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8 男人的气度/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个钟头后,我们一行人乘坐两台“迈巴赫”出现在了竞标会的大门前,佛爷则带着佛奴神秘兮兮的坐上另外一辆“大众multivan”说是要去接什么人没和我们同行。

路上雷少强告诉我这几台车子是弟兄们经过协商一致同意购买的,平常仍在车库里不动弹,就是赶上正经事的时候才会往出开,要的就是一个排面。

我们的车队出现在停车场的时候,立时间引起了一阵骚动,胖子满脸横肉的朝着我们嘟囔嘟囔:“看看咱这排面,我就不信还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和咱们叫板,这次的竞标王者势在必行。”

门口几个负责泊车的保安,脸色变得极其不自然,不知道是因为“迈巴赫”还是因为“王者”俩字。

“低调点吧。省里的开发项目,来竞标的肯定不止是石市的势力,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白了眼胖子。装了个潇洒的逼,有生之年我还没像今天这么有面子过。

我带着众人往大会内部走去,旁边苏菲、杜馨然、陈圆圆,一人一身精致的黑色职业短裙伴在我左右。再往后雷少强、唐贵、刘云飞、胖子同样西装革履。

让我不由想起了,当年在崇州市时候,我第一次碰上孔令杰的画面,那会儿孔令杰就跟我现在一样的拉风,我委屈的像个干孙子,真是特么时光荏苒,岁月如歌...

半个王者的大哥倾囊而出,也显示出我们对这份工程的看重程度。

会场的环境特别好。经过一间仿造“大会堂”的厅堂以后,我们出现在类似个室外花园的宽阔场地里,这片的环境特别好,背靠着青山,左右两侧各有一片数公里直径的人工湖,一些白漆面的小型会议桌椅整整齐齐的码放成好几排,给人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可能是我们来的比较早的缘故,会场里并没有见到多少人,我当仁不让的带着大家坐到了正靠中间的座位上,偶尔有些在石市搞建筑开发的包工头、小老板什么的,见到我们也纷纷跑过来打招呼问好。

胖子将衬衫领口解开几颗,敞开胸脯坐在我旁边嘟囔:“三哥,今天的竞标会据说省里市里面都会来不少重量级的领导,咱们可得拿出来点石市第一组织的魄力来,争取博个好彩头。”

陈圆圆一边翻着资料,一边笑盈盈的说道:“面子的事情你们来办。成虎只负责里子,要是什么事情都得龙头亲自出马,那王者俩字还值钱么?待会还是强哥负责喊价吧,我和财务上的同事做过预算。这次的竞标价最多不能超过...”

陈圆圆像是个负责的小文秘一般和雷少强研究起了竞标的具体细节。

我则百无聊赖的观察着陆陆续续进入会场的各方大佬们,这场竞标会的规模挺宏大的,空地上摆着的三四十张会议小桌基本坐满人,后来还加了不少座位。有石市建设行业的巨头,也有不少别的市区的老板。

这些人有的看到我们会毕恭毕敬的上前打声招呼,有的则臭烘烘的鼻孔朝天,杜馨然像个“百事通”似的挨个跟我们介绍那些人的身份,对于那些鼻孔朝天的外地竞拍公司我都记住了心上。

很快竞标会开始,一个城建区的副局长絮絮叨叨了一大堆不痛不痒的致词,又把这次竞标会的重要性和深远性白话了一通,就开始拍板让喊价。其实竞拍这玩意儿就跟古代逛窑子买“清姐儿”头一次一个性质,谁兜里的票子厚,谁就能使唤一宿,使唤完了。上面再收回,当然玩儿的钱肯定大部分是从银行贷出来的,最后到底坑了谁,这事儿真不好论。

按照之前商量好的,刚开始我们不喊价,等到一切进入到白热化阶段,我们直接甩出个惊爆价骇住其他人,本来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该出手的时候,雷少强提高嗓门喊出我们的报价,瞬间震住了其他人,负责主持的城建局副局长已经打算落锤。

这时候突然杀出道不和谐的声音,一伙黑色西装的青年推着个轮椅闯入了会场,轮椅上坐的家伙不是别人,真是让炸了个半残废的厄运,厄运的脸上黏着绷带,胳膊和腿上吊着石膏,进来以后就牛逼冲天怪叫:“别人都怵王者,我们稻川商会偏偏不信这个邪,不管王者喊多少钱。我们都比他们多一百万。”

“厄运,我草泥马!故意闹事是吧!”胖子气呼呼的站起来指着厄运就叫骂起来。

厄运满面正气凛然的对峙:“胖爷,竞标会本来就是价高者得之,你们仗凭王者的恶名吓唬正经生意人还有理了?我们稻川商会历来匡扶正义,哪怕这次赔的倾家荡产,我们也势必不会给恶势力低头。”

“说的好!”不少稻川商会的狗腿子纷纷鼓掌示威。

“坐下,老老实实的喊价!”我皱着眉头瞪了一眼胖子,刚才我们闹腾的时候,坐在前排几个省里面下来的领导已经露出了不悦的神色,树大招风,人狠招恨,王者几天本来在媒体面前的曝光率就不低,如要再引起那些大佬们的不满,我们才是真正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厄运有恃无恐的扬嘴笑了笑,比邻我们很近的一桌小公司的负责人马上把位置给稻川商会让了出来,“国人不是没志气,只是因为狗太多!”雷少强眼神冰冷的扫视了眼给稻川商会让出位置的那个小公司,朝着对方微笑道:“待会出了会场,我一定亲自拜访你们公司的老板。”

厄运马上像是捡着什么机会一般,伸直脖子朝着前排的领导们嚎叫:“领导们,你们可得为我们正经买卖人做主啊,王者商会这样强买强卖,明目张胆的恐吓小公司,以后石市的城市建设还不得变得乌烟瘴气,怎么可能做得出质量过关的建筑。”

“厄运你内个嘴好像老娘们的窟窿眼,老子说什么了?你就含屎喷人?”雷少强一点没惯着厄运,直接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厄运装腔作势的缩了缩脖颈,继续叫唤:“现在真的是什么人都能涉足建筑行业么?连大字不识几个的流氓都能做这行了?真是行业的悲哀啊。”

“卧槽尼..”雷少强和胖子愤怒的攥紧了拳头,看架势是准备削厄运。

我皱了皱眉头低喝:“坐下!人别活的别跟个裤衩似的,别人放什么屁都得揣着,你们见过谁和精神病讲理赢过的?拿正常人的世界观去衡量脑残,你俩要是够没谁了。”

“稻川商会的朋友说的对。竞标这种事情,就是能者居之,主持人我们也不喊价了,也不针对谁。不管最后的成交价是多少,我们最后加一百个,嗯,就是这样。胖子给韩家打电话,让他们帮咱准备点钱,强子给我师傅去个电话,就说咱们准备借天门一笔贷。”我扬起手臂。朝着台上有些犯难的副局长笑了笑。

我说话的时候,杜馨然更直接的掏出手机拨号:“查一下咱们的户头还有多少钱...”

这个时候从会场外面走进来几个人,带头的正是剃着光脑门的小佛爷,佛爷的身后除了佛奴以外还跟着四五个身材板正的男人,几人的着装打扮一模一样,脑袋上都扣着一顶弯檐的渔夫帽,刚好挡住半张脸,清一水的军绿色短褂,迷彩束腿裤,黑色军靴,每个人的身后都背着个军用的单肩包。

虽然人不多,但是却给人一种浩浩荡荡的感觉,小佛爷如同手下一般带人站到我身后,咬着烟卷轻笑:“对嘛,做男人就得有男人的气度,打人要打脸,厄运先生你好,我朋友蔡亮托我给你带句话,哪来的再老老实实滚回哪去,别逼他炸烂你们剩余的几个据点。”

“你又是什么人!”厄运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小佛爷昂了昂脑袋,嬉皮笑脸道:“我是赵成虎的大哥,一个在金三角混吃等死的小人物,那边的朋友赏脸喊我一声小佛,不知道厄运先生听说过么?我谨代表我个人挺我老弟,谁要是给他过不去,我就让谁不好过。”

“你..你是小佛!”厄运像是吃了二斤屎似的脸都绿了。

小佛爷耸了耸肩膀:“刚才我看到停车场里好像有几辆本田奥德赛着火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的车,对了我朋友让我转告你,好好的活着,千万别死,要不然他得跑到岛国去撅你家祖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