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5 土作坊/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洪涛略显憔悴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喝酒吧!”与此同时不舍和释然两种矛盾的情绪交织在他的眼眸当中。

“你准备离开石市?外出公干吗?”我微微皱了下眉毛。

马洪涛将杯中的白酒“咕咚”灌下去一大口,仰脖咒骂:“公干个鸡八,老子被开除了,从今往后再也没资格穿制服戴警帽,再也没资格叫嚣公平公正,再也没资格呼喊凭我一腔热血荡平不平之事!”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马洪涛的声音有些哽咽。

“马哥,是因为我们的事儿连累到你了么?”我揪心的问道。

和现实当中那些利益熏心的“人民卫士”们不同,马洪涛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一个傻到平常办案。小混混塞给他两包烟,他都要抓对方行贿的傻子,执着却又单纯的享受着这份工作,遵循着心中的正义,让这样一个人摘下他挚爱的警徽,就好比不让歌手唱歌,不让作家码字一样的残忍。

他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苦笑道:“和你们无关,当权者谁不希望自己的手下巧舌如簧,追捧崇拜,偏偏我的嘴巴有痔疮,不会口若悬河的说那些违心的话,所以这他妈就是宿命。”

“想开点吧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出去散散心,如果想上班了,随时回来找弟弟,我保管给你安排一个风风光光的身份。”我举起酒杯跟马洪涛碰了一下。

马洪涛笑了笑道:“蔡亮被人劫走了,这事儿你知情不?”

“刚刚知道。”我点了点脑袋。

马洪涛咬着烟嘴轻笑:“我被开除的理由是因为没有给蔡亮戴上脚镣,导致他们可以轻松离去,负责看守蔡亮的人只是受到了记过处分,而我..呵呵!”

“抱拳马哥,这杯酒我替我亮哥敬你。”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辛辣的烈酒越过喉咙,让人的精神格外为之一振。

马洪涛将烟头捻灭,嘴角抽动了两下道:“根据我的推测,救走他的人,应该就是石市本地人,至少在本地生活了很多年,过江龙做不到那么轻松的逃之夭夭,更做不到有恃无恐的躲避警方地毯式的搜查,三子,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我现在褪去警服,跟你交个底,上面肯定会严查,这事儿要是抓到了,掉脑袋都是最轻的。”

“亮哥真不是我们的人劫走的。”我诚心实意的回答。

马洪涛的眼睛盯盯的注视着我,我同样一眼不眨的跟他对视,半分钟后马洪涛咧嘴笑了:“职业病,一时半会儿真他妈难改,不管怎么说,我谢谢你的这份信任。”

“朋友之间。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我也会心的笑了。

马洪涛爽朗的一笑:“这把你赚到了,石市马上回开启一页属于王者的新篇章,所有老旧势力不得不臣服,王者商会这次算是彻底站到了石市食物链的顶端,据说省里要在石市投资建造大型生态园。以王者现在的名气加上消失的蔡亮,相信没什么人敢和你们抗衡,哥哥提前恭祝你旗开得胜了!”

苏菲很知趣的赶忙又替我和马洪涛蓄上酒,同时举起酒杯,娇声细语:“马哥。感谢你对我家三三这么久以来的照顾。”

“还是弟妹的嘴儿甜,不想你小子,使唤老子从来都跟使唤自己亲儿子似的随便。”马洪涛乐呵呵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今天就是奔着喝醉来的,我也没过多的劝说,凭量陪着他小酌小饮。

几杯酒下肚,马洪涛的脸颊红了,眼睛也红了,拍着桌子浅笑:“三子,你知道不?最开始那三个劫匪冲进警局。我是第一个看见的,当时我刚刚从厕所里出来,但是不知道为啥,我居然鬼使神差的没有吆喝,以至于他们可以轻轻松松的闯进警局大门。所以我这身皮被扒的一点都不亏心。”

“我很好奇,他们三人持枪闯入警局救人,难道一枪一弹都没发么?那又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带走的?”我不解的问道。

马洪涛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他们不是奔着伤人去的,用的是麻醉弹,事后军火专家检测过那些弹壳,发现不管是子弹还是枪械都不是正经军工厂做出来的,更类似民间作坊的产物,可一般作坊又造不出这么半专业的东西,而且半自动的卡宾枪枪身太长。根本不可能从外面流入石市,所以有同事怀疑,石市或许存在一个制造军火的小型作坊。”

“私人作坊!”我的嗓音控制不住的提高,脑子里当即出现一个人名。

马洪涛表情严肃的看向我:“怎么?你们王者背地里还干军火买卖?”

我不自然的笑了笑:“哥,你瞅我这个逼样能抱得动卡宾枪不,我哪有那个脑袋干这么狠的生意。”

马洪涛撇撇嘴道:“随你吧,轻点作!国家这台庞大的机器,不整你是看不起你,真被盯上了,你就算权可通天也照样下马!别说哥没提醒你,混社会和搞恐怖是两码事,国家可以允许一些不见得光的行当存在,不是因为忌讳,而是希望用特殊的手段特殊治理,但绝对不会允许恐怖主义。”

“我懂,哥!”我忙不迭的点头。

一个多小时后,马洪涛已经微见醉意,打着酒嗝不住的骂娘,不停的愤世嫉俗,我从来没有见过老马这么“文青”过,感觉他还蛮可爱的。

“马哥,下一站你打算去哪?”苏菲关切的问道。

马洪涛涨红着脸,眼神游离的嘟囔:“买台二手的面包车,到处流浪,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品品不同的人土风情,走到哪觉得舒服,就留下来住一段日子,兴许会碰上心仪的姑娘。”马洪涛的眼睛变得隐隐泛光,我知道他可能想起来个远在金三角的某位姑娘。

“再也不会穿上这身制服了么?”我押了口气问。

马洪涛破口大骂:“再他妈也不穿了,求我穿我也不会穿了,这个社会没治了,这是个娱乐至死的年代,老百姓只关心明星是否出轨,偶像是否恋爱。没有人会在意身边的不平。”

“唉..”我和苏菲齐齐叹了口气。

马洪涛像是喝醉酒一般的疯癫:“前几天局里安排我们为某个大腕的演唱会执勤,一些疯狂的粉丝因为我们的阻拦,没办法和大腕近距离接触,不惜对我们拳打脚踢,那些辛辛苦苦劳作一辈子的科学家比不上某位戏子一场的广告费。那些铁骨铮铮保家卫国的疆场男儿赶不上某只小丑的几滴眼泪,这样的一个社会,不需要公平,人们唯一的信仰就是钞票!这样的社会,保之有何用!”

“将军孤坟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马洪涛喝的兴起,干脆抱起酒瓶发泄似的将剩下的小半瓶酒全都倒进了嘴里。

“马哥,卡里的钱不多,但是足够你多走几座城市,算是我和三三的一点心意,你穿制服的时候,我们不敢跟你多接触,现在大家身份一样,就当是朋友的馈赠。”苏菲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推到马洪涛的跟前。

马洪涛条件反射的推搡,“如果你拒绝。就是不拿我们当朋友,你自己掂量吧!你现在对老子没利可图,我也不存在巴结你的嫌疑,你要是真有本事,回头发财了再还给我就是。”我满脸认真的将卡放到马洪涛的手中。

马洪涛怔了怔,咧嘴笑道:“打拼二十载,离去时,只剩下一身寒衣和一份友情,老子这场酒没白喝,三子弟妹,保重吧!我没什么花哨的词汇,就希望你们永远在一起,平安快乐!”

“马哥,你说咱们会不会在金三角不期而遇?”我眨巴两下眼睛看向马洪涛。

马洪涛诧异的望了我一眼,没有往下接话。拍了拍我的肩膀,摇摇晃晃的走出酒馆。

只剩下我和苏菲静坐左边,苏菲替我倒上半杯酒,依偎在我的肩头:“老公,我觉得马哥好可惜。他是多正直的一个人呐。”

“他如果再不妥协,丢掉的可能就不止是一身警服,或许是自己的小命。”我搂住苏菲的细腰,跟她轻轻碰了一下酒杯,马洪涛很隐晦的告诉我几件重要的事情。第一领导会严查蔡亮事件,第二石市存在军火作坊,第三,上面默许了王者的存在。

我抿了一口酒,轻声道:“放松一会儿,待会我和程志远见个面,他兴许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