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2 挑战相扑选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收到!”我们一群人齐刷刷的点头。

接着小佛爷又有条不紊的给我们各自安排了一下每个人的具体工作,他才信心满满的坐上驾驶座,比划了个“OK”的收拾,大家奔着栾城区郊外的方向驶去。

路上,拐子像个老妈子似的反复提醒我和佛奴待会的注意事项,王一和扈七很老练的倚靠在座椅上打盹,肥波跟蔡亮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气氛还算比较轻松。

直到车子挺近目标附近。大家纷纷收起玩世不恭的笑脸,纷纷套好头罩,挑事清楚对讲机,王一递给我把一米来长的的卡宾枪,不放心的嘟囔:“省着点用子弹,统共就十发麻醉弹。”

“待会不管遇到什么突发情况,都不要有任何慌乱,咱们玩的是掉脑袋的游戏,谁如果被抓到了就主动把所有事儿扛下来,外面的伙伴会想方设法的保释他出来,谁如果无情无义,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小佛爷表情严厉的说完话。并没有着急套上头罩。

“明白!”大家齐刷刷的点头,都不是刚刚踏入社会的愣头青,谁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樱花会所建在一片前不着村后不靠店的郊外路段,整体是个占地面积很大的庄园式休闲中心,虽然不知道厄运到底拿这地方当什么使,但是隔着老远就能看到停车场里驻满了各种价位的小轿车,想来生意应该很不错。

“开始行动,各位保重!”小佛爷扶了扶耳边的对讲机,微微点点脑袋,一脚油门直接冲着会所的正门口驶去。

大门前,栏杆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两个保安从门卫室出来,朝着我们比划了个停车熄火的手势,走到我们车跟前,一个保安伸手敲了敲车窗玻璃,不卑不亢的询问:“有通行证么?”

“有啊!稍等等哈...”小佛爷将车窗玻璃放下半截,乐呵呵的咧嘴一笑,低头装作翻东西的样子,猛不丁他从旁边的操作台抓起一个矿泉水瓶,接着又动作迅速的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枪管子对准矿泉水瓶口,“呯,呯..”干脆利索的叩动了两下扳机,两个保安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直接倒在地上。

蔡亮和拐子一齐拉出车门走了下去,将两名保安拖进门岗室,速度飞快的换上他们的衣裳,接着放上去栏杆。朝我们摆了摆手,耳麦里传出拐子的声音:“五号.七号就位!”

与此同时王一也从车里下去,朝着我们压低声音道:“待会我弄两辆奥迪车停在门口,你们看到开着双闪信号灯。直接上车就好,一号就位!”

“保重!”小佛爷简练的点点头,戴上了头罩,继续驾驶着金杯车,载着我和肥波、佛奴、扈七径直闯入庄园,将车子开到了会所的正门口,两个迎宾小妞刚打算过来询问怎么回事,见到我们一群“蒙面人”突然跳车。吓得掉头就准备跑。

“站住别动,不然容易香消玉损,老老实实的蹲下,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们。”佛奴故意掐着鼻音。朝迎宾小姐吓唬,两个漂亮的姑娘立马吓得抱头蹲在地上。

“听说这里有三个来自岛国的相扑手,他们住在几楼?具体一点。”佛奴俯身笑问其中一个迎宾。

“在..在六楼!603.604和605房间。”小姑娘吓得花容失色,眼泪汪汪的回答。

佛爷继续邪气十足的贱笑:“那厄运大老板又住在几楼呢?监控室在几楼。”

“老板住在他们隔壁的606房间,监控室在七楼最后一间,不要杀我..”迎宾小姐牙豁子打着架,忙不迭的回答。

等她说罢话,佛奴冲我们比划了个OK的手势。轻声嘀咕:“八号就位!”佛爷带着我和肥波、扈七继续往大厅内走去,乘坐室内电梯直奔六楼,我和肥波、小佛爷下去,扈七继续上楼,控制监控室,另外把我们刚才闯入的录像删除掉。

几分钟后,扈七的声音透过耳塞传了过来:“三号就位!”

可能这会儿时间还早,整个六层并没有看到任何服务生,也没见到有什么客人,我们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了603房间,小佛爷比划了个“禁声”的手势,侧藏在了房门的旁边。肥波点点头,“哒哒哒”轻敲房门。

里面传来一道很浑厚的声音:“谁啊?”音调跟抗战电影里那些说国语的小鬼子一模一样,说不出来的怪异。

“您好,老板让我给您送份特殊的礼物!”肥波捏着脖子出声。

里面沉寂了几秒钟。接着就感觉地面一阵轻微的颤动,房门“吱..”的一声被人拉开,一个脑袋后面盘着小辫,至少得有一米八高的大胖子出现在门口。蛮横的发问:“什么礼物?”

“礼物在这儿!”我和小佛爷纷纷从门侧跳了出来,小佛爷直接把枪顶在了大胖子的肚囊上:“退回去!”

我这才看清楚这个大胖子的具体模样,这家伙赤裸着上半身,底下穿条白色的“丁字裤”。长得简直就像是一座小肉山,浑身的肥肉如同小姑娘的百褶短裙似的一层连着一层。

身材庞大的肥波站在他面前简直跟个小学生一般的孱弱,那大胖子问话的同时,浑身的赘肉都跟着一阵颤抖。被枪口突然顶在身上,大胖子愕然的磕磕巴巴出声:“尼们..尼们到底是什么滴干活...”

“送你回富士山的神!”肥波突兀的一把从腰后摸出一柄战术匕首,直接横抹在对方的脖颈上,奈何狗日的脖子上的肉实在太厚。一刀下去,竟然没把他给干掉,狗杂碎疼的“嗷嗷”嘶吼起来,如同一只凶兽似的左右胡抡着胳膊。将门板都给捣出来几个窟窿。

小佛爷不敢再有任何犹豫,直接叩动了扳机,“呯..”的一声闷响,那个大胖子吃痛的往后倒退两步。摔倒在地上,但是仍旧没多大的事儿,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小佛爷“呯,呯”连续又是几枪打在那家伙的身上,他这才慢慢消停,按照王叔说的,平常打大象最多也就用两发麻醉弹。可想而知他的身体素质是有多狠。

肥波连忙蹿过去,刀刃从狗日的脖颈处狠狠的抹了几下。

虽然小佛爷的枪响,604和605的房门同时大开,两个同样身材高大。肥波臃肿的相扑选手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那俩凶兽同样穿着丁字裤,一个蓝色,一个红色。不同的比我们刚刚做掉的那个胖子更加的膀圆,身材呈凤梨状,胳膊就比正常人的腰杆还有厚重,四米多宽的走廊瞬间被这俩庞然大物给堵的严严实实。

“八嘎!”见到我们手里都有枪。那俩凶兽嘶吼一声,如同两辆铲土机似的朝着我们就飞撞过来,我们仨人连连举起手里的家伙式开火,“呯,呯..”的枪响在楼道里不绝于耳,震的灰尘和墙皮“簌簌”的往下掉落,可这俩家伙竟然没有受多大的影响。

“完犊子了,你俩掩护我!”佛爷咒骂一声,快速将麻醉弹拆下来,打算换上子弹。

说时迟那时快,佛爷刚刚说完话,对面两个相扑狠人已经冲到了我们身前,肥波站的比较靠前,刚刚抬起胳膊准备给对方来上一肘子,就被穿蓝色丁字裤的“飓风”给撞的连连往后倒退。

肥波的身体踉跄的撞在我身上,我俩宛如稻草似的被撞出去四五米远,不知道肥波啥情况,反正我现在浑身的骨头都跟快要断掉一般,稍微动弹一下就疼的不行。

我俩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两个相扑选手,一人拎小鸡崽似的抓起我和肥波,“喝!”的一声,将我俩又重重的砸到地上。

“哎哟妈呀!”我疼的忍不住惨嚎一嗓子,后腰像是碎了一般,疼的眼泪直接流了出来。

肥波比我摔得更惨,脑袋撞在墙上,哼都没来及哼一声,直接昏迷过去。

我试图伸手搂住那个穿红色“丁字裤”的家伙小腿,结果被对方拖着跑出去六七步。

这个时候,佛爷总算换好了子弹,匆忙对着穿红色丁字裤的家伙“呯,呯..”连续射击,红色的“肉山”又往前挪了几步后,“咣当..”一声倒在地上,小腿压着我的手臂,像是特么一块巨石,我费了半天劲才抽出来。

我刚刚扬起脑袋想看看什么状况,就见到穿蓝色丁字裤的“巨兽”将小佛爷撞飞在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