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8 做王者的一把刀/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鹏和马靖招呼其他兄弟走进场子里,我和罗权则蹲在酒吧门口一边抽烟,我一边将刚才的事件添油加醋的跟他又学了一遍,末了我还特别加了一句“对方临死前咬牙切齿的叫唤,肯定不会让咱们的计划成功。”

“你能确定他们真是周泰和的人不?”罗权的脸色黑压压一片,变得极其的难看,这次的行动意义非凡,昆西死不死关系到他能不能入主卫戍区。所以由不得他不小心。

我撇撇嘴嘟囔:“哥,你见过哪只狗咬人的时候还自报家门说是谁家的狗不?有能力从国内一路追到我们缅点,而且一下飞机就有强大火力支援的势力,你觉得在缅点除了你罗大少还能有谁?”

从情感的角度上来说,我并不想这么搬弄是非,到底是不是周泰和的人伏击我们,小佛爷也只是猜测,冒冒失失的挑唆罗家和周泰和开撕。我挺内疚的,可是从长远的行动上讲,我又迫切希望他们两家磕一下,毕竟老被一个货真价实的少将眼巴巴的盯着,我也寝食难安。

罗权沉默了半晌,一脚将烟蒂踩灭,冲着我摆摆手:“你们先玩会儿,我给老爷子挂个电话去。操特妈得,周泰和要是敢坏了我的事儿,老子拼了命不要也得把他拉下马!”

“稳妥,千万别马虎,这事儿可不能儿戏。”我小鸡啄米似的连连带头,对付恶犬就得用打狗棒,罗家觉得是根粗到令人发指的打狗棒。

罗权拔腿就走,走出去没两步,他又疑惑的转过来脑袋:“咦?你不说对方是被小佛一颗麻雷子炸死的么?那怎么还有时间死前撂狠话?这不合逻辑啊。”

“啊?”我瞬间语顿,推着他后背驱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罗权疑惑的上下打量我几眼,撇撇嘴笑骂:“你就往死作吧,行了!痛痛快快的玩一场,接下来的日子肯定无比艰苦,我不太可能深入金三角腹地,到时候最累的还是你。”

我抓了抓后脑勺乐呵呵的说道:“占你那么多次便宜了,我要是再不出点力,自己都觉得臊得慌。”

“算你小子有点良心。”罗权丢给我一支造型精美的防风打火机:“拿着吧,金三角降雨严重,野外生存总得有点火,这玩意儿可是“纪梵希”限量定制的军火打火机。丢进水里都能保持暂时不灭,你用完记得还给老子,老子准备当传家宝一代一代传下去呢。”

打火机通体蓝色烤漆,在灯光下绽放着耀眼的光芒。我记得第一次在京城的三里屯见到罗权的时候,他好像就把玩着这支火机,估摸着价格肯定便宜不了,忙不迭的揣了起来。贱笑:“老子属貔貅的,只进不出,到我手里的东西就没有再倒出去那么一说。”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罗权送我的这枚打火机竟然值一辆小车的钱,也正是这枚不起眼的打火机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却拯救了我们的命,这是后话,往后会说到。

罗权快步离去,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跟他爷爷通电话去了。我从门口抽了一支烟,也走进了酒吧里,酒吧里的气氛其实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镭射灯一抛。一帮妖魔鬼怪从舞池当中摇头晃脑,不同的是缅点这边的摇妹儿穿着更加暴露,有的甚至就用几根麻绳儿遮住私密地方,随着灯光正疯狂的晃动自己性感的身躯。

把我看的不禁连吞了几口唾沫,宋鹏带着兄弟们坐在最靠前的大卡座里,我过去的时候,这帮雄性牲口正吆五喝六的举杯喝酒,丝毫没有一点隔阂。处的相当融洽。

“鹏仔,最近胖了不少啊!伙食不错嘛。”我一把揽住宋鹏的脖颈,端起举杯跟他和马靖、唐恩分别碰了一个,对于这帮战友。我是打心眼里亲,尽管早就知道大家以后的路肯定不会相同,但是一点都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宋鹏涨红着脸,打着酒嗝,憨厚的朝我笑道:“虎哥,俺们跟你比不了,你往后是干大买卖的老总,俺们这辈子怕是要把这身军装穿到死,等你发财了可别忘了俺们。”

“别扯淡,跟着咱权哥,他能亏待你们?往后还得靠你们多帮衬我这个流氓才是真的。”我撇撇嘴,侧头朝着马靖眯眼吧唧嘴:“马哥,你这样一个浪子也打算落户了么?”

这帮战友都是实打实有本事的人,宋鹏、唐恩两个格斗高手不用多说,马靖虽然手脚功夫不如大家,但是胜在脑子活泛,而且会多种语言,行骗的技术更是能排在业内的前几位,如果能把这样的狠人招揽到王者,王者何愁不强大。

马靖揪了揪鼻头。温文尔雅的摇头:“等金三角的事情解决完,我打算到伊拉克和利比亚去溜达一圈,那边都是石油大亨,看看能不能骗他几个亿。”

“我去..”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我们还在拼了命奔着几百万的赚,人家已经把目标定在了“亿”这个单位上,这特么就是差距,要不老人们常说“跟着富翁赚百万。跟着乞丐学要饭”,有啥样的朋友决定你是什么样的地位。

尽管知道招揽马靖的希望很渺茫,我还是乐呵呵的憋了一句:“那啥马哥,如果从外面漂累了。你记住石市还有我这么个兄弟,那边还有你的家,家里穷,没啥好玩意儿供着你。但是热饭热水的肯定不能差事儿。”

马靖眨巴两下眼睛,爽朗的一笑:“没问题,如果玩累了,我的首选肯定是到自家兄弟的公司去打工。到时候三哥不嫌麻烦就好。”

“三子,这杯我敬你,敬往事!”蔡亮挪到我边上,举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遍布伤痕的脸上挤出一抹狰狞的笑容:“我想明白了,我现在无牵无挂,把自己造成这副逼样了,往后就心无旁骛的做王者的一把屠刀,永远躲藏在暗处,替你和王者排忧解难。”

“哥,脸上的伤都是小事儿,等咱们回国。我让罗权帮你联系几个好点的整形医生,肯定能恢复的比以前还要精神,你可不能躲在暗处,石市、崇州市两摊生意呢。你不能都甩给我吧。”我诚心实意的冲着蔡亮道,这么久以来蔡亮一直都在守护崇州市,而且保证欣欣向荣,这方面的经验可能比雷少强、林昆都要强。

蔡亮戳了戳自己的心窝:“脸上的伤可以痊愈,可这里的疼永远难平,做出这个决定是我想了很久的,除非你嫌哥累赘,不愿意让我做王者的影子。”

“说什么傻话呢,我是那意思么..”我急赤白脸的辩解。

蔡亮笑了笑:“那就这么定了,大家都得漂白,可是恶事必须得有人做,让我来吧。”

眼瞅着我俩僵持不下,肥波撅着大屁股挤到我俩中间打圆场,咧嘴笑道:“行了,行了!你们的家事回去再研究,咱们先放松行不?实在不行到时候我和拐子给你们当刀,多大点鸡八事儿。”

“就是,喝酒!”拐子高高举起酒杯。

“喂,美女!你们不是有拿那地方启啤酒瓶盖的表演嘛,你给咱们表演一下呗,我们是真没见过。”佛奴梗着脖子朝舞池上摇头摆尾的女郎打着尖锐的流氓哨。

虽然佛奴的起哄,酒吧里其他桌上的嗨客们也都疯狂了,纷纷尖叫连连的起哄,非要看表演,有道是“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在我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几个长相妖娆的女郎还真把一瓶啤酒放到了那地方,接着音乐声沸腾,“嘣..”的一声脆响,啤酒沫四溅。

“我日,这不科学..我得检查检查去。”肥波和佛奴使了个眼色,两人借着酒劲摇摇晃晃的就朝舞池当中走去。

我也跟着“呼呼”的喊叫,猛不丁肩膀被人轻拍两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