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7 好人和坏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飞机的缓缓上升,我高高悬浮的心脏才渐渐的落下。

又一次阔别熟悉的故土,又一次踏上死亡的征程,这次入缅,大家谁都不知道结局会怎样,用一句比较文艺的话讲“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

和尚和王一滔滔不绝的交流着利国利民的大事,肥波和拐子抄着缅甸语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蔡亮身体还没好利索,一上飞机就开始打盹休息,扈七的性子冷,别人说一句话,他最多回仨字,小佛爷最尿性,也不知道认字不认字。反正端着一张报纸看的入神儿,这么一拨奇怪的男人组合在一起,充满了怪异却又不显突兀。

佛奴到底是个孩子,多动症似的东瞅瞅西望望,实在没人跟人搭话了。他回过来脑袋冲我道:“三爷,你说这飞机上有没有狗?就像来之前,咱们碰上的那只一样。”

“没有最好,有的话咱们直当吃狗肉火锅。”我无所谓的撇撇嘴,同时环视了一眼机舱,也没看出来啥端倪,毕竟谁脸上也没写着我是坏人的字样,可能是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我现在的心境变得跟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一样,好笑的撇撇嘴:“现在就算有人拿出来炸弹我也不觉得意外。”

“咳咳..真的么?”一边看报纸的小佛爷笑眯眯的望着我,猛不丁他手上冒出来两颗“麻雷子”。

“我勒个槽!”要不是系着安全带,我估摸自己能直接蹦起来:“哥,你他妈是属炸弹超人的么?咋时时刻刻身上都揣俩这玩意儿?你到底把这玩意儿藏哪了?又是怎么过的安检?”

刚刚过安监的时候,小佛爷就在我前面,我看的仔仔细细。这家伙经过检测仪的时候没有发出任何响声,小佛爷坏坏的咧嘴一笑,将一个“麻雷子”揣进口袋,递给我另外一只:“喏!”

“妈的,敢情是塑料的啊!你丫居然一直拿假玩意儿糊弄人。”我接过来一掂量才觉得份量轻飘飘的,原来是个塑料制品,怪不得什么检查仪器都没能查出来,不过说起来这玩意儿做的属实逼真,要不仔细研究,绝对看不出来真假。

“嘿嘿,假亦真时真亦假,这玩意儿虚虚实实,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小佛爷将塑料麻雷子夺过去,朝着我挑了挑眉毛道:“这可是我的秘密,你千万别告诉任何人。”

说着话,小佛爷回头小心翼翼往后又看了两眼,生怕被别人给听到,他后面是一对三十来岁的小夫妻,此刻正耷拉着脑袋在打瞌睡,除此之外再无旁人。我顺着他的目光扫视了一眼那对夫妇,也没看出来什么异常,倒是女人耳垂上戴的一对宝石耳环特别的漂亮,一闪一闪的。

五六个小时后,我们抵达缅点。离开机场,按照老规矩拐子去开车,我们其他人站在街口等待,和尚则不知不觉就没影了,介于这老神棍一贯的作风。我也没有多嘴细问。

呼吸着异国他乡的空气,我伸直懒腰叹了口气:“唉..又到了卖命的地界,真是特么难捱啊!”

正说话的时候,一台蓝白相间的计程车停在我们旁边,一个嘴唇片厚重的男人伸出脑袋低声问:“明嘠拉吧!(大概是打不打车的意思)”

“不走,我们有车!”佛奴冲着对方摆摆手。

“稍等一下!”这时候我们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呼喊声,接着就看到之前在飞机上坐在小佛爷后排的那对小夫妇拖着大皮箱匆匆忙忙的跑过来。

计程车司机帮忙一块将他们的行李箱放到后备箱里,我们从旁边看热闹似的笑闹,小佛爷突然压低声音道:“有诈!我属一二三,所有人快步往后跑。有多力气使多大力气!”

我们全都愕然的看向小佛爷,他绷着脸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轻声的数念:“三..二..一...”

出于条件反射,我们齐刷刷撒腿就跑,接着就看到小佛爷从裤兜里抓了一把。将一颗麻雷子丢进了计程车里,猛地往后扑倒在地,紧跟着聚在计程车后备箱附近的那三个人统一抄起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对准了我们这头。

一切发生的太快,等那三个人发现我们已经逃离原地的时候,“嘭..”的一声巨响,出租车被炸的原地翻了几下,一刹那间火光冲天,不少刚刚下飞机和准备进入机场的人们吓得“嗷嗷”尖叫起来。

小佛爷从地上爬起来,拍拍手,冲着被烧成黑漆漆的出租车吐了口唾沫:“老子在飞机上的时候就跟你们说的很清楚。假亦真时真亦假,咋特么就是偏偏不信呢!槽!”

十多秒的时候,我们这帮人基本上都蹿出去四五十米远,我喘着粗气走回去问道:“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大哥身上常年揣俩手雷,确实有一个是假的,可我没说另外一个也是假的啊。”小佛爷揪了揪鼻梁,看向机场的方向,十多个军警已经朝我们的方向赶过来,小佛爷摆摆手道:“先撤!”

这时候拐子正好开过来一台没有车牌的丰田越野。我们一行人快速钻进车里。

上车以后,佛奴满脸崇拜的问:“爷,你怎么知道刚刚那两口子有鬼呢?”

“不是爷牛逼,是对手实在太菜逼,你们见过哪个睡着的人听见别人对话手指头会乱动么?如果说他们没睡着,那正常人听到麻雷子会不怕么?况且那女人以为咱们眼瘸,欲擒故纵的往耳垂上戴副宝石耳钉别人就看不到她耳朵眼塞的耳塞。”小佛爷把玩着剩下的那个塑料麻雷子,不屑的撇撇嘴道:“他们以为咱们刚刚下飞机,身上肯定没武器,吃定咱了!”

我一阵惭愧。说实话我之前就只注意到那女人耳垂上的闪闪发光的耳钉,压根没往她耳朵眼里看,幸亏有小佛爷这么一只天生嗅觉灵敏的狠人,不然这把大家肯定要着道。

“爷,他们为啥在飞机上的时候不动手啊。”佛奴又问道。

小佛爷没好气的回手扇了佛奴脑门一巴掌:“你特么是属三子的么?咋那么蠢啊。京城机场的安监有多严格,你自己没看到?咱们戴不上来家伙式,他们也同样带不上,刚刚那个出租车司机后备箱里拉着武器,听明白没有?”

“哥。我躺枪..”我无奈的撇嘴。

小佛爷鼓着一对虎眼喝斥我,你还有脸说躺枪,好歹也是从卫戍区出来的精锐,这点防范心理都没有,活该你丫过去被人追在屁股后面胖揍。

“...”我一阵无语。

王一低声问:“佛爷。是不是昆西那边起疑心了,为什么咱们刚刚下飞机就被人追杀?”

小佛爷沉思了几秒钟后,摇头:“不太可能是昆西,他的胳膊伸不到那么长,我觉得更多像是三子的那位老朋友,成X战区的少将先生,邓州既然可以放咱们走,为什么不能跟他泄密,不管怎么滴吧,反正他们一时半会儿接不上头了。三子你给罗权打电话,先带大家去他那儿休息几个小时,我和拐子去联系偷渡的船只。”

“好!”我点点头,心有余悸的琢磨了半天刚才的事情,不得不说求生这种技能是很看重天赋的。我经历了这么多,也算百经沧桑,可仍旧跟小佛爷这种人有很大的差距。

给罗权联系好以后,他让我们直接到仰光一间名为“Joy,Ocean”的夜店去碰头,我领着大家伙从中途下了车,又分开打了两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路上蔡亮若有所思的盯着车窗外的夜景怔怔发呆。

“亮哥,是不是又想起嫂子和孩子了?”我轻轻靠了靠他的胳膊。

蔡亮抽了抽鼻子,顺势从眼角抹擦了两下,苦笑道:“你嫂子活着的时候,特别想到这类佛国看看,平常还让我吃斋念佛,说是抵消业障,没想到她...”说着话蔡亮的嗓音就变得有些沙哑。恨恨的咒骂:“慧慧一直信佛,却没得到任何保佑,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不公平!”

一直沉默寡言的扈七,突然开腔:“哥,这世道啥时候真正公平过。好人想要成佛需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可坏人只需要放下屠刀就好,既然佛不佑我,我们何不入魔庇佑自己!”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到底罗权说的“Joy,Ocean”酒吧,是一间很乡村的小型夜场,罗权、宋鹏、马靖和唐恩一行人早早就站在门口等候,罗权乐呵呵的挎住我肩膀,挤眉弄眼:“傻狍子,趁着你们回金三角以前,哥带你们好好玩玩,这可是家肉场,有不穿衣裳的羞羞表演哦..”

“权哥,刚才我们下飞机的时候又被狗日的周泰和伏击了,其他我倒不担心,就怕狗日的会破坏这次铲昆西的计划。”我愤怒的跺了跺脚,说别的罗权不会往心里去,但是一旦牵扯到昆西的事上,他肯定会分开的注意。

“嗯?”罗权的浓眉挤成一团,随即分开,冲着我点点头:“先安排弟兄们进去玩,你跟我说说具体细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