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5 又欠饥荒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光下的朱厌笑的和颜悦色,那张不帅却很有形的面孔里满满的全是关怀。

“你会去金三角吗?”我朝着他笑问,

朱厌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一如既往的迷迷瞪瞪,或者说他才是最睿智的那个,做任何事情从来不承诺,往往都是帮完人以后,却又装的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过,用现在的话说,这小子完全就是个披着冰箱外套的暖男。

换上一身运钞员的服装,我特意将大盖帽往下拉了拉,返身爬上了“依维柯”改装的运钞车内,我朝着下面的兄弟扬扬手:“哥几个保重,我很快就回来。”

“三哥。车厢内另有玄机,可以装人可以拉货。”雷少强凑过来意有所指的低声道:“哑巴那条老杂毛离开石市了,去向不明,你们自己多注意,还有梧桐那个婊砸不在花街里。陆峰手下确实出了点乱子,他让我跟你说声抱歉。”

“嗯呐,注意点梧桐这个贱婊,那个鸡八玩意儿拿逼当武器,真心让人防不胜防。”我小声叮嘱一句,恋恋不舍的环视了眼王者的总部大楼,一脚油门踩到底,驶向了金融街口。

来到约定好的“十”字路口,我将车子停在一片树荫下,接着几个穿运钞员服装的青年信步走过来,看清楚他们模样的时候,我会心一笑,正是小佛爷他们,还别说换上一身正经衣服,哥几个看起来精神抖擞。

我打开了汽车后舱。他们鱼跃而入,肥波和拐子挤上了驾驶座。

一路安然无恙,我们大大咧咧直冲高速路方向驶去,碰到检查岗的时候,基本上也是一路绿灯,没有特殊批文,不管是交警还是武警,谁也不会闲的没事干,发神经去查运钞车。

马上要进入高速路口,前面将近二十多个混合警员横挡住了我们的去,这波检查好像特别的严格,我们前面的一辆油罐车都被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遍,更让我没想到的是,石市警局的一把手邓州竟然披挂上阵。

“完鸡八犊子了,邓州肯定认识我!”我咽了口唾沫,寻思着实在不行就掉头,刚要打方向盘,后面又被几辆小车给挡住了去路,前面的车越来越少,眼瞅着就要到我们。我就算想躲进后舱都来不及了,这下把我们彻底逼到了绝境。

“实在不行就拼了,硬闯过去!”肥波和拐子横着脸将枪抬了起来。

我皱着眉头训斥道:“闯鸡毛闯,别他妈胡闹,你们当这儿是金三角呢。敢从高速路口开枪,除非咱们长了翅膀会飞,内陆地区的警方强大超出你我想象,都冷静点!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要动家伙式。”我扶了扶耳朵里的对讲机。同时朝着躲在车仓内的小佛爷他们叮嘱。

前面的警察,朝我们招手,示意往前开,肥波紧张的又抬起枪管:“三子,怎么办!对方看来是真打算检查咱们了,蔡亮可还在后舱呢,这要是被查出来..”

“怕个鸡毛,老子局里有熟人。”我深呼吸两口气。

“谁呀!”肥波低声问道。

我撇撇嘴憋了个冷笑话:“我老舅,前几天酒驾刚被抓进去。”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死马当作活马医。能混过去最好,实在混不过,大不了让弟兄们先走,我留下陪邓州好好叙叙旧。

我将大檐帽又往下拉了拉,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开了过去。同时将运钞的批文和一系列证件透过车窗递过去,朝着车跟前的几个交警憨笑道:“哥们,银行的车,里头全是现金和一些名人的字画,不合适吧。”

“这是特别搜查证,还请多理解!”两个交警将一张证件递到我眼前,其中一个严肃的招招手道:“劳驾把后舱门打开,我们不会触碰里面的东西一分一毫。”

“同志,后舱里面是现金和字画!”我不由加重了语气。

交警的眉头也立时间皱紧,黑着脸喝斥:“我让你把后舱门打开。是不是听不懂!停车、熄火!全部下来接受检查。”他说话的同时,几个持枪的武警立马围聚过来,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怎么回事?”邓州一身制服,满目威严的走过来。

“邓局,对方不配合检查!”交警指了指坐在驾驶座上的我。

我硬着头皮,仰头朝着邓州笑了笑:“邓局您好,我们这台车载了几百万的现金,外加一些名人字画,如果出现什么纰漏,这个责任谁来担负?”

听到我的声音。邓州扬起脑袋来,脸上瞬间掠过一抹意外的神情,眯缝着眼睛看向我微笑:“咦?小同志你很面熟啊,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反正被对方认出来了,我干脆很痛快的扬起脑袋:“我大众脸,十个人有八个人说我面熟,嘿嘿..”

“你长得挺像我一个侄子的。”邓州摆摆手,示意手下先去检查后面的车辆,两只眼睛狡黠的盯着我看,然后又从肥波和拐子的脸上草草扫视一眼。

“我要是有个您这样的叔叔。做梦都得笑醒,邓局您老网开一面,我们这车里确实都是贵重物品。”我冲邓州双手抱拳,瞧他的意思并没有打算揭破我的身份,我不由胆子也大了几分。

“我侄子欠我一份大人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上。”邓州这只老狐狸跟我打起了哑谜,故意捏着我的工作证,装作很认真的检查:“赵虎,名字也跟他蛮像的。”

“我猜您侄子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还下来这份情,毕竟有个市局一把手的叔叔。除非他以后不打算在石市混了。”我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邓州这个老混蛋,八成是想趁机狮子大开口,问题是我还没办法还口。

“唉,自家侄子。也不奢望他能真还什么人情,我还是级别太低,如果我现在能再往上走一走,鬼才会乐意风吹日晒的杵在路口吃土,你说是不是?”邓州话说的很直白,把自己的目的完全暴露出来了。

“邓局,方便用下您的手机么?”我沉思了几秒钟后,朝着他笑问。

邓州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我。

我按下罗权的号码,不等开腔。我直接出声:“我带了一车钞票和字画回京城,结果高速路口被人截胡,帮我甩句承诺,不然昆西的事情肯定不好办,拦我的人。你认识,绝对给你面儿。”

罗权沉思几秒钟后发问:“你可以保证车里不是毒吧?”

“不是!”我连忙出声。

我将手机递给了邓州:“邓局,我们行长的电话。”

邓州打着官腔“喂”了一声,然后朝旁边走去,几分钟后,这老混蛋就跟喝了二斤野蜂蜜似的,满脸喜滋滋的返了回来,冲着挡在我们车前的几个武警摆摆手:“放行!”

“多谢邓局。”我强忍着骂娘的冲动,朝着他故意“滴滴”按了两下喇叭。

“一路顺风啊小同志。”邓州很是热情的挥挥手臂。

我松了口大气,一脚油门踩到底,快速冲进了高速路,这回又欠下罗权人情了,而且还是份大人情,估计我们下次回石市的时候,邓局已经变成了邓市。

“唉..特妈的!一天到晚还不清的饥荒。”我苦涩的叹了口气。

汽车正常行驶开以后。路过服务区的时候,我和肥波换了下位置,换肥波开车,我则掏出苏菲托雷少强给我的那封信,细细翻看起来。

展开信笺。苏菲清秀的小字跃入我眼底,弄的我心里暖烘烘的。

三三:

我从来没有给你写过情书,可一直又都想为你我之间的故事做个总结,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

人这一生只要有两次幸运就好,一次是遇见个对的人,一次是陪着他走到底,合适的时候遇上合适的你,余生都不会缺席,我很欣慰,老天给了我两次这样的幸运。

这个世界上总有个人会叫你由内到外的感到自信,有时候甚至不需要他刻意去干什么,只要目光所至,都会叫你觉得无比的强大,而你正是我的那个人。

心软的人有个通病,总认为拒绝了别人,好像自己做了错事,关于圆圆和馨然的事情,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也不想去逼迫你做出任何选择,你从心出发就好。

忙完了,记得早点回家,记得家里还有两个视你如命的女人。

盯着粉红色的信笺,我心里一阵汹涌,撑到底苏菲还是为了做出了让步,她不想我太过为难,甚至做好了接受陈圆圆和杜馨然的准备。

“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都是罪过!”拐子从边上斜眼看着我手里的信,“吧嗒吧嗒”的嘬了几下烟嘴。

“说得没错。”我点了点脑袋,将信小心翼翼的折好,踹倒心口的位置,笑着说:“所以我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我从未像此刻这么坚定,这一生我非苏菲不可。

几个小时后,我们下了高速,将车停到指定地点,哥几个直奔机场,等待登记的时候,大家百无聊赖的吹牛打屁,这个时候一个身披白衫的和尚像只鬼似的很突兀的出现在了我们对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