少强点点头,拨通了邓州的号码,几秒钟后,他黑着脸低吼:“邓州他妈关机了!”

“人之常情,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呵呵。”我苦笑着吐了口唾沫,望向苏菲道:“媳妇,给你哥打个电话吧,让他拜托拜托韩沫。看看能不能出点力气。”

我则接过雷少强的手机,按下了罗权的号码,电话响了几声,罗权的声音飘了过来:“你最终还是闯祸了。”

“你都知道了?”我怔了怔。

“刚刚你给我打完电话,我就找人询问了一下石市最近的状况。王者和稻川商会开战了,你们处于劣势对吧?”

对于罗权,我其实没报太大的希望,只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嗯,我哥现在被抓进去了,如果可以的话,帮帮他,我的命后半辈子都是你的。”

罗权轻声嘀咕:“老子也是遇人不淑,怎么交上你这样的狗篮子兄弟,行了!啥也不说了,我待会给我爷爷去个电话,谁让你他妈是我罗权的亲卫,谁让老子当年嘴欠,憋出句给你一世繁华的屁话,麻溜滚回金三角。昆西的生日眼瞅着就到了。”

“你答应帮忙了?”我愣住了。

“还有事没事,没事老子睡觉了,昨晚上陪几个傻逼党派主席玩了一宿的桥牌,困的要死!”罗权没好气的嘟囔两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跟罗权打完电话,我的心情骤然变好,罗家既然肯帮忙,那蔡亮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洗白蔡亮而已,我把喜讯跟他们几个分享了一下,我们钻进车里,朝金融街的方向驶去。

路上苏菲非要让我吃点东西再回去,无奈之下我们只好随便找了家小馆子,简单要了点吃的。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脑中灵光一闪,诈吼:“不对,事情有蹊跷!”

“怎么了?”大家纷纷看向我。

蔡亮有伤在身,刚才我们都看的清清楚楚,他连最基本的走道都费劲。怎么可能有余力炸掉远东集团,而且石市现在对军火这一块管理的特别严格,蔡亮又是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搞到的炸药。

也就是说肯定有人在暗中帮他,帮他调查远东集团的情况,帮他弄到炸药。甚至承诺一定会把他从局子里弄出来,再加上临上警车前,蔡亮那一番复仇言论,说明他有足够的把握再次归来,是什么人会让蔡亮那样的信任?

最重要的是,炸楼这件事情不符合蔡亮的性格,倒是有点像..

猛不丁摆在柜台上的电视机里突然出现一组画面:“插播一则重大新闻,五分钟前,本市发生一起重大枪击事件,三名蒙面男子持枪闯入警局,将今天远东集团纵火案的元凶劫持,警方提示请广大市民注意自身安全,如果有嫌疑人线索,请积极与警方联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